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抢了风头

    唐越在边上笑了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当年有没有怨恨过自己的老爸?明明家里这么有钱,还要天天把他当个穷小子一样放养在学校里。

    “孟静静,我们坐纳兰辰的车吧。”唐越邀请道。

    “那好吧,小丽,我们一起吧。”孟静静点点头,对身边一个女孩说道,这是一个和她关系较好的同学,之前叫她和自己一起坐,结果孟静静却选择了唐越。

    接着,唐越他们上了纳兰辰的车,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丽很是直接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孟静静只得坐在了后排。唐越和洛灵儿先上的车,于是,唐越一个大男人就很自然地就被两个女神包夹了!

    巩凡正好透过车窗看到了这一幕,简直心都在滴血。眼角不由地抽搐着。

    看向唐越的目光更是怒意尽显!哪儿来的土包子,竟然敢跟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唱反调!

    砰!巩凡暗地里一脚踹向车门,低声骂了一句。

    站在原地,看着自己车子旁边的一群男同学,很是不爽,这些人怎么这么没眼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孟静静的原因,巩凡心情差了,就连站在自己车边的几个老同学都看不上眼了。

    什么玩意儿,都毕业两年了,一个个的眼力见都没有。没看到自己想泡女神吗?还他妹的一个个争着上车!

    当然,巩凡的声音很小,甚至只是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一群二犊子,不帮老子把妹,还在这里捣乱!”

    很快,四个同学钻进了巩凡的车,剩下的人都包了几辆出租车。

    ……

    纳兰辰的车缓缓开启,车内几人聊天着。

    “听说巩凡家是在别墅区里呢。”小丽道。

    “那又怎么样,要是有一幢像大哥这样的房子就好了。”纳兰辰若有所指地说道。

    小丽不明所以,疑惑地看了看唐越。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啊。参加同学聚会还坐着别人车来的。

    唐越微微一笑,没说什么。他当然明白纳兰辰的意思。

    自己的小屋虽然谈不上豪华,可是里面住着两个绝色的女人啊!有时候早上醒来,还有热气腾腾的早饭等着自己,这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啊。

    这些把钱当纸一样耍的土豪又怎么能理解自己的境界?

    唐越想到这,嘴角不由翘起了一丝骄傲的意味,目光转而看向了一边的洛灵儿。

    这女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从进了包厢后,就一直很少说话,即使是这会儿,依旧是一个人卧在那里盯着手机看,几乎是把唐越这个姐夫当成了透明人。

    孟静静上车后也安静着,默默地看着窗外……

    于是,车内的气氛就有些怪异了。五个年轻人挤在车内,却是无比的安静。

    唐越坐在两个女神中间,如坐针尖。

    左边移一下,碰到了孟静静的大腿。右边挪一下,又撞到洛灵儿。

    更重要的是,两个女人都和他保持着距离。唐越自讨没趣,只能如老僧入定一般,双手抱胸,两眼直视。任左右两女各看窗外……

    二十多分钟后,就到了巩凡的家。

    一座独栋别墅,上下两层,青白相间的瓷砖,玉栏雕砌,两株参天大树,分立院门两侧,一条水泥路通向里面,庭院深深。

    车子停好,一群同学纷纷下车,看到巩凡家的别墅,又是一阵羡慕,这样的一栋别墅得要多少钱啊?

    站在一群同学后面的纳兰辰,向唐越嘀咕了一句:

    “好什么好,还不如你那一幢呢!”

    孟静静闻言,转头微微一笑。白白嫩嫩的脸蛋在路灯下,有种迷蒙的美感,像是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雾纱一样。

    巧笑倩兮!唐越看着孟静静的面庞,突然想到了这句话,不正说的是她吗?

    “发什么呆呢?”孟静静打趣道,接着一行人沿着路灯小道向前走去。

    穿过院落,向巩凡家别墅走去,庭院很大,两边种植了花花草草,虽然是夜晚看不清楚,却能闻到淡淡的花香,一边的小亭子边,还有一个圆形喷泉。

    一行人边走边说说笑笑,唐越几人落在后面。

    波光鳞鳞,灯火辉煌。

    空气清新,绿萌掩映。

    一群人说说笑笑,终于进了巩凡家的别墅里。

    顿时有几个同学连连惊呼,眼睛环顾四周装修,有种进入皇宫的感觉。

    只见二百多个平方的大厅里,中央悬吊着巨大的水晶壁灯,照得整个大厅通亮,像是白天一样,古朴大气的实木家具,淡黄色的瓷砖,反射着耀眼的光泽。

    “大家别客气,随便坐啊,饭菜马上就准备好了。”巩凡站在前面,招呼着大家,心中添满了骄傲。

    豪华别墅,名车,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奢求不来的?自己却天生就拥有了!

    一群人很快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只是眼睛不时打量着大厅里的装修,羡慕不已。

    有几个已经进入社会的女同学,看着巩凡的眼神都异样了起来,要是能嫁个这样的富二代,这以后的日子该多美好啊!

    不多时,一个中年妇女,看样子大概是巩家的保姆,就端着点心之类的走过来,接着又忙着给每个人泡茶。

    “你家怎么热闹啊?”

    说话声音中,从楼上走下来两个中年男人。

    唐越抬头看去,微微一怔,这不是林市长吗?还真是巧,在这里都能碰到他。

    跟在林市长身后的中年男人上身穿着黑色夹克,下身西装裤,笑容满面,黑发一丝不乱,脸庞白净,保养的不错。

    “大概是儿子带回来的朋友,没影响林市长吧?”

    巩基也有点郁闷,自己家什么时候这么热闹了?

    “没事没事,年轻人多交点朋友好啊。”林市长笑道。

    不过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出,巩基有点刻意地讨好这林市长,光是从两人走路一前一后就能看出来。“呵呵,市长说的是。我家儿子就喜欢多交朋友。人也聪明。”

    “爸,你在家呢,我带同学回来吃个饭。”巩凡迎过去,叫了一声。

    巩基虽然恼怒儿子这时候带人回家,不过林市长都说没事了,他自己也不好再发表意见。

    “这是你林叔,还不过来问好。”巩基道,转而朝林市长堆起了笑脸。

    程度拿捏得非常好,不亏是江湖场上的老手。一边极力哄托着林市长,一边显示出种家教甚严,家风淳朴的样子。

    让一边的林市长不由地点了点头。都是老成精的人,巩基的这点心思他自然清楚,早就暗示过自己了,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弃商从政。当然,弃商只是说说而已。

    恐怕也是在生意场上混太久了,常常感觉到没有自己人在部门里,很多事情都难办,才会有了这个想法。

    巩凡虽然不认识林市长,不过看他老爸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一尊大神,连忙笑着上来问好。

    林市长点点头,算是回礼了,这样的场面见识太多了,所以拿捏得很好,既不让人难堪,却也不给对方蹭鼻子上脸套近乎的机会。

    这要是每个人上来喊一声林叔,然后自己就算认识对方了,以后是不是遇到事还要找自己帮忙?那他有的忙了!

    巩凡叫了一声林叔叔后,看到他仅仅点了点头,知道不想和自己多说,便连忙让开身来。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想进入到一个圈子,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达到那个程度。林市长和巩基有话,可巩凡这样的年轻一代,却是显然进不了那个圈子的。

    没办法,有钱人遇到当官的,那就得低下头,何况还是他这个富二代,更是入不了这些官员的法眼!

    巩凡和巩基两人,跟在林市长后面亦步亦趋,向大厅里走来。

    在这种场合碰到林市长,唐越原本不打算过去相认的,此时看到林市长向自己这边走来,还以为他已经看到自己了。

    再假装没看到自然太不礼貌了,所以唐越站了起来。

    一群坐在沙发上的同学,唐越这一个人突兀地站起来,顿时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巩凡第一看见了唐越,这要是闹哪样啊?这可是市长,竟然这么无礼!

    想到这,巩凡连忙朝唐越递眼色,赶紧坐下去!这儿有你什么事啊?

    旁边纳兰辰也是一脸疑惑地看向了唐越,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果然,随着唐越这一站,林市长顿时发现了他,急忙迎上来。

    “恩人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与唐越握手。

    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一群老同学,像是突然中了哑穴一样,连手中的动作都静止了,一个个嘴巴张成了O型。

    “林大哥啊,别这么叫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唐越讪讪笑道,与林市长握了握手,这人怎么突然叫自己恩人呢?就算要叫,也得看看场合啊!

    不可否认,林市长猛然看到治好自己多年顽疾的唐越,一时太过激动了。

    “是的是的,老弟。”林市长道。

    此时,站在林市长身后的巩基和巩凡一动不动,这什么情况?

    自己想方设法请来家里一坐的大神,怎么突然称呼这年轻人为‘恩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