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233章 神秘的太婆

    在唐越和中医专家组们在云雾沟与瘟疫战斗的同时,赤炎宗也时刻关注着这里的情况,没有人知道的是,赤炎宗在几百年前还是一个中医世家,只是为当时的主流中医门派所不容,才移居到这云巅山脉,靠着医术蒙骗当地百姓,最后才成为一方大派。

    所以在中医底蕴方面,赤炎宗完全不惧唐越以及龙组,这一次的瘟疫就是一次试探而已。

    自从紫罗圣使得知少主将毒手伸向了无辜的村民,紫罗圣使就与他势不两立了,现在少主赤炎唯一的得力干将就是白面圣使了。

    “白面圣使,金陵方面我会派其它人去做,你去给我盯着云雾沟的情况。”卧在虎皮椅上的少主赤炎面色阴冷的哼道。

    “遵命。”白面圣使领命道,转而犹豫着道:“那……云雾沟的那位老婆婆怎么办?要不要连她一起解决了?”

    “她?”赤炎双眼一眯,转而脸色不屑之意尽现:“不过是一个将死的老太婆,量她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了。暂时还是不要动她吧。”

    “是的。”白面圣使转身后退,似乎对云雾沟的那位老太婆很是忌惮,而这少主如此不屑,却是因为他太年轻了,那位老婆婆风光的时候他恐怕还没有出世,自然不会像自己这般忌惮了。

    人的名,树的影。即使那位老婆婆归隐云雾沟数十年了,可是白面圣使依然忘不了。

    云巅山脉,云雾沟。

    唐越走进帐篷,顿时一股苦涩的中药味弥漫过来。这是康老所负责的区域,里面的这两位兄弟正是唐越之前治疗的,如今情况已控制住了。见到唐越进来两人都很激动,挣扎着想坐起来。

    “恩人,这么早就过来了啊。”老拍满脸感激的说道。

    “嗯,有点事儿,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就是住在村后的那位老太婆,我看大叔和她年纪差不多,应该知道吧。”唐越道,昨天晚上回去后,他就感觉这个老太婆不同寻常,这才早早过来打听。

    “她呀,哎,很孤僻的一个人,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才搬来的,然后就一直这么一个人过着,也是个苦命的人,不过她很邪门,跟她接触的人八九都要倒霉,久而久之村子里已经没有人搭理她了,她也不过来与人接触。”老伯回忆道。

    “很邪?倒霉?”唐越这就奇怪,不就是一位一辈子没有结婚的老奶奶吗?

    “先前她那家人都死了,后来和她有过接触的村民,都在瘟疫中离世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将接近她,她就是一个村里的老妖婆!”老拍说道。似乎对这老太婆很是忌惮。

    一个人一身正气,唐越自然不相信这些谣传。他知道,无论是什么都靠近不了自己,包括那些瘟疫病菌。

    又和老伯询问了一番,唐越便出来了,他决定还是亲自过去一趟。隐隐觉得这次瘟疫的突破口可能就在这老太婆身上。站在门口,敲了敲门,然后说道:“老婆婆,我是唐越,我进来了。”

    唐越刚刚进到里面的时候,发现里面除了依然是闻到那股浓浓的药味外,还是看到老婆婆一个人,对着那个铁盘在烘火。

    唐越把门关上后,来到老婆婆的对面坐下说道:“老婆婆,我这些天都在给那些患者开药方,所以,没有时间亲自过来,康芳有过来看你吗?饭堂那里那位年轻人定时给你送早餐吗?”

    唐越感觉今晚老婆婆的神色也是有些奇怪的,但是,唐越已经习惯了,既然老婆婆没有说什么,唐越没有再问,只是坐在老婆婆的对面,同样是那样烘火。

    老婆婆抬头看了一眼唐越,还是没有说什么,这样的时间,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

    唐越准备起身离开这里,回临时医疗中心那里,继续查看那些患者喝下他开的药方后,效果到底如何?

    毕竟,现在云雾沟出现这样的情况,唐越同样不敢保证,每次患者将那些新药方的药汤喝下去后,会都是有效。

    在他刚刚站起来的时候,老婆婆同样起身,从房间里面拿出一个竹篮子。竹篮子上,都是那些香纸钱,蜡烛。

    老婆婆往外面出去的时候,唐越急忙跟着出去,发现她往村尾一个新坟地过去。

    上一次,唐越和康芳已经看到。但是第一次他并不知道,这些新坟地里面埋葬的到底是谁?

    后来,从老伯处唐越已经了解到,这里应该就是老婆婆侄子那一家人。

    现在他看到老婆婆从竹篮子里面拿出香、蜡烛点燃后,分别插在每个坟头前,再拿出香纸钱点燃。

    这样的时间,大概过去了十多分钟,看到老婆婆那个低矮的身影在那,或许其他人,不了解她内心的痛苦,唐越却是猜到一些。

    唐越从老婆婆烘火,用青蒿来泡手脚,甚至用青蒿一类的药材熬药喝下去,这说明老婆婆在这方面是懂得一点医术的。

    但是,老婆婆一家,就是侄子那一家,全部都在瘟疫刚刚爆发没有多久都离世了。

    难道当时老婆婆不想救侄子哪一家吗?唐越知道,绝对不可能,只是那种情况下,怕是以老婆婆那点医术,最多就是用来防身自己活下来而已。

    那瘟疫爆发来得那么快,老婆婆想要救侄子一家,甚至想要救村里其他村民,那种情况下,她都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她背后,又遭到那些村民在那种的编排是非,只要是人了解都知道这里面的痛苦。

    这个时候,老婆婆已经烧完那些香纸钱,提着那个竹篮子,那个身材走起路来,显得更加弯。

    “老婆婆,我要回临时医疗中心那边,明天再来看你!”唐越看向她说道。

    “年轻人,你不用再来看我了,我和你不熟悉,不知道你那么热心看我,到底图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只有那间破屋!”老婆婆看向唐越说道。脸上的皱纹如老树皮般,枯木般的双手,散乱的白发,一切都显示着这个老太婆至少八十多岁了,恐怕所剩下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这是唐越今晚到来,听到老婆婆说的唯一一句话。却让唐越很尴尬的站在原地。

    “老婆婆,我没有图什么。就是想了解一下村里的情况而已!”

    他那么热情,确实让人觉得不解,又让人觉得奇怪。

    从一开始,唐越只是可怜这位老婆婆而已,到现在他都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图什么。当然,他说的不错,唐越只是想通过老婆婆了解这个云雾沟的情况,或许到时能够发现云雾沟爆发瘟疫的源头。

    在老婆婆看了唐越一眼,发现他的神色,还是那样的时候,老婆婆转身往她的土屋回去。

    唐越往临时医疗中心那里回去。

    只是,看到唐越离开的身影,弯腰站在那里的老婆婆,觉得这个年轻人更加可惜了。

    回到临时医疗中心那里的时候,唐越没有再去想其他。但是,自己这些天,将近四天时间,没有看到康芳了,除了挺想她外,同时心中有股不详的感觉。

    想起这些天和康芳相处的时光,心中一股柔情升起,康老的怂恿以及康芳对自己的好感,都让唐越心中感动。

    这段时间忙寻找病情的解决办法,他已经两天没有看到康芳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唐越不知道,现在他没有再想康芳那些事,相比起康芳他知道现在那些感染瘟疫的患者的情况,更是要他去花精力。

    唐越来到最近的感染的患者帐篷里面,看到里面的女护士,唐越在那晚给患者治疗开新药方的时候,有些印象。

    “护士,患者的情况如何?”唐越进到里面后问道。

    “唐医生,这两人喝药下去后,都恢复得很快!”那位女护士尊敬地说道。原以为这个年纪,要比自己小很多的医生,医术应该没有那么厉害,没想到,现在云雾沟这里没有医生再敢小看唐越。

    唐越点点头后,先是检查那两位患者的脉象,再看了看这位女护士记录这两人最近的喝药下去的病症,他发现确实恢复得很好,甚至向稳定方向发展。和之前那些本地中西医生,或者是那些专家组成员开的药方相比,这一张药方都比他们治疗了半个月的时间效果都要好。

    唐越确定效果不错后,从里面出来,再去给另外一个帐篷里面的患者进行检查。

    这一天,唐越在帐篷里面休息的时候,康勇等中医都轮流来看那些患者喝下唐越开的新药效果如何。

    因为轮流休息,所以他们的精神状态保持得很好。但是,让康勇最近总是感觉有些心神不安。

    刚开始,他还觉得自己是担心云雾沟那些感染瘟疫患者的情况。但是,后来他想了想,觉得应该不是这方面。

    金陵城。

    从善城赶往了金陵的蓝兰,原本不想把赵非燕被掳走的事告知唐越,可是一个消息却逼的她不得不如此了,那就是赤焰宗的少主亲自赶了过来!

    赤焰宗少主虚气二层巅峰的实力!蓝兰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随着少主的亲自过来,赤焰宗的势力必然大规模渗透进来,所以蓝兰将这个消息告知了远在云雾沟的唐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