240.第240章 康芳被感染

    老中医往外面走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很犹豫,要不要亲自去告诉唐越关于康芳那件事。

    毕竟,他看得出来,唐越对康芳也是很在乎的。可他也知道,别看唐越在这队伍中是最年轻的,可很多人都已经把他当作主心骨了。这些天来的各种药方都是围绕着唐越当初所开的药方转的。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唐越再出点什么事情,那这次医疗行动恐怕会严重受影响,这也是他到现在才通知康勇的心思一样。

    回到云雾沟,唐越只休息了两个小时就起来工作了,如今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拼的就是和时间赛跑。

    和唐越一道的周护士看到他这么拼命,也是心中感动,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由的高看了一眼,不论他的实力如何,单是以唐越的这份敬业精神,就足以让她仰慕了。这一点就是那些一辈子从事中医的老医生们恐怕也做不到。

    而唐越,他做到了。周护士觉得自己能够和唐越一起工作都是十分荣幸了,光是这一点,就有其它的好几个女护士羡慕了,更有人主动要跟周护士换岗。

    不多时,唐越就和这位周护士一道进了医疗区域。一路上遇到的几个小护士都不由投来羡慕的眼神。医术精湛、年轻帅气而且有责任心,这才是她们所崇拜的对象。

    现在唐越正在逐一给其他患者进行复诊,他发现那些患者喝下他开的新药方,效果都不错,至少是把病情稳定下来了。

    唐越又是忙了一晚,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但他还是显得挺精神的。

    但是,他心中更是有股不安的感觉。

    “唐医生,你都忙了那么久,先喝杯水吧!”周护士亲自给唐越倒了一杯热水说道。

    “谢谢护士大姐。”唐越将那杯热水端过去,正准备吹吹,喝下去的时候,看到那位女护士神色,显得有些犹豫,还以为她有什么事。

    “护士大姐,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吗?”唐越奇怪问道。

    “我,我听说你那位女朋友,康小姐感染瘟疫病倒了!”周护士道。

    “什么?”唐越手中那个杯子,直接掉了下去。

    他早就发现自己最近总是有些不安,却是不知道不安在哪,他还想将那些患者都复诊完,再去看看康芳的情况,没想到,这位女护士居然说康芳感染瘟疫病倒了。

    但是,为什么他不知道呢?

    “你,你听谁说的?”唐越抓住那位护士大姐的手急匆匆问道。

    “唐医生,我和她住的很近,我发现她最近都没有上班。甚至,康老和荆医师都有过去看望她!”那位女护士说道。

    唐越急匆匆往外面出去,先往康老那间帐篷办公室过去。但是,进到里面,并没有看到康勇的身影,这样的情况下,更是让他觉得康芳是生病了。

    唐越急匆匆往康芳住的地方过去,来到帐篷门口,听到里面传出很响的咳嗽声。唐越没有说什么,掀开帐篷门,进到里面的时候,他发现除了躺在那张单人床上的康芳在不停呕吐外,发现站在一旁看着的康老,原来只有很少一些白发的他,现在头发居然全白了。

    他本是上海中医专家组的负责人,责任就比较重大。现在,女儿是这样,更让他揪心。

    来到云雾沟这里,十多天的时间,他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即使晚上在那个帐篷休息的时候,同样也是睡得很不好。

    现在让唐越感到惊讶的是,根本没想到,自己才几天没有见到康老,他的头发全部都白了。

    那种满头头发,让他觉得白得刺眼。

    “康老你?”唐越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些的时候,双眼都觉得有些酸痛。

    当初来云雾沟前,他就暗下决心,不会让康芳和康老有什么事的。但是,现在一个感染瘟疫病倒,一个头发一夜全白,现在他那种不好受的感觉,他自己才真正明白。

    “唐越,你来了?”从昨晚开始,康勇就留在这里看着躺在那里的女儿。

    即使是那位女护士,康勇都让她提前去休息了。

    这样下来,帐篷里面,只有他和女儿,女儿喝药下去后,即使是在昏睡中,同样是很不好,总是翻来覆去显得很痛苦。

    康勇看到女儿那种痛苦,自己却是毫无办法,他在帐篷里面,那种难受,焦虑,恐惧,紧张,忧愁,一会坐下,一会又站起来,一会又在狭小的帐篷房里面,走来走去,那种情况下的感觉,同样是他从医那么多年来第一次亲身感觉到。

    虽然他从医那么多年,生生死死,确实早就见过很多,同样已经看透了。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这个唯一女儿的时候,那个时候,康勇差点是蒙了,如同猛地被一棍子狠狠地打在他头上那样,昏沉沉,仿佛周围,都看不清那样。

    现在他同样没想到,正是这样过度的紧张,过度的焦急,过度的恐惧,过度的忧愁,造成他今晚过度的憔悴,头发在一夜全白,他自己都不清楚。

    现在看到唐越过来的时候,仿佛看到主心骨一样,急忙抓住他的手说道:“唐越,你来得正好,芳儿现在醒来呕吐得很厉害,你快想办法!”

    康老第一次感到无助,以前他都是以救人的身份,并没有多少切身的体会,可是现在面对自己的女儿,他竟然束手无策,这种锥心的痛却是一辈子也无法忘记了。

    这一刻,看到唐越,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以前那些病人家属见到自己时的迫切心情了。

    现在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而且他们恐怕早就想过了所有的办法,其它的医师自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唐越了。

    握着唐越的手,康老近乎哀求。这是一种本能,虽然他明知道唐越如果有办法,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可是他只有这样做,才觉得心里面好受一点。

    看着自己的女儿躺在床上受罪,他却只能在一边看着,那种心里的痛远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厉害的多。

    此时,对现在康勇来说,他只是康芳的亲人,而不是什么医生,看到女儿那个难受的样子,他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仿佛自身医术都如同忘记了一样。

    唐越急忙将要站不稳倒下去的康老,扶到一旁,让他坐下,看向周护士说道:“你先给康老倒杯温水让他喝下去!”

    周护士给康勇倒水的时候,唐越来到康芳身旁那张单人床那里,看到另外一个女护士,正扶住她痛苦地呕吐。

    其实,自从康芳生病后,自然没有什么胃口,肚子里面没有吃下食物,呕吐出来的,除了喝下的水外,就是吊瓶那些营养液。

    现在唐越康芳呕吐出来的,全部都是那些混合着胆汁的黄水。呕吐的情况,很多人都有遇到过,一般来说,坐车坐船发晕,甚至到游乐场玩摩天轮,都有那种感受,但是,真正出现呕吐黄水那种难受,却是很少人真正感受到。

    “让我来!”唐越看向那位女护士说道。

    那位女护士让开到一旁后,唐越急忙过去将康芳抱起来,让她半躺着呕得舒服一点。

    四天前,唐越发现,当时的康芳,即使是因为来到瘟疫区这里,因为做护理工作,没有能够再像上海那样神采奕奕,但是,她的神采各方面还是很好的。

    现在唐越看过去,发现就是四天时间不见,康芳和之前相比,完全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奄奄一息。

    现在康芳的那长长的黑发,变得有些混乱,有些粗糙,那张原来冷冰冰红润高傲的脸,现在却是变得惨白,如同那面粉在脸上涂了一层一样苍白。

    现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唐越双眼更是酸红,他心中那种,知道是自己没有做到自己做出的承诺。

    “芳,是我对不起你!”唐越看向她说道。

    “别这么说,是我对不起她。我这些天都忙的没有时间来看她,连她什么时候倒下了都不知道,我这个做父亲的太失职了。”康老泣不成声,老泪纵横。满心的愧疚却是让人不忍多看。

    一边的周护士不知不觉也红了眼睛,轻声安慰着康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些患者对唐越重要,是因为唐越尊敬生命,敬畏生命,是因为自己有那些责任,要尽可能将他们从死神中救下来。

    但是,康芳对他来说,更多了其他患者没有那种情。或许,这是亲情,这是友情,还有淡淡的情愫。

    康芳苍白的嘴唇,完全没有平常那种红润的唇色,艰难地动了动,没有说出口,同样说不出来,只是那样看着唐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