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大姑娘坐花轿

    李晟、王泷两人很可能都和令牌有关系。

    唐越暗自思量:如今不光自己,赤焰宗也是对令牌势在必得。除此表面上的势力,还有很多暗地里的人同样在盯着这一块。

    唐越不去金陵大学他也不放心。只是这些修炼上的事,就算和王梦莹讲她也听不明白,白白的害她更加担心自己。

    这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三天,金陵大学中医学院的2号教学楼,一群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学子正聚集在里面。

    不过,大多数的学生此时都一脸疲惫地趴在桌子上,有几名男生聚焦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他们正商量着要不要转系,现在他们所学的正是中医,可是几天接触下来,心中却失望透顶了,每天就像是听天书一样,而讲课的老头更是不管不顾,似乎对学生上课睡觉早已习惯了。

    能坐在这里学习的,除了因为高考分数不够迫不得已之外,大多数还是对中医充满了兴趣的。可无奈现实逼人,只是翻看了一下新发下来的教科书,就已经让他们脑袋变大了——人体穴位、针灸推拿,这些东西对于这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太模糊了。

    “勇哥,要不你带头向辅导员说吧,我们都听你的。”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蓝色休闲服的平头小伙子。

    “再等等吧,上完这个星期,到时候也理直气壮一点。”李勇沉吟道,只见这李勇身高一米八有余,紧身的衣服露出大块的肌肉,而且为人沉稳讲义气,身边很快就聚集了一群小弟般的同学。

    “我说你们瞎折腾什么劲啊?来上大学不就是玩玩的嘛?现在这里多潇洒,上课睡睡觉,下课好好玩。”

    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走过来一位身穿白色耐克的年青人,名叫计佳佳,他是和李勇一个宿舍的,本来以为自己的家势肯定会成为宿舍的老大,结果现在全被李勇抢了风头,两人很快成了对头。

    嘘!也不知道是谁嘘了一声,接着哗啦啦的教室陡然地安静了下来,像是有什么重要人物要出场一般。

    李勇和身边的人也纷纷向门口位置看了过去,默契地不再交谈。

    只见一个少女,身着一袭红色连衣裙,脚上套着白色的长袜,穿着一双同样是白色的休闲鞋。原本这样的打扮在美女如云的校园里实在太普通了,可是现在,却有着如此惊人的效果,则完全因为她漂亮得近乎不像话的脸庞。她就是紫衣。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天生丽质,即使穿上这普通的衣服,竟然也有如那黑暗中的闪光,是那样的引人注目。

    唐越刚刚领完从教务处拿到的教材,便向自己的教室赶去,今天还是第一次正式上课呢。

    一方面是金陵大学医学院的老院长极力邀请,另一方面唐越自己也想弘扬中医,这才答应下来这份差事。毕竟现在瑞济医药公司已经在王梦莹的打理下上趋壮大,已经准备冲向亚洲市场了。

    进了教室,唐越环顾了下嘈嘈杂杂的教室,这里稀稀落落地坐了三四十个学生,年轻的他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整个教室犹如菜市场一般嘈杂。

    现在还没有到上课时间,唐越突然决定先看看自己所带的学生,便没有直接走上教台,而是寻找起了下面的空位子。

    坐在教室的第一排的一个女孩,头戴棒球帽,脑后扎着马尾辫,姣好的面庞在午后的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手里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耳朵着塞着耳机,露出一根黑色的耳机。她身边的位置全部是空的,似乎别人都特意留下来的,唐越信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女孩的旁边。

    “咦?”正在看书的女孩听见身边的动静,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唐越,不由的轻咦了一声,似乎对有人坐在自己身边颇为奇怪。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唐越尽量地露出一个笑容,这样一个安静看书的青春美少女,是个男人应该都不忍心去打扰吧?

    李诗梦正准备说‘我喜欢安静,麻烦你换个位置’,眼光正好迎上了唐越的目光,清澈、阳光,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动了动嘴唇最终却只是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不介意。

    李诗梦就转过头去继续看书了。

    唐越坐在一边,突然想到紫衣也在自己的班级里,回过头来正准备寻找,却一下子定格在那里。

    因为他刚刚回头,目光就迎上了紫衣,好像对方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似的,这让唐越心中有着刹那的惊慌。

    当初为了治疗紫衣的病,他可是没少和对方‘亲密’接触,虽然是医病救人,可对方毕竟是个二八年华的大姑娘,在人家身上又摸又揉的,难免让唐越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向后挥了挥手,唐越看到紫衣轻轻一笑,和自己打了个招呼便连忙转过头来,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可不想对方因为自己治疗了就以身相许。当然,如果是偷偷摸摸的,也许唐越会经不住考验。

    可是人家还有一个强悍的哥哥洪烈啊。所以自从紫衣苏醒过来以后,唐越都刻意的和对方保持着距离,虽然他同样对紫衣这种倾国倾城级的美女没有多少抵抗力。

    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唐越便将视线停落到了李诗梦手中的课本上。

    “同学,你在看中医针灸学啊?”唐越明知故问道。

    好没有营养的搭讪!李诗梦心中嘀咕了一声,不过还是摘下了耳机点点头,又是一个没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这个李诗梦正是陆诗涵的表妹,不过李诗梦还不认识唐越,倒是听自己的表姐陆诗涵说起过不少次,只是没想到会是眼前这个清澈的大男孩。

    这一刻,李诗梦很自然的将唐越划分了类别。前几天刚开学的时候她就暴打了一个想占便宜的学长,这事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了,所以此刻她身边的位子才全空了。要不然,以她这容貌,恐怕指不定多少飞蛾要扑上来呢?

    “哎……也不知道新来的老师又是个什么样的糟老头!”李诗梦一边收拾着耳机,一边撅起好看的嘴唇,嘀咕了一句。

    只是身边的唐越却是满脸黑线,自己怎么就成了糟老头?

    看着李诗梦那撅嘴的不满样,唐越不由苦笑,目光落在她面前的课本上,端端正正写着李诗梦三个字,看到这三个字,唐越心神微微一荡,脑海中不由想到了陆诗涵,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可否认,国内众多的二流大学三流大学,很多已经沦落成了文凭散发地,学生一手交钱一手接过文凭,有点类似菜市场买菜。

    金陵大学虽是重点大学,可是下辖的中医学院却是不入流的,原本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学院,后来才一起并入了金陵大学,不过师资力量却并没有得到什么加强,毕竟这年头想要找到一个真正有教学经验的中医老师实在是太难了。

    像金陵大学这种原本是专科院校,赶上制度大好,也及时的升级为本科院校的大学,更是很多学生和家长眼中混文凭的好地方,有人愿意交钱,有人愿意发文凭,似乎大家都乐在其中,自然也就没有人出来管这闲事。

    长期以来,这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默契,上课走走形式,讲师教授们也乐得清闲,一堂两小时的大课,上一个小时自习一个小时。这种情况下,学生们自然也是一睡一大片,偌大的教室里,呼噜声经常盖过了教授们的讲课声。

    相较于其它热闹的专业,像计算机、电子营销、国际贸易什么的,中医更是冷门中的冷门,教授中医的老师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很多教授中医的老师自己都没有给人看过病!

    “那个……所有的老师都应该是老头吗?”唐越小心翼翼地问道,没敢承认自己就是即将来上课的老师,还是先探探口风吧!

    “咦?你不会是今天才第一次来上课吧?这都已经开学第三天了!”李诗梦这才重新打量了下唐越,问道。

    只是让李诗梦疑惑的是,面前这个人明显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怎么就有种深邃的让人看不清楚的沧桑感?这种感觉和年龄明显的不相衬啊。

    “呃……我今天第一次进教室。”唐越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他在家乡的时候就缀学了,今天还真是第一次走进大学的校园呢,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新奇感。

    “难怪!你不知道,带我们课的都是些年纪能当我爷爷的老头了,一个个连普通话都讲不清楚,听课就像听天书一样。哎……”说完,李诗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原本一腔热血跑来学中医,现在面对的现实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浇下,这让不服输的李诗梦眉头紧蹙。

    看着李诗涵这失望的样,唐越不由微微一笑,这女孩不知道和陆诗涵是什么关系,这性格倒是挺像的。而且脸廓模样倒也有几分相似。

    唐越知道,很多年纪大的老中医,确实连普通话都讲不好,不过从面前这女孩的语气来看,自己前面的几位老师恐怕不仅仅是语音不清,可能讲课还非常的枯燥。

    “这不是还有些课没上吗?可能新来的老师不一样呢。”唐越安慰了一句,说道。

    正值妙龄青春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学生,不喜欢老气横秋的教授也很正常,这无关尊老爱幼,只是人之常情。

    “要是有一位年轻帅气又风趣幽默的老师来讲课,那得多好啊。”李诗梦双手合抑,做出一幅祈祷的模样,喃喃自语道。

    “会有的!”唐越肯定地说道。

    这时上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唐越同学人生中第一次当老师的机会来了!

    所谓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唐越此时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教室,竟然对这话深有体会,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一步步地向讲台走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