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童子尿

    悠闲抱着双手的唐越,看到洛明潮那一幅愁眉苦脸的表情,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坏坏的笑。

    一个男人为了自己母亲的病,难道这么一点点付出都不应该做吗?至于医缘,唐越虽然稍稍夸大了一点,但是他却真的相信有这么一回事,所谓孝心感动天地,也并不是没有依据的。

    多少植物人在亲人的数十年细心照料下成功康复,连现在发达的科学知识都无法解释,最终只能归功于医学奇迹,这便是医缘!

    唐越点了点头,这洛灵儿的老爸虽然待人刻薄了点,至少还有孝心。却又哪里知道对方心里的小九九?

    终于,洛明潮完成了这道工序,愁眉苦脸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是外敷的药,需要你亲自将它们敷在你母亲的膝盖上。”唐越说道:“至于内服的药丸,是一服三次,记下了吧。”

    洛明潮接过唐越手里的内服丹药,一边提着散发尿骚味的外敷中药,两人一起向老太太所在的大厅走去。

    唐越来到大厅,老太太抬起头来,只是瞟了一眼,眼睛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唐越心中一惊,他的观察力可非同一般,这老太太眼中的鄙夷和不屑,他是看的清清楚楚,难道对方根本不相信自己?

    这会儿洛灵儿已经出去了,老太太也收起了刚才的笑容,要不是看在孙女洛灵儿热情的份上自己不忍喝斥,她早就要将唐越这个么骗的江湖郎中给赶出去了,哪里还容他在自己面前出现?

    眉头一皱,唐越看到这老太太竟然连正眼都不瞧自己一下,心中气结,不过转而想到了自己配制的药方,嘴角不由上扬,眼里带着笑意。

    当洛明潮远远举着中药包进入大厅的时候,一股尿骚味便在这装修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扩散开来。

    洛明潮原本就有轻微的洁癖,此时更是手臂前伸,尽量地将中药包举到最远处,却又不敢捏住鼻子,因为他怕自己母亲看到他嫌弃的样子。

    你自己都这般嫌弃了,你还敢拿来给老娘敷上?

    洛明潮都是这般愁眉苦脸的样子了,就更别说有严重洁癖的老太太了,在洛明潮走进大厅里的那一刻,她就捂住了鼻子,眉头紧锁,一幅嫌弃厌恶的模样。

    “你拿的是什么,快点扔出去,骚死了。”老太太眼看洛明潮向自己走来,顿时快速挥着手说道。

    “呃……妈,这是药方啊,您就将就一下吧?”洛明潮也是为难的站在那里,一幅进也不好退不好的样子。

    “洛明潮,你妈这双腿现在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如果这次拒绝用药,以后恐怕双腿都会废掉,就更别说能下地走路了。”唐越站在一边强调着说道。

    虽然带有一点强硬的意思,但是唐越说的却是真的,这一点从之前为老太太把脉的时候,就已经是心里有数了。

    “奶奶。”轻脆的声音响起,洛灵儿跑了进来,接着就皱起了鼻子朝唐越哼道:“你这什么药啊?怎么味道这么怪?”

    “良药苦口,中药有点难闻的气味有什么奇怪的。”唐越说道:“如果这药起到作用了,到时候你们要是相信我,我会再配合一些独特的按摩手法,相信很快就可以站起来了。”

    唐越说的很直接,反正这老太太根本不相信自己,洛明潮同样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医有医德,不说悬壶济世、解救苍生,但是至少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的白衣!

    白衣天使四个字,那是无数默默奉献的医生努力出来的结果,虽然现在已经被太多的老鼠屎给搅得变味了,但是唐越却绝对不会。

    很快就会站起来!这句话对老太太的诱惑力太大了。

    果然唐越的一番说动下,老太太似乎也有些意动了,洛明潮急忙上前,将老太太的裤腿卷了起来,开始敷药。

    这老太太确实有严重的洁癖,所以此时她都恨不得上半身和下半身分离开来,整个身子尽力地向后仰去,似乎离那中药远一点点都是好的。

    看到洛明潮母子俩那一幅滑稽的样子,唐越强自忍住笑出声来,心里的气顿时解了。

    几分钟后,洛明潮完成了敷药,马上就有下人跑了过来,将剩下的给提走了。

    “唐越,现在还需要做什么?”洛明潮向唐越询问道。

    “呃……不用了,等等吧,这个药方起效果很快的。”唐越挠了挠头,没想到还需要做什么。

    就这样,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之后,轮椅上的老太太突然皱起了眉头,眼睛中闪烁着疑惑的神情。

    洛明潮一直在注意着母亲的变化,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急忙上前询问情况如何。

    如今洛明潮在公司里面的情况不容乐观,老母亲能不能站在他一边为他说话,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他才如此不遗余力地讨好着。

    “我……我感觉我有知觉了。”老太太似乎不怎么相信自己的感觉,喃喃自语道。

    也是,对于她一个瘫痪在轮椅上数年的人,如果突然情况有了变化,一时间倒真的不敢相信了。

    “儿子啊,你快捏一捏我的小腿部位。”老太太激动着说道。

    洛明潮依言在老太太小腿部位捏了捏,然后一脸期待地抬头看向母亲。

    “我真的有知觉了”老太太喜不自禁,两行清泪滚落出来,急忙又去擦试。

    能让一个掌控着数亿资产的老太太激动成这样,可以想像得出,老太太是多么地在意自己的双腿,这会儿又是多么的激动难抑!

    虽然现在,仅仅是有了知觉,可却代表着一份希望。自从双腿失去知觉以后,经历过各种治疗手法,能出现这种情况的还是第一次!

    一旁的唐越看到老太太这幅表情,心中也是很高兴,能看到一个病人在自己面前康复,对于任何一个医生来说,都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自豪感的事情。

    不论她之前有多么地看不起人,多么地不屑自己,这一刻在唐越眼里,她都只是一个普通的患者。

    只是没想到一个像老太太这样的人,除了有洁癖竟然也会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也难怪了,女人嘛这是她们的权利。唐越撇了撇嘴角,心里默默想道。

    轮椅上的老太太一个人激动了半天,终于是慢慢地回过神来,抬起头来看向唐越,眼睛深处泛动着泪花,情绪颇为激动地对着唐越又说了一遍:“我的膝盖有知觉了,是不是真的有希望还能站起来?”

    唐越肯定地点了点头。

    老太太听到这个肯定的答复,对着唐越投来一个感激的笑容,夹带着未干的泪水,显得很真诚很感人。

    “唐医生,对不起,我之前那么不相信你,实在是……”老太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吞吞吐吐着道。

    唐越摆了摆手,自己这么年轻,何况对方又是豪门,不相信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最喜形于色的就是洛灵儿了,小脸蛋上因为刚刚哭过,泪痕依旧,这会儿却笑了起来,差点就要给唐越一个熊抱了。幸好唐越在路上就提醒过她,不要在家人面前表现的两人太亲密。

    唐越知道,这样的豪门大家庭,对洛灵儿的交友肯定极为谨慎,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大男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他们的掌上明珠给骗走的男人!

    看着老太太激动的样子,唐越也感到很欣慰。当初师父教自己各种本事的时候,他最不愿意学习的就是这医术了。可是现在,却很怀念自己的师父,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一个人在山顶上过的怎么样了……

    这或许才是面前这个女人真实的一面吧?只是一辈子在商场打拼,已经将她的真性情完全地掩盖住了,财富权势有时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

    唐越看到老太太感激的笑容,脸上回馈一个安慰的笑容,这是给病人的一种鼓励。

    蹲在地上的洛明潮,听到唐越肯定的答复,也是心中激动难捺,这一刻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是为了那巨额的财富,还是真心的因为母亲的病有了希望?

    所谓血浓于水,母子更是心连着心,只是在这样商业帝国的家庭里面出生,每一个都活的带着一张面具,真性情早就被深深地埋藏起来。

    “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谢谢人家医生?另外吩咐下人,晚上要隆重一点,请医生吃饭。”老太太笑道,看到自己儿子为自己康复有望高兴,她心中更是暖流阵阵。

    “是的,你看我这都高兴忘记了,哈哈。”洛明潮起身走向唐越,张开双臂便想给唐越来一个拥抱,这是他此刻想到的第一个念头。

    就在洛明潮快要抱住唐越的时候,唐越却笑着躲开了:“不要激动。”

    微微一愣的洛明潮有点不明所以,唐越笑着指了指洛明潮的衣服。那里还有一块湿的印迹……

    “哈哈……不好意思,我把这茬都给忘记了。”洛明潮哈哈笑道,有点小尴尬地站在原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