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70章 报复

    王泷看到洛灵儿突然神情激动起来,脸上醉意全无。

    “姐夫出事了?”洛灵儿紧张道:“在哪个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王梦莹直截了当的告诉了她。

    “我马上过来!”洛灵儿只顾得上说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不料王泷挡在她面前。

    “你干什么?”洛灵儿抬头,冷冷的瞪着王泷。

    她的眼神像要吞人似的,王泷咽了口唾沫,道:“你女孩子一个人去外面不安全。”

    “不要你管!”洛灵儿恶狠狠道,唐越出事,她吓得魂都要没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些?

    “我跟你一块去。”王泷坚定道。

    洛灵儿冷哼一声:“随便你!”

    说完猛地一把推开王泷,王泷措手不及往后退了两步,洛灵儿立刻就跑了。

    王泷紧紧跟在她身后,深怕她出什么事。

    唐越直到现在还没有睁开眼睛。

    王梦莹紧紧握着他的手,感觉他的手冰冷异常,生平第一次有了心慌的感觉。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梦莹也没有回头,那人焦急的闯了进来,焦急的问道:“表姐!姐夫怎么样了?”

    王梦莹什么都没说,默默的松开唐越的手站了起来,让洛灵儿自己看。

    看到唐越胸膛缠满绷带,洛灵儿神情一下子凝固了,声音都是打颤的:“怎么回事?”

    王梦莹回道:“中了好几发子弹,医生说能抢救回来都是个奇迹了,现在就看他能不能撑过今晚。”

    “如果撑不过呢?”洛灵儿快要哭了。

    王梦莹叹了口气:“如果等到明天唐越还没醒,那他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洛灵儿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泪水挂在眼角,让人不由更加怜惜。

    望着唐越沉静的脸庞,洛灵儿语气恳求:“姐夫,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唐越纹丝不动。

    ……

    三小时前。

    课堂上,宁采洁本该专心,却忍不住时不时将目光落在李晟空着的座位上。

    李晟今天一下午都没来,谁都不知道他干嘛去了,下午放学后还会不会回来,要知道当初他们约好了,每天下午放学后她留下来给他补课的。

    意识到自己担心过了头,宁采洁又愤愤想,哼,她才懒得管李晟去哪呢!他愿意去哪就去哪,就算不来补课也没事,那样她反倒还轻松了呢!

    还没放学唐越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宁采洁越想越觉得要有不好的事发生,不禁皱起了秀气的眉毛。

    放学后金有德突然凑了上来,宁采洁不耐烦道:“你有什么话就快说,要没什么事就赶快从我眼前消失。”

    金有德嘿嘿笑了两声,样子无耻至极:“我有李晟的消息,你要不要听?”

    宁采洁面上还是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你有李晟的消息?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消息?”

    金有德四下看了看,神秘兮兮的凑在她耳边道:“李晟得罪了人,要被人修理了!”

    宁采洁顿时紧张起来,拽着金有德的手臂道:“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金有德颇为享受美人的焦急,自得的点头:“那当然是真的了,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宁大美女呀。”

    宁采洁才不在乎什么美女不美女的,她更在乎的还是李晟的安危:“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金有德点点头,她立刻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急切道:“快带我去!”

    金有德嘿嘿一笑,领着人就走了。

    宁采洁关心同学的心太急切,将一些本可以看出的问题都下意识的忽略了,比如金有德跟李晟平时本来就有仇,李晟要被报复了,金有德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的跑来通风报信?

    宁采洁跟着金有德来到帝豪酒店,看着富丽堂皇的大厅,宁采洁终于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李晟在这儿?”

    “你不相信?”金有德停下脚步,一脸惋惜神情:“那算了,看来李晟只能被活生生被打死了,我还以为班长有多关心同学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宁采洁瞪圆了眼睛。

    作为高三的班长,她一直竭尽全力,在以身作则、保持领先的同时,努力协助老师管理好班级,金有德无疑是踩到了她的痛处。

    宁采洁本来迟疑的脚步立刻又提起来了,跟着金有德进了电梯,上了十三楼。

    等到了房间门口,宁采洁又犹豫了。

    就算李晟真的在里面,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生又能做什么?说不定只能给李晟添麻烦。

    就在这时金有德扭头看了宁采洁一眼。眼中的挑衅意味不甚明显,宁采洁顿时被激怒了,大步走进房间。

    金有德嘿嘿一笑,四下扫望是否有其他人,随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然而房间里空无一人,宁采洁呆愣片刻,听到身后金有德的脚步声,不禁转头,惊恐道:“你骗我!”

    “不这样你怎么会来?”金有德搓着双手,满脸色咪咪的神情,宁采洁暗道不好,下意识后退一步,只抵到冰冷的墙壁。

    金有德迫不及待的脱去外套,他可是等这一天很久了!

    见金有德这么做,宁采洁立刻明白他要干嘛了,眼底划过一抹恐慌,宁采洁面上仍然镇定,看准时机从金有德身边越了过去,宁采洁奔走到门前,使劲扭动门把,门却纹丝不动。

    “嘿嘿嘿,别想了,没有钥匙你是打不开门的。”金有德奸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宁采洁面色一僵,缓缓转身就看到金有德手里拎着一把钥匙,正得意洋洋的盯着她看。

    宁采洁眼睛死死盯着他,猛地一扑,想把钥匙抢过来,不料落了空。

    金有德早就预料她会这么做,在宁采洁诧异的目光中,他洋洋得意的将钥匙放到窗外,手轻轻一抖,金黄色影子一闪,钥匙眨眼间就消失在宁采洁眼前。

    “不要!”宁采洁嘶喊一声,然而无力阻止。

    金有德耸耸肩,一脸无辜,宁采洁无望,心慢慢沉到了最低处。

    如今她没办法逃出这个房间,作为砧板上的鱼已是铁板钉钉的事。

    金有德脱去里面仅剩的衣服,露出满身肥肉。

    宁采洁挪开目光,金有德突然欺身朝她压了上来。

    宁采洁慌忙逃跑,然而下一秒就被金有德给抓了回去,金有德将她压在床上,紧紧的抓着她的双手。

    “来吧!让我们来做点更舒服的事吧!”金有德嘿嘿一笑,肥厚的嘴唇朝宁采洁亲了下来。

    宁采洁扭开头不让他亲到,一边大喊:“救命啊!”

    金有德得意一笑:“你叫吧,叫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宁采洁恨恨的瞪他一眼,这时房间大门突然被人猛烈敲响!

    宁采洁眼睛里立刻闪现一丝光彩,拼命大喊:“救命啊!”

    金有德也有些急了,下意识捂住宁采洁的嘴,结果被她一口狠狠咬住,甚至能够看到丝丝殷红。

    “靠!臭娘们!”金有德骂咧一声,宁采洁又放声大喊起来。

    门外那人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喊声,加快了敲门的频率,门被敲得砰砰作响,令人错觉下一秒它就会被破开。

    看到这幕金有德稍稍安了心,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门应声倒地,掀起了一地尘土。

    金有德顿时有些慌了,忙从宁采洁身上爬了起来,还没看清来人就骂骂咧咧道:“哪个不识趣的小子敢打搅大爷好事!”

    烟尘散去,露出李晟满是戾气的脸。

    “李晟……”宁采洁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叫了一声。

    若是往日李晟早没皮没脸的笑了,然而今天他就像听不见她说的话似的,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怎、怎么是你?”金有德慌了,他以为这个时候李晟早该被金陵青衣社的人解决了。

    “没想到我还活着?”李晟勾唇一笑,笑容霸气十足。

    说着他径直朝两人走来,瞬间一种无言的气势朝金有德逼迫而来。

    李晟变了!

    彻彻底底的变了个人,还是一样的容貌,然而他的气势却不像是一个高三生了!

    金有德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李晟看,下一秒震惊的发现李晟不见了!

    突然李晟的脸在眼前放大,金有德惊恐的紧缩瞳孔,下一秒李晟一拳朝他揍了上来!

    金有德头往后一仰,两行鼻血就这么流了出来,鲜艳的色彩令人不适,顿时金有德也恼了。

    李晟冷笑一声,一拳揍在金有德下巴上,金有德立刻整个人飞了起来,直直的砸到床上!甚至将床砸出一个洞来!

    宁采洁惊叫一声往旁边闪躲,李晟压在金有德身上,将他压得死死的让其动弹不得,紧接着左右拳开弓,左一拳!右一拳!

    金有德被揍得鼻血横飞,鼻涕、眼泪、血迹凝结在一块看起来恶心极了。

    他终于知道怕了!

    李晟下手不顾轻重。

    他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放放放……放过我!”金有德慌忙求饶,一颗门牙刚被李晟打掉,此刻他说话都是漏风的,看起来滑稽又好笑。

    李晟没有笑,他紧抿嘴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