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老婆难娶

    消息很快传到赤焰宗总部,追查唐越已经势在必行。而与此同时,唐越却在酒店里参加朋友的订婚礼。

    君悦大酒店,二楼302房间,一个黄发青年不停地走过来走过去。

    李圣侠今天很郁闷,看着来来往往的亲戚,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叫怎么回事吗?自己那年轻貌美的妹妹,不说是女神,怎么也算是大美女一个吧,而且还是正规的大学毕业,如今却要嫁给一个外地的穷小子!

    看着一个个亲戚充满笑意的神色,李圣侠都觉得,这些亲戚是在嘲笑自己家人。

    想到沐勇军不过是一个大学都没上的穷打工仔,李圣侠都恨不得将自己妹妹直接拉回家去。他可是对自己未来的妹夫抱着很大的期待,毕竟自己妹妹长这么漂亮,这年头,女人有颜值就是资本啊。

    可惜,妹妹却没有这个觉悟,挑来挑去最后竟然选了这么一个穷小子。在李圣侠看来,这个妹夫简直是连自己都不如。

    虽然自己什么都没有,可至少还是宁海市的本地人啊。

    李圣侠今年刚刚二十七岁,高中毕业多年,一没特长,二来又吃不了苦,在这城市里,干过的工作至少有二十多个!如今也只是一家ktv里面的安保,实际上就是看门的。

    原本还指望着自己这长得漂亮,又有气质,还是大学毕业的妹妹,能嫁个本地有势力的人家,自己怎么也能跟着混个体面的工作吧?

    结果倒好,跟一个外地的穷小子,还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厨师结婚了。要不是妹妹坚持要嫁,爸妈也因为妹妹肚子大了,无奈妥协了,自己怎么也要带着妹妹把肚子打掉。

    这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吗?

    而在李圣侠的房间隔壁,纳兰辰正无聊地和沐勇军的几个酒店厨师朋友打着牌。

    沐勇军这会儿也在旁边看着,眉头微锁,似乎并没有刚才在外面表现的那么开心。

    唐越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都说结婚是一件很烦琐的事情,遇到一点困难也是很正常的。而他不过是看在纳兰辰和洛灵儿两人的面子上过来的。

    外面虽然热闹无比,可是纳兰辰和洛灵儿这样的宾客,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们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去拿点过来。”沐勇军招待着几个朋友。

    “你这新郎,怎么不陪新娘子去,跑这来瞎凑合什么。”纳兰辰这才发现沐勇军似的,开玩笑道。

    “哎,别提了。你们玩,我看会。”沐勇军显然心情不大好,摇摇手说道。

    看着沐勇军明显不想说,纳兰辰还以为和新娘子闹了点矛盾呢,也不好开口询问了。

    纳兰辰也知道,这年头,别看新郎新娘结婚这天表面风风光光,实际上,这一天最容易产生矛盾了,太多的事情,都会在这一天发生,又有多少情侣,甚至在结婚的当天翻脸!

    过了会儿,沐勇军的手机便响了。

    纳兰辰只听到沐勇军叫了声大舅子,便表情憋屈的离开房间去外面接听了。

    唐越没有打牌,就在旁边观看着,却不料正好将走廊外的说话声听见了。

    “看看你,都交的是些什么样的朋友,不是厨师就是服务员,还有那没毕业的小屁孩子,连个带手表的都没有,你请过来干什么?你当酒席不需要钱来办啊?这些人能给多少红包?”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自然要请的。”沐勇军的声音传过来,带着压抑的怒意和不敢在未来大舅子面前争吵的委屈。

    唐越无奈苦笑,自己这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被人鄙视了呢?

    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连对方的人都没见到,他总不会冲过去理论吧。只是一股憋屈的感觉却堵在了心里。

    什么叫连个带手表的都没有?这分明就是看不起新郎今天邀请过来的朋友啊。唐越算是躺着中枪了,只是为纳兰辰感动有些不值。

    “好的,你请谁我不管,反正这酒席的钱,是你们沐家出的,今天这个车队,你最好给我搞定,我李家还丢不起这个脸!”

    唐越将纳兰辰拉到边上,轻声说了几句。高高兴兴的过来参加婚礼,结果倒好,还没有开席就莫名其妙的被人鄙视了。李圣侠走后,纳兰辰便出来了,拉着沐勇军到了酒店外面的走廊里。

    “沐勇军,有什么困难说吧,我们是兄弟,你不用瞒着我的。”纳兰辰盯着沐勇军,真诚的开口道。

    “也没什么啦,我能解决。”沐勇军躲闪着纳兰辰的目光,他知道纳兰辰也只是宁海大学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在这座城市里,和自己一样,什么背景也没有。

    与其说出来让自己的兄弟和自己一起难受,不如自己一个人去抗。

    “你再不说,就是把我当外人了。”纳兰辰知道沐勇军性格,没有丝毫退步,继续问道。

    “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次结婚,他们李家本来是不同意的,要不是李春凤坚决要嫁给我,可能都已经被他们李家带去堕胎了。”

    沐勇军终于说出口了,多日来承受着李家的压力,也确实为难了他。

    纳兰辰轻轻点头,拍了拍沐勇军的肩膀,一个穷小子结婚遇到这些麻烦也是正常的了。做兄弟的也只能安慰一下了。

    “最后,我爸妈拿出了二十万块,做为彩礼,他们李家才最后同意了,那二十万是我爸妈辛苦一辈子才攒下来的啊,如今,他们还嫌不够豪华,要换清一色的接新车队。”

    纳兰辰知道,沐勇军的家里在北方一个贫困县里,唯一的收入就是每年收获的几千斤小麦,根本卖不了多少钱。二十万,怕真是砸锅卖铁才凑起来的,还不知道为此欠了多少帐呢。只是现在结婚基本上都要男方拿彩礼,不过是多是少的问题。

    听到沐勇军的话,纳兰辰知道自己这个兄弟,为了这个结婚指不定受了多少委屈呢,心中微微不愤。

    同样的二十万,对很多大富人家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对普通人家却是一笔巨款了,李家如此相逼,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唐越走了过来,三个男人移到走廊尽头的窗口处,幸好三个人都抽烟。然后三个男人就一起将头趴在窗台上,一根接着一根的烧了起来。而纳兰辰也将大致的情况告诉了唐越。

    “哎……这是卖女儿还是嫁女儿呢!竟然这么逼人。”纳兰辰不愤地哼道。

    “现在只想着早点过了这一关。哎……”沐勇军也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是没脸再向家里要钱了,可是自己又拿不出来。因为结婚的事,家里都已经欠下了债。

    纳兰辰虽然听到李家要二十万彩礼十分气愤,却也没有办法,如今到处都兴起了彩礼钱,何况还是沐勇军这样,一个乡下穷小子娶了城市里的姑娘。

    甚至说二十万的彩礼都已经不多了,纳兰辰在新闻里没少看过,多少天价彩礼,直接让一个普通家庭,变成了赤贫!

    三个男人站在统一战线上,都对现在结婚难愤愤不平。

    “这真是个女贵男贱的年代啊。”最后,纳兰辰轻声叹息,为自己的好友伤感着。

    整整二十万的彩礼,唐越从纳兰辰嘴里知道了沐勇军的家庭情况,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未来的老丈人还真是狠心啊!

    “我刚听到车队,是怎么回事?”纳兰辰突然问道。

    “原本车子早就订好了,只是刚才李春凤的哥哥知道是一队杂车后,说什么丢不起他们李家的人,坚决要求临时换车,还说最低要清一色的。”沐勇军气愤的哼道,却又无可奈何。

    “这里距离他们家就几公里而已,之前找租车公司的时候,就是因为太贵,才没舍得,怎么会知道那李圣侠到这时候了,还因为车子为难我。”纳兰辰看着沐勇军都快要急哭了的样子,心中不忍。

    “兄弟,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这样吧,我去找人,应该能借到四五辆好车过来。”纳兰辰道,这也是他唯一能想到帮助的事情了。

    “兄弟,谢谢你了。只是……”沐勇军为难的摇了摇头:“他们要的是清一色的豪车,而且你现在去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恐怕也来不及了。”

    纳兰辰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是啊,就是他借来了,同样是各种各样的豪车,不可能是清一色的。而且这突然的去借,人家未必能及时送过来啊。

    “那……怎么办?”纳兰辰道。

    “能怎么办啊……”沐勇军眼神中扫过一丝落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一分钱逼死英雄好汉啊。沐勇军无奈耸肩。

    钱拿不出来,车找不来。只能任人羞辱了!

    “沐勇军,你一个大男人躲这里了啊。”说话声中,却是李圣侠走了过来,染着黄毛,披着黑色皮衣,胸前还挂着根铁链子,整一个非主流的形象。

    “我今天告诉你啊,要是你弄不来奔驰、、、等名牌汽车,别想接我妹过来。该不会是几万都拿不出来了吧?”

    “我尽量……”沐勇军擦了下不知何时溢出眼眶的泪水,向前走去,他实在不想今天和未来的大舅子争吵。

    “沐勇军,那我就回家等着你了,到时候要还是一队杂车,别怪我当场翻脸,让你下不了台!”说完,李圣侠扫了眼旁边的唐越和纳兰辰,却是连正眼都懒的看这两人了。

    狠狠的警告了眼沐勇军,李圣侠吊儿郎当的离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