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118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自从唐越进山之后,手机就彻底的没有了消息,却是不知道外面的女人都已经为他急疯了。王家正遇到了一次商战中的危机,暴风骤雨即将袭来。一股强大的外来势力已经介入到宁海市,除了王家外就数林家了,两家除了明面上的资产受到打压之外,名下的公司股票更是连连下跌,仅仅是唐越离开的这段时间,两家所消失的资产已达数千万。而到现在,两家连敌人是谁都没弄清楚。

    所以王梦莹虽然担心唐越的状况,却离不开宁海市,她现在连唐越都联系不上了。

    不仅王梦莹遇到了困境,洛灵儿更是和父亲闹翻了,此时已经被囚在家中不准外出。

    虽然洛明潮的母亲得到唐越的救治,摆脱了缠身数年的瘫痪,可是在洛明潮看来他已经付过诊费了,如今当然不肯自己的女儿去那危险之地,而且,在洛明潮看来,唐越虽然有点本事,可要做他们洛家的女婿却是差远了。

    只是没想到洛灵儿会如此决绝,竟然以绝食相威胁,如果不让她亲自去,洛家也必须派人去云巅山脉寻找,洛明潮无奈之下终于派出一支小队前来接应唐越。

    而与此同时,云巅山脉的一处山峰上,赵非燕一脸狼狈的终于爬了上来,望着眼前一峰连着一峰的无垠山峦,却没有丁点心思欣赏这景色,虽然当初唐越离开的时候只说了要解开一些秘密,可她知道唐越会不顾危险来到这片荒芜之地,一定有他的原因,而如今,得知了此地的危险,赵非燕只恨当初没有和唐越一起过来。

    擦了下脸上的汗水,赵非燕按照之前一名猎户所说的方向继续走下去……

    ……

    溶洞中,夜已深,两堆火在燃烧着,火苗上下起舞着。

    黑色皮衣紧紧包裹着的蓝兰,露出匀称曼妙的身姿。修长的双腿浑圆笔直,没有一丝的赘肉,只遮盖到双峰下面的皮衣,小腹平坦现出一条人鱼线,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此刻昏迷着的蓝兰黑发凌乱,遮住了微微苍白失血的脸庞,唐越轻轻抱起,心中充满了歉意,没想到在生死关头她竟然可以用生命来保护自己,仅仅是为了还当年的恩情吗?

    明明暗暗中,帐篷里的蓝兰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眼处是一张坚毅的脸庞,正静静的看着她,一手搂着她的背部支撑着她身体的重量。

    “醒了啊。”唐越轻笑道,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那异兽内丹果然有非同一般的疗伤效果,以蓝兰如此严重的伤势,竟然可以在半天多时间内醒来。

    蓝兰轻轻点头,体中内气翻滚,蓦然吐出一口血来。唐越连忙上前搀扶住。

    “我为你疗伤吧。”唐越不由分说,想那异兽内丹何等霸道,蓝兰伤势极重,一时间又如何承受那股澎湃的能量?

    火堆噗噗直响,阴寒的石洞中不时刮过一阵阴风。时间一点点流逝着,两人浑然不觉。

    ……

    云巅山脉深处。

    赤焰宗,一个数百年前流传下来的神秘门派。

    “宗主,我们找到了头佗的尸体。”一名猎户的黑衣人走进赤焰宗总部,跪倒报告道。

    “什么?头佗死了?”为首的男人大惊,头佗可是他们赤焰宗的长老!这样实力的人竟然死大了家门口,什么人竟然如此嚣张?而且藏在这云巅山脉中。

    “我们检查过了,他所受的伤是青峰庙的住持云殊所打。而且……云殊也死了,尸体就在旁边。”黑衣人道。

    “哈哈……没想到这个一个小小的青峰庙竟然暗藏玄机!这个云殊倒也是个胆大之徒了。令牌有没有找到?”

    “没有。我们随后追踪过去,发现被人拿走了。我们推测,可能是那个叫唐越的年轻人。他正是血煞上一次去宁海市要杀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出现在这里了。属下该死,没有夺回令牌。”黑衣人惶恐着道。

    “下去吧。下令各处分部寻找这个唐越,一定要夺回令牌!这个绝对不能落入外人手里。”为首男人喝道,整个人藏在深红色的长袍中,声音沙哑让人听不真切,越发显得神秘莫测。

    ……

    与此同时,在赤焰宗门内,一处名叫赤焰池的禁地,驻守在这里的血魔王很快得到了这个命令。

    赤焰池,是宗门内所有内部子弟梦寐以求的地方。

    相传进入到赤焰池内可以修为大增,虽然其中的淘汰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可依然让一群人为之疯狂,而在赤焰宗内也有规定,只有那些为宗门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才有机会进入赤焰池。

    而赤焰池之所以得名,除了这是赤焰宗内部的禁地,更是因为这池水终年红似血。甚至外界流入过来的也会很快变成赤红色。远远的看去,偌大的池水如一团团火焰在燃烧。

    赤焰池位置偏僻,加上赤焰宗刻意的保护,寻常人根本发现不了这里。即使偶尔有人过来了也会随之被杀。

    可是今天,赤焰池却迎来了一位新人。

    林泰钧!

    而在林泰钧身后,除了赤焰宗的长老血魔王之外,竟然还跟着一个漂亮妖娆的妇人,如果唐越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这个女人正是和他有数面之缘的戚微!

    “林公子,能得到血魔王的相助,你这次成功的几率又会大很多哦。”戚微笑道,举手投足间风韵自成,别有一番妖冶之情。

    林泰钧看向戚微的目光多了一份欲火。仅仅几天时间,他就被眼前这个女人引的走火入魔了。

    按说林泰钧出身大家,而且又是刚刚从国外回来,身上的光环不少,加上人长的也不错,身边的蜂蜜自然不少。可是在见到了戚微后,林泰钧竟然一改花花大少的行头,转变成了一个痴情种。

    似乎在戚微这样的女人面前,其余的女人已经完全入不了他的眼睛。

    血魔王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纪,佝偻着腰身,手中拄着一根弯弯扭扭的拐杖。

    满脸的皱纹,如干枯了多少年的老树,五根手指只剩下骨头了。胡须却长的惊人,直拖到地上,走几步就要咳嗽一下,如行将就木的老人。

    可是在赤焰宗内,却没有一个人敢小视这个老头。甚至对他畏惧之极!因为血魔王修炼的功法极为诡异,常常以血为引,就是赤焰宗内,也有不少犯了事的弟子最后成了血魔王的私人物品。

    最后,血魔王更是恼怒不已,因为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血煞!在前行宁海市之后,竟然完全失去了消息,如同人间蒸发一样。虽然在血魔王看来,整个宁海市,恐怕想杀掉血煞的人都没有,可是派过去寻找的人依旧一点消息都没有。

    只是谁也不知道,血煞已经被唐越化成了灰烬,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人世间!

    偌大的洞府,因为中间十多个平方的赤焰池而显然通红一片,如同来到了一片火的海洋。甚至温度都变高了不少。

    赤焰池中,此时正盘坐着几名赤焰宗的内门弟子,这些人无一不是门中的翘楚,否则也没有机会进入血池。只见池中的水血红血红的,不时还有气泡冒出来,咕咕直响,说不出的诡异……

    “林公子,准备好了吗?那就让血魔大王送你下池吧。”戚微轻笑道,媚眼扫向林泰钧,直把后者迷的晕晕乎乎,下意识的连连点头。

    “那个唐越辱我太甚,我一定要报这个仇!”林泰钧咬牙喝道。

    戚微肯定的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些许的赞赏。

    终于,林泰钧一步步走向了赤焰池……

    角落里,戚微和血魔王两人相对而立。

    “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戚微吐吞道,面有难色。

    “一个凡夫俗子而已,就是死了又有什么可惜的?难道堂堂戚夫人也有手软的时候了?”血魔王张嘴道,牙齿已经掉落了大半,剩下的几颗牙齿隐隐显出红色,让人看之欲吐。

    戚微缓缓摇头,她又怎么可能心软?进了这个组织,她心软就等于是死期到了。

    “我是看这林公子资质不错,要不然我们赤焰宗多少弟子想进来呢,又轮的到他?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机缘。”血魔王怪笑道。

    “听说,这赤焰池已经数年没有走出来一个活人了?”戚微道。

    闻言血魔微微一怔,没想到赤焰宗内的秘密这个女人竟然也知道,确实,赤焰宗最近几年变得更加凶恶了,以前每年都会出现几个在池中修为大增的,可是最近几年,这赤焰池已经成了一个死池!进者无一出来。

    只是,这个消息,就是赤焰宗内知道的人也极少!

    ……

    云巅山脉,石洞中。唐越和蓝兰相对而立。

    “这令牌,你认识?”唐越掏出夺来的令牌。

    “认识。不过其中的秘密我还没有掌握。好像是开启什么东西的证据。赤焰宗主同样有一块这样的令牌。而且……据我们龙组在赤焰宗的内线所知,赤焰宗正在寻找这个令牌的下落。”蓝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