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老伯回忆道,在他父母出现症状的时候,刚开始,他是最先发现情况不对头的,但是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办,当时不敢说出来,同样存在侥幸之心,以为父母不会传染给自己。

    但是,他哪里知道,事实上这种瘟疫传播性极强。从他父母开始,再到自己的妻子,然后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基本上,一家人就是那样被感染了。

    至于为什么老伯的父母会出现感染,老伯父母感染前到底和谁有过接触,现在是无从知道了。唐越明白,现在再问老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是勾起老伯的伤心而已。

    “老伯,你还记得你父母感染瘟疫后出现什么症状吗?”

    “我觉得,他们好像是先是出现高温,气味很难闻,后来被村干部送来这里后,我就不知道他们的情况了。头部发烧那种症状,觉得很疼痛!”按照现在老伯说的,唐越发现,和前两位中西医医生记录他的病症一模一样。

    现在唐越可以确认后,再看了他的舌头,再给他把脉看了脉象后,唐越已经知道自己应该给他开什么药方。

    “康老,他这种症状应该是属于疫毒肺症。”

    “难道这不是属于伤寒吗?”康勇奇怪问道。

    在中医上,最著名两个中医学派:伤寒派,温病派。

    这两大派,在古代的时候,就是最著名的中医学派,为中医的继承和发展,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无疑,现在唐越将老伯的情况说出来是温病,作为上海伤寒派副会长的康勇自然是感到很惊讶。

    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自己对老伯的中医辩证,判断对方的症状是属于伤寒。

    唐越通过老伯前两位医生的诊断,和这一周多时间来的记录,以及自己对老伯的症状进行的详细检查,他可以确认,老伯的症状确实是属于温病。

    当然,温病和伤寒,从许多表面上的症状来观察,即使是不少名医,同样是区分不清楚。

    那位给老伯开药方的中医医生是判断为温病症状的。从这可以佐证,老伯的情况并不是属于伤寒。

    “唐越,你真的可以确定?”康勇再次问道。唐越点点头,可以确认。

    “如果真的是这样,看来我刚才判断出错了。”康勇倒并没有掩饰什么,显得光明磊落,倒是让唐越对他更加尊敬了。

    “康老,伤寒和温病学很容易辨错。不少中医认为温病和伤寒是一派的,甚至觉得温病是属于伤寒派里面的。实际上,这种结论也不错,因为刚开始,温病派正是其中伤寒的一个分支。”唐越道,却是给了康勇一个台阶。毕竟对方德高望重,承认自己错了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后来温病派名医,越来越发展壮大。这两种类型,表面上症状有些相似,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同。以至于造成现在伤寒和温病两派的人,很多时候都弄不清楚。”

    康勇叹口气,看向他说道:“那你先开药方吧!”

    “诊断为伤寒,治疗效果不明显,反而越加严重,现在出现胸口、头部疼痛加深,情绪激动之时出现吐血,血带黑色,双眼同样带血水。”唐越写道。写完后,看向女护士说道:“除了营养液外,其他一律停用,还有他之前喝的中药汤,同样要停止。”

    站在旁边的女护士正准备拿过去的时候,唐越看到康勇从外面进来,进来的除了他外,还有另外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中医。

    在军机上的时候,唐越已经认识了这位沉默寡言的老中医。

    “周护士,先把药方给我看看!”康勇将那张药方拿过去看后,他的神色再次变了变。

    “周护士,你按照这张药方去拿药,立刻煎药送过来给这老伯喝下!”康勇看向对方说道。

    护士退下,康勇脸上激动之色更显。一把握住了唐越的手。唐越这才知道,原来这个老头之前因为有护士在场,一直拉不下自己的老脸,虽然口头上说了,却不好意思做出什么来。“不知道唐先生属于哪一派的中医?”

    唐越只能苦笑说道:“康教授,我属于中医派的,但是不属于任何分派。我学中医的原则一直都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我对中医各大派都是那样,只要是有用的,我都会学!”

    现在听到他那样说,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的想法。确实,中医上,刚开始,本来就只有一派。但是随着历史发展,后人分的支派越来越多。但是,归根到底都是只有一个目的——治病救而已。

    康勇对唐越有些刮目相看。他对唐越这个人,更加喜欢了。

    他知道,唐越说的不错,如果中医上总是分帮分派,那显得太狭隘了。

    “那按照你开的药方来看,是不是瘟疫区这里所有感染的患者,都是属于温病?”康勇先问道。

    “我可以推测,这里的疫情应该不全是属于温病范畴。只是,根据眼前大伯的情况,正是温病的症状。当然,我们要掌握全面的情况,综合分析。”唐越看向他说道。

    “那你跟我去看看,那边两位患者。”康勇说道。

    唐越跟着康勇来到不远处一顶帐篷里面,在他拉起那白布进到里面的时候,同样闻到里面有难闻的气味散发出来。

    “唐老弟,这两人的病症,我同样是诊断出温病病证。”康勇说道。

    唐越走过去,先看看那两位患者的病历,唐越发现,这两人从感染发作到现在时间更长,将近十天的时间,他们都能够依然活下来,已经是属于他们的幸运。但是,现在每天痛苦的折磨,让两人每次醒来,都是痛苦万分。

    唐越仔细检查一番这两人的症状,发现确实和老伯的症状很相似,同样可以看做是温病的症状来治疗。

    “康教授,这两人和刚才那位大伯的症状,应该都是属于温病范畴。但是,这两人的病症,要具体分析,区别对待,辩证施治,一个属于阴虚肺燥,一个是属于疫毒。”

    “不错,你说的不错,我的想法也是这样!”康勇欣慰地说道。

    现在两人都是看出这种症状,唐越自然不干涉对方治病开药。

    现在分分秒秒对患者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可能就是分分秒秒,就能将一个患者给救助下来。

    “唐先生,你先别走。既然你都看出来,那你也开出一张药方给我看看,我自己再开一张,看看到底谁的更好?”康勇说道。

    “这不用了吧?”唐越说道。

    但是,在他刚刚说完的时候,康勇显得有些生气看向他说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小老头?”

    唐越无奈的耸耸肩答应了下来。不得已,从那位女护士拿来两张新病历,分别在上面写下药方。他没有将这两人的那些病症再详细写出来,只是,根据两人具体病证,写了两个人不同的药方。

    唐越写完后,说道:“康教授,你是我的前辈,同样是这方面的专家,还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我一个后辈怎么可能和你比呢?这是我写的药方,请你给指导指导。”

    看到唐越那么谦虚,康教授笑了笑,将那两张药方拿过去。在看到上面药方的时候,他的神色立刻变化了。

    如果是其他人,不是温病派的人,可能还不清楚,唐越写出这两张药方上的不同。但是,他知道,他在这方面研究很多。

    甚至,唐越在上面提示其他具体症状,还要加入另外药物的时候,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要比他自己的医术更厉害。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好好好。”康勇越看越是激动,连连点头。

    “那我就先告退一步了。”唐越笑了笑拱手说道,转身出了帐篷。“有机会,再向康老前辈请教了。”

    “这小子,真是人才啊!”看着唐越掀开白布往外面出去的时候,康教授在那感叹道:“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如此小小年纪,却已经有了这般的中医造诣,当真是让人非常欣赏,前途无量。”

    喃喃自语中,康勇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自己小女儿康芳,心中咯噔一下,一个想法情不自禁的涌了出来。如此年轻俊杰,如此能够成为自己的女婿那该有多好啊!

    康勇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医,蓦然发现唐越这样一个中医天才,不由的打内心里喜欢。而且对方的年纪和自己的女儿也挺般配嘛。

    想到这,康勇不由的摸着胡须点了点头,看来得找个机会点拨下自己的女儿了,这样的好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唐越没有想到,一番医术交流竟给自己平添了一段桃花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