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155章 恶人自有高人磨

    唐越呵斥一声,陈二牛立刻屁都不敢放一个。

    陈二牛气急败坏,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陆诗涵,底气不足的放了句狠话:“你、你等着!我马上叫人来收拾你!”

    “等着你。”唐越轻蔑地笑了一声,陈二牛灰溜溜跑了。

    陆诗涵这才从唐越身后走出,心有余悸的望了眼陈二牛逃跑的方向,小手拍了拍胸膛,对唐越感激一笑:“谢谢你啊!”

    “不客气。”唐越朝陆诗涵点点头,正准备走,突然想到什么,折返回来,在她耳边低语道:“这种人你越是纵容,他越嚣张,趁早快刀斩乱麻比较好。”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耳朵上,陆诗涵红了脸,脸庞犹如苹果一般红彤彤的可爱极了。

    唐越亮如星辰的眼眸近在咫尺,她听到自己猛烈的心跳,呆呆地点点头。

    唐越轻笑一声,转身走远。

    陆诗涵望着他的背影,心底从未有过的悸动。

    唐越不像其他人那样围观,相反出手救了自己。

    从出村后她就一直独立生存,其中的艰辛无人知晓,如今这突如其来的帮助,着实温暖到了她心底!

    唐越走了一会儿,想起陈二牛威胁的话语,心里终归放心不下陆诗涵,随即又转了回来。

    到达陆诗涵店前,一幅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的面前。

    整间店铺的玻璃都被人敲碎了,碎片落了一地,里面也像是台风过境一样,一片狼藉。

    陆诗涵蹲在门口,白净的脸上多了几块淤青,此刻她正伸手拾取碎玻璃,泪水不断从眼眶中涌出,看起来惹人怜爱极了。

    陆诗涵专心收拾残局,没有意识到自己胸前春光乍泄,几个男人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居高临下的望着,眼神色咪咪的令人作呕!

    唐越眼神瞬间充满了戾气,冲上前狠狠推了那几个男人一把!

    “哪个臭小子敢推大爷!”

    男人骂骂咧咧的转身,发现唐越后顿时怂了,畏畏缩缩退了好几步,很快消失在唐越视线里。

    唐越朝陆诗涵望去,那双柔嫩的手都是鲜血,而她就像是不知道痛似的。

    “我来吧。”

    陆诗涵一怔,两人的双手不可避免的碰触一块,竟像划过了电流!

    唐越朝陆诗涵微微一笑,低下头去拾取碎玻璃,动作快、准!一点儿都没有划破皮肤。

    陆诗涵擦去眼泪,看着唐越就心安下来。

    “谁干的?”唐越问道。

    “陈二牛……你刚走,他就带着人来了,不但把店砸了,还把钱全部拿走了……”

    唐越最恨别人欺负弱小!

    唐越“腾”地一下突然站了起来,对陆诗涵道:“别怕,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步步生风,快得令人追不上!

    陆诗涵望着他的背影,半晌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来。

    唐越很快就找到了陈二牛。

    陈二牛跟几人坐在闹市的麻辣烫摊位上,嘻嘻哈哈的,嘴里说着低俗的荤段子,显然极为开心。

    唐越快步走过去,目光牢牢锁定在陈二牛身上。

    陈二牛聊得正开心,突然感到气氛不对劲,抬头看到是唐越,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惧怕,脸上仍然是嚣张的神情:“你、你不是刚才那小子吗?找大爷什么事?”

    唐越一言不发,冷笑一声,一手眨眼间甩出什么东西!

    只见银光乍现,很快消失不见!

    陈二牛闷哼一声,感到针扎一样的疼痛,汗如雨下,惊恐大喊:“你对我做了什么?”

    其他人见状纷纷问。

    “二牛你怎么了?”

    他们跟陈二牛是一个工地上的,平时一块干活也就熟了,今天听陈二牛说要去砸个娘们的店,几个兄弟二话没说就呼应上了。

    “你小子很狂啊,连我们兄弟都敢打?”

    唐越神情淡淡的望着眼前这人,这种漫不经心的神情更是激怒了对方,一拳就朝唐越的脸挥了过来!

    他们都是在工地上干些搬砖拉水泥之类的粗活,有些蛮力,一拳砸下去唐越的脸不扁也得青掉!

    唐越猛地睁大眼睛!伸手轻巧握住对方拳头往上一掰……

    只听得“咔擦”一声,那人哀嚎连连。轻松地掰断一人手腕,唐越神情依旧淡淡,仿佛对此场景司空见惯,令那些人不禁胆寒!

    “打人不打脸,这是基本规矩。”唐越淡淡道,一边松开他的手。

    靠!哪来的狗屁规矩!他们打架这么多年就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规矩!

    手无力的垂在一边,任那人怎么费力都举不起来了,想必是废了!

    唐越淡淡扫过面前几人,几人不由纷纷后退一步,用看阎王的眼神看他!

    恶向胆边生,不知是谁大吼一句:“都给我上!就不信这么多人废不了这小子!”

    吼叫声四起,唐越神情没什么变化,然而任何人都看得出他脸上的神采变了!

    眼见一人挥拳朝他冲来,唐越一个前冲抓住对方头发,猛地朝一旁甩去!那人脑袋立刻撞到了桌角,眼前一黑整个人彻底晕了过去!

    其他人想从后面对唐越偷袭,唐越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一个轻巧的转身,揪住对方衣领猛地朝椅子甩去,对方顿时摔倒在椅子中间,后背剧痛,呲牙咧嘴,看起来好不滑稽。

    唐越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这几个人给解决了,自己却毫发无损,甚至衣服上都没有沾到什么灰尘!

    反观他们几人,狼狈至极!简直就像企图撼动大象的蚂蚁!不自量力!可悲至极!

    唐越连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便直直地朝陈二牛走去。

    陈二牛瞪大了眼睛望着这边,从来没觉得过脚步声会这么沉重,每一步都让他心惊肉跳。

    脑海中有个声音提醒他快跑!然而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张大嘴巴等着唐越来收拾他!

    他想跑!然而身体却恐惧得发抖,连跑都跑不了。

    “你、你想做什么?”陈二牛颤声问,眼睛睁到了极限。

    唐越冷冷一笑,并没有明说会拿他怎么样!

    就是这种回答更让人恐惧。

    “我、我、你……”陈二牛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底气不足的来了句:“杀人、杀人是犯法的!”

    唐越忍不住笑出了声。

    多可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恶霸竟然这一刻跟他讲起法律来了!可惜,晚了!

    唐越猛地抬起手朝陈二牛的脸扇去!

    陈二牛立刻害怕得紧紧闭上了眼睛,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唐越低头看去,竟然是陈二牛害怕得尿裤子了!

    唐越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一把揪起他的头发,猛地一扯!

    陈二牛吃痛,唐越简直是要把他的头发跟头皮给一块扯下来!

    “既然陆诗涵的店是你砸的,你就得赔偿她,听到没有?”

    如今唐越说什么陈二牛都听,他忙不迭的点头,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为难道:“可我没那么多钱啊……”

    唐越冷笑一声,猛地将陈二牛摔到地上!

    唐越之前用的是气功针,原本插在陈二牛身上的银针近乎透明,无迹可寻,此刻受到地面带来的压力,立刻深入了好几厘米!深深刺进了皮肤,渗出了血迹!

    陈二牛全身上下几乎都是气功针,简直是被打成了筛子,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迹,看起来惨不忍睹!

    陈二牛惨叫连连,疼得到处打滚,反而将银针送到了更里面!

    “赔不赔?”唐越只淡淡的问这一句。

    “赔!”陈二牛疼得连说话都说不完整了,唐越勉强才听清他在说什么:“我一定赔!”

    唐越点点头,居高临下的望了陈二牛一眼:“你最好记得今天的承诺,否则……”

    陈二牛忙不迭的点头。

    一旁围观的人都被眼前这场景惊呆了,站在不远处的陆诗涵也是震惊不已。

    她没想到唐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那么惊人!

    突然由远及近响起了警笛声,唐越抬起头来眼底划过一抹意外,陆诗涵也是诧异不已。

    警车很快驶到面前,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美女警花!

    娇艳脸上满脸严肃,紧贴的制服根本绷不住她丰满的身材,引人遐思。

    “有人报警这里出了人命!谁是当事人?”美女警花厉声喝道,下一秒目光投到唐越身上。

    唐越身上仿佛有种无形的磁场,吸引人不自觉将视线放到他身上。

    看到一地惨烈景象,美女警花挑眉,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只有唐越一个人还完好无损的站在人堆里,他自然是第一嫌疑人了。

    美女警花二话没说就朝唐越走去。

    唐越微微挑眉,似乎有些意外这剧情的发展,却依然镇定,不慌不忙。

    陆诗涵却急了,急忙扒开人群朝唐越走去,被她挤开的人虽有不满可看到是这么个美女也就不计较了。

    “等一下!”陆诗涵大喊一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