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116章 以命相救

    下意识间,唐越快速闪身,人在半空只见眼前人影一晃,却是蓝兰!她想干什么?

    怀中一沉,却是蓝兰用身体挡在了唐越的身前。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住,四目相对,一刹那,已如百年。

    往事历历在目,唐越仿佛看见了那个当年的蓝兰,那样的清秀,那样的无助,却又是如此的坚强,一个女人被数十持枪大汉追杀,在那野兽四处出没的原始老林中,她却从来没有放弃,直到遇见自己。

    当时的蓝兰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唐越背着她行走了十多天才悠悠醒来,而一路上的细心照顾,唐越对这个充满了野性的女人也生出了一丝情愫。只是这些,他一直深深的藏在心底。

    可是这一刻,这一切又都涌了上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不要……”唐越伸手拉向蓝兰,她这是要用自己的生命保护我吗?

    美眸中清涟泛动,嘴角微微掠过一丝笑意,如生命最后的绝唱,惊心动魂,美若天仙。

    轰!

    一声巨响,却是唐越的后方升起了一股青烟,乱石纷飞,声震欲聋。

    没想到这东西的破坏力竟然如此强悍,坚硬的石地,被炸开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大坑。

    澎湃的力量涌来,唐越和蓝兰一起倒在了地上。

    唐越连忙爬起来查看蓝兰,一身衣服已炸碎,血肉模糊,气息微弱至极。

    好一个歹毒的云殊!

    滚落到一边的老云殊大师也没想到,唐越看到自己发射暗器竟然远远躲了开来,一般人遇到这种形状怪异的莲花,都是下意识的用手中兵器挑开,那莲花便会瞬间爆炸。

    重新爬了起来,唐越冷冷地看着云殊,心中的杀意疯狂涌起,如噬血的修罗行走人世间,一步一血印,山风吹过,衣衫猎猎。

    “哈哈,果然不简单,没想到我用来对付老秃驴的绝秘武器,竟然连你一个小子也杀不了,果然是天意如此。”云殊也不再伪装了,恶狠狠地盯着唐越一字一句说道。

    “去死吧!”唐越怒哼一声,飞身而起,碧云剑划过。接着,一颗圆滚滚的头颅,像是皮球一样滚落到了地上,翻滚了几下终于停下来了,只是上面的两只圆溜溜眼睛,却是怎么也闭不上。

    死去的云殊怀中有一物滚落而出。唐越走过去拿了起来,发现是一个巴掌大小的令牌,由黑铁精铸而成,上面刻画着复杂的图案。

    一个出家人的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神秘的令牌?

    唐越仔细看了看,令牌通体漆黑,上面有小小的篆体字——兽!‘兽’字的周边是一圈稀奇古怪的图案,图案左边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右边则是一条白虎,通体漆黑的令牌,有着冰凉的气息散发开来。唐越在脑海中开始搜索所有与这个神秘字符有关联的门派,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唐越将令牌拿在手中,顿时感觉到了这股凉意,也不知道这块令牌是什么材料制成的,竟然有这般效果。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制作这秘字令牌的势力非常强大,光是这种特殊的材料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收起令牌放入怀中,唐越在云殊的尸体边,搜索了一遍后,对方身上同样除了几瓶灵药之外,便没有其它的宝贝了,看来果然是匆忙赶过来的样子。

    背起蓝兰,唐越很快离开了这片石台。

    那里只留下两具尸体,虽然生前独霸一方,死后却也只能躺在那里等待着各种野兽来分食了。

    ……

    现在青峰庙显然是回不去了,唐越也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是云殊的老巢,如今蓝兰命悬一线,自己当下最要紧的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将她安置下来。

    一路下来,唐越狂奔不止,可百里无人烟的山脉里,他连一户人家都没有找到,反而是一路上惊醒了不少实力强大的异兽。

    好在唐越虽然之前杀了云殊和头佗,不过这两人都是身负重伤,并没有花费多少内气,这会儿背着蓝兰才会如走平地。

    半个小时后,唐越没有找到人家,却发现了一个山洞,查看一番后,竟是十分的干燥。

    想到蓝兰的身体,想要恢复过来要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显然是不行的。于是唐越放下蓝兰,然后一个人进洞先探查一番。

    洞口四米多宽,并不是太大,却往里走,却是别有一番天地。一路上分叉口竟是越来越多,唐越走着走着竟是迷了路。

    十分钟后,唐越已经向洞内探查了几百米。

    突然间。

    嘶嘶!滋滋!

    像是用石块在地面上划过一般,这种刺耳的声音越来越清淅,唐越整个人也开始戒备起来。

    静静凝视等待着,大约过了半分钟,唐越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对对碧绿的小眼睛。

    这些小眼睛都躺在钟乳石的后面,只露出一个形状怪异的小脑袋,紧紧盯着唐越。

    “这是什么鬼东西?”唐越乍一看上去,这些很像是蜥蛭,可是又有些不同,因为这些小东西竟然浑身碧绿碧绿的。

    还好,刚才没有直接过去!唐越凝神细看,更加小心翼翼了。这洞中之物实在太过诡异。

    唐越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看到的小溪水会是那种颜色,这分明就是这种小东西的颜色。

    嘶嘶!

    一个个小脑袋盯着唐越,尖嘴利牙,不时的从口中吐出蛇信,却并没有急着攻击过来。

    唐越估摸着计算了一下,这至少有二十多只!

    而且,这些都是他已经看到的,那些隐藏着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唐越看着这些小东西,却是有点犯难,而且据他所知,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巨毒的,若是沾惹上一点,恐怕小命都难保了。

    滋滋!

    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些小东西极有规律的爬行着。

    只见二十多只绿色的变异蜥蛭,呈扇形向唐越包围了过来,速度并不快,但是唐越判断,这些小东西的身手一定是非常灵活的,而且数量多,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

    唐越一边凝视注视着这些蜥蛭,一边也在快速打量着周围的场景。

    唐越看了看身后的通道,那里一直延伸着,看不到尽头,如果和这些小东西比拼速度,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二十多只蜥蛭步步进逼,不急不缓的样子,极为有规律,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正在向他们的敌人发动包围阵势!

    偶尔响起的一两声嘶鸣声,倒更像是他们的冲锋号!

    异兽,果然智慧非凡!唐越大惊。这些小东西竟然也是有组织有智慧的。对付起来恐怕更加困难了。

    “真是见了鬼了,连这小东西也变得这么聪明,竟然还会包围,会摆兵面阵,莫不是我最近真的招惹上了什么邪?”唐越愤愤不平的骂道。

    随便遇到一条蟒蛇,结果就是妖兽级别的,随便遇到一群蜥蛭,结果就是变异的存在,而且极为的有智慧!

    终于,蜥蛭大军停了下来,一只只圆溜溜的眼睛,散发着诡异的光芒,滴溜溜转动个不停,四只坚硬的爪子,不停的在石面上划拉着,发出让人心悸的声音。

    嘶嘶!

    声音格外的刺耳,让人有种发狂的冲动。

    蜥蛭大军终于动了,一只只绿色的身影,像是一道道得箭,向着唐越的方向发射过来。

    唰!唐越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跑!他只是过来为蓝兰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的,犯不着和这些东西为敌。

    很快,干燥的长长通道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唐越在前面奋力的跑着,身后一道绿色的洪流跟随着,伴随着叽叽喳喳不停的嘶鸣声。

    “奶奶的,你们到底是吃肉还是吃素啊?追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干什么?”唐越跑了几百米,回头看去,这些坚强的小蜥蛭竟然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旧在后面像洪流一样涌过来。

    “完了完了,这样跑下去何时是尽头啊?”唐越很无奈地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的速度仅仅比这些蜥蛭快上一点点。

    这还是他全力奔跑的结果,这要是他稍稍休息一下,恐怕后面的蜥蛭大军就会把他淹没。

    幸好,通道很长,一眼看上去依旧没有尽头,这样一来,唐越一时间倒也没有危险。

    吼!

    一声怒吼陡然响起,沉闷的声响久久在石洞内激荡着,像是某种大型动物被吵醒了一样。

    这声音刚刚响起,唐越身后的蜥蛭大军就乱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转头看过去,唐越终于稍稍松下一口气。

    还好这些蜥蛭已经自行地乱了阵脚,在原地混乱的四处窜动着,声音中充满了焦急恐惧。

    唐越这下倒不急了,停在了蜥蛭前面十多米远,看着这些蜥蛭是,心中默默祈祷着它们能够自行退去。

    吼吼……仿佛什么远古巨兽在一步步踏来,声势惊天!气息逼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