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暴打院长

    “不要!”

    赵非燕内心痛苦地挣扎着,浑然不觉男人已经贴身凑上来了,直到对方那张丑陋的肥脸抵在了眼前才惊恐地大叫一声。

    “嘿嘿……叫啊,叫啊,撕破了脸大家都没有好处。”巩涛毫不畏惧,自己的办公室,整个医院有谁敢进来多管闲事?

    轰!

    一声震天巨响,房门被一脚踹了开来,因为用力过大,房门来来回回地撞击着,连绵不绝。

    “谁******找死啊!”巩涛大怒,竟然有人敢踹自己的办公室大门!愣神间,赵非燕已经逃到一边,看向房门外的身影,蓦然两行清泪流下来,心中却是无比的安定。

    骂完之后,巩涛就发现了来人,竟然并不是自己认识的医生或者护士。“你谁啊?还有没有教养了?”

    “教养?猪嘴里也能喷出这两个字了?真是奇怪了。”唐越冷笑道,一步步走了进来。

    “你……你骂谁是猪呢?”巩涛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然而并不善长骂人的他,一时间竟憋得难受极了:“老子可是院长,你敢骂我是猪?”

    “还真是一头逆了天的猪啊,竟然连猪都能当上院长了。”唐越道。人已经走到了巩涛的面前,盯着面前的猪腰子脸一字一句道:“你是院长?”

    巩涛被唐越如此近距离地盯着,竟不寒而颤,如同被一头饥饿的毒蛇盯住了,身置冰窟,半晌才木偶般地点了点头。

    “刚才是你干的好事?”唐越道,脸色更加冰冷。

    巩涛再次木偶似的点头,却根本没听见唐越在问什么。

    啪!

    清脆的耳光声猛然响起,响彻整个房间。

    耳光声响起,巩涛一百八十多斤的肥肉竟然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如火在燃烧。

    “哇,你敢打我?”一手捂着脸的巩涛完全懵住了,哪里来的野蛮人?都什么社会年代了,不好好的玩勾心斗角、权谋利益,竟然上来就动手打人?

    野蛮人!

    巩涛却对这个野蛮害怕了,眼角的余光都不敢再看唐越了。

    唐越缓缓蹲下来,他知道自己一巴掌的威力,足够这家伙痛不欲生了,“做了事就应该有为此付出代价的觉悟,你觉得呢?”

    “你想要干什么?我可还没下手,你不能这么对我。”巩涛猛然想到,自己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啊,刚刚凑到赵非燕身边你就进来了,现在竟然还打我!自己是不是太吃亏了?

    “满嘴铜腥味的猪。”唐越同样心中震惊,没想到在办公室里这家伙都这么大胆,要不是自己想过来帮忙,说不定赵非燕就已经被那个了。想到这,对地上的院长更气愤了,这种人怎么可以当上堂堂大医院的院长?

    “你……这里可是医院,你还敢弄死我不成?”巩涛眼色闪过一丝厉色,脖子一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是她的朋友吧!我告诉你,这事不可能!没有钱你去哪家医院都是这样的,难不成你还想告我不成?”

    赵非燕生怕事情越闹越大,连忙过来拉扯唐越:“唐越,算了吧,我们不求他就是了。”

    “求?”唐越冷笑。

    “怎么着?没钱还想充大爷不成?我告诉你,少一分钱这手术都别想做!”巩涛捂着自己的脸,人缩在了桌子角下面,声色俱厉地喊道。

    穷人,也就剩下一点武力值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巩涛才不怕,这里可是医院,又不是在路上,他还真敢杀了自己不成?

    唐越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正是当初梅正韦给他的报答,整整二十万。

    啪!

    唐越暗暗用力,轻薄的支票竟狠狠地扇在了巩涛的脸上,接着手一松,支票轻轻落在了巩涛的身上。

    巩涛将支票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怔住了,数了数后面的零,真的是二十万,而不是两万!

    更让巩涛难以相信的是下角的签名,梅正韦!

    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如三记铁拳重重地砸在他的心头上,身为宁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他认识的名流也不算少,可是梅正韦这三个字,却是具有非同一般的能量。

    因为这三个字代表着宁海市的地下力量!

    像巩涛这样场面上的人,宁愿得罪一些商贾名流,也不愿意得罪梅正韦啊,人家可不和你说什么法律人情。

    颤抖着拿起支票,巩涛生生地吞了几下口水,才犹豫不定地问道:“大哥,你认识梅爷?”

    梅爷?唐越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这个梅爷想必就是梅正韦了,没想到他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竟然都被人叫成爷了,想必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他和梅正韦不过一面之交,自然不清楚对方是做什么的。

    “哪儿那么多废话!”唐越喝道。对方变脸的速度之快,竟是生平罕见。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欺弱怕硬,刚才还一幅嚣张的样,这会儿已经强迫自己挤出了笑脸。

    “大哥怎么不早说,你既然认识梅爷,什么事不都好办了。”巩涛一边哭着,一边又要强撑起笑脸。

    ……

    手术室外,唐越和赵非燕重新回来了。

    “唐越,你的钱我一定会尽快还你的。而且要不了二十万,十五万就够了……”赵非燕咬了咬牙,趁着没人的时候向唐越说道。

    “嗯。剩下五万你先留着吧,反正放我这里暂时也用不上。”唐越笑道。

    赵非燕没有说话,安静下来,半晌后坚定地说道:“谢谢你唐越。”

    过了会儿,唐越去了厕所,赵非燕将医药费的事告诉了赵立,姐弟都喜极而泣地抱在了一起。

    “姐,唐越他真不是你的男朋友?”

    赵非燕脸色微微一红,她倒是想啊,可两人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生,虽然天天住在一个屋子里,可是连暧昧都没有过。摇了摇头,赵非燕神色躲闪。

    “我明白了……”赵立看着自己姐姐的样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小鬼头,你明白什么了。”赵非燕作势要打。

    两姐弟正高兴之际,突然走廊尽头走来一个女人,大红色的长发,身上穿着吊带,牛仔裤子上破洞一个比一个大,两个眼影又大又黑,浓妆艳抹,人还未到,一股劣质的香水味先袭入鼻中。

    “老婆,你来了。”赵立起身相迎道。一边的赵非燕也停止打闹,看向了女人。

    “谁是你老婆?你个没用的东西,说,是不是又从家里偷钱了!”女人扫了眼赵非燕,却连声姐也懒的叫了,直接对着赵立骂了起来。

    “什么偷钱!那是我自己的钱好不好。”赵立气道,面色有些尴尬,自己的姐姐就站在边上呢,老婆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你的钱?哈哈,就你这样也能挣到钱?是不是把那五万块钱取出来了!马上还给我。”女人向赵立伸手喝道。眼神中尽是不屑。她算是倒了霉,当年嫁给赵立的时候,赵家还算富裕。原本以为自己嫁了个小豪门,从此衣食无忧了。哪里想到,赵家会败的如此之快!

    赵家穷了后,赵立自己又没什么本事,挣钱能力有限,又哪里能满足她的花钱?所以没事她都喜欢骂一骂赵立,反正这男人就这样了,怎么骂也不敢离婚,有了这个想法后,更是嚣张了。更何况是现在?赵家已经成了一个无底洞。

    “你别无理取闹了,那五万块钱已经交给医院了。我从哪里还你?”赵立道,却不敢声音太大,这女人太能闹腾了。

    “什么!交给医院了?”女人猛然疯了一般扑向了赵立,一边乱抓乱打,一边咬牙切齿着乱喊:“你傻了吧?你这钱花出去还想拿回来?你那个赌鬼老爸能有钱还你?”

    赵非燕很想上去拉开两人,可听弟媳妇的话却很无助。是啊,弟弟已经成家立业了,这次医疗的钱,老爸当然不会还的。只是,妈妈都这样了,他们竟然还在为钱争吵!

    “什么还不还的,这是我应该出的!”赵立推开自己老婆,脸色通红。

    “好,好,你应该出,你就继续往那老不死的身上砸钱吧,老娘不陪你过了!”说完,将手中的皮包用力砸向赵立,转身离开了。

    女人走了,走廊终于安静下来了。不少看热闹的病人家属们纷纷摇头。

    赵非燕于心不忍,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在家是这样的地位,这次偷偷拿出五万块钱,眼看着就要离婚了。

    “姐,我没事。”赵立看着一手拍着自己肩膀的赵非燕,摇了摇头苦笑道:“就一疯婆娘。”

    “哎……她也有她的难处,当年你们结婚的时候咱家还算有钱人家,她嫁给你本就是图钱的,当年劝你,你还不听。”赵非燕道。想到自己家从富裕变成败落后遭遇的事,不由的眼睛滑下,心中一顿悲凉。人情冷暖,只有在最困难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谁是你的亲人,谁只是图你的钱势。

    就在姐弟俩相互安慰时,唐越走了过来,淡淡地开口道。

    “此女当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