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86章 外出寻药

    这里不是普通的地方,更像是一个秘密的站点!唐越很奇怪地想道。

    当然,他现在还没有把这一切联想到戚微身上,因为对方除了身材好脸蛋好之外,并没有特殊的能量波动,明显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院子里,戚微将唐越引到了泳池边的桌子旁坐下。

    “你刚才的那个是魔术?”戚微问道。刚才并没有看到唐越怎么动作啊,那两个也算是身手不弱了,竟然一点反抗力都没有。戚微故意睁大眼睛,一幅可爱单纯的小女人形象。心中不由对唐越多了一丝警惕。

    唐越心中偷偷一乐,雕虫小技而已,看来那句老话说的好啊。好奇心害死猫!何况只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差不多吧,我会的东西很多哦,只要你有时间慢慢来了解。”唐越赶紧的往自己脸上贴金!脸不红心不跳,眼睛直视着戚微,清澈的目光中,只有对美女的崇拜之意。

    欣赏与被欣赏,双方都是愉悦的。所以当唐越欣赏戚微的时候,从来不会偷偷的,而是大胆的看,当然前提是这个女人不能太保守。

    显然,身为宝岛第一腿模的戚微,确实不是一个保守的女人,被唐越如此火热的目光欣赏着,竟嘴角挂着骄傲的笑意。

    “喜欢,没想到你这么年纪轻轻,竟然还是个魔术师呢。”

    戚微轻笑道,因为在家里,她也随意的多,抿了一口咖啡,问道:“你是我的粉丝?”显然指的是,自己是个模特,在各地都会遇到粉丝,当然,大部分都是躁动的男人。

    “呃……当然,我一直很爱慕你,今天有缘相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唐越继续侃道。

    天地良心,唐越昨天听到王梦莹说到‘戚微’三个字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茫然。

    不过不认识没有关系,只是那‘第一腿模”四个字,就已经有太多的诱惑了,让人无限想象起来。

    “不过,我今天来还有另一件事要找你合作。”唐越正了正神色,说道。

    “合作?”

    戚微疑惑道,看唐越的年纪和穿着,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啊,能有什么事情跟自己合作。

    也不怪戚微会这样想,虽然同样是模特,但是她这样层次的模特,出场费已经是天价了,合作的人自然非富即贵。

    “是的,我这次过来是代公司过来的,想找你谈一谈代言的事情。”唐越点点头道。

    “这个……”

    戚微犹豫起来,虽然唐越给她的第一印象不错,像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目光清澈,而且又是自己的粉丝,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爱慕的眼光呢?

    不过谈到工作上的事,她却不善长。

    “你的腿是不是受伤了?”

    唐越趁着戚微犹豫的光景,赶紧上下打量起面前的美人。

    有美女在面前却不能光明正大的看,那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

    悄悄打开透视眼后的唐越很快就发现了,戚微右腿根部,有一处伤疤,而且看样子还是最近才留下来的。

    唐越很少使用体内的那股能量,因为每一次使用后都会浑身疲惫。如果有敌人偷袭,自己的实力将会大加折扣。

    所以,透视美女虽是一件愉快的事,可如果将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唐越可不会傻到做这件事的。此刻唐越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因为他和戚微并不熟悉,只能算是陌生人,看就看了,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

    至于身边的王梦莹,赵非燕等女人,唐越却从不对她们使用透视。倒不是唐越他多么高尚,反而是觉得太熟悉了,不好下手。

    “啊?你怎么知道的?”

    戚微心中一惊,差点将手中的咖啡给倒了。身为名模,腿上有了伤疤,那可相当于是军事秘密,这事除了经济人外没有其它人知道,甚至连公司里的领导都还不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

    这处伤疤还是上一次任务留下的。

    这一刻,戚微看向唐越的目光警惕了起来。

    “呵呵……你想多了,我是特意过来帮你治疗伤疤的。”唐越急忙解释道,惊吓佳人这种大煞风景的事情,他怎么能干呢?

    “哦……这样啊。”

    果然,听到唐越的解释,戚微一颗紧张的心才稍稍放松下来。

    她不是普通的女人,腿上的这个伤疤不仅不能让别人知道,连治疗都要偷偷的进行,因为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

    可以说,这个伤疤,对于戚微这个国际名模来说,那就是致命的!虽然目前她只是借用这个身份。可是她本身就是一名模特,这个道理自然清楚。

    不仅仅是事业毁于一旦,甚至会因此背上累累债务!

    戚微抿了口咖啡,平复下心中的惊吓,突然玩味地轻轻一笑道:“小帅哥,你这么年纪轻轻的,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像是一股电流劈下,唐越全身一颤,随着戚微的抿嘴一笑,他竟然呆了,声音娇媚酥软,丝丝钻入耳朵。

    这女人,绝对是个妖精!

    一番交涉后,戚微终于妥协了。

    “三天后吧,你可以再过来。如果你真的能治好我的腿伤,那代言的事自然没问题。”最后,戚微许诺道。唐越这才离开了别墅。

    回到公司,唐越将戚微的事告诉了王梦莹,顿时让对方欣喜无比。这事只要成了,那对公司接下来的发展将会有很大帮助。

    唐越笑着耸了耸肩。能不能治疗好还是个问题呢,她真当自己是神医了?

    不过能让自己的女人如此相信自己,唐越心中还是很骄傲的。

    ……

    夜晚,宁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唐越准备最后一次施针了,只要再配合上药方,赵母就可以完全的康复了。只是他所开的药方,这几天跑遍了整个宁海市,依旧缺少一份赤血云母草。

    无奈之下,唐越便打算第二天远行一趟,他知道只有在那个如原始森林一般的地方,才会有赤血云母草的存在。

    当赵非燕知道唐越要为母亲寻找一味关键的草药,赵非燕坚决要和他一起去。

    这几天下来,赵非燕每天按照唐越所给的药方熬药,母亲的病情已经是一天天的好转了,医院里的医生都惊讶不已。

    可唐越知道,赵母的病,这些药材只是辅助的,关键的还是自己的鬼医九刺。而最后的赤血云母草,更是不可缺少的主药!

    幸好,宁海市有直达善城的飞机,而从善城到唐越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只需要半天的时间了。

    ……

    青峰山,高达万丈,险峰林立。虽然距离善城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可这连绵的山峰却像是原始森林一般。

    唐越和赵非燕购买了齐全的装备后就出发了。

    半山腰上,眼尖的唐越发现了一处洞穴,在他的透视眼之下,隐隐觉得这洞穴有些怪异。在他的印象中,赤血云母草生长条件极为严格,只有那些最为阴森的地方才能活下来。

    抱着一丝希望,唐越和赵非燕进了洞中。

    洞很深,两人一直走了一百多米,依旧看不到尽头。

    “唰——”

    一道白影飞起,宛如漆黑夜空中闪过一道雷电,速度极快,向唐越飞来。

    唐越早就凝神戒备,一把推开赵非燕,电光火石间,生生挪开一步,上向一侧,正好避开飞蜥的攻击。

    飞蜥从这边石壁飞起,一击不成,又趴在了另一边石壁上,继续蓄势待发。

    唐越面对这灵活无比的飞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是全心防备。

    突然,飞蜥在石壁上游走了起来,如毛笔在宣纸上飞舞一般,只见漆黑光滑的石壁上,一道白线四处乱窜。

    “唰——”

    飞蜥再次腾空而起。

    “孽畜,找死!”

    唐越大喝一声,急忙迎上,这飞蜥竟然绕过他,直奔赵非燕而去。

    “小心点。”唐越一边迎战面前的怪物,一边朝赵非燕大声喝道。

    “不要分心啊。”赵非燕急道,已经缩在了一处石壁后。看到唐越如此危险,心中不由一暖,他对自己真的太好了,为了母亲的病已经付出了太多。

    一掌劈下,手如刀,风声呼呼。

    正中飞蜥身体中间部位。

    “啪!”

    被唐越一掌击中身体,飞蜥如死蛇一般砸在了石壁上,翻滚几下后,掉落到地上。

    不等唐越继续追过来,飞蜥又嘶嘶滋滋的游到了石壁上,红信吞吐不定,头颅高昂,身体竟然倦缩成了一团。

    心中一动,唐越突然捡起一块石头,内气运动,手腕一抖,石块飞出。

    嚓

    火花一冒,却没有砸中飞蜥,那怪物换了个位置。

    “哈哈,赵非燕,你躲远一点,看我不砸死它。”

    唐越苦于自己没有称手的攻击武器。不过,这石洞里唯一不缺的就是石头了。灵机一动,这石头就是武器!

    顿时,唐越双手弹射,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嘭嘭嘭砸出去。

    飞蜥却只是在石壁上不停地换位置,怎么也不肯离开,偶尔飞起来攻击,也被唐越轻易地闪掉。

    数十块石头砸去,飞蜥已经身中数下,在墙壁上游走的速度慢了下来。

    洞里很昏暗,可是这奇怪的飞蜥却浑身雪白,犹如那黑夜里的一道白光,是那么的怪异。

    唐越越弹越快,简直就像握着一挺机关枪,而且子弹还可以反复使用。

    可怜的飞蜥终于在脑袋中了一块石头后,翻滚着从石壁上掉了下来。

    唐越又弹射几次后,那道白光终于一动不动了。

    赵非燕小心翼翼走到跟前,和唐越并排站着。

    “哈哈,这家伙还真是棘手啊。”唐越拍了拍手道。

    突然赵非燕一把抱了过来,身体微微发抖。

    唐越一把拉起赵非燕的小手,两人接着向洞的深处走去。

    越往里走,光线越来越暗,石壁也更加的潮湿,地面上坑坑洼洼的,不时响起哗哗声,在这寂静的石洞里,分外的响亮。

    唐越从装备包里拿出一支火把点燃。他一手拉着赵非燕,一手举着火把,继续摸索着前进。阴风阵阵,吹着火苗摇曳不定。

    突然,赵非燕停下来了。

    只见赵非燕原本白净的脸蛋,浮现一丝苍白,娇躯微微颤抖,握在手心里的手也很冰凉。

    “我有点怕,刚才的飞蜥都已经那么厉害了,这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呢。”赵非燕哆哆嗦嗦着道。

    “不怕,有我在呢。”唐越停下,拍了拍赵非燕瘦削的肩膀,心中不忍。

    唐越本不是轻言放弃的人。现在需要炼制的洗髓丹,还缺少朱魔草、阴灵草以及萸雏草三种,而且这三种草药都是洗髓丹里用量比较多的。如果现在就放弃了,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白费了?

    啪啪……

    哗哗……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向深处走去,洞口越来越狭窄,到了现在已经只容两人通过了。

    而且很多地方深浅莫测,怪石嶙峋,两人不得不经常猫着腰爬过去。

    “咦?”走在前面的唐越突然停下脚步,疑惑一声。

    赵非燕紧跟着停下来,只见前面突兀地出现了一块石门,将去路完全封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