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赤焰宗的无尽追杀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臭味相投。”唐越喝道。

    “哈哈,说来其实我还要好好的感谢你呢,因为是你杀了那个老家伙,可惜,我又不得不杀了你,你说怪不怪?”云隐突然正色道,慢慢从怀里抽出一柄奇形怪状的兵器,一手轻轻地抚摸着,慢慢说道。

    “哦?”唐越疑惑道,眼前的云隐似乎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可跟随他而来的其他那些人却对他极为忌惮,一个个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

    “哈哈,我被那个老家伙折磨了二十多年,你说你杀了他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可是呢,我又不得不杀了你,因为你将老家伙身上最宝贝的东西拿走了,如果你现在愿意交出来,我或许会放过你。”云隐自顾自地说道,状若疯魔,身边的赤焰宗小弟们纷纷退避到了两侧。“哈哈……”

    “哦?是吗?”唐越有些迷糊的问道,从老云殊那里除了得到一些补充内气的丹药之外,只有一块怪异的令牌了。

    “看你这样子,恐怕也是不明白那东西的作用吧?今天,我就明白地告诉你吧,那令牌非比寻常,那是赤焰宗的命令,号称“杀字令牌”。我必须带令牌回去!”云隐道。

    “我还从来没有拱手相送的习惯,你想得到恐怕没那么容易。”唐越道。

    云隐双手挥了挥,身后的数百赤焰宗外门小弟顿时犹豫着向前走来,手中的刀具亮唰唰的一大片,寒光闪闪。

    不过,他们不敢向唐越杀过来,却向着唐越身后的赵非燕攻了过去。

    唐越刚要转身过去保护,云隐已经杀了过来。

    云隐手中似鞭似剑的兵器,形状诡异,发出呜呜呼啸之声,如龙吟虎啸,但是上面的光芒竟是十分的浓郁。

    唐越也唰的一声抽出了碧光剑,正是他从老云殊那里得到的,当初他可是亲眼看到了这柄碧光剑大发神威。

    现在,只见碧光剑一出,顿时清光缭绕,如水纹一般扩散开来。正向唐越杀过来的云隐也是微微一愣,匆忙地避让开了这柄碧光剑。

    “果然是你,竟然连这剑都留下来了,今天就给我物归原主吧。”云隐喝道,却也不敢大意,暗暗催动体内功力,手中软剑光芒更炽。

    铛锵!金戈交击,碧光剑与云隐手中的怪异兵器在空中相交到一处,与此同时,两股截然不同的内气,在空中无声的碰撞到了一起,一股无形的涟漪如同水纹一般四散开来。

    离得两人较近的赤焰宗普通弟子,顿时纷纷后退,这股无形的气体竟让他们压力陡增。

    内气经过兵器威力更是呈倍的上涨,唐越一击便退,虽然他的剑法一般,可是在这碧光剑的催动下,竟然有种人与剑合而为一的感觉,这种感觉如同兵器的灵性,与人的意念相通。

    即使是一个完全不会用剑的人,手拿这碧光剑恐怕也会成为一个剑道高手,更何况在唐越手中!

    云隐连连后退,眼神看向唐越却是充满了惊愕,对方的内气深厚程度,竟然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

    “我明白了,这是碧光剑的作用,没想到你得到了这件宝贝,看来我还不能小看你了。”云隐面色狰狞地说道。

    然而云隐没有说出来的是,这碧光剑隐隐间有种克制他的作用!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师父在世的时候就刻意为之的,但是碧光剑的属性似乎对他的阴冷气息格外克制,让他的内气有种不顺畅的感觉。好一个老谋深算的师父!

    “好像你很惧怕这碧光剑?看来你师父对你是早有防备啊,今天倒是帮助了我,哈哈。”唐越何等聪明,只是看了一眼云隐那既怨恨又畏惧的眼神,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那又怎样?”云隐喝道。

    云隐再次挪身而上,这一次来势却是更猛,显然刚才只是他的试探而已,阴暗的气息如影随形,手中的怪异兵器,更是如怒兽复活,发出呜呜的呼啸声来。

    唐越当下也摧动内气,碧光剑顿时光辉一片,如青龙出海,剑影如网,向云隐笼罩过去。

    澎澎澎!半空中,金属交击声不绝于耳,如同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一道道罡猛的内气,更是如锋利的利器向四周混乱地劈砍过去。

    顿时,巨树倒塌,沙石飞舞,一块块大石头竟然被这内气打的如金属砍在上面一样,火花四射。

    此时,唐越已经和云隐化成了两道近乎虚幻的身影,只有那澎湃的内气,如大海汪洋一般倾泄下来。

    碧光剑大开大合,声势浩大。所过之处,剑辉如闪电划过,配合上唐越快到极致的身法,更是让人眼花缭乱!

    而这云隐同样不弱,内气激荡间,浑身衣衫猎猎。而且此时近乎疯狂的他,更是呈现出了几倍的战斗力!

    “小心!”一边的赵非燕心急如焚,她才刚刚找到唐越,两人相处不到三天,感情急骤上升,此刻失去了唐越她又怎么活下去?

    那些普通的赤焰宗俗世弟子何时见过这般的阵势?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进攻赵非燕和赵非燕两人,远远地躲避了起来。

    半空中,唐越愈战愈勇,体内的内气比之前浓郁了一个档次,此时一番战斗下来,那内气激荡之间,竟是汹涌不绝。

    反观云隐,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可是此时面对唐越却是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对方手中的碧光剑,经过内气的催动后,更是威不可摧。

    清光如月,无懈可击,云隐发现这些清光似乎对他的内气极为克制,此时的他更是全身笼罩在清光之中,更是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老家伙,连死去了都不肯放过我吗?”奋战中,云隐怒喝着骂道,显然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的师父一直在提防着自己,便是连自己最得意的兵器,也是为了克制自己的。

    想到师父云殊大师一直对自己不怀好心,云隐险些疯狂。他们都是同一类人,从来不相信身边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最亲的。

    只是姜还是老的辣,云殊大师显然算计的更远。

    漫天的清光中,陡然一道血箭射出,接着两道身影迅速的落下。

    地面上沙石渐定,唐越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我被打败了?”云隐半蹲着身体,一只手顶在地面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而另一只胳膊,却是鲜血流个不停,整个手臂竟然被生生的砍断了。

    咬牙伸手在身体上点了几下,那狂奔的鲜血才稍稍停止了一点。

    云隐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向了唐越,或者更多的,只是看向唐越手中的碧光剑,眼神中充满了愤恨。

    唐越和云隐此时相距二十多米,而在中间的位置,鲜血一滩,一只手臂正静静的躺在那里,显然正是刚刚从云隐身上砍下来的。

    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气,云隐突然再次冲了过来,黑发飞舞间,整个人状如疯魔,甚至那断了胳膊处,血如泉涌,也像是没有感觉一样,让人不寒而颤,这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唐越冷眼相看,体内内气狂涌,身形陡然动了。

    没有丝毫的花哨,唐越一剑穿过了云隐的喉咙,而状如疯魔的云隐也随着巨大的惯性冲到了唐越的对面。

    咕咚咕咚

    云隐张嘴流出一大滩血,却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手中的那奇异兵器也缓缓掉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唐越之所以能够一击杀之,主要还是对方修炼的功法似乎有问题,这一点唐越之前就已经看出来。

    这功法似乎被人修改过,乍一看上去似乎很强悍,但是只要出现了一点破绽,整个人就会变得十分狂暴,连基本的理智都失去了。

    要不然,以云隐的智慧,显然也不会在自己身受重伤的时候,还露出整个空门向唐越冲杀过来,这完全是身体大损之后,激发了功法的缺陷,使得整个人状如疯魔。

    整个场面似乎被静止了一般,那些赤焰宗的小弟们静静的看着中间的唐越和云隐。

    直到云隐的身体轰的一声倒了下去,唐越才一收碧光剑,剑身如水,竟然连一点血迹都看不到。

    看着地面上的云隐,唐越却并没有战胜后的喜悦,反而有一种怪异的抵触感,以这云隐的天资,理应成为古武的高手,可是却遇到了一个心怀不善的师父,最后落得一个如此下场。

    “还不给我滚!”收起心绪,唐越向身后数百人的赤焰宗小弟怒喝道。

    声如洪钟,这群早就如惊弓之鸟的小弟们哪里还有不跑的道理,顿时手中的兵器散落一地,一个个夹着尾巴快速逃离了。

    “唐越,你受伤了没有?”一道充满关切的声音响起,赵非燕第一个跑了过来。

    唐越顿时心中一暖,转身过来,慢慢摇了摇头,一把将赵非燕抱在了怀中。呼啸的山风中,两道身影紧紧的贴在一起。

    看来自己得走一趟赤焰宗了!唐越心头涌现一丝杀机!

    ……

    而远在宁海市,同样风起云涌。林家多处产业受挤,唯一的盟友王家同样自身难保,幕后的推手似乎只针对这两大家族。

    公司资金链断裂,王梦莹已独立难撑,而洛家虽然和他们家是亲戚,可是在王梦莹亲自找****后,却受到了洛明潮的冷眼。

    洛灵儿有心无力,差点和自己的父亲反目成仇。

    只是这一切,远在云巅山脉的唐越并不清楚。从赤焰宗的一名核心弟子口中,他知道了赤焰宗的方位,此刻正准备赶过去,不过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得到龙组的帮助!

    只是在上一次,他杀掉云隐后,又遭遇到了几次赤焰宗的追杀,不过这些人的实力显然远远低于云隐,唐越身怀灵珠,在洞府中更是得到了蓝兰的传授,此刻实力每一天都在增长着。

    而从灵珠里演化而出的华夏古拳法,更是让唐越如虎添翼。

    云巅山脉中不少异兽出没,唐越和赵非燕一路走下来,没少遇到各种强悍的异兽,不过在击杀了数头之后,却并没有得到异兽内丹,这才尽量避免与这些异兽相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