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坏人都有写日记的习惯

    “你……你想干什么?”周大海惊恐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当警察这么多年,没少遇到一些罪犯事后算帐的,可是最后呢?无一不是被他整得更惨!看唐越这年纪,不过一个二十多岁的愣头小伙子,这种人看起来难对付,其实也是最好对付的。无非是一时冲动,只要稳下来就行。

    唐越一手拿着顺手找来的铁棍子,有节奏地拍打着掌心,他确实不着急,别看这周大海是个警局的小头头,却挺个将军肚,秃了大半个头,这样的人还不够他一脚踹的!

    在地上爬了一段距离的周艳如已经手捂着胸口,靠在了床角下,不知所措地看着唐越。

    “想干什么……我也没想好,只是看你们这表演的太卖力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嘿嘿……”唐越道,他的计划本来是等这对狗男女办完事再上来,没想到对方的表演太过火爆,彻底的打乱了。

    周大海了愣了几秒钟,接着就朝唐越微微点头,露出了我懂的表情:“原来是这样,既然兄弟都看见了,那不如一起玩儿吧?也好去去火。”

    周大海一边说,一边瞄了眼柜子,那里还有他私藏的一把仿真手枪,打死一个人轻而易举。只是现在距离有点远。只要唐越愿意跟他们一起玩,下手的机会自然来了。敢夜袭警察?打死你都算便宜你了!想到这,周大海心中冷笑不已。

    “一起玩?”唐越一时反应不过来。

    “是啊,既然兄弟刚才看上了火,不如一起玩,良辰美景,可不能苦了自己的小兄弟。”周大海伸出一只手邀请道。

    从始至终,周艳如只是后背紧紧地抵着床角一动不动,双眼惊恐无助,她虽然在那方面放的开,可毕竟只是个没出校园的女学生,何尝遇过这种情况?

    唐越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动摇了,妈蛋,他还只是一个没尝过女人味的处哥!怎么可以这样引诱他呢?怎么可以呢?

    看着唐越这幅表情,周大海老成人精了岂能不懂?有戏!果然是个愣头小子,都敢手持凶器闯进家里来,竟然还不忘色字!殊不知,色字头上一把刀。

    玩吧玩吧,等你玩完了,老子让你一辈子走不出监狱的大门!这会儿,周大海已经将唐越的一生算好了。脸上的笑容更殷情了,朝艳如喝道:“愿不愿意好好侍候这们兄弟一晚上?”

    “愿意。”周艳如哪敢说半个不字?连连点头,胸前的一对饱满,如两只白生生的大兔子,上下乱窜。

    “小兄弟,你看人家娘们都愿意了,要不我让一让位置?”周大海小心翼翼道,作势就要起身,目光不由地瞄了眼柜台。只要再走两步,他就可以拿到那把仿真手枪了,一枪在手天下我有,到时候还会怕他一个愣头小伙子?

    原本,周大海在警校的时候,也是个身强力壮的猛男,可惜这么多年酒色下来,身子骨早掏空了,现在就连多走几步路都要大喘几口气,就是床上的事情,也多是女人侍候为主,他已经没力气去征伐了。更别说和唐越这样的小伙子打架了。

    所以面对手持铁棍的唐越,周大海连反抗挣扎都放弃了,比拳头冷兵器他没勇气。

    眼见唐越没吭声,周大海慢慢离开了床位,缓缓向柜台挪去,一边连连向艳如使眼色。

    眼看就要得手了,周大海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辣。

    “站住!”唐越猛然喝道,周大海顿时整个人定在了那里,动也不敢动。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周大海面前,唐越干净利落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强大的力量将周大海两百多斤死猪一样的身体原地转了一个圈。

    接着,“轰”的一声,摔在了木质的高档地板上。拎起来一大挂,躺下去一大坨。爬在地上的周大海,简直跟死猪没两样了。

    “大哥……饶了我吧。”仅仅是一巴掌,周大海已经嘴角鲜血如注,因为是趴在地上,很快就蹭的整个脸被血染红了。两颗牙齿赫然躺在脸前。

    “你简直是侮辱我,怎么补偿我?”唐越喝道,十分生气!

    “侮辱?爷,我哪敢侮辱你啊……”周大海连死的心都有了,连自己的女人都送给你,怎么就侮辱了?

    “妈蛋,连这种货色都送的出手,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精神损失费?”唐越道。

    “呃……”周大海愣了好一会儿,目光怨恨地瞪了眼旁边的艳如。“我错了,大哥,这种烂货确实不应该送。我赔钱,我赔钱。”

    旁边的周艳如,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麻木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仿佛他们说的并不是自己。

    唐越看着求饶的周大海倒是有些为难了,他就是来找麻烦的啊,你这么配合我还怎么打你?

    不得不说,这周大海太配合了,自己要求的没要求的,他全部替自己先想到了。

    “妈蛋,谁让你这么听话了?”唐越愤愤地一脚踹了过去,虽然他没怎么用力,可周大海却依旧受不了,很干脆地晕了过去。

    周大海晕了,房间顿时安静下来了。唐越顺便在宽大的圆床上坐了下来,眉头微皱,原本打算私下里收集证据,再一举将周大海打倒的,现在都已经现身了,必须立即行动了,否则这家伙一旦醒来,肯定第一时间反咬自己一口。

    论武力,唐越一只手就能对付这个家伙,可是周大海身为警局体系的人,能量同样不可小视,一不小心说不定自己就成了罪犯。虽然他不介意,可是再想平静地生活却是不可能了。

    唐越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房间里,诡异的安静,唯有晕过去的周大海嘴巴里的鲜血,一股股的涓涓流出,很快染红了一大片高档的木地板。

    周艳如双眼盯着地上的一滩血,突然跪了下来,然后爬着来到了唐越的脚下。很快,就哭得雨带梨花,双腮通红:“大哥,救救我。我是被他逼迫的。”

    唐越厌恶地看了眼周艳如,不为所动。

    “大哥,真的,我是宁海大学的艺术系学生,我今天大四了。我还有学生证。”周艳如连忙说道,一边从抽屉里翻找出一张学生证,接着又在唐越面前跪了下来,双手摊开学生证。

    唐越瞥了眼,上面还真的是周艳如。眉如细柳,唇红齿白,一头黑发显得清纯甜美,灵魂清澈的大眼睛。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没想到这女人素颜照竟然也这么漂亮。

    不可否认,这周艳如光是脸蛋身材,绝对可跻身宁海大学的校花级别。只是,唐越看到的景象,实在无法把眼前跪在地上的女人和照片上的女人联系到一起。

    如果是在宁海大学看见了周艳如,唐越指不定还要行注目礼呢。想到这里没来由的一阵厌烦。

    这女人太可恶了!她糟蹋的不是她一个人,而是一个美好的集体形象!大学生女神,集美貌与智慧于一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我相信你了。”看着周艳如依旧捧着学生证,唐越哼道。

    “那……大哥能放过我吗?”周艳如吞吞吐吐道,她一直以为唐越是个入室抢劫的劫匪。

    唐越一时没了主意,怎么处置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知道大哥辛苦了,我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看到。”周艳如道,看着唐越幽幽道:“作为报答,我可以侍候大哥一次……呃……我技术很好的,一定让大哥舒服满意。”

    “滚!”唐越突然喝道。

    妈蛋,看我是处好欺负是吧?

    面对突然暴怒的唐越,周艳如完全懵住了,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吗?却不敢真的滚出去。

    “还不滚?想和他一样吗?”唐越道。

    “哦……我滚,我马上就滚。”周艳如脸色一喜。连忙双手撑着爬了起来,慌张地逃离了房间。

    很快,装修豪华奢侈的房间只剩下唐越一个人。暧昧的橘红色灯光下,一头半裸着的死猪静静地躺在那里,房间里弥漫着血腥味。

    唐越拿起柜台上的雪茄点燃了,烟雾升腾,如梦如幻,一切似乎都得变得不真实起来。

    “呼……操蛋的社会,把人都逼成了鬼。”不得不说,今晚的周艳如给唐越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心情莫名的烦燥,恨不得大砸一通。胸口说不出来堵的慌。

    好好的一个女大学生,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一根雪茄抽完,唐越从口袋里翻出刚刚挖出来的铁盒子。既然已经被周大海认出来了,明天就必须要行动了,但愿能从这铁盒子里找出足够让周大海认罪的证据来!

    一叠美元被唐越收进了口袋,再接下来就是六个优盘,只能回家再看内容了。倒是那黑色的笔记本更加吸引唐越,这年头,还能用笔记录下来的内容,绝对不是普通的,何况是周大海这样身份的人。是什么秘密让他只敢偷偷的写在笔记本里呢?

    带着好奇,唐越轻轻地翻开了黑色的笔记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