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深入虎穴

    “你……你放……放开我,我们再说。”戚微好不容易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着戚微那已经完全涨红了的脸,唐越犹豫了一下后,这才将手给放开了。

    脱离了唐越的掌控后,戚微连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摸着发疼的喉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你这小子还真狠心啊,面对我这娇嫩的美人你也下得去手。”戚微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唐越,控诉出声。

    “什么地方。”唐越没心思跟这个女人继续纠缠。

    “她们现在还算是安全。”戚微道。

    “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唐越看着戚微,沉声问道。

    “其实这次的事情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戚微咬着嘴唇,半响后才开口道

    唐越声音嚣张面带不屑,但那握紧的拳头却因为愤怒而不自觉的颤抖着。

    “你不能时时刻刻保护你身边的人,我们总有机会下手。”戚微摊了摊手,一双美眸打量着唐越,迟疑了片刻后才开口道。

    最后这句话是戚微的私心,她能看出来唐越的实力不错,但这样的实力却还远远不是赤焰宗的对手。

    “你的意思是让我逃?”

    唐越嘲讽地笑了笑后,走到戚微的身前,高傲地开口道:“我唐越什么都会,但是唯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临阵脱逃!”

    如果赤焰宗想要玩的话,那他就奉陪到底。

    没有实力,那就创造出那个实力来就好,至于那些堵路的东西,要么残,要么死。

    “我只是好言相劝而已,要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戚微说着就打算起身离开,她可不想继续跟这个榆木疙瘩呆在一起,自己明明就是为他好,这家伙怎么就不识好歹!

    “等等。”

    唐越一把拉住了戚微的手臂,沉声道:“你还没告诉我她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她应该已经安然的回去了。”戚微道:“这次,我也只是奉命办事。”

    “我怎么觉得你一直老谋深算,说不定天残圣子也只是你的一颗棋子?”唐越突然眼神一冷,盯着戚微一字一句道。眼神犀利,直穿人心。

    “咯咯……看来小帅哥是怕我了吗?难道这么漂亮的女人也会让你觉得危险?”戚微咯咯直笑,一边在唐越面前扭动起了水蛇腰,眼神妩媚,如一道道灼人的电光。

    “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这句话你没有听过吗?”唐越不为所动,这个戚微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他都不清楚,只是自己到了哪里,对方似乎都能扯进来。

    “哎……”戚微故意长长叹了一口气,转而道:“你的那个女人已经没事了。这世界上,谁都是一颗棋子,你控制着别人,又何尝不是被另外的控制着。只是看谁能够站的更高,控制的人更多……”

    “那就多谢你手下留情了。”唐越道,转而便打算离开了。女人虽美,可却是一条美人蛇,而且是剧毒的那一种。

    “不用谢我,我也只是起了调节的作用。因为……真正对蓝兰下手的,其实并不是我。你相信吗?”就在唐越要离开时,戚微幽幽说道。

    “信。”唐越轻声道,转身离开,虽然这个戚微同样功夫不弱,想偷袭蓝兰并不是办不到的,可是当初唐越在查看蓝兰房间里,似乎真正绑架的人实力远远超过了蓝兰。

    不是这个戚微,那到底又是什么人在窥视着自己呢?

    ……

    因为担心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唐越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候在蓝兰的身边,如果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离开的话,也会让血噬在暗中看着,以防不测。

    但出奇的是几天下来,别说是有人再次动手,蓝兰的身边连一只可疑的苍蝇都没出现过。

    这让唐越很是费解。

    还是说要等他再次插手他们事情的时候才动手?

    不管是什么原因,在唐越看来完全不能大意。

    而在一个星期后,唐越突然接到青龙堂传来的消息——赤焰宗派人送来了请帖,邀请唐越参加明日赤焰宗外部门主的八十寿宴。这位外部门主也就是赤焰宗分布在善城的地下势力老大!

    当唐越来到青龙堂看着手上红色请帖的时候,好似看见的就是一个典型的红色炸弹。

    这明天就是八十大寿,今天才发请帖,完全不理会别人是否已经有了其他安排,更不考虑别人是否有时间在一天内把礼物挑好的这个事实,这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想到自己此行危险重重,唐越不忍心蓝兰再次为自己担心,便悄悄地一个人离开了家。再次来到赤焰门所在的四合院时,却见到了一个老熟人,戚微!

    院墙斑驳,朱门掩映,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四合院,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一身旗袍挽着发髻的戚微,款款走来,体态丰腴,婀娜多姿。如从古画中走出来的女子般,和身后的四合院融为一体,一时间让人生出穿越了的错觉。

    所以,当唐越第一眼看到戚微时,他就怔在了原地。这真的是那个屡次和自己作对、一身性感小皮衣的戚微吗?

    高跟鞋轻触四合院里的青石板地面,清脆悦耳,每一下都敲在了唐越的心尖上,让他直觉得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戚微手中夹着盛有红酒的高脚杯,朝着唐越扬了扬圆润小巧的下巴,媚眼中电光流转。

    “你是……戚微?”唐越清了下有些口干舌燥的喉咙,问道。要不是这脸蛋、声线和那戚微完全重合,他是打死也不相信,如此大家闺秀、温婉气质的女人真的会是她。

    戚微轻抿一口红酒,没有回答却是默认了,盯着唐越上上下下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没想到今天你真的会来,而且还是一个人,难道你不怕死?”

    女人如妖,何其多变!

    这个戚微,唐越每次见她似乎都不重样!不仅仅是服饰外表,就连身上的气质也会随之而变,唐越真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

    虽然这个戚微一直和自己是站在对立面的,可是唐越内心深处,却是对她生不出恨意,或许是面前这女人实在太漂亮了,又或许是她当初对蓝兰手下留情。此时听她这么一问,随后就浅笑嫣然地看着自己,唐越顿时生起一股豪迈之情:“怕什么,仰天大笑进门去,我辈岂是怕死人。”

    正当此时,两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人小跑了过来,向唐越弯腰道:“这位就是唐先生吧,我家少主特意吩咐过,一定要好生招待你,这边请!”

    “哈哈,这个天残圣子当真是了解我,好,今天就算是有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他一回了。”唐越朗声笑道,接着在两小弟的引路下和戚微一起向大厅走去。

    上一次来,这四合院还是幽深闭静,难觅人迹,这一回却是因为赤焰门主的大寿而热闹非凡,只是院子前面就停了一长排的高级轿车,车边静静站立着黑西服、白手套的专职司机,显然,能够被天残圣子邀请过来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以唐越这青龙堂门主的身份,都算是一个例外了。

    四合院极为宽敞,从大门到正厅位置就有两百多米,这一路上唐越正好有时间和戚微搭话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穿成这样。”唐越轻声问道,耳畔缭绕着戚微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可否认,今天这般打扮的她有着异样的诱惑力,特别是见惯了她平时小野蛮般的造型之后。

    此女人真是个百变的动物!

    “你不觉得我穿成这样很应景吗?难道在你眼中,我就不能穿旗袍了吗?”戚微扭着被旗袍包裹着的水蛇细腰,做了一个捏兰花指的手势,孤芳自赏道。

    唐越心中大汗,这女人还这么记仇呢,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初自己劝诫她‘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时,她甩了一句‘不做贼你养我啊’的情景。

    “哈哈,唐朝天先生,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爽朗的大笑声中,一个极为英俊挺拔的身影走了过来,正是赤焰宗的少宗主天残圣子!

    虽然初次见到天残圣子的时候,两方人马差点拼个你死我活,可是这次见面,天残圣子却像是极为热情,那样子,不知情的还真以为是看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呢。

    唐越看着这个年纪轻轻,却手握上百人生死大权的天残圣子大笑着走来,并不算太帅气的脸同样堆起了笑意,顿时,两个年轻人走到一处,接着默契地相互拍了拍肩膀,你夸我一句年少有为,我夸你一句精神真好。

    看你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一边应付着天残圣子的‘盛情’,唐越一边在心里骂着。

    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倒是让一边站着的戚微愣了好一会儿,情报不是说赤焰宗打算吞并青龙堂吗?一个是赤焰宗的少宗主,未来的掌门;一个是青龙堂的堂主。两个原本水火不容的人,怎么好的跟亲兄弟似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