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仗势欺人

    唐越救了他一命,这个恩情,他会一直记着的!

    守了唐越一会儿,李晟就先送宁采洁回家了,这么晚还没回去,估计她的父母都该着急了。

    王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病房里的二女早就将他当透明人了,留王泷一个人站在角落里为自己无疾而终的初恋默默哀悼。

    清晨六点,天边慢慢泛白,很快淡淡的蓝渲染了天空,太阳也从山峦中钻出来了,光芒万丈,将光辉洒在每一个事物上。

    护士台的小护士正低头玩手机,突然面前罩下一道妖娆身影,小护士疑惑的抬头,就看到一个容貌精致、隐隐带着点英气的女人正焦急的望着她:“唐越在哪个病房?”

    又是唐越?

    小护士诧异地睁大眼睛,这才多久啊,就陆续有那么多美女跑来看他了。这个叫唐越的男人,竟然有如此的魅力,有如此的好运。

    “呃,唐越在309病房。”

    “谢谢!”美女匆忙道谢,转身跑走,带起一阵香风……

    病房内,唐越静静地躺着,如梦如幻。他感觉自己处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力量由内到外贯穿了他的身体,唐越目光落在身侧的手上。

    微微握拳,他以最大力度打出一拳,拳风猎猎,从他的身旁呼啸而过。唐越看着这种明显的变化唇角微微弯起,眼中带着喜悦。

    虚气三层!

    他竟然突破到虚气三层了!

    金陵青衣社的人肯定不会想到,他们本来想弄死唐越,却不想机缘巧合之下反倒成全了他的突破!

    “你怎么来了?”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洛灵儿疑惑的声音。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唐越怎么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唐越迷迷糊糊中,感到一丝诧异,这个声音是……

    对这声音唐越再熟悉不过,赵非燕!

    王梦莹答道:“不太好,到现在都没醒。”

    赵非燕凑近唐越看了看,眼中带着担忧:“怎么会还没醒?你们在这里守了一晚上?”

    “恩。”

    “那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来守着就好。”赵非燕道。

    “灵儿,我们回去吧。”王梦莹淡淡道。

    洛灵儿嘟嘴,道:“不要嘛,表姐,我想看着姐夫醒来。”

    王梦莹语气淡淡,却很坚定:“先回去吧,非燕有什么消息会打电话通知的。”

    赵非燕点点头。洛灵儿还想留下,赵非燕双手环胸,用种嘲讽语气道:“你还是赶快回去睡个美容觉吧,那么重的黑眼圈,唐越醒来被你吓到就不会喜欢你了。”

    洛灵儿闻言狠狠瞪了她一眼,跟着王梦莹回去了。

    就在这时,唐越觉得压在眼皮上的力量不知何时消失了,微微睁开眼睛,瞬间无数光线泻进眼中。

    “醒了?你真的醒了!”感觉到唐越动了动,赵非燕凑上来关切道,满含激动和欣喜。

    一双柔软的手伸过来,轻抚着唐越的肩膀,又为他掖好被角,甜甜地笑了笑:“你终于醒了!感觉好点儿了吗?”

    “嗯。”

    “饿了吗?我去买点吃的来。”

    “嗯。”

    赵非燕掏手机打电话,告诉王梦莹她们唐越醒了。

    果然,没一会两人就折返了回来,王梦莹一直悬着的心这一刻终于落了下来,脸上凝重的神情被微笑取代。

    洛灵儿就更夸张了,径直扑了上来,泪眼汪汪:“姐夫我以为你要死掉了!”

    为防止唐越伤口被这冒冒失失的小妮子撞到,王梦莹拦着她不让她上前。

    病房终于有了欢声笑语。

    赵非燕走出病房去买饭。

    洛灵儿本来想留下来陪唐越,被唐越赶走了,叫她回去休息。王梦莹本来准备回公司处理一些紧急事务,唐越嘱咐道:“你也好好休息,工作交给手下去处理吧。你要倒下了我会心疼。”

    王梦莹微微一怔,随后点点头。

    两人离开没多久,赵非燕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一碗皮蛋瘦肉粥,粥的香气弥漫整个病房,唐越顿时觉得饿了。

    唐越手刚要拿勺子,赵非燕轻轻拍了他的手一下,“别乱动,小心伤口!”

    她拿起勺子搅一搅,舀了勺粥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然后递到他嘴边。

    唐越张嘴要吃,她又一下收回去了。

    望着一脸笑容的赵非燕,唐越道:“你让不让我好好吃了?”

    赵非燕反问:“你下次还敢让自己受伤吗?”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唐越说。

    赵非燕瞪他一眼,唐越立马改口:“好吧好吧,以后我尽量注意。”

    “不是尽量,是一定!不许再受伤!”赵非燕强调,终于不折腾唐越了,让他好好喝完了一碗粥。

    下午的时候,李晟又来了。

    见李晟站在门口不进来,唐越奇怪:“怎么了,赶快进来啊。”

    李晟这才怯生生的进来了,唐越打量他,李晟今天怎么回事?感觉和平时都不太一样,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跟宁采洁怎么样了?”唐越关心的问道。

    他这可不是八卦,身为师父,关心徒弟的感情生活很有必要嘛。

    提到宁采洁李晟脸上出现了一丝暖意。

    自从昨晚他救了班长后,班长对他的态度就不太一样了。两人也更加亲密,彼此心照不宣的守了个秘密,只等到考上大学后再揭开。

    这种感觉非常好。

    “那就好。”唐越满意了。

    “师父……”李晟突然扭扭捏捏的叫了声:“我……”

    唐越很是不爽:“你什么?有什么话就快说,别像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

    “昨晚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害你变成……这样。”李晟说着扫了眼唐越胸上缠着的大片绷带。

    “今天怎样?”唐越瞪圆眼睛:“我告诉你,我现在好着呢,每天几个美女轮流照顾,一般人可是没有这种福利的!”

    李晟一下被他逗笑了,唐越突然又换了副深沉语气:“你别放在心上,这些我都能理解,年轻人嘛,总会有点冲动。”

    李晟心中的结就这么在唐越的三言两语中解开了,听唐越这么说他不禁斜睨唐越一眼:“师父,你说的好像你有多老似的。”

    唐越的老成总会让人不自觉忘记他的年龄,让人忘记他其实是跟他们一样的岁数。

    “年龄算什么?你师父经历的事多了去了。”唐越大咧咧道。

    “是是是。”李晟笑着附和。

    “对了,”唐越突然想到什么,神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你最近小心一点,我怀疑金陵青衣社跟我的仇敌联系上了。”

    他本来是没这么怀疑的,本来他跟金陵青衣社也没什么过节,就是修理了金有德几次,金有德在金陵青衣社那就是个底层成员,不可能发动全部成员来替他出气。

    唯一的可能,就是赤焰宗那帮家伙跟金陵青衣社勾搭上了,金陵青衣社的人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出动,想要他的命。

    而李晟显然也因为他的关系被牵扯了进来。

    虽说这是令牌守护家族传人都免不了要面对的问题,可将李晟扯进这漩涡里,唐越自问还是有点责任的。

    所以他提醒李晟让他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大意中金陵青衣社的招了。

    意识到这事的不同寻常,李晟神情也一下变得严肃起来:“我知道了,会小心的。对了,师父,昨晚我突然觉得自己力量好像增强了很多,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来李晟是觉醒了……唐越若有所思的拍拍他的肩,笑道:“这是好事,你放心吧。”

    李晟懵懂的点点头,反正听师父的就没错了!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喧哗声。

    唐越蹙眉,李晟见状立刻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李晟走到病房外面,就见一老人正跟一贵妇激烈争吵着,贵妇声音尖锐,态度又咄咄逼人,老人显然招架不住。

    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贵妇身旁的男人也不住的扯她的衣袖,然而贵妇却没有半点要熄火的意思,吵得脖子粗红,唾沫在空中横飞,令人不由想要远离。

    “这怎么回事啊?”李晟随便拉了一个人来问。

    “抢病房呗,这女的儿子出了车祸,做完手术安排住普通病房,结果这女的非说人多会吵到她儿子养病,硬要老人家把他的单人病房让出来,这也太过分了,怎么就不替老人家想想呢?”

    李晟看着女人丑恶的嘴脸顿时更讨厌了。

    这女人就是看老人家势单力薄才敢抢。

    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突然快步走了过来,对贵妇满面笑容道:“您的单人病房已经安排好了,随时可以入住。”

    贵妇这才满意,冷哼一声拉着男人就走,本以为闹剧就此结束,谁知道那病房竟然就是老人的!

    人家把住院费都交了,结果院方二话没说就把他的东西搬出来将病房腾给贵妇了。

    太过分了!

    李晟看着老人单薄无助的身影更加同情。

    他自己就是贫苦出身,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权贵仗势欺人,挽了挽袖子,李晟正要上前教训贵妇一顿,发现唐越出来了。

    “师父,你怎么出来了?”李晟讶异。

    唐越这是看李晟去打听情况打听太久了,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这才过来看一下。

    看到眼前这副情景唐越也是皱起了眉头。

    “师父,我们怎么办?”李晟问。

    老人坐在轮椅上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搬出来而无可奈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