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 比试

    “让我出去没问题,这药你必须给我改!”唐越义正词严,掷地有声地喝道。既然被他看到了,他就无法容忍。当初在山上跟随师父学医时,‘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这句话可是师父一直叮嘱他的。

    中医博大精深,药理相辅相成,容不得丝毫马虎!

    只是传到了今天,很多药方失传,或者压根就是错误的。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你撒野的地方吗?”伙计喝道:“百济堂,你也不在宁海市打听打听,就敢跑来捣乱。”

    捣乱?唐越很无语,自己穿的这么一派正气,长的这么和善可亲,像是捣乱的人?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伙计很骄傲,也很自负,更重要的是,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小伙子,中医之道,长者为尊。普遍情况下,越是年纪大的中医越吃香,年轻的人根本没人相信。

    而且这家百济堂在整个宁海市都是鼎鼎有名的,仅在宁海市,就有二十多家分店,全国范围内更是有数百家分店,历史底蕴深厚,相传有几百年的历史。今天坐诊的更是有着小神医之称的黎明琛!

    这伙计本是黎明琛的粉丝,听到唐越质疑自己的偶像如何不怒?

    这边的争吵,很快就引起了店里其它人的注意,正在坐诊窗口的中年人缓缓走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中年人不悦道。

    看到中年人走过来,伙计顿时精神来了,眼放光芒,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指向唐越道:“他来捣乱,竟然敢质疑这药方有问题。”

    “哦,是吗?”中年人转头看向唐越,语气平淡,隐含的怒意却十分明显,同时上下打量起来。

    “哼,来这里也不先打听打听,我们黎医师可是这市里著名的中医圣手的徒弟。”小伙计看热闹的瞧着唐越,店里其它的几个病人也看了过来。

    真是不知道死活,这是想要踢馆?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敢质疑大名鼎鼎的中医圣手的徒弟!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会儿,屋子里的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唐越,目光像看一个白痴一样,抱着看热闹的轻松。

    “这……单子是你开的?”唐越不为所动,自然也清楚周围这些人目光的意味,也不是他死脑筋,这事他原本可以不管,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可是他做不到!十几年深山里苦学中医,师父每日教导,医者父母心,他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特别是和医术有关的!

    所以唐越站了出来,指了出来。

    “有问题?”黎明琛眯眼道,他也不相信面前这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能有什么中医造诣。

    “这简直就是一个废品!”

    掷地有声!铿锵坚定!唐越左手食指摁在单方上,目光盯着黎明琛,没有丝毫的妥协之意!

    静!整个大厅安静至极,落针可闻。

    原本以为这小伙子会委婉说出自己的意见,毕竟他面对的是中医行业的翘楚,一个成名已久的医师,更是有着中医圣手的徒弟名分摆在那里。

    无论是小伙计还是周围的人,张着嘴巴,瞪着大眼睛看怪物一样看着唐越。这年轻人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

    对了,一定是哗众取宠!一定是想借着黎明琛的名头抬高自己的身价,说不定这也是一个刚出师的中医。很快,小伙计就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年轻人,说话要有依据,就凭你刚才这句话,信不信我可以把你送到警察局去。”良久,黎明琛才从震惊中回味过来,一字一句道,警告意味十足。

    在这个行业里,黎明琛同样是骄傲的。现在被唐越当面这般评价自己的单方是废品,此刻脸已经涨得通红,如果不是身份所在,都想上去打一架了。“你是故意来捣乱找茬的?”

    “找茬?”

    “你是哪家医馆的?”黎明琛道。

    “呵呵,这单子的问题一眼即可看出,何谓找茬?不仅服用后起不到治疗的作用,还会带来肚涨气不通的副作用。病人花了钱,最后却反受其累,你这等于是谋财害命!”唐越也怒了,中医之理,“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他无法忍受这样一份单方出现在自己面前。“我哪家医馆都不是!不过天下中医为一家。我不会让你继续错下去。”

    黎明琛终于怒极反笑,敢情这小伙子还是在对自己好?是为了自己不再错下去?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为了出名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有旁观者无奈地摇了摇头。

    黎明琛知道自己再和这小伙子纠纠缠下去得不到好处,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转而看向抓药的伙计:“你这药是给谁抓的?问一问病人即可知道答案了。”

    不等小伙计回答,靠近柜台的一个中年汉子便凑过来,看了看黎明琛,又看了看唐越,一幅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是你抓的药?我记得你这已经是第二个疗程了,效果怎么样?”黎明琛道:“尽管放心地说,不要有什么负担。”

    “那……这个……”中年汉子很为难地嗫嚅着,搓着双手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连看黎明琛的勇气都没了。

    这会儿,大厅里其它人也明白了,都看向了中年汉子。

    “黎医生,这小伙子好像说的是对的,这两天我总觉得肚子涨,明明什么也没吃却感觉不饿。我以为是小毛病,就没说了。”中年汉子终于吞吞吐吐说了出来,好像做了一件很对不起黎明琛的事。

    也对,一个是成名已久的中医名家,一个是****踢馆的愣头小伙子,中年汉子当然分的清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所以这会儿才如此为难。

    黎明琛的脸色很快拉了下来,尴尬,愤怒,下不了台,周围的人可都看着他呢,怎么也没想到这人说的症状全部唐越给说中了,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有围观的人看不下去,叽叽喳喳吵成一团。

    “黎医生,这小伙子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吧。”

    “就是,我看真要是有水平,不如现场比一比。”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很快大家都认为要比一比,才知道唐越是不是哗众取宠,瞎猫碰到死耗子。

    “你认为如何?”深思片刻,黎明琛同意了,眼下的情况不容他有其它选择,百济堂的名声不容别人置疑!

    “可以。”唐越点了点头。

    很快,大厅里再次恢复秩序,唐越和黎明琛两人并排坐在长桌后面,前面是一长排的病人。

    第一个走上来的是位老妇人,五六十岁的样子,很自然的就走到了黎明琛旁边。

    黎明琛很满意,至少病人还是相信他的。转而看向唐越:“要不你先看一看?”

    唐越起身向老妇人走来,却不料老妇人却缩回了手,眼神警惕地看着唐越,她可不像想让一个毛头小伙子对自己的身体指指点点。

    “无需把脉,寒湿脚气。”唐越直接开口道。

    “嗯?”黎明琛下意识哼道:“你还没有把脉查看。”

    “用不着,中医望闻问切,切脉只是最后一步,单凭一个望字,已经可以诊断很多病情了,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唐越道。

    黎明琛下意识点了点头,这话他从师父那里同样听说过,只不过在平时的诊断上,从来都是望闻问切一起用,毕竟这样才更加稳妥。

    老妇人也没有反驳,因为之前已经诊断过了,她确实是寒湿脚气。

    “既然诊断出了问题,想必有相应的单方吧?”黎明琛道。

    “花椒一两,葱头一把,生姜三大片,清水五碗,煎熬至一碗服下,肿消即止,一个星期完全消除。”

    一边听着唐越说,黎明琛一边点着头,刚才他也在心里开了一个方子,竟然和唐越的几乎如出一辙,看来这个年轻人还真有两把刷子的。

    “黎医生,这行吗?”老妇人怀疑道。

    “嗯,就按他说的去抓药吧。”黎明琛道,虽然恼怒唐越,可却不得不认同这个方子,即使是自己开方子也不过如此。

    接下来,唐越一一指出剩下几人的问题,黎明琛已经从怀疑变成了认同,摒除门户之见,这年轻人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中医人才,只不过唐越只用了望和问,最后再由他一一把脉,很快,几个病人的单方就开完了。

    “快快,让一让,让一让。”突然,门口一阵吵杂声响起,路人纷纷看过来,一个中年人背着一个老头,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

    黎明琛很快迎了上去,几个刚刚准备出去的人也随之让了开来。

    “黎医生,快救救我父亲。”中年人满头大汗,央求道。

    “好好,快送进屋里去。”黎明琛连忙道。

    急诊室内。

    唐越和黎明琛相继跟进去,目光落在床上的老人身上,只见老人呼吸急促,四肢痉挛,口眼歪斜,嘴角的口水浸湿领口,情况极为严重。

    黎明琛把脉翻眼皮一番检查。病情紧急,只有针灸。黎明琛喝道:“取针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