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老婆大人的娃娃亲

    两层的小洋楼,前面花园,偌大的泳池,鳞波闪亮。画栏雕楼,鸟语花香。

    王梦莹和迎面相接的男人示意后,转过身来,一只手搭在了唐越的胳膊上。男人顿时眼角抽搐,很快被掩饰过去,笑着在前面引路。

    “我这孤军深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介绍一下敌情?”唐越附在王梦莹耳边低声道。

    “这是我林伯伯家,小时候和我家相邻,林伯伯是我爸的战友,前面是他的大儿子林泰钧,刚从国外回来的华侨博士。也是我小时候的朋友……”王梦莹道。

    “青梅竹马?”唐越敏锐地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

    果然,王梦莹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很快解释道:“那会儿我才八岁,然后他们一家就搬到了国外,那些小孩子的事哪能当真?”

    王梦莹神色间明显有些不满。

    “娃娃亲?”唐越道。

    “呃……算是吧。不过只是随口说说的,那会儿我爸还不认识你师父呢。而且我爸说不定早忘记了这事。没想到他们这次回来却要旧事重提。”王梦莹点头,接着解释道。

    “没关系。谁让我老婆长的漂亮呢。”唐越道:“看样子,你小时候一定长的不好看,人家没看上,结果这次回来发现你变的这么漂亮了,又独自开了一家公司,所以又心动了。”

    “你小时候才不好看呢……”王梦莹反驳道,很快发现自己这话太撒娇了,连忙住嘴,瞪了眼唐越。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门口,唐越抬头,一道熟悉的身影挡在前面。

    “是你!”

    身影一手指着唐越,一脸的不可思议,不是别人,正是在宁海大学被唐越欺负的跑了二十圈操场的林泰芝!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林泰芝的脸色通红,唐越绝对是他的恶梦啊,竟然在自家门口撞上了。

    相比之下,唐越就淡定的多了,一个小屁孩子而已,他压根从来没放在心上。

    “哦,你们认识?”引路的林泰钧奇怪道。

    “哥,你怎么把他带到家里来了?”林泰芝大吼道:“这人就是一个……一个怪胎!”

    能不怪胎吗?投篮直接半场投,而且十个进了八个球!让他这个将篮球当作炫耀资本的人情何以堪?

    “不得无礼。”林泰钧喝道,自己这弟弟还是太年轻了,就算有仇也不能这样解决啊。这简直太不入流了!简直给林家丢脸。

    王梦莹疑惑地看了看唐越,这个家伙来到宁海市没多久,怎么仇人比自己的还多?****吃饭都能遇到!

    不过林泰芝的评价却是让王梦莹深有同感,跟唐越接触久了,越发觉得看不清,这人确实担的上怪胎这个称呼!

    “唐越,你是不是欺负过人家?”王梦莹向唐越问道,算是从中调解,从林泰芝这一幅委屈的样,就看的出来唐越肯定没吃亏。

    “怎么会?我只是让他多锻练锻练身体,这总不是坏事吧。”唐越道,接着朝林泰芝道:“看到我不用这么激动的,虽然当初指点过你,我知道你感激我,可你也不用这么放在心上。”

    “什么,我感激你?”林泰芝快气哭了。一张原本英俊的白脸涨得通红。

    “哈哈,锻练身体是好事嘛,没想到你们还认识,真是太巧了。”林泰钧笑着走过来,很是大度的样子。

    返身扳过林泰芝的身体,投过了隐蔽的眼色。林泰钧才笑容满面的领着众人进了屋子。

    “梦莹来了啊。快进来坐。”一道略带惊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身穿一套豪华名贵的西装,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林伯伯。”王梦莹笑着喊了一声。

    “几年不见,都长成这么大的姑娘了,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子呢。时间过得真快,看来我们是老了啊。”林伯笑道。似乎没有看到站在王梦莹旁边的唐越,又或者故意忽略了。

    几人相继坐了下来,唐越也不客气,直接和王梦莹坐在一块,还贴得很近很近,近到让人一眼就看的出来他们关系非同一般。

    林伯再忽视唐越难免显得无礼了,勉强笑道:“梦莹这还带朋友过来了呢?这位是……”

    “我……男朋友。”王梦莹道,面对林伯这个长辈,她更像个小姑娘了,脸色微微一红。

    “哦。这样啊。”林伯点点头,没有多说了。又寒暄了几句便借口有事上楼去了。

    不一会儿,林泰钧手捧一束红色玫瑰走了过来,来到王梦莹旁边蹲了下来。

    “梦莹,你今天真漂亮。就像这花儿一样。送你的花。”

    王梦莹默不作声,心里暗暗呐喊着唐越。这家伙还不表示?自己带他过来干什么难道忘记了吗?

    林泰钧继续举着鲜花,双眼柔情地看着王梦莹。

    时间一点点过去,气氛由浪漫变成了尴尬。

    终于,唐越像是想起来了自己这护花使者的身份,站起来轻轻咳嗽一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接着向前一步面带笑容,一把将林泰钧手中的玫瑰拿到了手中。

    深深闻了一下,一脸陶醉。

    “好香的花儿!”唐越感叹道,接着一转身递到了王梦莹面前:“送给你。”

    王梦莹顿时满头黑线,这家伙太明目张胆了吧?下意识地已经将玫瑰接了过来。

    花是我的!林泰钧的内心在咆哮,脸庞抽搐着,极力按捺着心中的激动,要不然就该直接骂出来了,只是多年在国外的上流社会,绅士的理念根深蒂固,让他不得不压制着自己。“绅士,绅士,我一定要绅士不跟他一般计较。”

    “你……你跟我家梦莹什么关系?”林泰钧站了起来,脸色通红,这世上竟然有这么脸皮厚的人。

    “错了,是我家梦莹。”

    林泰钧深深呼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绅士形象,自己可不能和这无赖吵架,转而将目光看向了王梦莹。

    唐越同样看向了王梦莹。

    大厅里,王梦莹坐在沙发上,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凝视着他,眼神中的期待呼之欲出。

    这是一场男人的战斗。胜利失败却由一个女人来定。

    气氛压抑。呼吸紧张。

    “他……是我男友。”王梦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唐越的。

    轻轻的一句话,唐越得意地挺了挺胸膛。哥来这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敢抢我的女人?

    林泰钧如斗败的公鸡,眼神一片灰暗。黯然地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来了。

    “谢谢你的花。”王梦莹朝林泰钧道,心里有些歉意。

    安慰奖!绝对的安慰奖!唐越很不地道地鄙视了一眼王梦莹,女人啊女人,关键时候不能心软啊。要不然就是对一颗男人心的残忍!

    果然,听着王梦莹温软的声音动人的笑容,林泰钧脸上的笑容重新绽放了。

    大门再次打开。

    一个中年女人进来了,林泰钧的母亲瑶碧。一身珠光宝气,短卷发,雍容华贵,保养极好,体态丰腴。

    “瑶阿姨。”王梦莹起身相迎,这一次她过来就是因为瑶碧的邀请,印象中,瑶碧那时候还是大学的教授,小时候王梦莹没少去她家玩,瑶碧没有女儿,也很喜欢活泼可爱的王梦莹。可以说,小时候的王梦莹对瑶碧有种母亲般的依恋。

    不过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王梦莹只是出于对长辈的尊敬。

    碧遥上前一阵寒暄,竟然和林伯一样,将站在一边的唐越无视了。寒暄完了更是拉过来自己的儿子林泰钧,说起了两人小时候的事情。

    王梦莹点头应付着,微咬嘴唇,几次想介绍一边的唐越,可又不好意思打断林母的亲热劲。

    “哎……小时候我就觉得你们两个很相配,都怪我家老林,非要去国外发展,要不然说不定你现在都成我林家的媳妇了,哈哈,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多好啊……”碧遥满脸怀旧地感叹道。

    “阿姨,我自我介绍下,我叫唐越,是王梦莹的现任男友。”唐越毛遂自荐,打断了碧遥继续往下说。

    一石落下,满林寂静。

    “小伙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林母警告道。

    “错了,东西也不能乱吃。吃了人家嘴软,哪怕是十几年前吃的……”唐越道,一边的王梦莹直汗颜,这家伙在胡说八道什么?难道是指十几年前自己常常去林母家蹭吃,结果现在难以拒绝人家的儿子求婚?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林母愣了一下,同样感觉到了唐越的话似乎若有所指。半晌后,才将目光挪到王梦莹身上,意思很明显。

    王梦莹不敢看林母似的,轻轻地点了点头。

    林母上上下下打量着唐越,似乎想看看面前的小伙子哪里配得上梦莹,竟然敢从自己儿子手里抢媳妇。

    王梦莹趁这机会,悄悄地从林母手心里抽回了自己的双手。

    温情攻势,同样伤不起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