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不能让好人寒了心

    怎么哪里都有你。怨恨,无奈。巩旭差点就想掉转头走人,每次遇到唐越,发生的事情都让他刻骨铭心悔不当初,这简直就是自己的瘟神啊!

    “巩医生,还真是巧啊。”

    相比巩旭的强烈反应,唐越心平气和多了,不是他刻意要和巩旭过不去啊,而是每次你都要往枪口上面撞,正是应了那句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古语。

    一个笑嘻嘻的,轻松写意。一个哭笑不行,僵直在原地,两人相互看着,一边的阮芳却是喜出望外,没想到刚刚过来的年轻人竟然认识主治医师!

    阮芳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现在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丈夫能够治好,今天上午巩旭过来暗示自己,她不是不懂,可却迈不出这一步。怎么可以在丈夫生命垂危之际背叛他?只是现实的无奈却压迫得她不得不忍气吞声。这个可怜的女人,就像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只要有人轻轻一推,就会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唐越,你们是朋友吗?”阮芳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说呢?”唐越没有回答,朝巩旭扬了扬下巴道。

    “鬼跟你才是朋友,我不认识他。”气得脸红脖子粗,巩旭丢下一句话就向病房走去,他跟这种人会是朋友?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算了,自己泡妞他当面把自己扔出去,自己想装下逼,他背后的女人直接把自己的财神吓跑了。这都是什么妖孽啊?

    病房里,巩旭检查了一番病人,转头对一脸焦急不安的阮芳道:“你最好是快点签字,这已经是最后一次通知了。病人的情况很严重,截肢是唯一的办法,如果再拖下去,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们了。”

    “医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阮芳近乎哀求着道。迟迟下定不了决心,眼看巩旭一脸的冷漠和不耐烦,转头看向了唐越。

    “你确定?”唐越心里彻底地火了,刚才也听洛灵儿解释过了,这是一家私人医院,论规模在这座城市里只能算三流。不过如今医院市场如此火爆,即使是三流,来这儿就诊的人也络绎不绝,巩旭作为这家私人医院的主治医师,这些年从病患家属那么捞到的红包就达几百万了。

    “你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巩旭心中突然一紧,看向唐越的目光充满了警惕性,似乎这家伙一出现,自己就没有好事发生,难道这次他又要从中插一手?“我告诉你,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乡下的门诊部,也不是你这个赤脚医生能够说话的地方。”

    “我就奇怪了,这家医院为什么会聘请你作为主治医生?还是说,你是走后门的?”唐越毫不客气地回击道,这也是他疑惑的,从上一次火车上的事件,他就已经看出来巩旭只是个不入门的医生,治一治普通的小病还算可以,可作为主治医生,这家医院是瞎了眼吗?

    却不知,唐越随口的一句话,却是戳中了巩旭的死穴,他还真是走后门进来的,弄了一个假的文凭,送了好几万的红包出去,才捞到这么一个职位。只不过现在这社会,假文凭这种事情太多了,只要没发生重大的事故,谁会闲得没事去查?况且红包都已经收下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当我真的怕你了还是怎么的?”巩旭脖子一硬,这里可是他的主战场,会怕了你一个外人?

    “没有人想欺负你,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医生是一个高尚责任感重大的职业,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做的,与其误诊坑人还不如脱下这身白衣,去找一个普通的工作,否则哪一天真的出了重大的医疗事故,不仅坑了病人,自己也要栽进去。”唐越道。

    “你……少在这里吓唬人!”巩旭下意识地说道,说完却发现自己这话问题很大,这不是明摆着承认了自己医术不行?当然,他是不会如此轻易就范的,朝着阮芳吼道:“最后通碟已经下了,同意不同意最好快点决定,医院不是你们家,不愿意就早点搬出去。”

    怨恨地瞪了眼唐越,巩旭带着漂亮的小护士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唐越……这可怎么办?”阮芳一个妇道人家,被巩旭这么一逼差点就哭了出来,如果不是唐越的出现,刚才她说不定就妥协了,生死由命,现在唐越成了她的唯一主心骨。

    “阿姨你放心吧,这事由我而起,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你丈夫这腿需要药物和针灸双管齐下,我还要去中药店找找看,有没有我需要的药材,晚上有消息了我一定通知你。”唐越安慰道。

    出了医院,洛灵儿和唐越都沉默着,心头似一块石头压着。两人都没有坐车的意思,便沿着马路边的人行道一直走着,慢慢缓解着心中的那份沉重。

    洛灵儿也少有安静,午后的阳光透过枝叶斑驳洒下,在人行道上形成一个个光圈。洛灵儿踩着光圈,眉头紧锁。

    两人走了会儿,洛灵儿终于打破沉闷的气氛:“姐夫,你真是个好人。”

    “嗯?”唐越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什么了没干啊,怎么就被夸奖了?虽然这年头,很多人觉得谁要是说自己是好人一定是骂自己,可唐越却喜欢当一个好人,当然,也要看夸奖他的对象。比如眼前的洛灵儿能够夸奖自己好人,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

    “林老师只是我的老师,跟你无缘无故,你却能够这样,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情很沉重,不是冷冰冰的。”洛灵儿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脸微微的红了,同时又为能有这样一个姐夫隐隐骄傲着。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医生,看到病人痛苦,自己也难受,古人说医者父母心,为医者,除了医术,一颗悬壶济世救苦救难的大慈悲心,才是最重要的!

    唐越笑了笑,刚才的一幕确实让他很压抑,更气愤的是巩旭这样的医生,他想的不仅仅是巩旭,而是所有和巩旭一样的披着白衣却不干人事的医生,无视着病人的痛苦,眼里只盯着病人家属的钱包,甚至连红包都不能少了一分。

    是谁规定了做手术要送红包?是谁将医患关系弄的如此紧张?

    唐越一直生活在这世界的边缘,十八岁以前基本是呆在深山里学艺,而后又进入部队。这次来到宁海市,算是他第一次融入到这个社会中,可是所见所闻,却让他迷茫。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见怪不怪,可能别人看到巩旭这样的医生,只会********。可唐越不行!他心目中的医生,一直是一个高大崇高的职业,一个有着神圣使命的职业,而巩旭就像是天山雪池中的一堆****,是那么让人厌恶烦躁,让他恨不得上去跺一脚,再一脚给踢飞。

    问题是,这种人还不是一个,而是很多很多,因为行医能挣钱,无数人挤破脑袋钻进来,却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一份实力。

    这时,一个佝偻着腰的老人,身上穿得破破烂烂,让人一眼看到就自然联想到是一个乞丐从唐越身边窜过,脚步颇为利索的样子。唐越眉头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疑惑,不过也没有多想。

    好好的正常人,没事装着佝偻干什么?唐越很无语,爹妈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你却偏偏向往着残疾……

    “姐夫,我请你吃饭去吧。”洛灵儿开口道。阳光洒在绣花的连衣裙上,马尾辫上下跳动着,这一刻的洛灵儿,清纯安静,红扑扑的小脸有一丝难得的沉重。

    “好啊。”唐越答应道。

    不远处,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女人,扎着一个马尾辫子,瓜子型的脸蛋白白净净,有种小清新的感觉,正向自己这边散步而来。

    “啊。”

    一声惊慌的叫声在这安静的小巷子中扩散开来,却是那个休闲装的女人一个踉跄,差点被乞丐给撞倒在地。“大姐,给点钱吧。”

    一边说着,这乞丐一边跪了下来,伸出脏兮兮的手。

    女人愣了一下,接着就拿出了五元递了过去。趁着这时间,跪在地上的乞丐,一只手已经伸向了女人的挎包,因为是跪着,女人的视线被自己的包遮挡了,根本没有发现乞丐的动作。

    只见这人穿着破烂,脸上虽看不清面貌,却给一种比较年老的感觉,女人给过钱转过头来继续赶路。

    哼,好恶毒的小偷,一边偷着人家的钱,一边还博取别人的同情!

    唐越此时距离休闲装女人只有几十米距离,眼尖的他自然把刚才的那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原来这名打扮像是乞丐一样的男人,乞讨只是他的一个掩饰,更多的却是以偷为主,而且以他那一身脏兮兮的穿着,一般人都会厌恶的不想多看一眼,得手的机会自然是大很多。

    刚刚经历过巩旭的事情,唐越一腔怒火正无处发泄,没想到这就有人撞了上来。干的事情同样让人发指!博人同情,偷窃好人!

    当所有人都在指责路人越来越冷淡时,可又谁曾想过,为什么老人摔倒了没有人去扶?为什么小偷光明正大的行窃,路人熟视无睹?

    有时候,不是不想做好人,只是做好人代价太大。

    不过,别人不敢唐越敢!别人见怪不怪,他却不能容忍!只因为,不能让好人寒了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