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123章 不过是一枚棋子

    “我不是什么人冒充的!我就是我——林泰钧!”双眼圆瞪,摩拳擦掌,林泰钧满身杀气,大声咆哮。

    “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让我给你平息一下,叫你安静下来吧。”唐越淡淡地喊道。

    “哈哈……你确定你有这个能力吗?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任凭你欺负却没有还手之力的林泰钧。”林泰钧听着唐越那不屑至极的语气,像是想起来了以前受到的侮辱,整个人都变得疯狂起来。“在你眼中,我就变得那么不堪?”

    “不是在我眼中你变得不堪,而是你确实很不堪,不过是一个被宠爱坏了的小屁孩子。”唐越不遗余力的打击道。

    确实,之前那个所谓的天才林泰钧,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十足的纨绔,没有受到过什么打击,一生下来就一帆风顺,从而也养成了目空一切的坏习惯,整个人完全是漂在云中的,活在别人的夸奖中,这样的人也能强大到哪里去?

    可是现在的林泰钧,似乎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那身上的阴冷气息,便是唐越也有些不适。

    “我不是在你眼中很不堪吗?今天我就要取了你的性命,真想早一点看到你跪在我面前求饶的画面,你知道了,我幻想这个画面已经很久了,没想到今天就要实现了,还真是有点舍不得你死。”林泰钧整个人如同疯魔,一个人在那里喃喃自语着。

    一声尖细的叫声响起,唐越转眼搜索过去,顿时脑袋嗡的一声巨响!

    赵非燕!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泰钧缓缓看向赵非燕,接着嘴角扯起一丝怪异的笑:“原来,这个女人也是你的啊。”

    突然,林泰钧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啊,好啊,果然是天道公平,你抢了我的王梦莹,现在我又抢了你的女人。要不你现在就跪下来求我?”

    “恐怕这个画面你是一辈子都看不到了,因为我唐越一旦失败了,绝对不会求饶的,大丈夫一世何来下跪一说?”唐越傲然说道。

    “是吗?那只是你还没有尝试过什么是生不如死滋味,你落在了我手中,难道还想轻轻松松的死去?那样又怎么对得起我如此挂念着你。”林泰钧桀桀怪笑着道。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的你身上根本没有这股气息,现在的你,到底是干了什么事!”唐越打断依旧在幻想着的林泰钧,上前一步冷冷喝道。

    “哈哈,我告诉你又有何妨?你不过是一个马上就要死去的人了,现在我已经是神的使者了,不过你也值得自豪了,因为你将是我魔功大成后的第一个牺牲品,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林泰钧道。

    “魔功大成?”唐越皱眉头道,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接着道:“你是不是和赤焰宗的人接触了?”

    “现在我已经是神的使者了,我的一切行动都是代表着神。”林泰钧狞笑着道,整个人就像是完全着了魔。

    “神?使者?哈哈,你不过是别人的手中一枚棋子,竟然还给自己安上一个神之使者的名头。”唐越嘲讽道。

    “去死吧!”林泰钧飞身向唐越冲了过来,伴随着呼呼腥风。

    唐越没有退后,他也想试一试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当下,起身迎了上去。

    轰!

    双掌陡然相交,庞大的内气激荡不止,罡风呼啸,周边的杂草树枝纷纷荡开,如一道庞大的气流横扫而过。

    蹬!蹬!

    一掌过后,唐越连连后退,却是足足后退了五步,才稍稍将身形止住,心口一股鲜血差点喷了出来。

    反观另一边,林泰钧却是只后退了四步。

    “哈哈,我没有出全力呢?就这么一点本事吗?如果这样的话,下一个回合我可就取了你的性命。”林泰钧猖獗地大笑起来。

    唐越按住心头的惊骇,倒不是被现在这个林泰钧的内气深厚程度惊骇到了,刚才他也仅仅使出了三分内气。

    看来今天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了,唐越当下凝神暗暗戒备起来,目光看向林泰钧,依旧带着一丝的不屑。

    赤焰池中,林泰钧虽然只在里面呆了几天,可是整个人似乎完全变了。魔功初成,自信心极度膨胀,一心想找到唐越报仇,一攻不成,接着就再次飞身上来,这一次却是使出了全部的实力。

    内气激荡间,两边的古树轰轰倒下。

    唐越心中却是越来越稳,之前一击之下,他明显处在了下风,也不知道这个林泰钧的魔功到底有多么厉害,在他全面防御之下,现在也渐渐探出了林泰钧的真正实力。

    两人一进一退,以快打快,林泰钧攻击猛烈无匹,内气激荡间,一股弥漫开来的血腥味道在空气中飞舞,如坠魔窟。

    “你不是一直很嚣张吗?今天怎么成了缩头乌龟?”林泰钧拼尽全力的攻击下,虽然将唐越逼迫的步步后退,却是一时间也奈何不了对方,顿时怒喝起来。

    唐越丝毫不理会林泰钧的激将法,依旧是全力防御。这一次他只许胜不许败!不远处的赵非燕正被捆绑在地。

    两人以快打快,转眼交手百招。

    让林泰钧惊心的是,体内的那股噬血之意越来越浓,隐隐间已经有不受控制的迹象了,甚至连他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只想着噬血。

    “有种别跑!”林泰钧怒斥一声,整个人呈泰山夺顶之势,向唐越砸了过来,无尽的血腥气中,道道猛烈的内气化成了一把把利刃,显然这是林泰钧目前所掌握的最强攻击!

    轰!

    震天巨响起中,飞沙走石,漫天灰尘渐渐散去,唐越傲然站立着,霎时胸前有一块血迹,看上去也是受伤不轻,却是没有后退半步。

    而另一边,林泰钧则是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双发红的眼睛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输在你手上?你以前没有这般强悍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泰钧脸上的红色渐渐退却,露出了本来的苍白之色,整个人如同风中的纸片,随时都会倒下去。

    “如果我说,你那所谓的神欺骗了你,你会相信吗?你不过是人家的一颗棋子,不是自己的力量,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属于你,别人随时都会收回去的。”唐越道。

    “不可能!”林泰钧丝毫听不进去,看向唐越的目光变得恐怖无比。

    唐越虽然不明白林泰钧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一番拼斗下,却试探出了对方的虚实,看似强悍,可那澎湃的力道却并不受本体控制!这就是他的致命缺陷。

    林泰钧的身体慢慢倒在了地上,膨胀的杀气如潮水般退去,体内那股狂躁的力量转眼消失殆尽。

    唐越几步掠到赵非燕身前,眼前的她头发凌乱,眼眶中满含泪水,由于害怕,嘴唇微微苍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让人心怜……

    “非燕,你真傻。”蓦然间,唐越将赵非燕一把拥入怀中,从未流泪的双眼渐渐湿润。没想到她竟然能够不远万里追随而来,只是这份情,就值得他一辈子珍藏于心。

    赵非燕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娇躯颤抖着,越哭声音越大,最后放声大哭了起来,仿佛要把这段时间一个人跋山涉水的辛酸全部发泄出来。

    泪水透湿了肩头,唐越的心渐渐融化了,能够得到一个女人如此的对待,此生又有何遗憾?

    几米外,蓝兰静静地看着两人,半晌后,缓缓转身……

    深山老林中,鸟语花香,唐越背着赵非燕穿梭着。

    虽然赵非燕舍不得让唐越这样,可他却坚持背着,因为赵非燕的体力已经达到极限了。蓝兰虽然暂时的离开了,不过却留下消息很快会再联络的。唐越知道蓝兰的真实身份后,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而且她此次离开想必也是因为龙组的任务,这些他都不好插手。

    然而,唐越不知道的是,自从他得到了令牌后,现在赤焰宗已经派出了大量的势力来追杀他!

    此刻,就有赤焰宗的一个分部向着唐越的方向赶来。而这个分部的堂主,正是已经死去的云殊的徒弟云隐。

    三天后,唐越正背着赵非燕到了一处小溪边,两人一番跋涉,身上早已脏乱不堪,赵非燕听到水声后两人便过来了。

    唐越看着溪水边正准备解衣的赵非燕,两人谁都没有避嫌,唐越没有说出离开的意思,而赵非燕似乎也默许了。

    不过也仅仅如此,因为两人都太脏了,各在一处洗完后相继上了岸。可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有大队的人赶了过来。

    很快,唐越和赵非燕刚刚整理好衣物,几十个男人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为首的却是一个长相妖冶的年轻人。

    正是云隐!

    唐越将赵非燕护在了身后。对面的几十号男人很快将两人团团围住。

    唐越突然心中微微一动,这人的气息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老云殊和头陀。

    想了想,唐越顿时明白了,面前这云隐的气息,竟然让唐越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是出家人?”唐越突然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但是,云隐听到这话,却是微微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多少年了,我永远都不是个出家人了,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死在山上的那个云殊老和尚一定和你有关系吧?莫非你们是出自一脉的?”唐越试探着问道。

    “我们是师徒。果然,那个老家伙的死和你有关系!只是我实在是有点好奇,以你的实力,和那个老家伙相比,好像差的不是一点点,你又是如何杀了他的?”云隐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只是你这个徒弟,听到自己师父死了,好像一点儿也不伤心?”唐越道。

    “嗯?伤心?我为什么要伤心?就因为他是我的师父?”云隐听到这话,却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弯着腰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腰来,一连向唐越反问道,声音凄烈,似乎怨恨至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