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218章 曲径通幽

    唐越怎么肯让这刺客逃跑?刚准备忍痛追过去,却看到了洪烈已经追赶过去,这才停下脚步。

    “原来空手压白刃这招,我还没有学会啊。”感觉到手掌钻心的痛,唐越浑身颤抖了一下,无奈地自语道。

    一边的李诗梦连忙奔了过来,看到唐越手上渗出的血顿时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声音哽咽着哭了起来:“老师,你有没有事啊,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李诗梦一边手忙脚乱的用纸巾擦拭着唐越手上的血,一边哭道,梨花带雨,娇楚动人。

    唐越本身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他多少恶战都经历过来了,区区一个小杀手他还没有放在眼里,心里却是想着其它的事情,这个杀手是什么人派过来的?他是针对自己的还是李诗梦?

    可李诗梦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啊,怎么会有人不惜生命的代价跑到学校来行刺,还是说她身上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别哭了。你忘记了啊,我自己就是个医生,这只是一点小伤口,别伤心了啊。”唐越拍了拍李诗梦的肩膀安慰道。

    不过很快,唐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流出来的血也开始变成了黑色,一股钻心的痛通过手掌传遍全身。

    一边的李诗梦顿时更加慌乱,却不料眼前的唐越突然一个踉跄,接着整个人就向她倒了过来。

    轻呼一声,李诗梦没有时间多想,连忙用自己瘦削的肩膀抵了过去。“唐老师,你怎么了,可不要吓唬我啊。”

    “那刀有毒,我……”唐越张了张口,却发现那股钻心的痛更加猛烈了,额头上豆大汗珠滚滚而下,牙齿咬的呼崩直响,知道那个杀手行刺李诗梦恐怕只是一个幌子,而真正的目标却是自己,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然着了对方的道。

    很快,洪烈就回来了,却是一幅颇为无奈的样子:“他自尽了,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洪烈就发现了唐越一脸苍白,模样甚是吓人,显然并不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连忙上前搀扶起了唐越。

    唐越回到车上,很快就自己治疗了起来,针灸和药粉双管齐下,那黑色的血液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唐越顿时安心下来,看来对方使用的并不是什么太厉害的毒。

    将李诗梦送回家后,唐越正准备和洪烈找个地方先吃上一顿,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却是几天未见的蓝兰。

    唐越看了眼旁边的洪烈,后者愣了一下立马屁巅屁巅的跑开了,他可不敢做这个电灯泡,不过对唐越却是更加的崇拜了,这才是神人啊,一个美女接着一个美女主动送****来。

    唐越自然明白洪烈心中的那点鬼心思,笑骂了一句就迎上了蓝兰。

    随意找了个地摊,两人就一起走了进去,彼此默契无比。就在两人一边吃着一边交谈时,几位制服男人走了进来。

    “全部都别吃了,赶紧地给我出去。”

    领头的是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刚刚走进店里,就大手一挥喊道。

    听到这话,一群正在用餐的客人纷纷看了过来,目光中露出疑惑之色,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一进来就赶人?

    店老板早就等候在一边了,听到这话,连忙迎了上来,满脸堆笔地说道:“几位大哥,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我告诉你,今天你这店就得给我关门了!”领头的胖男子不屑地看了眼店老板道。

    “门口那些帐篷是你搭起来的吧?不知道这影响市容吗?”胖男子喝斥了店老板一句,便看向了店里的一群客人,再次说道:“还不赶快走人,这家店我要封了!”

    这些人都是部门的人,自然不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可以惹的。所以虽然这男人像喝斥囚犯一样的语气让人很不舒服,却也没有人反对,纷纷的结帐走人,不多时,店里只剩下唐越和蓝兰了。

    欺软怕硬,正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你们不要拆了,好吗?我这就收回来。”店老板看着外面已经在动手的几名制服男人,哀求地看着领头胖男人说道。

    “兄弟们,给我拆!”胖男人直接忽略了店老板,大手一挥,顿时手下的一群人速度更快了。

    有什么搬什么,全部一股脑的扔到了他们开来的执法车上。他们当然有干劲了,这些东西只要一到他们的车上,那就是任凭他们处置了。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都是临时工,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块钱,却依旧是打破了脑袋才挤进来,还不就是为了这些脏物,在他们这一行里,有一句话叫自负盈亏了。

    唐越坐在店里面,看着外面犹如强盗一样的一群制服男人,皱了皱眉头。

    蓝兰本不想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是现在唐越不爽了,她便有动手的想法了。

    “大哥们,给我留一点点吧。”店老板看着自己新置办的桌子椅子全部没了,便想去车上拿一点回来。

    “去你的,老子辛辛苦苦搬上了车,你还敢拿回去?”

    一名小伙子一脚踹向了店老板,他刚刚搬上去一张桌子,竟然被对方搬下来了,这让他很恼火!

    一脚正中胸膛,店老板胖乎乎的身体至少有一百八十斤,踉跄后退几步,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咦?你们两个聋子啊?叫你们滚出去听到没有?”

    抢完了外面的东西,领头的男人突然发现店里还有两个人,顿时怒了,竟然有人不听他的话。

    唐越无奈地撇撇嘴角,知道这次不用自己开口了。蓝兰这女人要发飙了,堂堂龙组,被人骂作聋子。

    蓝兰看了眼幸灾乐祸的唐越,向领头的男人走了过去。

    没有说一句话,蓝兰就出手了。也没看到她如何使力,胖男子的身体就飞了起来,接着轰的一声砸下来。

    顿时,外面六七名制服男人冲了进来,两个人去扶他们的老大,其它人则扑向了蓝兰。

    嘭!轰!轰!

    几声巨响之后,只见狭窄的店里,已经七七八八躺下了一群男人,个个手捂着档部,脸上痛不欲生。

    唐越原来还懒的去看这些人,可是此时却心中恶寒不已,这女人出手也就算了,怎么全往那个地方打?

    摇了摇头,唐越觉得蓝兰这女人太毒了,以她的身手想打哪里不行啊?偏偏要打男人的秘密部位。

    八个男人躺在地上,一样的穿着,一样的姿势,都是双手捂着档部,这场面很滑稽。

    “看什么看,这样比较方便。”蓝兰一看到唐越那表情,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没好气的哼道。

    唐越连连点头,他是男人,当然知道某些地方伤不起,看着蓝兰一幅没事样,却是不由心中打鼓,这女人要不要这么强大?“你打了他们,会不会有麻烦?”

    唐越明知故问道。

    “你觉得呢?”蓝兰没有回答,反而是看向了唐越,大眼睛中满是怂恿的意味。

    果然,几分钟后,几辆同样的执法车驶了过来,从里面下来二十多年轻人。

    “是你打的人?”他们围在唐越旁边。

    第一时间将蓝兰这女人给排除了,毕竟这女人看上去并不是泼妇的那一类。

    “是她!”唐越直接将蓝兰出卖了,用手指了指他面前的蓝兰,说道。

    很快,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正是他们的大队长:“是你吗?为什么要打他们?”

    “因为他们活该。”蓝兰道。

    直接被蓝兰这霸道的话给震住了,这队长上上下下扫量了一遍蓝兰,正思考着准备如何处置眼前这个女人。

    这里,蓝兰终于将面条吃完了,站了起来,走到大队长面前,从怀里掏出一物。

    “认识这块牌子吗?”蓝兰说道。

    从看到这牌子的一瞬间,这大队长就被惊吓到了,仔细端详了一番,终于点了点头,心中早已惊涛骇浪了。

    “收队!”

    一声令下,这些人又不甘心地上了车,只是看向蓝兰的目光,变得凶神恶煞起来,大队长今天是怎么了?

    唐越这时也屁颠屁颠地跑到蓝兰身后,搓了搓双手道:“什么好宝贝这么厉害啊?回头也给我一个吧。”

    “龙组的身份标志,你不愿意要啊。”蓝兰玩味地一笑。

    “呃……”唐越为难地挠挠头。

    “你如果愿意的话,回头我还是可以给你的。”蓝兰说道。

    很快,两人就坐上了一辆开往城郊的车,奔向一个神秘的地方。蓝兰暗示,那里才是龙组真正的总部所在。而唐越上一次所去的基地,只不过是龙组在云巅山脉所设的一个基地据点。两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唐越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不时地询问着,然而蓝兰这个女人却爱理不理的。

    “你这么冷淡,以后能嫁得掉吗?”唐越道。

    “嫁人不是我这样的人应该考虑的事情。”蓝兰没有像普通女人那样张牙舞爪地反驳,反而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悠悠地开口道。

    “呃……好吧。”唐越道。

    车子越往前开,周围越偏僻,显然已经距离市中心越来越远了。

    逶迤前行,曲径通幽。

    终于,在一处防备严密的别墅前停了下来。周围竟然每隔几米就站立着一个军人,手中端着武器。

    唐越相信,这些武器都是真枪实弹的,不由地对蓝兰更加好奇了。

    一层层的检查过后,蓝兰带着唐越步行向别墅里面走去。这是一幢三层的别墅,只是占地面积极广,周围都是一棵棵参天大树。

    “蓝兰,你回来了啊。”

    一道魁梧的身影走了过来,正是云歌。他看到唐越时,脸色微微一变——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见过蓝兰带一个男人回来,而且更重要的是,看两人走的这么近,恐怕关系还非同一般。这一点顿时让云歌心中咯噔一下,却是极为不舒服。

    几乎是下意识的,云歌将唐越直接当成了透明人向着蓝兰走了过去。这人在龙组中地位同样不低,是另一队的队长,和蓝兰是同起同坐的。

    接着,蓝兰带着唐越穿过庭院,向深处走去。

    “好像你们很怕他,他难道还会吃人?”感觉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唐越打趣一句道。

    “没有人敢这么说队长的,你是第一个!”蓝兰突然转过身来,盯着唐越一字一句说道。唐越无奈地撇撇嘴角,看来这个队长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啊!

    龙组!唐越终于来到了这个华夏第一神秘势力的总部。

    但他却没有想到,等待他的又将是一场风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