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赵非燕做傻事

    李晟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被拷在椅子上,四周十分安静,头顶上空的灯泡微微摇晃着,不时发出吱呀的声音,散发出炽白的光芒。

    “有人吗……来人啊……”李晟无力的喊。

    他记不清很多事,不记得本来是去找宁采洁的他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这个鬼地方,不记得后颈上怎么会传来隐隐的痛感……

    这时面前的门开了,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递给他一杯水就坐到桌子后面的位子上了。

    李晟费劲的抬起胳膊喝水,与此同时宁采洁正在外面跟人争论着。

    “他真的是为了救我才杀的人!”

    “没有证据你无权这么说。”女警一脸冷漠。

    宁采洁懒得跟她争辩了,反正不管再怎么样他们也不会放人。

    女警却是当她没话说了,自己转身就走掉了。

    唐越外套还披在身上,宁采洁抓住衣服的两角只觉得特别无助。

    这时有人站到了她旁边道:“他会没事的。”

    宁采洁回头一看到来人顿时又有了哭泣的冲动:“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唐越望了眼审讯室的方向,若有所思道:“不是你的错,李晟这种狂暴状态,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激发的。”

    即使不是宁采洁那也是别人。

    “什么意思?”宁采洁愕然的望向他。

    李晟的审讯进行得很不顺利,他忘记了大多数记忆,而宁采洁拜托了父亲却是得到无权干涉的结论。

    穷途末路。

    令宁采洁觉得愤怒的是,唐越居然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就眼睁睁看着李晟在牢里受苦!

    她顿时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眼瞎了才会喜欢上这种人!

    唐越感觉的到宁采洁对自己的怨念,不过他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就在这时唐越申请的探视权力下来了,他立刻来到李晟被暂时收押的地方。

    看到熟悉的人,李晟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笑容,然而下一秒他的眼神就黯淡了下去,沮丧的问道:“师父,我是不是个怪物啊?”

    唐越随手从身上掏出一盒针灸,一边做消毒一边问:“怎么这么问?”

    “我杀了人,而且我居然全部忘记了!”李晟说着痛苦的伸双手捂住了头。

    唐越见他如此痛苦,不禁叹了口气。

    看来他得把李晟的身世完完全全说给这小子听了。

    唐越三言两语就讲完了整件事的过程,而李晟还处在震惊中难以回神。

    “现在明白了?”唐越道:“作为杀字令牌守护家族传人,你的使命就是守护令牌,因此你身上本来就有一种狂暴状态。当看到你在意的人受伤时状态会被触发,等触发后只要是见了血你就没办法控制自己了。”

    李晟听得似懂非懂。

    “就像双重人格,另一个你冷漠、残忍、漠视生死,等你再次醒来后只会发现自己丢失了一段记忆,全然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

    李晟终于是明白了,有些慌张的问:“那我应该怎么办?”

    这时他注意到唐越手里的针灸,立刻奇怪的问道:“师父,你拿针灸干什么?”

    唐越道:“开始我不知道守护家族的狂暴状态,现在知道了,而且我也知道了,这种狂暴状态是可以用针灸去除的。”

    李晟是又惊又喜:“怎么去除?”

    唐越让他背对自己坐下来,然后脱去上身的衣服,叫李晟闭上眼睛,完全集中注意力,当唐越将针扎进他身体时,就努力去感受热源,弄清楚热源在什么地方。

    “感觉到了吗?”唐越问。

    李晟闭着眼睛,额头上冒着细汗,微微扬起了头:“在、在腰后侧!”

    唐越微微眯起眼睛,一针准确无误的往那儿扎了下去!

    鬼医九刺!起死回生,如今的李晟如同重症之人,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这股热源原是他体内能量之源,可是李晟从小就没有受过半点修炼方面的知识,根本没有能力来驾驭这种狂暴的能力,从而直接影响了他的神智!

    如果继续由这种情况发生下去,即使能够留下李晟这条小命,恐怕也会变成一个傻子,唐越身受********的恩惠,当初才没有葬身天残头佗手上,可以说他与********保护的令牌已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自然不能让李晟坐以待毙!

    一针刺下,针尾咻咻颤抖,唐越不敢有丝毫的保留,内气滚滚,黄泉穴!天门穴!目中精光闪烁,双手稳如泰山。出针如电。

    咻咻!

    轻微的颤抖声连绵不绝,如龙吟如虎啸,清铖铮鸣,那是唐越的内气与李晟体内的狂暴力量相撞之果。

    与此同时,李晟满身热汗,整个人如同热炉烘烤,地面上很快形成了一大滩的水渍!唐越本身也好不到哪里去,李晟体内狂暴力量之恐怕,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忍住!”唐越低喝一声,鬼医九刺已经接近收尾,李晟宽阔的后背上银针颤抖,金瑟交鸣。

    “嗯。”李晟重重点头,牙齿咬的咯嘣直响,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唳!

    当唐越刺下最后一针,一股狂暴至极的能量如洪水般汹汹喷发而出,如烤炉崩碎,而李晟却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现在什么感觉?”唐越又问。

    李晟转动了两下眼珠,舔着嘴唇道:“好像消失了。”

    唐越将其他针拔了出来,只留下腰后侧那根,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李晟都快睡着了,他终于是把针给拔了出来,一边收针一边道:“那热源就相当一个开关,开启你的狂暴状态,刚才我把它封住了,以后就不会发出类似情形了。”

    李晟微微一怔。

    “谢谢师父!”

    唐越微微一笑,并没放在心上。

    突然,李晟想到了什么,沮丧的低下头,道:“可我现在已经是个杀人犯了。”

    他杀人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根本是想赖都赖不掉,他会面临坐牢,将来人生的档案上也会因此而蒙上污点。

    “说起来,我这个师父还没给过你什么?”唐越轻笑一声,道:“跟我走吧。”

    李晟奇怪的望他,就见唐越径直推开了收押室大门!

    李晟惊讶极了,整个人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唐越走出好几步发现他没跟上来,回头看了他一眼。

    李晟立刻如梦初醒般跟了上去。

    奇怪的是竟然没有警察拦他!而且就算他走到他们面前也没有理会。

    “这……”李晟吃惊极了。

    唐越笑笑,道:“仓库里正好有监控器,记录下了全部过程,金有德他们想对宁采洁犯罪,你出手阻止,我们请了最好的律师,会为你讨回公道。”

    李晟感动得无法自拔。

    这时他看到了宁采洁,宁采洁目光也是跟他对上了。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块,许久才分开。

    宁采洁不解的望了望他又望了望不远处的唐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越笑笑没说话,李晟把一切跟宁采洁解释了,宁采洁才知道她之前是错怪唐越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唐越是想李晟在警察局里也好控制一点,否则要到了外面,控制不好就可能闯祸……

    “对不起!”宁采洁很真诚的向唐越道歉。

    “没事。”唐越摆摆手。

    宁采洁和李晟开心不已,唐越神情却是有些沉重。

    仓库废弃许久,怎么可能有什么监控器,记录下全过程的录像是有人寄给他的,那人署名——赤炎。

    赤焰宗少主,下一代接班人。

    据说他这人最喜欢把人当作玩具,喜欢操纵人心,有点利用价值的就玩弄一会儿,而没有利用价值的就是棋盘上的小卒,只有当炮灰的命。

    天越头陀解决不了他就换个人来么?

    唐越冷笑,他知道赤炎这是在借录像带告诉他:终于见面了,给你的见面礼,以后就多多指教啰。

    不怀好意,唐越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这次李晟的狂暴状态被触发根本就是赤炎一手策划好的。

    突然,唐越瞳孔紧缩,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就在上次,他和李晟去救赵立时,现场明明有个医生。然而当警察来时,那医生却不见了……

    难道,赤炎从那么早就介入进他的生活中了么?

    唐越握拳,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说曹操曹操到。正在说赵立,赵母的电话就到了。

    “伯母?”

    “唐越啊,非燕她做傻事了!”

    唐越猛地睁大了眼睛,一边安抚赵母道:“怎么回事?伯母你慢慢说,不用着急。”

    原来就在不久前,赵非燕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赵大伟被黑社会的人抓住了,他又还不起那笔钱,黑社会的人就威胁要砍了他,赵大伟赶紧说自己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而且赚了很多很多钱,足够还他的这笔巨款。

    于是黑社会的人就找****来了。

    赵非燕无奈极了,也问了赵母,赵母叹了口气,道:“他虽然混账了些,可也好歹是你爸,咱们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管,还是想想办法吧。”

    可现实还是现实,现实就是赵非燕现在根本拿不出这么大数目的一笔钱。

    她又不想再麻烦唐越,就自己跑去借,借朋友的,借亲戚的,终于是凑齐了这笔钱。

    然后她就一个人去狼窝了,没让她弟弟跟着一块去,也没通知任何人。

    要不是赵母碰巧发现了她遗留在家里的手机偶然看到里面的短信内容,只怕她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唐越也是狠狠咬牙,不管怎么说,赵非燕这一次都太乱来了!

    她怎么敢一个人去那么乱的地方?这女人就不知道什么叫危险么?

    “伯母,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非燕平安带回来的。”唐越说完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赵非燕抬头看了眼眼前大楼,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来了?钱呢?”黑社会老大坐在办公桌后面,两条腿翘在办公桌上面,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带来了。”赵非燕微微紧张的上前,将准备好的银行卡递了过去。

    声音蛮好听嘛!

    老大暗想,一抬头看到赵非燕的脸顿时就愣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