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灵药移植

    “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唐越冷然道,强者为尊,如果不是自己有实力,恐怕这会儿早已死在了里面,对于这种想要自己命的人,他从来不会手软,即使是对方抬出了背后的赤焰宗。

    “那个……赤焰宗,你真的没听说过吗?”赵非燕有些担心的说道,女人总是关心着自己关心的人。

    “没有。这天下之大,宗门何其之多?不过多数都隐藏起来了。”唐越道,心中并无惧意。刚才那四个人虽然有点功夫,不过也只是普通人,真正能对他造成威胁的,还是那些神秘莫测的异术者,如蓝兰。

    当初半个月后云巅山见的诺言,已经过去了七天,再回到宁海市,恐怕自己就要前往云巅山了。

    又在深山老林中跋涉了足足半天,两人站在山顶,终于看到了善城的轮廓。这个紧邻着宁海市的第一大都市。

    迎着山风,赵非燕有种死里逃生的喜悦感。目光迷离地看着身边的唐越,半晌,咬牙喃喃开口道:

    “唐越,谢谢你一路上不离不弃!”

    ……

    宁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唐越从青峰山脉采来的赤血云母草,配合着其它几味辅助药材,一番熬制后给赵母服用了下去。

    看着床上明显好转的赵母,赵非燕喜不自禁,清泪滚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唐越转身走出病房,正好遇到了手里端着汤的赵立,两个男人相视点头。

    “兄弟,谢谢你对我母亲的事如此上心。”赵立郑重地说道,虎目中一片真诚,虽然他想极力促成唐越和自己姐姐。

    “言重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唐越笑道,感觉怪怪的,每当有康复的患者感谢他时,他都不知如何应对。

    “嗯……现在还不算,等你……算了吧,不说这事了。你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的。”赵立犹豫着道,语气却很是坚定,生怕唐越会拒绝似的。

    唐越当然明白赵立的意思,他不是不想娶了赵非燕啊,可那样的话,王梦莹怎么办?到时候自己带一个不是王梦莹的女人回去时,师父他会不会打自己?

    “那好吧。不过这钱也不用急着还。反正我单身狗一枚,不急着用钱。”唐越无奈道,身边的女人倒是不少,好像名义上属于自己的却一个没有。哎……名副其实的单身狗啊!

    “那是你眼光高了……”赵立道,下意识就想推销自己的姐姐赵非燕,想想还是算了。有些事,只能是当事人自己解决。

    两个男人走近病房,赵非燕抬眼,眼眶中明显的红了。

    “姐姐,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要不要我这个弟弟送你什么礼物?”赵立道。他之所以这么说,却是故意讲给唐越听的,想来他应该不记得明天是姐姐生日。

    “你有这么好心?我明天只想陪着妈妈就行了。”赵非燕道。一边的赵立却是看向了唐越,目光中露出一丝鼓励的意思。女生过生日,可是表示爱慕的大好机会。

    唐越却像是没有明白赵立的意思,提出了告别。默默地在心里说道:“非燕,明天,我会送你一个终身难以忘记的礼物。”

    ……

    从第一人民医院出来后,唐越直奔王梦莹的公司。

    “什么?你要种地?”

    王梦莹啪的一下从办公桌后面窜了起来,原本就以为这家伙不靠谱,可是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唐越在她印象中却是大为改观,甚至隐隐动了一份心思。只是这会儿刚刚从外面回来,第一件事竟然是向自己要块地种田。

    难道他要当回农民?王梦莹不由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唐越的时候,这家伙还真像一个农民,只不过是一个口花花不务正业的新时代农民。穿衣戴帽土得掉渣,还背着一个大包。

    “是的,我要种地。我想你一个开公司的总经理,搞块地应该不难吧?不用太大,先做实验田。”唐越道,这一次去青峰山脉,除了采到了赤血云母草,他更是发现了几种外界近乎绝迹的珍贵药材,如此神药他身为一名中医自然舍不得一次用掉,所以当初采摘的时候特意地全盘带了回来,就等着回来生根发芽呢。

    “实验田?你有什么新品种?”王梦莹一听这话方才冷静下来,行行出状元,任何一个行业都有着巨大的利润前景,种植业同样不例外,只是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绝对新品种,而且还是近乎绝迹的。有着极高药用价值的中药材。”唐越得意道,哼,农民怎么了,到时候我的药材长成了,还要雇一批你们这样的公司白领去上班呢。

    “行,这事我帮你办吧。”王梦莹答应下来,转而好奇地盯向唐越:“能不能透露下,你搞到了什么药材?”

    “救人救命的药材,当然,也是财源滚滚的聚宝盆。”唐越道。

    与王梦莹商量完了实验田的事,唐越就回到家中,顺便在路上买了一些盆景,将从青峰山脉得到的药材移植了过来。

    这时,洛灵儿正好从房间里出来了。这些天唐越和赵非燕都走了,她一个人自然不会无聊地住在这里了,今天是刚刚得到消息,才又从学校寝室搬了回来。父亲洛明潮派来的两个保镖也被她赶回了家。

    “这些天,有没有偷吃野食啊?”洛灵儿脸色不悦的哼道。

    “野食?当然有了,野外嘛,不吃那些野食难道饿肚子不成?”唐越无辜道,看着洛灵儿的小脸,就知道对方不怀好意了。

    “装,继续装。我是说女人!”洛灵儿气道,一想到唐越背着自己的姐姐和赵非燕这个大美女一起心中就不爽了,对,她是在为自己姐姐打报不平。洛灵儿说服着自己。

    “呃……你小脑袋里都装的什么东西啊?我们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了,那那种药材只有青峰山脉才会有,再说了,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赵非燕都这么伤心了,我也下不去手啊。”唐越道。

    “哼。难说,男人都一个德性。深山老林,孤男寡女,夜深人静,指不定就情到深处,然后那啥啥了……”洛灵儿明显不信,唐越越是说的坦荡荡她越觉得有猫腻。

    “就算那啥啥了,你又不能检查出来,我又不是女人。”唐越恼道,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也就是现代社会了,放在古代三妻四妾那可是人生一大雅事!

    “姐夫!你……”洛灵儿气结,她不过是感觉自己很委屈,姐姐王梦莹那可是整个宁海市闻名的一朵鲜花,姐夫抱着这样一朵鲜花,竟然还挑三捡四的样子。鼻头一哼,转而道:“我今天晚上有个高中同学的聚会,你陪我。”

    “凭什么啊?”唐越下意识反抗道。

    “你自己答应的,你得保证我的安全。同学聚会在酒吧里,你要是不怕我被绑架了,我就自己一个人去。”洛灵儿哼道,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吃过晚饭,唐越意外地见到了纳兰辰,这个当初因为一场篮球比赛收下的小弟。

    “大哥?”门外的纳兰辰惊喜道,差点就要扑上来熊抱一下。唐越连忙后退,他可不爱和男人抱在一块。

    一问才知道,原来纳兰辰和洛灵儿竟是高中的同班同学,都是宁海市一中的。这一次也正是高中同学聚会,纳兰辰才找过来的。

    “她呢?”纳兰辰问道,目光疑惑地看向唐越,这会儿他才知道,自己的大哥竟然和洛灵儿住一个屋子,虽然唐越早就解释过了,可却熄灭不了他心中的八卦之火。

    这都什么年代了,一男一女天天住在一个屋檐下,不发生一点事情那还叫正常吗?

    当然,纳兰辰不知道的是,剩下的一个房间里还住着一个美女。要不然指不定得惊掉大牙了。

    “大哥就是大哥啊。洛灵儿在我们高中那可是校花级别的,没想到……嘿嘿……”纳兰辰一边等着洛灵儿,一边朝沙发对面的唐越竖起了拇指。不佩服不行啊,洛灵儿在他眼中就一带刺的玫瑰啊,哪个男生靠近了不是被扎的一身伤?竟然被唐越轻松拿下了。

    “呃……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唐越汗颜。心中却升起一丝小小的骄傲,只是嘴巴上却不忘记打击洛灵儿:“她是你们高中的校花?难道你们高中就一个女生吗?”

    “我懂我懂,大家都是男人嘛。我们高中可是宁海市规模最大的高中,这校花绝对是名副其实的。”纳兰辰道,一脸的膜拜样。他可是怕洛灵儿怕得要死。

    “是这样的,我跟她姐……”唐越连忙说道,可不能坏了人家小姑娘的名声,要不是王梦莹,他又怎么会认识洛灵儿这个小魔女?

    “她姐?”这时,纳兰辰更惊讶了,一双牛眼瞪得更大。这什么情况了?跟她姐谈着,却跟洛灵儿同住一块,难道大哥将这一对姐妹花同时拿下了?

    “大哥,收我做徒弟吧,我不学篮球了。我要改行!”纳兰辰立马扑了过来求拜师。这会儿,这个篮球迷已经将篮球忘到了爪洼国了。

    姐妹花啊,想想就让人激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