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128章 疗伤

    不多时,唐越跟在蓝兰后面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神色顿时警惕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你朋友的伤很严重?”唐越道,这是他放开神识后感应到的,虽然微弱,但是对于战斗经验丰富的修炼者,却是很容易感应到的。

    “是很严重,主要是血流的太多了,我怕再不赶紧送到医院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幸好找到了你。”蓝兰道。

    又走了十多米,唐越终于在一处草丛下看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看到唐越过来,神色顿时紧张起来。

    “慕容沛,这是我朋友唐越。”蓝兰蹲下身来,一边扶起慕容沛。

    唐越点了点头,目光和慕容沛的目光相接,慕容沛也跟着点头示意。唐越走到跟前,发现此时的慕容沛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一张原本年轻俊美的脸庞,沾满了血迹,因为失血过多,显得苍白如纸,嘴唇时而哆嗦一下,看上去像是很冷的样子。

    慕容沛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这原本应该非常名贵的西装,此时却脏乱不堪,白色的衬衫胸口位置染成一片红色,显然之前吐了不少血。

    “什么人把你打成这样的?现在还能走路吗?”唐越快速问道。

    虽然唐越后面一句话问的有些奇怪,不过这个慕容沛显然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是摇了摇头。

    “啊,那怎么办啊?唐越你能想到办法吗?”蓝兰顿时焦急了起来,一手搂着虚弱的慕容沛,将对方的上半身放在自己的腿上,眼睛中已经有隐隐的泪花闪动。

    “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跟你没有关系,即使现在死了,能够死在你的身边,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慕容沛一边喘息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唐越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显然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你说什么呢?你不会死的!如果你死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你要坚持下来,好好活下去知道吗?”蓝兰摇了摇疲惫的慕容沛,哽咽着道,生怕对方就这么的沉睡下去。

    然而,慕容沛的双眼终究是缓缓地合了起来,看上去竟有些安详,并没有害怕死亡的那种恐惧感。

    蓝兰顿时芳心大乱,一边呼唤着,一边急促摇晃着。

    过了一会儿,慕容沛才慢慢醒转过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眸深情的凝望着蓝兰,缓缓地将一只手举了起来,到了蓝兰脸颊前却又停了下来。

    “等你的伤口治好了,再好好睡一觉,答应我好吗?”蓝兰拉过慕容沛的手,覆盖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一边急切地说道。

    慕容沛没有说话,却是重重地点了点头,眼中的深情如化不开的秋水,倒映着蓝兰那娇艳的容颜。

    唐越看着两人,心中莫名泛起一丝酸楚。

    不过看这样子,蓝兰显然只是把对方当成了好哥们,可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对蓝兰的一片深情。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啊。唐越轻轻摇头。

    两人随后又轻声聊了几句,接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地没了声音,唐越转过身来,便看到有些木讷的蓝兰和已经睡着了的慕容沛。

    “我帮他看看吧。”唐越一手探上了慕容沛的脉搏,过了一会儿收回手指,眉头微微皱起,这慕容沛的情况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肋骨被人打断了两根,胸膛内血流不畅,这让慕容沛呼吸极为困难,而且身体到处到处都是浮肿,显然之前被人拳打脚踢过,而且非常的残忍。

    只是什么人又会如此毒打一个普通的人呢?唐越很快就想到了赤焰宗,这个盘踞多年的黑势力。

    “我只能用银针帮他疏导血脉,不过我现在却是一点内气也提不起来了,必须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恢复好内气再说。”唐越道。

    蓝兰点点头,心中更是感激,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接下来,唐越便背着昏迷过去的慕容沛,和蓝兰一起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虽说这是深山老林,终年没有人迹的,可是这两天赤焰宗却是大肆的搜山,而目标正是唐越,这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

    一番寻找之后,唐越终于找到了一个可容三四个人的小洞,随之将慕容沛放了下来,接着蓝兰又找来了一些干草,铺好之后将慕容沛放了上去。

    刚刚将慕容沛照顾好,一队赤焰宗的弟子又路过了这里,好在蓝兰和唐越二人早有发现,而且赤焰宗的这些人大大咧咧的,一路走一路聊着,倒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你帮我放风吧。”唐越道,。

    蓝兰点了点头,迅速走到不远处警戒起来。唐越于是便安下心来,开始吸引灵珠中的内气,最后一缕缕的转化成自己的内气。

    直到中午的时候,唐越才感觉体内的内气再次回复到了巅峰状态。在蓝兰的协助下,开始为慕容沛进行了第一次治疗。

    因为慕容沛的身体受创太过严重,急于求成反而会适得其反。两人商量一番后,便决定分几次进行治疗,首先控制住伤口的继续恶化,最终的治疗,还是需要将慕容沛送到医院去的。

    因为慕容沛的缘故,蓝兰和唐越决定暂时留在这里,因为是阶段性的治疗,这时候唐越坐在洞穴口,在治疗间隙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强敌了?”蓝兰坐在唐越身边,关切地问道。

    “嗯,一个差不多虚气三层的修炼高手,如果不是运气好,可能你这会儿见不到我了。”唐越道。

    蓝兰顿时心痛起来,再想到之前初见唐越的时候,也确实够狼狈的,衣服上还染了不少血,只是整个人看上去却并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她这才一直没有多问,想是一些野兽的血沾了上去,看向唐越的目光不由多了一丝担忧和自责。

    都是因为自己,唐越才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如果他出了什么差池,她一定不能够原谅自己。

    回想起前不久,在那洞中、裹火边,两人的关系更是有了进一步的深入,这种深沉而又甜蜜的感情,蓝兰生平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心中无比的珍惜。

    唐越想那令牌的事自己都没有弄清楚,现在也不好向蓝兰说了。

    “那……那怎么办?”蓝兰道,心中的愧疚感更浓了。

    “哈哈,别愁眉苦脸了,这跟你没关系,我之前遇到对方的时候,差不多就处于巅峰状态,一样是败了。”

    “那你现在有办法对付了吗?要不我……”蓝兰下意识说道,却又突然嘎然而止,似乎想帮忙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这不正在想嘛,你就别担心了,就算打不过,我这不是还跑得过嘛,要不然你哪里还能再见到我?”看到蓝兰这般难受,唐越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然而,唐越心中却是知道,只要自己一直带着这神秘的杀字令牌,就算这天残头佗不追杀,赤焰宗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而且现在赵非燕下落不明,他更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了。

    现在蓝兰的龙组队友已经来了,唐越也算是多了一个盟友,或许铲除赤焰宗的时候真的到了。至于令牌,只要灭了赤焰宗,以对方誓死要得到的决心,想必一定能够解开其中的秘密。

    只是这令牌在沾了自己的血后,竟然有着快速治愈伤口的作用,却是连唐越都惊讶不已。

    “谢谢你了。”良久,蓝兰再次抬头看向唐越,真诚地说道。

    “不用这么客气,你去看看慕容沛吧。”唐越道,和蓝兰一起走向洞中。

    “谢谢你,他现在好多了,如果不是你,恐怕他这条命都保不住了。”蓝兰道。

    “呃……能说说他的事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这次是不是特意过来找你的?”唐越指了指洞中的慕容沛,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他好像是一个富家子弟,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是一年前在一次任务中认识他的,他被仇家追杀,我正好路过,就救下了他。然后就……”蓝兰停顿了一下,才接着开口道:“他对我真的挺好的,可是像我这样的女人,走的路和他完全不同,我们本就不应该有什么交集的,只是看到他一次次的找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唐越有些明白了,这就是一个爱慕蓝兰的男人,回头瞥了一眼慕容沛,虽然不明白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可是眼下的慕容沛却是如此落魄,一个原本富足的公子哥,能够为蓝兰这般,依旧一幅无怨无悔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情的魅力了。

    “我看他挺不错的,或许你也可以考虑一下,放下现在的一切,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唐越道。

    蓝兰看向唐越,心中莫名的一暗,难道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吗?还是装着不懂……

    蓝兰旋即转身,走向一边。随后又来到洞口接着警戒。

    半天过去,慕容沛情况渐渐好转。就在唐越准备再次施针的时候,在洞口放风的蓝兰突然跑了回来,脸色隐隐有些着急。

    “不好了,有人搜查过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