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228章 阴谋

    云巅山脉,赤焰宗总部。

    自从上一次和唐越交手后,赤炎就开始了闭关修炼。

    身为赤焰宗少主,修为竟然比不过唐越。而且下面的三圣使虽然表面臣服,暗地里却都盯着他的位置,每一位圣使下面都有不小的势力。这让赤炎很受刺激。

    目前也只有三圣使中的白面圣使算是自己的心腹。一阵脚步声传进大厅,却是白面圣使回来了。

    “禀报少主,云雾沟的瘟疫已经成功爆发了。龙组方面已经派出了大量的医疗人员进山。”

    赤炎把玩着手中缠绕的蛇蛊,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之所以选择云雾沟这么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下手,正是看中了它的地理环境。祸害这一个村庄,拖住龙组的人!而这一切正是赤炎的计划。而且这次瘟疫相当不简单,龙组如果解决不了,怕是在舆论方面也够龙组的人喝一壶了。

    “好,好。”赤炎连连点头,手腕上的金色小蛇昂首吐信。

    “另外……唐越也过去了。”白面圣使跪在地上犹豫了下说道。

    闻听此言,赤炎猛然从虎皮大椅上站了起来。

    上一次,他已经得手了,却被唐越突然闯进来破坏掉。不过现在他已经有信心了。这一次闭关得到了宗主亲自提拔,修为实力大增。一直想找唐越一较高下。

    “金陵的两块杀字令牌怎么样了?”赤炎缓缓坐下,眸中寒光一闪而没。在除掉唐越之前,他还要将宗门内不服于自己的人除掉,攘外必先安内!

    “属下已经查明,金陵的王泷和李晟二人都和令牌有直接的关系。”白面圣使低头禀报道:“少主,我们要不要趁着唐越忙于应对瘟疫之时,对这两人下手?毕竟杀字令牌才是关系到少主你的切身利益。”

    赤炎缓缓点头,如果他不能为宗门找回这两块令牌,又如何让偌大的赤焰宗众人心服?而且这事如果让其它圣使捷足先登,恐怕到时候就有了和自己抗衡的势力。

    “好!金陵方面就交给你了。”赤炎淡淡喝道。

    “属下定不辱命。”白面圣使恭身退出。

    不多时,另一道身影伴随着一阵吵闹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赤炎不由皱眉,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子直接闯进自己的行宫。

    “赤炎!你好大的胆子!”一声娇喝,却是上一次驱逐野狼群袭击唐越的三圣使中的唯一女人——紫罗圣使!

    紧身皮衣包裹下,身材玲珑浮凸,双峰圆润,杏目怒睁,手持独门兵器长鞭,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两名正准备赶来阻挡的下人直接被紫罗圣使甩了几鞭子,狼狈的逃了下去。

    啪!赤炎拍桌而起,这女人实在太放肆了!还将他这个未来的宗主放在眼里吗?

    “目无尊长!紫罗你想造反不成?”赤炎怒喝道,在赤焰宗内,少主的地位显然远远高于三圣使。

    “就你?赤炎就你这胸怀,也想坐上宗主之位?老娘第一个不服!”紫罗杏目圆鼓,没有丝毫的退怯之意,迎身而上,手中的长鞭挽出轻脆的鞭花。

    赤炎桀桀怪笑,冷哼两声,如噬人的凶兽:“不服?就凭你虚气一层巅峰的实力?”

    说完,赤炎便作势要动手,之前他只是刚刚踏入虚气二层,面对三圣使还有所忌惮。可是这一次闭关,他已经迅猛的窜到了虚气二层的巅峰!蹂躏紫罗他还是有信心的。

    紫罗早已听说赤炎闭关的事,当下细细一感应,才发现赤炎的气息竟已稳稳的压住了自己,显然比以前进步不小。

    “你说云雾沟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进了宗门禁地!”紫罗怒喝道。

    “我说圣使过来所谓何事呢,原来不过是这么点小事,又何必大惊小怪。”赤炎冷漠的笑道。

    “小事?云雾沟可是有几百号人!而且那可是我们赤焰宗的势力范围,你竟然敢对他们下手,宗主知道了饶不了你!”紫罗怒极反笑,她一心为宗门奉献,毕竟赤焰宗就是她的家,没有赤焰宗她早已死在了哪条野山沟中。

    “既然你知道我进了禁地,就别忘记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身份,你还没有资格来教我怎么做事!”赤炎道,却是再也懒得理会紫罗了。

    “好,好,你等着我将这事禀报给宗主吧。”紫罗甩身而出,赤炎却是没有丝毫阻止她的意思。嘴角邪笑,如果自己再拿到金陵的两块令牌,到时候自己就成了宗主的不二人选。至于这个紫罗如果还不识时务的话,他不介意将她一起铲掉。

    正在云雾沟和瘟疫战斗的唐越怎么也不会想到,如此惨绝人寰的瘟疫,竟然会是赤焰宗人为的阴谋!

    人作孽,不可活!

    金陵城风起云涌。

    而唐越却还在云雾沟中苦苦寻找解决瘟疫之法。

    帐篷中,刚刚和康勇就医术辩论一番后转身离开离开,里面那位女护士还奇怪,康医生怎么去找那个年轻人来看病开药方?现在看到康勇还在沉思的时候,那位女护士问道:“康医生,现在怎么办?”

    “哦,就按照唐越所开的方子来治疗。”康勇道。看自己开出来的药方,确实和唐越有些差距。这样的情况下,救命要紧。

    将唐越上面写的药方,全部抄写后,再看向那位女护士说道:“现在就按照这两张病历药方来煎药给他们喝下去。但是,你千万不要搞错了,这两人虽然是同属,但是症状不同,喝的药汤不同。”

    “康医生,我明白的!”如果女护士这点都做不好,同样不会被派来这里。康勇堪称中医界的泰斗,这名护士能够和康勇在一起早就激动不已了。

    现在唐越再次回到康勇那边的时候,康勇看向他问道:

    “那你再看看老伯的情况,看看治疗效果如何?”康勇急忙问道。

    古代的时候,正是发生不少和温病相关联的瘟疫,最后,同样是那些温病名医将瘟疫扑灭,救了不少患者。

    如果现在这起瘟疫,真的是属于温病范畴的时候,康勇知道,如果方法对症,或许真的很快能把瘟疫控制下来。

    唐越点点头后,仔细查看一番。

    又来到另外一边,看到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是之前唐越治疗的老伯之弟。

    现在因为对方昏睡,所以,不能从他本人口中了解情况。唐越只能从主治医生记录下来的资料数据来看,唐越经过分析,初步判断,这位患者的症状和伤寒症状类似。

    唐越还是不能完全确诊,再给其把脉后,他将昏睡的患者弄醒。患者顿时觉得浑身痛苦,睁开双眼,有些迷茫地看着康勇和唐越这两人。

    山里人本就长相老,这会儿又被瘟疫折磨,四十多岁的男人已经跟六十多岁一样了,稀稀拉拉的胡渣子,面色呈现病态的苍白,双眼深陷。

    “医生,我大哥如何了?”那个患者问道。

    一番交谈后,才知道这个患者外号二狗子,村子里人都这么叫他,反而连本来的名字都记不清了。

    之前,二狗子在这治病,自己亲哥哥就躺在一旁。

    “他现在已经休息了!”唐越看向他说道。

    刚开始,看到乌黑消瘦的二狗子,唐越一直以为他有将近六十岁了,所以叫他大叔。但是,从病历上,他才知道原来对方只有四十三岁。

    当然,这里和外面大城市不同,大城市里面,许多男男女女,可能在三十岁都没有结婚,成了普遍的剩男剩女。

    但是,在这边,那些刚刚读完初中不久的人,就结婚生子,在这里非常普遍。

    所以,虽然二狗子只有三十三岁,但是他已经有两个儿子了。

    “医生,那我大哥有的救吗?”二狗焦急问道。

    当然,他觉得自己幸运的是,自己那个大儿子在外地读书,现在没有回来这里,自然是很安全。

    但是,在毫无人性的瘟疫病魔面前,他不知道自己和亲大哥能不能活下来?

    “你放心,你大哥的病,我一定治好!”唐越说道。

    接着,唐越铿锵有力地对他说道:“你的病,我同样治得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