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89章 战群狼

    在这危急时刻,唐越安慰着赵非燕,自己心中却也是没底。这些狼太多了,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数都数不过来,自己却势单力薄,对付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拍了拍赵非燕的肩膀,唐越正准备再安慰几句。

    啵的一声,火把上最后一点小火苗,在寒风的肆虐下,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拿着这火把,当武器用。”唐越将熄灭的火把递到赵非燕面前。

    看了眼唐越坚定的眼神,赵非燕也知道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点了点头接过火把。

    狼群更近了,距离两人只有十米的距离。

    嗷嗷……

    嚎叫声不绝,狼群将唐越和赵非燕两人的所有退路都封死了,狼群极有章法,没有一只脱离圈子,像是受过正规训练一样。

    猛然间,一头体高近一米五的高大狼头出现了。

    仰天怒吼,声震四野。

    唐越甚至看清了狼头那腥红的舌头,以及丝丝滴落下来的涎水……

    身体粗壮的野狼,甚至连毛发都看的清清楚楚,唐越身子微弓,和赵非燕背靠着背。

    “等下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逃出去。”唐越命令道。

    像是诀别一样,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我不!要死一起死。”

    赵非燕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倔强地大声喊道,似乎想给自己壮点胆量。

    嗷……

    不等唐越再说什么,一只独眼狼,陡然腾空而起,本就有一米多高的庞大身体,跃起来竟然和唐越差不多高。

    “找死!”

    蓄势待发的唐越,一拳砸出,内气翻滚,早已准备好的银针咻咻直射!

    然而,毕竟狼和人体不同,唐越这些银针只是习惯带在身上救人的,对付人体他有一百种办法,可是对于狼,伤害力明显有限。

    既然银针效果不怎么样,唐越只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抵挡了!

    没有花哨,直直地砸在了独眼狼的头颅上。

    黑影闷哼一声,在空中一顿,接着掉落下去,唐越这一拳结合寸劲打出,虽然时间仓促,爆发力却是惊人!

    嗷嗷声不绝,群狼乱舞,鬼影重重,悲壮凄凉,唐越身如游龙,每一拳每一脚,都力重千钧。

    有赵非燕在,唐越只想尽快找到缺口突围出去,不敢有丝毫的保留。

    独眼狼在地上滚了几滚,又爬了起来,却是一瘸一拐的,失去了战斗力。

    很快,剩下的狼就一起冲了上来,刚才的独眼狼像是用来试探的一样。

    这边,赵非燕也被两只狼给缠上了,不过,这些狼群似乎极有智慧,更多的主力都冲向了唐越。

    风更疾,影更浓。灰暗的天空,没有一丁星光。

    万丈悬崖下面,唐越独战群狼!

    拳到,狼飞!唐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一次都拼尽全力,在这样玩命的攻击下,这些狼只要中招,就非死即伤。

    一拳挨中,狼摔在地上滚动几下就没了气息。

    一人之猛,威吓群狼。

    “轰轰——”

    唐越脚踢生风,呼呼作响,拳拳到肉,不多时,一双铁拳上就染满了鲜红的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那些狼的。

    又是一只身材高大的野狼被唐越踢中肚子,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重重地砸在地上,激荡起一地灰尘。

    似乎也被唐越的勇猛震住了,剩下的五只野狼,竟然退缩到了一边。

    唐越双手叉着腰,气喘吁吁,身边倒着六七具狼的尸体,狼血染红了地面,连空气中都混合了浓郁的血腥味。

    “非燕,这些狼崽子也被打怕了,等再打倒两只,我来掩护,你赶紧先跑出去。”唐越道。眼看已经打出了一条血路,要尽快让赵非燕先离开这里。

    “不行,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赵非燕不容商量地拒绝道,目光坚定。

    “你……”

    唐越刚想说什么,却陡然停住了。

    “吼……吼……”

    像是一辆坦克压过来一样,地面似乎都在颤抖着,伴随着震耳的吼声。

    唐越和赵非燕下意识用两手捂住了耳朵,这是什么声音?

    很快,一只只野狼的尸体躺在了地上,腥红的血流的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道。

    嗷……

    狼头一声嚎叫,顿时群狼停止攻击,缓缓地重新将两人包围起来,然后围着两人开始打转。

    唰!

    空气仿佛都震荡起来!一道庞大的黑影如电般射了过来。两点铜铃大的绿光越来越近。血盆大口张开,露出腥红的舌头……

    终于,狼头亲自攻击过来了,唐越怒目而视,不曾后退半步。

    血的味道扑面而来,唐越浑然不觉。

    嗷……

    大吼声中,狼头凌空扑下,两只锋利的爪子散发着寒冷的光芒,狼牙血淋淋的肉还挂在上面。

    唐越闪身错步,身形极快,敏捷地避开这一击。不等转眼看去,狼头再次跃起,将近两百多斤的庞大身躯竟然灵活无比,直接扑向了唐越的头部!

    “孽畜,找死!”

    唐越大喝一声,充满了力量的拳头迎面砸下。

    狼头眼中凶光闪过,似乎极为不屑唐越的拳头,直直地扑了过来。这头狼显然属于异兽一类,不仅仅体形、力量和敏捷性比普通狼要强大的多,就连智慧也远远高出普通的狼。

    竟然敢用拳头来抵挡,简直不知死活!

    砰!

    两者轰然撞到一处。

    鲜血四溅,碎肉翻飞。狼头庞大的身体凌空停滞,轰的一声掉落下来,地面上已经出现了几颗狼牙。

    翻滚一番,狼头迅速地站了起来,目露凶光,却后退了数步。显然刚才的硬碰硬中,它竟然没有占到一点点优势!

    “畜生,你也知道害怕?”唐越森然冷笑,虽然拳头处传来阵阵钻心的痛。一双肉拳与狼头锋利坚硬的牙齿相撞,即使他赢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一人一狼对峙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

    就在狼头失去耐心,准备再次对唐越发动攻击时,一个异样的巨大声响炸了开来。

    如雷鸣,如重鼓,响彻耳际。

    不过比唐越和赵非燕反应更加敏捷的,则是面前的几只野狼,听到吼声都蹬蹬后退,几只狼相互望了望。

    狼头第一个撒腿跑了,剩下的几只当然也要跑了。

    “不好。”唐越心中一惊,狼的嗅觉显然比自己还要灵,来者恐怕比狼群更加恐怖,要不然它们又怎么会狡猾地逃跑了?

    看着一溜烟消失在眼前的狼群,唐越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一把拉起赵非燕的手,转头向另一边跑去。

    “快走。”

    赵非燕早已体力不支,几乎是被唐越拖拉着跑,胸前的饱满如浪涛一样,上下震荡着。

    树林唰唰倒退。耳边的吼声却没有断过。

    如追魂的鬼叫,仿佛就在耳边,催促着两人一刻也不敢停下来。

    半小时后,赵非燕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唐越,我真跑不动了。”

    “不行,再跑远一点才安全。”唐越说道。

    转身看了眼赵非燕,心中又是不忍,只见她白白嫩嫩的脸蛋上,汗水涔出,通红一片,嘴巴微张,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绺刘海散乱在额头上,无比的憔悴,惹人心怜。

    “往这树林里跑。”唐越略一沉吟,拉着赵非燕换了个方向,向旁边的树林里钻了进去。

    这下子更狼狈了,草深及膝,根本看不到路,两人深一脚浅一脚,不时还有树枝弹过来,砸在脸上生痛生痛的。

    唐越只能将赵非燕挡在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来挡住这些树枝的攻击。

    唐越的衣服早成了乞丐服。而赵非燕跟在后面,虽然没有树枝弹在身上,情况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白白嫩嫩的脸蛋上,几片树叶沾着汗水,紧紧地贴在脸上,额头上几绺刘海散乱,运动服的裤腿更是脏得不成样子,下半截全部都湿答答的。

    这里的草似乎都十分茂盛,两人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不时的一脚踩空,发出一声惊呼声,却不敢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非燕,再坚持一会儿。”

    唐越一边在前面拉着赵非燕,一边不忘给她鼓励鼓励。

    又跑了大概两百米,身后的吼声似乎远了一点。

    “休息下吧。”

    跑到一片草地上,唐越终于停下来了,双手叉着腰,大口喘着气。

    赵非燕早就等不及了,此时也顾不得形象了,一屁股坐了下来。

    凝神细听了一会儿,似乎只有风声呼呼,刚才那沉闷的兽吼声没有听见,唐越一颗心才稍稍放下来。

    “唐越,你的手怎么了?”坐在地上的赵非燕突然心痛地说道。

    “没事。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吧。”

    唐越随意看了眼,一路急跑,连手臂的痛都没有发觉。

    赵非燕却一把拿过唐越的手掌,只见手背处的皮全部蹭掉了,露出里面白森森的肉,一丝丝的鲜血涔了出来。

    两行清泪滚滚落下,赵非燕很快呜咽起来,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这是为了保护自己啊!要不然以他的身手,根本不会被狼群包围起来的。

    是谁在危险的时刻,不曾离开自己半步?是唐越,他把自己变成了坚固的盾牌,将她安全地守护在里面。

    想到这儿,赵非燕双眼慢慢漾起阵阵柔波,混合着泪水,静静地看向了唐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