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222章 分析症状

    “年轻人,你说的不错,根据资料显示,这个山村一共有583人。超过三分之二已经感染,根据刚才发回来的资料,已经有三十人离世。”

    吕榆将那些数据详细说出来的时候,唐越没想到,那边已经那么严重了。

    现在了解到那里一些基本情况后,唐越再问道:“吕老,那这些资料上,为什么没有那些病症的具体表现?”

    唐越这么一问,一众老中医纷纷看向了吕榆。毕竟,这些才是唐越和其他专家组成员需要了解。无论是什么样的瘟疫,在瘟疫发作的时候,根本不可能直接死去的。

    吕榆似乎面有难色,怔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各位,具体病症,这个很难形容,当地人都说这是犯人瘟。当然,这只是老百姓们的说法。”

    一般普通人听说艾滋病的时候,一样会是恐惧和排斥。但是,如果是说起人头瘟的时候,基本上,可以概括中国自古以来发生的瘟疫,都可以用人头瘟来形容。

    人头瘟的患者症状,可能很多样,但是,基本上都是一片一片传染的。比如,一个家里,先是一个人感染到,然后一家几口人,全部都死光。

    甚至是一个村里,周围几个村里,全村人可能都会死光,最后只是幸运留下几个。这种大规模的人头瘟疫,在古代,基本上每个朝代都会有出现,尤其在发生战乱的情况下,更是那样。

    那种局面,朝廷混乱,下面突然发生大规模瘟疫,朝廷根本管不了。因为战乱引起不少人的死亡,尸体没有来得及填埋或者是焚烧的情况下,瘟疫借助那些尸体,以及借助那些吃尸体的野狗野鸟的传播,传染更广,死的人更多。

    在其他专家组成员思考的时候,吕榆无奈地说道:“其实,那个村里出现的情况,一个月前就已经发生了。”

    “但是,刚开始,镇卫生院和那个县级市的医院,并不重视,只是以为普通的情况,何况,有些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所以想尽办法压制下来,不往上报。没想到,那边越闹越大的时候,那个县级市政府人员知道压不了,急忙通报省卫生厅和附近军区的时候,上面才知道这件事,已经很棘手。”

    吕榆有些气愤的说道,事情确实如他所说,如果早一点知道,疫情至少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可是有些人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完全可以置别人的生死而不顾。这才有了如今危险的情形出现。

    当然,现在唐越同样是赞成赶紧采取强有力措施,除了防止里面的病源外传外,更是不要引起国内的恐慌。

    按照吕榆对那些资料上的介绍,唐越可以肯定,那里的情况,真的和中医书籍上记录的有关。

    但是,现在他想要了解,正常人在感染到那种瘟疫后,具体病症到底是什么,一般感染后能够活下来多久?

    “吕老,可以说一说正常人感染到的具体病症吗?”唐越再次问道。

    吕榆倒是没想到,其他专家组成员还在思考那些问题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一再提出问题,同样是有重点提出来,并不是再说废话。“具体病症?那我把先了解到一些说出来。因为这些病症都不同,不同的人感染到后,表现出的病症有类似,同样有不同的。”

    “其中,一些患者可能出现的情况,先是突发高烧,咽喉舌头充血,双眼充血,发出恶臭的气味。然后是不停打喷嚏,声音变得嘶哑,表面上,看起来体温一般,内部却是高温,最后却是在那些病症发作的情况下,在痛苦中挣扎死去!”

    “吕老,这类似于流感的症状!”唐越直接说道。

    “年轻人,你说的不错,这正是类似流感的症状!”吕榆听到唐越的话,唐越那么快反应过来的时候,真的让他感到惊讶。

    吕榆说起第二类患者感染瘟疫发作症状的时候,看向众人说道:“有的正常人感染到后,病症刚刚提到的又有些不同。首先是出现浑身寒战,高热,头痛,乏力,全身酸痛有恶心,呕吐,烦躁不安,出现严重毒血症,或者肺炎,甚至出现败血症,患者出现死亡。”

    康勇等老中医很快又就自己的问题和吕榆讨论了起来,只可惜吕榆虽然是这次救援的带头人,所知道的资料却也十分有限。

    唐越低头沉思,就刚才吕榆有限的信息中,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一次情况的危急,而且实际上,恐怕比吕榆所说的还要危险!

    毕竟人人都想保住自己的地位,那些当地的人当然不想让上面责怪他们办事不力,所呈报上来的灾难情形也只会打折的。

    这一下,除了在那记录的专家组成员外,都在低头思考。那么,这第二类症状到底是什么呢?唐越分析到:“吕老,这种病症和鼠疫为什么那么相似的?”

    “不错,你说的很对,这第二种症状正是类似鼠疫。刚开始,一些医生想用治疗鼠疫的方法来治疗那些感染瘟疫的患者。但是,却是没有任何效果!”吕榆看向众人说道。

    现在除了大家对唐越这个年轻人反应那么快感到惊讶外,同样疑惑的是,这种症状和鼠疫类似的情况下,通过治疗鼠疫的药物,居然没有效果。

    如果真的只是鼠疫,通过治疗鼠疫的办法来治疗那些感染的患者,应该是可以的。毕竟,这些以前古代有遇到大规模的鼠疫,可以通过那些药方或者药物来进行治疗。

    “第三类病症则是患者感染到瘟疫后,先是全身发冷发冻,全身起鸡皮疙瘩,口唇脸上苍白,全身肌肉酸痛,全身发抖,牙齿打颤,出现全身高温,最后高温死亡。类似伤寒或者是疟疾。当然,那个地方,现在这个大热天,没有大城市那么酷热,那里的温度,应该是有二十多度,甚至低于二十多度,这让人最奇怪的时候,居然会出现这种症状。”吕榆站在前排说道,下面一众人认真的听着,不时有人提出自己的见解,然后大家一起讨论。

    小小的机舱里,却像是一个严肃的学术会议室了。其中更是提到了一些如今近乎绝传的治疗办法,倒是让唐越大开眼界,这些中医泰斗还真是各有所长啊。

    如果有一天能将这些中医人抱成一团,华夏中医又何愁不发扬光大?

    可惜,这只能是美好的愿望,中医在漫长的进化中分成了不同的派别,每家都有各自擅长的方法,不过都被各自私为绝技,绝不肯外传。

    这会儿依旧有人吞吞吐吐的,一边提出自己的见解,一边还担心别人偷学。唐越看着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本身所学并无门派,倒是和这些中医大家们有所不同。

    在他看来,只要是中医,大家都是一家!

    “当然,那些医生通过治疗伤寒,或者疟疾的药物给那些感染到患者治疗,同样没有什么效果,反而是患者最后,都是痛苦死亡。”

    “那请问吕老,还有其他症状出现吗?”唐越问道。

    “有,其中大部分患者感染到那些瘟疫后,大部分患者表现出来的症状,正是兼合了上面那三种症状,或多或少都会出现,最后情况是体内高温死亡。”吕榆说道。

    机上坐着的中西医专家组成员,在看资料或者在想吕榆说到那些患者的症状外,神色看起来都很不好。

    现在唐越问完那些问题后,他有一个问题,正是那些正常人感染后,患者前后能够存活多长的时间。

    “吕老,那请问那些正常人感染到瘟疫后,他们能够活下来多长的时间?”唐越看向他问道。同样,这也是那些中西医专家组成员要问的。

    “这种问题,要分情况区分。如果是类似第一类症状的,患者能够活7或者8天左右,就是说正常人感染开始到死亡的时间,前后七八天时间。特殊情况,最短的可能不到3天就死亡,最长的有感染20多天现在依然还在治疗中。”

    听到吕榆的介绍,唐越又问道:“瘟疫区的的家禽,牲畜,老鼠,野鸟,它们会出现感染吗?它们感染后症状如何,它们能够在感染后活多久时间?”

    让吕榆再次感到震惊的是,这么重要的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年轻人先提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