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210章 赤子之心

    当唐越回到善城,再次见到蓝兰时,她的脸色苍白,神情疲惫,即使是看到自己也只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走吧,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不过才走几天而已。”蓝兰脸色微红,拉起唐越上了自己开来的车。很快两人就回到了蓝兰的住所。

    一间暖色调的房子,墙壁全部覆盖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墙纸。可与之极不协调的,则是墙壁上的挂件。

    一排排寒光四射的匕首,有大有小,有长有短,无一不是精品,甚至在正对着床头的方向,还摆着一张大弓,从这方面来看,这更像是古时候的猎人家庭。

    “你受伤了?”唐越坐在房间里,问道。

    “嗯?”蓝兰下意识哼了一声,似乎不太习惯唐越这充满关切的语气。

    “我看你开车的时候,后背一直都不敢靠上去,臀部也只坐半边。”唐越解释道。

    “嗯。”蓝兰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心中却有一股暖流趟过。这一次她是外出执行一个危险的任务去了,可是像她们这样的龙组成员,所有的人都只关心你任务有没有完成。

    当全世界的人都只在关注你有多么漂亮的时候,只有你在关注我是否健康。

    “这是你的房间?”看到蓝兰并没有让自己看一看的打算,唐越环顾了下房间问道。

    “这是龙组的资产,我们在每个地方都有据点的。”蓝兰说道,眉头微蹙,似乎在思考什么复杂的事情。

    唐越原本还打算问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可是看到蓝兰一幅认真思考的样子,又不忍心去打扰了。

    他知道,蓝兰除了负责青龙堂的一些事务外,这次来善城,龙组的人还给她分配了别的任务……

    而身为龙组的成员,所接的任务恐怕都是危险至极的吧。唐越看着蓝兰苗条的身姿,瘦削的肩膀,心中不由涌起一丝爱怜。她真的能抗得住这一切吗?

    唐越坐了好一会儿,蓝兰却只是蹙眉不语,若有所思的样子。

    心中不由嘀咕起来,这个女人太不会待客之道了吧?把自己从金陵拖来了,竟然连杯水都不倒。

    “你能消除伤疤?”思考中的蓝兰突然转过身来,突兀地问道。

    唐越点点头,目光不由地瞟向了蓝兰身体上的********,足足有一米六五的身高,紧紧地包裹在黑色的皮衣里,完美地勾勒出了身体的曲线。

    短碎发上架着黑色的墨镜,耳朵和脖子上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是那露出来的大片雪白,在黑色皮衣的映衬下,如十月飞雪,白的直晃眼。久经运动的身体没有丝毫的赘肉,两肩微微露出锁骨,给人一种干练清爽的感觉。

    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唐越暗自嘀咕,女人啊女人,你穿成这个样子,就算是定力再好的人,恐怕也会被你迷倒啊。

    这女人,还真的是非常有料。

    蓝兰问出这句话后,就再次沉默了,似乎在权衡什么。

    “你知道的,我其实是一名中医,在医生的眼里,是没有男女之分的。你尽管放心。”唐越正了正神色说道,却感觉有些底气不足,‘没有男女之分’那也得分人啊,像你这样魔鬼般的身材放在眼前,能不让人生出一点非分之想吗?

    瞪了眼唐越,蓝兰显然没有相信他的这句解释。不过与此同时,一双手也伸到了背后,接着就传来了拉链摩擦的声音。

    “啊!”蓝兰眉头一紧,接着痛呼一声,声音极短,刚刚发出就被她压制下去。

    唐越走到蓝兰身后,看着看着,眼眶渐渐湿润起来。

    良久,唐越嗫嚅道:“痛吗?”

    “不痛,习惯了。”蓝兰说道。

    只见在她的背后,一道狰狞的伤口,斜斜地划下,从腰际一直向下延伸,深褐色的血液已经凝固结痂,上面覆盖着一层看不清颜色的粉沫。

    “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消除这伤疤。”蓝兰淡淡地说道,即使是请求唐越,语气也是冷冰冰的。

    唐越没有介意,心中像是压着一块大石,伸出两根手指,轻轻触到伤口周围的红肿部位。“是什么人伤的?”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蓝兰没好气的哼了一句,刚刚说完似乎感觉不对,又补充了一句:“是一群没人性的混蛋。这些事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就别问了。”

    唐越知道,蓝兰身为龙组成员,执行的任务都是华夏机密。可是在这和平的年代里,一个像她这样二八年华的美女,却不能像普通女孩子一般,看看电影谈谈恋爱,她们是一群默默奉献青春的战士,一群用自己的生命守卫这个国家安全的龙组成员。

    “躺下吧。”唐越温言软语地说道。

    蓝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向里面的床上走去。

    “这个枕头你靠着吧,等下可能会有些痛。”唐越跟在后面也走到床边,说道。他的本意是你等下如果要大喊大叫,就咬着枕头不放吧。

    “不用,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蓝兰说道。却是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这话在孤男寡女的一室中,是多么的暧昧多么的让人想入非非。

    呃……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会让人误解的好不好?唐越无奈地撇撇嘴角,从一边准备好的急救箱里取出消毒酒精和镊子之类的工具。

    “痛就喊出来吧。”

    唐越用酒精小心翼翼地帮她清理和消毒伤口。趴着的蓝兰一声不吭,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一角。

    “我用的是生肌粉的原配方,这个可以让你的伤口恢复如初,到时候肯定不会留下一点点痕迹的。”唐越说道,手里正握着一个土黄色的药瓶。

    这生肌粉和市场上出售的明显不同,不过价值也昂贵数百倍,唐越一直带在身上以防不测。

    没办法,这种原配方的生肌粉几乎是无价之宝,有市无货的。为了能大批量生产生肌粉,唐越也只能未雨绸缪了。

    “我帮你向下脱一点吧?”唐越将生肌粉一点点洒向伤口,此时露在外面的伤口都已经被药粉覆盖了,可是接下来的,就在蓝兰的臀部上,这让他有一丝为难。

    “不用了。”蓝兰一只手按住唐越,高耸浑圆的臀部近在手前,两人都有一刹那的出神。

    “必须要用药,哪有用一半就结束的?”唐越强硬地说道,哪有病人不停医生话的,况且这种深度的伤口,若是不及时清理,以后可能会发脓,那样就成大麻烦了,而不仅仅是美观问题。

    “我自己会用!”蓝兰气势一弱,争辩道。在别人那里她可以不分男女,可唯独唐越不行,这家伙在她心里的地位不一样呀!

    “你自己能看到这个部位?能准确地用药?”唐越反问道。

    “我回到基地,找师妹帮忙。”蓝兰道。

    “等你回去,这肉早烂了。”唐越威胁道。话说哥哥我长的有那么猥琐吗?乍就那么不让你放心呢?

    “那……那好吧。”蓝兰屈服了,女人总是爱美的,即使这个女人是一名龙组成员,没有普通女人的娇羞慵懒、妩媚动人。

    “呼……”唐越咽下口水,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满眼都是两瓣浑圆浑圆的山丘,被黑色的皮裤紧紧地包裹着,却平添了一种神秘感,让男人蠢蠢欲动。

    将皮裤一点点地从腰间剥落下来,入眼处,雪白雪白、嫩滑嫩滑的细肉,极有弹性,弧度惊人,深沟中芳草萋萋,晶莹泛动,让人目晕神迷。

    突然,一阵口干舌燥,唐越有种眩目的感觉,原本以为自己对女人这个部位的免疫力已经很强大了,可是……你也不能长的如此极品啊!

    浮凸温软,香滑白皙。如最美的玉脂,让人摸了一次就永远也忘不了那种荡人心魂的触感。

    “那个……你还是找别人来帮忙吧。”唐越下得床来,手忙脚乱地将皮裤再次拉了上去。

    蓝兰依旧趴在床上,只是上半身微微的偏过来一点,俏脸红润,正对着唐越。

    “你不是说找别人帮忙来不及了吗?”蓝兰问道。

    “我是说找你师姐师妹们来不及,在这善城找人帮忙还是可以的。”唐越嗫嚅道,怎么感觉空气中有股火药的味道?

    “之前为什么说来不及呢?”蓝兰似乎很好奇的问道。

    “之前……”唐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吧,我就是色令头晕,可我也悬崖勒马了啊!

    想到这里,唐越不由的心下赞叹自己的美德。试问天底下又有几个男人在见到你这魔鬼身材还可以保持定力的?

    “这个给你吧,还有大半瓶,以后受伤了也用得上。”唐越将手中的药瓶递过去,说道。

    接过药瓶,蓝兰起身道:“走吧,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发现了一些端倪,赤炎可能已经来到善城市了。”

    “赤焰宗少主赤炎?他来了?”唐越问道。

    “可能吧,警察局方面接手了一起凶杀案,案发现场很诡异,我怀疑是赤炎的金蛇蛊毒所致。”蓝兰说道。

    接着,蓝兰就向门口位置走去,刚刚治疗好了背后的伤口,她竟然就准备去工作了。

    “以后小心点,你一个女人,还这么年轻漂亮,不应该……”唐越说着说着,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了。

    是啊,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人去做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只需要管好自己的衣食住行就可以的了。

    “不应该什么?”蓝兰嘴角终于升起了一丝笑意,笑意很快就转化成了苦涩。“龙组成员是不分男女的,敌人也不分。”

    听到蓝兰的回答,唐越心中微微触动,没有敌人会因为你长得漂亮就不下手的,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却无比的艰苦和凶险。和平的年代里,同样需要这样一群人,他们用自己的青春保障了华夏的稳定。

    “谢谢你。”蓝兰拉开房门,突然转身说道。

    “嗯?”唐越道。

    “谢谢你关心我的身体健康,你是第一个。”蓝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