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王梦莹来保释

    “卑鄙无耻下流!”于瑶瑶气的俏脸通红,这要不是身边不少人看着,她都想直接扑上来干翻唐越了。当然,她可不只是想一想,而是确实有这个实力!警校女子散打的冠军,可不是随便一个男人就可以对付的。

    当然,她也只是想想,要真动手了,恐怕唐越分秒钟就放倒了她。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唐越嘿嘿一笑,这小妞骂人都这么文明,挺合胃口的!

    “你……”于瑶瑶刚想说你没事了,那个女人已经不追究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能眼睁睁看着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嚣张吗?

    “我就是过来视察视察的,不行吗?”于瑶瑶改口道。

    然而,正在这时,外面走进来两名男警察,后面跟着一行人,两名警察都有些紧张局促,又隐隐有些兴奋。

    王梦莹!

    当王梦莹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下来了,一股无形的气场如寒霜笼罩,连唐越这样的花丛高手,这一刻也觉得喉咙干渴,眼睛不够用了。

    在王梦莹走到唐越面前时,房间里的小混混们都下意识的让了开来,跟在她后面的西装男人则是走到于瑶瑶面前轻声交流起来。

    女神啊!即使是那些不知道王梦莹名头的男人,这会儿看到她这张脸和身材,也不由的微微窒息!

    于瑶瑶神色有些不自然,同样是美女,可她在王梦莹强大的气场下,竟然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自信!

    然而就在于瑶瑶有些不安的时候,唐越已经窜了过来。

    “老婆,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顿时,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了。一双双眼睛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唐越。

    如此女人会是这家伙的老婆?男人们羡慕妒忌恨,完全不能相信。

    “呃……我刚知道。”任王梦莹如何强大,此刻也被唐越逼得后退两步,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这家伙是故意的吧?竟然当作这么多人面喊自己老婆!

    只不过为了唐越的男人面子,王梦莹并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这家伙也不知道叫过自己多少次老婆了!

    “你们有完没完了!叙旧情出去叙!”于瑶瑶怒喝道,这都算怎么一回事啊?这两分钟时间过去了,她们一群警察竟然成看客了!

    “什么?出去叙旧情?好啊好啊,我马上出去……”唐越转头问道,顿时心情大好,屁颠屁颠地越过众人,就要向外面走去。

    回头一看,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往外走,顿时转身拉过王梦莹:“警察阿姨都叫我们出去叙旧情了,就别这碍眼了。”

    “你……死出去!”于瑶瑶手指着大门,像被踩了尾巴的母老虎,阿姨?姑奶奶有那么老吗?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出去。”唐越拉了拉王梦莹,才发现后者一动不动,眼神怪异地盯着自己。

    “那个……我已经保释你出去了,不用这么急吧。”王梦莹无语道,这真是印象中的那个害羞邻家大哥吗?

    “哦……我说嘛,这警察阿姨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唐越长嘘一口气,高高在上地瞥了眼于瑶瑶。

    警察阿姨!于瑶瑶再次气极,这家伙明明和自己一般大,竟然屡次叫自己阿姨,自己有那么老吗?

    “得意什么!给老娘出去办手续去!”于瑶瑶反击道,说完带头向门外走去,顺手将铁门摔得震天响。

    屋子里,一群警察脸色怪异地看向唐越,有钦佩有幸灾乐祸……

    出了警察局,王梦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着脸,似乎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老婆,听我解释……”唐越在后面喊道。

    “不用解释。另外……你还是叫我名字吧。”王梦莹冷冷道,接着闪身进了自己的专车。

    唐越看着王梦莹的车子远去,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了?

    正准备回家,唐越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叔,小叔,真的是你吗?”刚接通手机,唐越就听到一阵兴奋的咋唬声,不过这熟悉的‘小叔’两字,太具有分辩力了。

    “是的,这么深更半夜吵醒我该当何罪?”唐越没好气地闷哼道。不过这声音却让他有一种亲切感。

    “小弟知罪,魅力酒吧等你,我为小叔接风洗尘。”

    又是魅力酒吧!唐越暗哼一声,

    放下电话,唐越心情大好,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叫自己小叔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从小和自己一起玩大的白子殊,虽然一直叫着自己小叔,可是唐越比他只大一岁。

    白子殊,他在未出山时,唯一的小伙伴,只是后来一家人却从那村子里搬出去了。

    当唐越终于到达魅力酒吧外面,白子殊早已在酒吧外面大排档等候多时了。

    “你小子,不是说魅力酒吧吗?”唐越捶了一下多年未见的白子殊笑道。

    “小叔,我这也是投其所好嘛,你看这里怎么样?”白子殊指了指前面的一长排塑料桌子,桌子边就是烧烤的摊子,继续说道:“晚风轻吹,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大笑大唱,再对着美女吹吹口哨,这不是你我最喜欢的生活吗?”

    “哈哈,还是你小子懂我,少废话,赶紧上酒。”唐越和白子殊相拥坐下,很快就上满了一桌子啤酒,两人默契地先对吹了一瓶。

    “小叔,你可总算是愿意回来了,这些年在国外还好吗?”酒过三巡,白子殊微眯着眼问道。

    “少煽情了,你小叔在哪里不活的人模人样了?”唐越笑骂道。

    “那是,小叔是什么人啊。”白子殊连忙作出配合的奉迎状,两人又爽快地海吹了起来。

    喝着聊着,两个许久未见的男人倒也畅快。淡淡的情谊在心间流转。

    唐越盯着白子殊那张好看到了极致的脸蛋,这样一张棱角分明的帅气到逼人的小白脸,加上那张迷死无数女人的深邃双眼,配合着邪邪的红色浅刘海,这绝对是一个偶像级别的帅哥。

    而且,更重要的是,白子殊很白,身上有股仿佛与生俱来的书生气,这样的人一眼看上去,就应该是那种坐在大学自习室里,身边依偎着校花的校草男生,可是这货一开口,这种迷死小女人不偿命的形象就全毁了。

    “我现在没钱,兜里比脸还干净,这顿酒得你请客。”唐越和白子殊打趣道。

    “哈哈,穷好啊,穷能治百病,像什么女人的公主病,男人的富贵病,都是钱烧出来的鸟病,而且古人不是说过嘛,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小叔,你这是成大事的前兆啊!”白子殊膜拜地敬上一杯酒笑道。

    啪!

    唐越突然拍案而起,仰起脖子一口干完满满一杯啤酒,方才怒喝道:“他奶奶的,这是哪个闲得没事干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痛?你让他身无分文试试?”

    “呃……小叔坐下吧,消消火,等下喝完了我们去找小姑娘去。”白子殊将满腔怒火的唐越拉下,赔着笑脸道。

    唐越脸色一变,朝着白子殊眨了眨眼,突然又脸色一暗,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缓缓开口道:“哎……怎么说你也叫我一声小叔,带你去干这种少儿不宜的事情,会不会对不起我大哥大嫂?”

    “没事的没事的,我爹妈又不知道,这是我自愿的,况且……你懂我的。”白子殊连忙保证道。

    “靠,谁懂你啊?”唐越躲开话语有些暧昧的白子殊笑道。

    “哎,说多了都是泪啊,这些年我挣的那点钱,全资助失足妇女了,帮助她们早日脱离苦海吧。”

    “靠,你小子……”唐越顿时无语。

    “这就看人的境界了,什么美女丑女啊,那只是外表而已,那些冷艳贵妇清纯良家们,到了晚上不都一样躺床上侍候男人吗?”白子殊语带沧桑,抛出了自己独特见解。

    一时间唐越无语凝滞,这小子的话竟让他无法反驳。

    “哎,小叔说你什么好呢,以你小子这幅好皮囊,还有勉强也算富二代的家世,老实交待你们善城大学有多少水灵白菜被你给祸害了。”唐越道。

    “干什么?”

    “能干什么,到时候被你祸害过的白菜全部给我指出来,我好一一过滤掉。”唐越叹息道,这家伙进了大学。就是一头猪拱进了白菜园子,一园子的白菜们都在等着自己可劲地糟蹋呢,却没有想过,这些白菜可能早已被别人啃过了。

    “小叔啊,你说这话可就冤枉我了,我是什么女人都无所谓,可是唯有清纯的学生妹坚决不碰。”白子殊。

    “何解?”唐越道。

    “清纯的学生妹,那是很容易动真情的。可我这样子,根本不适合他们。”白子殊道。

    “看样子,叔叔阿姨这些年没少赚钱啊,竟然把你培养成了一个富二代的架势来。”唐越调笑道,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白子殊还只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只是看现在这个样子,他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他们是赚了不少钱,只是……哎,不说这些了。钱财不过向外之物。”白子殊道,神色略过一丝悲伤。

    唐越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很快,两人面前的酒就全部空了。随之出了酒吧。

    ……

    宁海市第一会所。

    散发着奢靡味道的欧洲雕像,金碧辉煌的旋转大门,长长的红地毯尽头,白子殊和唐越两人勾搭着双肩,醉眼朦胧地看着门楼上闪耀着金光的几个大字。

    “小叔,怎么样?这里就是善城市的第一大会所,里面应有尽有,种类齐全到只要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嘿嘿……”白子殊摩挲着胡渣子,满脸邪恶的坏笑,似乎只有这个时候的白子殊才尽显男儿本色。

    “我跟你不一样。我是没办法……”唐越在心底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