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赵非燕被劫

    自从上一次将赤焰宗的云隐杀掉后,一路上,唐越和赵非燕两人又遇到五六波赤焰宗的小队,不过都被唐越不留痕迹的消灭了。

    一处破落的古庙中,唐越悠悠醒来,两人这一路跋涉下来,没少在野外露宿,昨天晚上能够找到这样一座破庙已经是条件好的了。

    习惯性的看向一边,唐越整个人蓦然怔住了,只见凌乱的干草堆上,哪里还有赵非燕的身影?难道她遇到意外了?

    唐越随即摇头,这几天下来,他每天都近乎疯狂的吸呐着灵珠中的气体,实力已经达到了虚气二层,无论是听觉还是敏锐都比以前提高了一个层次,就是赵非燕自己悄悄离开他应该也能感觉的到,又怎么会像现在这般状况?

    连忙奔出古庙,唐越随即发现了一排脚印,对方似乎并不在意留下的痕迹,唐越心中大惊,看这样子赵非燕竟然像是外出后被人掠走的。

    顺着一路上细微的痕迹,唐越一路追踪过来。

    就在唐越一步步向悬崖顶部攀登过去的时候,突然视线中出现了一道身影,一个天残头佗!

    头佗两手一长一短,左手像个正常成年男人的手,右手却如婴儿手臂,缩在卷起的衣袖中,要不是对方双手都露在外面,唐越还以为这是个断臂的男人呢。头佗穿着浅黄色的僧衣,外面还披着一件金光闪闪的袈裟,光秃秃的脑袋上,露出几个清淅可见的香疤,显然是个真正的和尚。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和尚,在这陡峭的悬崖上,竟然走得非常快,看那样子,攀登这样一座悬崖显然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高手!没想到又遇到一个修炼高手,而且看他的气息,恐怕至少也是个虚气三层的修炼修者,这般修为的人可不多见,最近却在这深山老林中遇见过几个了。”唐越喃喃自语道,心中却是疑惑渐深。

    难道赵非燕的失踪和他有关系?唐越一心想找到赵非燕,而在这么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出现一个修炼者本身就让人奇怪。

    此时两人相距几百米,头佗瞥了眼唐越,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随即没入丛林中,却是并没有理会唐越。

    唐越虽然感觉这深山老林中突然出现一个修为高深的天残头佗很古怪,可是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前行。

    之前的痕迹还比较明显,可是等到唐越追踪半个小时后,对方所留下的气息却越来越难以察觉了。只能靠着一种直觉,唐越继续追踪着。

    云巅山脉多洞穴,唐越这一路上走过来,已经大大小小发现了数十个洞穴,不过这些洞穴明显没有人进入过的痕迹,唐越一一掠过。直到眼前一个洞口宽达数丈的大洞穴出现在眼前!

    唐越小心翼翼地察看一翻,却是发现绿幽幽的草地上有脚印!

    眼神一凝,唐越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却是被人揪下来的!

    难道是赵非燕?看这样子,似乎是被某个人拦腰抱住了,只能用手去抓两边的树叶。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升了起来。

    如果赵非燕出了什么差池,他一定要让对方生不如死!

    没有丝毫犹豫,唐越转身消失在了洞口。

    直到向洞内走了近千米,唐越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影,突然间脚步一滞。

    “你来这里干什么!”一道冷冷的声音陡然暴喝而来,接着一道身影从一块巨石后面走了出来。

    唐越盯眼看过去,正是在半路上遇到的那个天残头佗。对方正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

    “你问我来干什么?不知道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唐越没有丝毫的惧意,冷冷反问道。

    只见天残头佗堵在唐越前方两百多米,眼神不善地看自己。此外洞穴叉路极多,摆在唐越面前的就有六条分道,而且高达十几米的洞穴,上面露出了一条数米长的窄缝隙,阳光直射而下,倒并不显得黑暗,至少能够看清洞里面的情形。

    “哼,我告诉你,如果你是不小心掉到这个洞里来的,你现在马上给我离开,或许我还会留下你一条小命的,要不然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天残头佗满脸杀气的说道,却是没有一点点出家人应该有的慈悲为怀。

    “哦?是吗?难道我还要好好感谢你一番不成?这里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唐越道。心中同样疑惑,难道赵非燕并不是眼前这头佗抓走的?

    听到唐越的回答,天残头佗已经动了杀意。

    只见天残头佗脸上的怒意更甚,要不然之前扫量过唐越,知道对方也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采药人。当然,天残头佗其实并不是怕唐越,以他自身的修为,已经数十年没有遇到对手了,何况唐越看上去还是如此的年轻,对于这样一个后辈,如果是放在平时,心情不好的他可能早就动手了。

    可是现在情况却有些不同,这里的诡异的山洞,鬼知道里面藏了多少危险,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保持着体内澎湃的内气才是最安全的,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出手,白白浪费了内气。可如果唐越不识相破坏自己的大事,他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那也只能取了对方的小命。

    “不要逼我动手,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天残头佗向前走出一步,同时体内内气激荡,连身上宽大的袈裟也变得无风自舞起来,周边沙石飞滚,呼啸声不绝。

    唐越有些犹豫,眼看着赵非燕极有可能被带进了这洞中,难道因为这个头佗就放弃了?

    “小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虽然你也算个高手,可是你应该知道,你在我手中占不到一丝便宜的。”天残头佗步步进逼,却没有马上动手,显然也是心中有所顾忌。

    唐越默然,从对方刻意表现出来的气息深厚程度,显然是个真正的高手。凛然不惧,迎着天残头佗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傲然说道。

    “咦?你怎么会也有这东西?”天残头佗突然看到唐越腰上的令牌,神情微微一变,冷声问道。

    难道眼前这个天残头佗认识这令牌?唐越很快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杀字令牌!自从唐越得到这个东西后,就一直被赤焰宗所追杀,只是其中的秘密唐越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不过上面隐隐透出的气息,却说明这绝非普通之物!

    如今唐越已经打开了修炼之门,对实力的增长有着强烈的渴望,如此神物,他自然也不会轻易放手。

    “小子,老衲就先灭了你。”蓦然间,头佗已经冲了过来,身形之快,如一道电光一划而过,转眼即至!

    唐越随之迎战上去。两人都是以快打快,两道身影在空中飞舞,让人眼花缭乱看不真切。

    轰隆!

    巨大的石块被两人打落,在这石洞中发出震天巨响。

    这头佗竟然达到了虚气三层!

    甫一交手,唐越就发现了自己与对方实力的差距。只是内气的深厚程度,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这头佗至少比自己高了一个层次。

    噗!

    一口鲜血喷出,唐越撞在一块石壁上,鲜血不偏不移正好喷在了腰上的令牌!

    顿时,一道绚烂的光芒闪过,远处正准备攻击过来的头佗不由怔住了脚步。

    这令牌他却是认识的,只是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年轻人身上出现,当下就有了杀人越货的打算!

    然而,此刻的唐越却如魔症了一般,整个人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腰上的令牌更是所有光源的中心地!

    意识如同游离在天外的唐越,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眼前就是那块橘红色的杀字令牌,似曾相识,浓郁到让人眼睛睁不开的橘红色光芒,如一轮炽烈的太阳绽放着最绚丽的光彩,让人靠近不得。

    天残头佗站在距离唐越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整个洞穴都被那橘红色的光芒所笼罩着,而唐越的身体也沐浴在其中。

    只见那橘红色的光芒如同葛藤一般,一点点的将唐越的肌肤包裹起来,亲眼所见下,只见那唐越的身体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不知道怎么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头佗依旧战在原地,没有选择动手,或许是年纪越来越大,整个人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起来,没有必胜的把握,他已经很少动手了。

    安静的洞空中,唐越和头佗诡异的对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

    橘红色光芒中,唐越缓缓的将那颗炽烈的杀字令牌放在了手中,顿时一股橘红色的液体开始从他的手掌心开始漫延起来,很快就将他的整个手臂包裹了起来。

    想张口大声呼唤,可是唐越却无力地发现,自己竟然丝毫改变不了什么,橘红色的液体还在漫延,不多时就已经将他整个身体包裹了起来,接着又缓缓的消失了下去,如同重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