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91章 借宿

    这算是福吗!

    轻柔的呢喃声,带着湿软的口气,往唐越耳朵里钻,却是无比的舒坦。

    “算!”唐越重重点头。双手紧紧地搂住怀中的女人。

    悬崖边,乱草中,两人的体温成了天地间唯一的温暖。

    良久……

    唐越喘着粗气,双眼微红,像是一只饿久了的狼一样,死死地盯着近在咫尺的赵非燕。

    面如红云,娇喘息息,赵非燕双眼含水,柔情无限,轻轻推了下唐越,忐忑不安,紧张中带着一丝期待。

    “走吧,这里不合适。”赵非燕说道,耳朵都红得跟火烧一样。“今天晚上我们还不知道要住在哪里呢。”

    长吁一口气,唐越升起的火慢慢熄了下去,这里好像真的不合适。无奈地点了点头,两人向着黑暗中掠去。

    两个多小时后,就在唐越近乎绝望的时候,一盏微弱的灯火吸引住了他,两人一顿狂奔。终于赶到了跟前,却是一间平房,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光。前前后后再也看不到一户人家。

    “唐越,我们进去吗?”赵非燕有些担心地问道,深山老林中,突然出现这么一幢房子,总让她有种不安的感觉。

    “进去。有我在,怕什么。”唐越道,他可舍不得让赵非燕这个大美人天当被地当床呢。况且他并不觉得有什么诡异的,一些守林的猎户,常常会在深山里搭一间房子。

    果然,随着唐越敲门,出来了一位弯腰的老头,倒是很热情的样子。一番交谈后,唐越知道了对方姓林。看样子大概有七十多岁了。

    “借宿没问题的。只是……”老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看向了唐越和赵非燕两人。

    “什么问题?直说没关系的。”唐越道,深夜过来打扰,人家就算不愿意收留自己也很正常,何况刚才还热情地端茶递水了。

    “我这房子小,除了我睡的,只剩下一间了,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老林道。

    唐越当然不介意和美女一起睡一间房,只是这事得女人同意啊,转眼看向了赵非燕。

    “不介意的。谢谢林爷爷了。”赵非燕抢着说道。

    一句甜甜的林爷爷直把老人叫的满脸笑容,似乎遇到了特别开心的事情,脸上的皱纹更深了,露出微黄的牙齿,虽然样子苍老,却和蔼亲切。

    在这深山老林中,遇到这样一位老人,唐越和赵非燕都心存感激,不多时老人就起身要睡觉了。

    “人老了哦,能看见你们年轻人真好。身子骨不行了,我得先去睡觉了。”

    “那好吧,谢谢了。”赵非燕连忙点头道谢,顺手将正准备开口解释的唐越给拉走了。

    两人进了房间,赵非燕便将门从里面给反锁了,只见房间里收拾的很干净,只有十几个平方,里面放着一张木板床。

    不过最让唐越和赵非燕感到惊讶的,还是这房间的墙壁,竟然是整块的石片!

    难怪刚才一进来就感觉一丝凉意。这种石屋子倒是少见。要是放到城市里去,绝对可以成为古迹让人进来参观了。

    如果不是亲自用手在上面摩擦了下,唐越都不敢相信,因为这些石片是天然的,没有丝毫人工打磨的痕迹,但是却像木板一样,方方正正的,薄厚一样。

    好是好,就是莫名的有股寒意。唐越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本是深山老林了,这还是一原始的石片屋。

    “将就一晚上吧。被子多盖一点。”

    唐越看着床,说道,感觉有点对不住赵非燕似的。

    两人挨排坐在了床边,接着两人就沉默了。既然要睡觉了,那自然得脱衣服啊。这么小的房间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何脱衣服?

    安静的房间里,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良久,唐越终于开口了。“你先脱吧,我用被子盖住。”虽然他很想看一看赵非燕那被衣服紧紧包裹着的身体。

    房间里,一丝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流转。

    赵非燕有点不好意思,却又无可奈何,点了点头。

    很快,唐越一脑袋钻进了被子里。赵非燕脱下衣服,快速换上了睡衣。

    息息碎碎的声音,如一只猫抓挠着唐越躁动的心。

    更要老命的是,这深山老林中的房间安静得出奇,所以,赵非燕解下衣服产生的一点点声音,都清淅无比地传入到唐越的耳朵中,然后无限倍的放大。

    蓦然间,唐越只觉得小腹处一股火气升了起来,狠不得当场将赵非燕压下来,然后好好地揉捏一顿。

    很快,赵非燕解除了身体的装备,缩进了被子里。唐越方才转过头来。

    接着,两人并排躺在床上,将灯给拉灭了。

    “被子你盖吧,我盖衣服就行了。”唐越说道,一边将被子推到赵非燕身上。

    接着,唐越拿出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头上。

    黑暗中,只有微弱的光线透过窗户,洒了进来。赵非燕上半身支起,静静地看着躲在衣服下面的唐越好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

    “不用了,我们一人一半吧。”

    赵非燕身子向唐越凑了凑,将自己身上被子的一半搭在了他身上。

    被子比较小,盖住两个人,自然只能是越来越靠近,只差那么一点点,两人就贴到了一起。

    感受着赵非燕身上的气息,唐越心中一阵荡漾。

    漂亮如此,竟然还这么温柔,简直就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贤妻良母啊。

    赵非燕躺在唐越身边,同样也是忐忑不安,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啊。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唐越!

    黑暗中,一切声音都被无限地放大,赵非燕默默地听着唐越的呼吸声,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呼……呼……

    声音越听越安稳,赵非燕感觉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种声音,是那么的让人安宁,那么的让人幸福……

    心如鹿撞,却一动不敢动,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被单。

    宁静的夜晚,只有偶尔的几声虫鸣声响起。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像是水银一般。注定了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赵非燕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涌了上来,睡意渐渐升起,慢慢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看着身边的赵非燕温柔入睡,唐越原本躁动的心竟慢慢平缓下来,眼中的脸庞是那么的美丽和安祥,让人不忍去弄醒。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环境……

    真香!

    香味是从赵非燕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并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淡淡的体香,沁人心脾。嗅了嗅鼻子后,唐越由衷地感叹道。

    透过淡淡月光,唐越的目光不由地瞄到了赵非燕身上,随着呼吸声,胸口位置一起一伏的,整个人只露出脑袋在外面,乌黑的秀发散乱在一侧。

    赵非燕一只手枕在头下,一只手缩在被子里,很安静的样子,一动也不动。

    唐越看着看着,目光渐渐温柔了起来。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也挺好的!唐越默默地想道。

    ……

    一夜无话。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射进来,赵非燕悠悠醒来,刚准备调整下睡姿,猛然想起身边还睡着唐越。

    轻轻一动,才发觉自己肩膀上正搭着唐越的手臂呢,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来,赵非燕看着睡着的他,伴随着婴儿一般均匀的呼吸声,心中爱意泛起。

    一手撑着脑袋,赵非燕上半身微微支起,任唐越的手臂搭在肩膀上,静静地看着,目光中柔情似涟漪一样渐渐地升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外面再次响起公鸡打鸣声,唐越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啊。”赵非燕微微一笑,说道。

    “呃……”唐越双臂自然地伸了个懒腰。

    唐越这才发现赵非燕衣衫不整似的,不由感叹自己真是一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啊。和一个漂亮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整整一个晚上,自己竟然什么坏事也没做。

    这是禽兽不如的行为?还是禽兽的行为?

    唐越觉得自己有种吃了亏的感觉,怎么就能这样呢?自己竟然睡着了!

    手臂还在空中,唐越的身体陡然僵住了,脸色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正纠缠着赵非燕的腿。

    虽然隔着睡衣,但是那温暖柔软的触感,却是那么的舒服。

    原来,一夜过后,两人虽然没有彻底地交融到一起,身体却是缠住了,特别是赵非燕一双修长的大腿,如树根一般缠住了自己的双腿。

    嗯……不错,挺舒服的。唐越想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