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姐夫威武霸气

    到了宁海大学,四人下车后,白超贤说要帮忙把赵非燕的行李搬上去,不过被赵非燕婉拒了。

    唐越、洛灵儿和赵非燕三人目送着车子离开,脚下放着六七个行李包。

    “唐越,对不起啊。”看着看着,赵非燕突然幽幽说道。

    “嗯?”

    “我也没想到我哥会这样对你,让你尴尬了吧,早知道就不让你们见面了。”赵非燕道。“真是不好意思。”

    唐越讪讪笑了笑,真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女人啊,不错不错,为了美女的终身大事自己受点委屈算的了什么?这不就让赵非燕看清了她网友哥吗。

    一边的洛灵儿却没有唐越那么忍气吞声了,直接朝赵非燕囔囔起来:“你这认识的都什么人啊?一本工薪阶层,本大小姐还没有鄙视他呢,他竟然率先鄙视我姐夫了,实在是太可恶了!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看他那得瑟的劲。”

    “什么,你姐夫?”赵非燕惊讶道,唐越什么时候都娶妻了?竟然成了别人的姐夫。转而想明白了,想必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是啊,他可是我姐夫,你别想着打他的主意。”洛灵儿挑衅着道,哼,任何敢靠近姐夫的女性都要扼杀在摇篮中。

    “我……我只不过是合租的,我会付他房租的。”赵非燕道,对洛灵儿同样不满了,两个女人之间的空气,已经带上了明显的火药味。

    不过,还好中间有唐越挡着,要不然他真担心这两个女人会不会直接打起来。

    “合租?姐夫,你不说这房子是你买的吗?”洛灵儿道,她可不希望自己姐夫身边天天睡着另外一个女人。当然,她将自己自然的排除掉了。

    “我们刚开始是准备租的,只是后来,感觉这房子真不错,我手头上又正好有钱,你知道我的,那就是狗窝里藏烧饼,迟早这些钱会糟蹋干净的。”唐越解释道,心中悲苦不已,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这两个女人天天打架的话,自己到底站在哪一边呢?

    “哼,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洛灵儿瞪了眼唐越,接着又指着地上的行李:“还站着干什么,赶紧搬东西啊。”

    “嗯?”

    “我们两个弱女子,现在就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这些累活难道你想让我们做?”洛灵儿理直气壮道。一边的赵非燕不好意思,提起了几个轻的。

    唐越这才想道,刚才把白超贤这个免费苦力赶走,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当唐越跑上跑下累成狗一样,终于将行李搬上了楼,两个女人已经在打量房子了。这会儿两人竟然冰释前嫌,一起讨论上了。

    两女打量完了整套房子,便开始寻找自己喜欢的房间了。

    “你先挑,要哪个房间。”洛灵儿道。既然赵非燕住在这里已成事实,她当然也没权利赶走了,大方地说道,心里却是有点紧张。

    “我……选这间可以吗?”赵非燕指了指带阳台的房间,推开窗户就可以看到整个宁海大学,她可是惦记很久了。

    “耶,太好了。你愿意住这间就好了。哈哈。”赵非燕刚说完,一边的洛灵儿就高兴的跳了起来,她可是一直担心赵非燕要跟自己抢呢。房间带阳台,这得多不方便啊,何况这屋子里还有唐越一个大男人,进进出出的,自己还怎么躲在房间里干坏事?

    “呵呵,那就好,我也担心你会跟我抢这间呢。”赵非燕老实说道,上次过来看房子她可就瞄上了这间。两女各自选到了自己喜欢的房间,彼此满意,似乎连刚才的一点敌意也消失了。

    搬完东西的唐越,坐在大厅里听两个女人瓜分房间,听了半天竟然都没有提到自己,这也太不像话了吧,这房子可是自己买下来的。两个房客竟然先挑起来了!而且将他这个房东直接给忽略了!

    “喂,你们两个听好了,我的房间呢?这套房一共就两个房间啊。”唐越抗争地站了起来,这个时候可不是讲绅士风度的时候,难道要他睡在大厅里不成?

    “你?”两女同时回过头来,似乎这才想起来,这房间还有他这么一个男人要处理。

    看着两女一脸茫然无辜的样子,唐越恨不得上去揍两人一顿,太欺负人了,这是我的房子啊。

    洛灵儿很认真地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最后丢下一句跟我有什么关系,就跑开了。

    最终,赵非燕指了指小小的书房,意思不言而明。

    “我住书房?还有没有一点道义了,我是房东啊。”唐越哭道。

    “那……难道你想跟我住一个房间?门都没有!”赵非燕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留下唐越一个人站在大厅里,半晌才喃喃自语道:“好像这个提议也不错啊……”

    最后,唐越住进了最小的书房,两女各霸占一间。很快,洛灵儿就出来了,要和他一起去医院。

    到了医院,唐越和洛灵儿再次见到了阮芳,洛灵儿的师母。这才一天时间没见,这个女人似乎老了很多,眼睛红肿,头发乱糟糟,脸上的泪痕明显。见到唐越和洛灵儿过来,连忙擦拭眼角的泪水。

    “师母。”洛灵儿上前一步喊道,看到阮芳憔悴的样子,同为女人的洛灵儿眼睛很快红了,声音哽咽起来。“放心吧,老师他不会有事的。”

    “难了,刚才主治医生过来看了下,说情况严重,让我们早点下决心,要不然老林躺在床上就多活受罪一天。”阮芳道,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实在让人看了心酸。

    过了会儿,两女才稍稍稳定了情绪,阮芳一边拉着洛灵儿的手,一边说道:“本来你老师昨天就应该动手术了,结果院方说要先交十万手术押金,要不然就不能开刀。让我一下子哪来这么多钱啊。”

    “没钱就见死不救了?他们还是不是医生啊?”出身娇贵的洛灵儿顿时气极,似乎听到了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显然在她看来,医院应该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怎么能因为没有钱就让病人躺在床上不管呢?

    “难道你很奇怪?没钱哪家医院都是这样。”唐越小声解释道,这丫头一幅怒气冲冲的样子,不会是要去找医生算帐吧?

    “这……这也太没人性了吧?不就是钱嘛。”洛灵儿道,钱是小事,人命才是关天的大事。洛灵儿一直这么觉得,从小不缺钱花的她,单纯善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此刻反应才会这么大。

    几人走进病房,洛灵儿的老师躺在床上,只露出一张干瘦的脸在外面,看上去情况很糟糕。唐越正要上前查看一番,身后走进来一位护士长模样的中年女人,旁边跟着两个粉红色的小护士。

    “这房的家属呢?”中年女人喝道,冷漠而充满威严,阮芳连忙上前来。

    “我告诉你啊,你们交的押金快没了,赶紧交押金去,现在医院病房可紧张了,又不是你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中年女人道,仿佛站在她面前的阮芳是个小学生一样,喝斥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阮芳听到这话,脸色明显地抽搐了一下,原本就是个胆小的她,这会儿被护士长一顿喝斥,更是忙不跌地点头,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眼神躲闪,心里慌乱。

    “我马上就回家筹钱。”阮芳道。声音有些哆嗦,显得很没有底气。

    “最好快点,别占着资源又不做手术。我们这里的病床可是非常紧张的。”中年女人无视着阮芳凄苦的表情,催促道。两人一个忍气吞声,一个趾高气昂,像是古代的地主婆和佃户,唐越终于看不过去了。

    “怎么说话的呢!没钱就不是病人了吗?你们医院就这么教你的吗?欺负一个弱女人很有成就感吗?”唐越挡在阮芳面前,挺着胸膛朝着中年女人一顿责问,反正这样的女人早就练得水火不侵,自己就是再骂她更毒一点,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你……”护士长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唐越,这人是想造反了?这可是医院,他们才是最大的!什么时候病人的家属也敢这么嚣张了?在这个医院工作几十年,哪个重病病人的家属对她不是点头哈腰?看到她就像看到神一样,路上遇到这些家属,对方都是赶紧站在一边迎送着她先过去,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态度,突然遇到唐越这样的,她还真愣住了。

    “你是谁?是这病人的什么人。在这里大喊大叫什么!”护士长憋红着脸,一张涂着厚厚粉底的脸不停抽搐着,害得唐越总是担心那粉底会不会一块一块的往下掉,还好,唐越等了会儿,粉底终于没有掉下来,看来这护士长用的还是高级货。也是,多少家属抢着送红包,她还能缺钱不成?

    “我?我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看不惯你样子的普通人。”唐越道,实在是这个女人太可恶了,阮芳都已经担惊受怕成这样了,她还玩那一套恐吓威吓的办法,想连哄带吓赶紧的完事。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了?

    说完,唐越心里慢慢升起了一丝男人的骄傲,一边的洛灵儿更是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像是重新认识了她的这个姐夫。

    嗯,这个小男人,还挺威武霸气的嘛!洛灵儿如是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