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初见洛灵儿的父亲

    唐越和洛灵儿回到了洛家,这才发现洛灵儿家竟然也是相当的有钱!两层小别墅,外面的花园里还自带泳池。背山靠水,环境优雅,周边都是相同的别墅群,显然是个富人集中地。

    刚到家门口,迎面驶来一辆奔驰600,停在了洛灵儿身边,接着从里面走出来一中年大肚男人。

    洛灵儿迎上面叫了一声爸,洛明潮点点头,目光却看向了唐越。

    在路上的时候,唐越就叮嘱过洛灵儿,自己现在和王梦莹八字还没有一撇,而且这洛家又是王家的表亲,他可不想自己尚未出师,就遭到一大群亲戚的反对,所以就让洛灵儿暂时不要叫自己姐夫,隐瞒住自己和王梦莹之间的关系。

    唐越看到洛明潮看向自己,笑着点了点头。

    “他是谁?”洛明潮向女儿洛灵儿问道。

    “他是我朋友,而且是名医生,我想让他过来看看奶奶的病。”洛灵儿道。

    果然,洛明潮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再次打量了一番唐越,这么年轻的医生能有什么本事?女儿实在太胡闹了!

    “你奶奶的病是多少年留下来的了,你以为在街上随便拉个郎中过来就可以?你朋友的心意我心领了,让他回去吧。”洛明潮道。接着眉头又皱了皱,低声向洛灵儿喝道:“以后交朋友要谨慎点,我们洛家可不是小门小户,你也不小了,交男朋友我不反对,可也要小心那些别有用意的男人。”

    可惜,唐越的耳力非同一般,洛明潮这话虽是小声对洛灵儿说的,他却听的一清二楚,年轻气盛的他能不生气吗?这都什么人,第一次见面就认定自己配不上他女儿?

    “爸,你瞎说什么呢,他就是我普通的朋友。奶奶的病这么多年了,让他过去看一看又不会损失什么。”洛灵儿顿时使出了杀手锏,拉着洛明潮的胳膊一阵摇晃着撒娇起来。

    洛明潮从商这么多年,心狠手辣勾心斗角,为达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用,而且从小出生在大家庭里,感觉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钱不能买到的,耳濡目染下,他几乎没有什么真心的朋友,连亲情都看的非常薄,可对洛灵儿这唯一的女儿却是疼爱有加。

    洛灵儿一撒娇,洛明潮只得答应下来,接着钻进了奔驰车中。

    一边的唐越却是不爽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以医生的身份过来的,不礼遇相加也就算了,竟然一来就受到鄙视,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要不是看在洛灵儿的份上,他才不愿意过来呢。

    洛灵儿来到唐越身边,摇晃着身体委屈着道:“唐哥哥,你别生气了,我爸他就那样,谁都不待见他,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就是了。”

    唐越看着洛灵儿却是哭笑不得,天下间有这样说自己老爸的吗?洛明潮要是知道自己在女儿眼中是这幅形象,不知道会不会气疯了?

    还好,两人说话声音很低,已经钻进车上的洛明潮自然不会听到。接着,两人打开车门,坐在了后排上。奔驰车驶出了洛家别墅。

    开车的是一个西装男,戴着白手套黑墨镜,一句话不说。唐越三人也沉默着,奔驰车安静地行驶着。

    想到自己这一次是要去治疗病人的,如果洛灵儿的父亲不相信自己,恐怕到时候会很麻烦,想到这便开口道:“洛叔叔,请问你是不是经常感到颈背疼痛?而且上肢无力,手指发麻?严重的时候走路都会很困难,还会伴随着头晕恶心、有呕吐感?”

    “嗯?”洛明潮转身深深地看了眼唐越,过了会儿才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大奇,这小伙子怎么说的一点没错?这情况已经有半年时间,去了医院也无法根治,就这么一直拖着,没想到被刚刚见面的唐越一口说了出来。

    “洛叔叔,你这是颈椎综合症,如果再这样下去,后面的情况会更严重,甚至会出现看东西变模糊,心率过速和吞咽困难,所以还是尽早治疗吧。”唐越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一些病情仅仅通过观察就可以得出来。

    “我也想尽早治疗啊,可是医院方面主要让我调养,说要慢慢恢复,可我事情实在太多,哪里有时间和心情去调养?”洛明潮道,对唐越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哦,这样啊。”唐越点点头想了会儿道:“回头我给你一副单方,虽说不能立刻见效,但只要一个月的疗程,你这病情就会消除的。”

    “那我就先谢谢了。”洛明潮道,心中有些不以为意,这年头胡乱开口的年轻人太多了,而且先入为主,唐越在他心中显然没什么好印象。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处花园里,入眼处是一整排的豪华别墅,欧洲贵族的建筑风格,倒是更像城堡一样,门口站立着四名迎宾,排场十足。

    进了屋内,唐越才真正明白了,洛灵儿出生在怎样一个豪门大家庭里。画梁雕栋,金碧辉煌。很快,唐越就见到了洛灵儿的奶奶,一个满头白发、笑容和蔼的七八十岁老人,端坐在轮椅上,身后跟着一名职业装的少妇。

    唐越先是站在一边,洛灵儿早扑到奶奶怀里了,过了好一会儿,洛灵儿才红着眼睛将唐越介绍过来。

    查看了一翻洛灵儿奶奶的双腿,枯瘦如柴,毫无血色。唐越又在几个穴位上摁了几下,病人毫无感觉。十几分钟后便退了出来,洛明潮连忙迎了上来。

    “看出了什么没有?以前我妈虽然不能下地,可双腿还有点感觉,现在却成了木头一样,连针扎进去都感觉不到痛了。”

    “嗯,我看了一下,情况很严重,治疗起来需要一段时间。我先开一个药方,你先派人去抓药。”唐越想了想说道,这种病除了药物调理,还需要配合一套独特的按摩手法。

    “这个没问题,你只要真的治好我母亲的双腿,我愿意付你一百万作为诊费。”洛明潮直接说道。

    唐越也没推辞,想治疗这种长年的瘫痪很耗费心神,况且对方这么有钱。

    两人等了会儿,很快就有下人按照唐越的单子抓来了药。

    唐越接过药材接着进了卫生间,过了一会儿,手中的瓶子里就盛满了液体,这正是其中需要的一剂副材-童子尿。

    拿着药材向厨房走去,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道:“洛叔,你跟我去厨房一下。”

    洛明潮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带着唐越向厨房走去。

    转过几个走廊后,两人来到厨房,洛明潮说道:“什么事情要到厨房来说吗?”

    “呃……这个事情还是不要在房间里做的好。”唐越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洛明潮手中的矿泉水瓶,一边举了举手中的粉沫状中药。

    “你的意思是……要混在一起?”

    洛明潮不确定地说道,这一次变得聪明多了。

    “对的。”唐越满意地点了点头。

    “哦,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叫人过来弄。”洛明潮便欲转身出去。

    “等下。”唐越急忙叫住准备开门的洛明潮,道:“这个中药治疗,除了药物的效果之外,医缘也是非常重要的。”

    唐越微微眯着眼睛,一只手缓缓摸着白白净净的下巴,一幅老学究的样子,眼睛真诚地看着洛明潮。

    除了有捉弄一下洛明潮的小心思,唐越也是想借此考验下他,为了自己母亲的病付出这么一点点劳动算什么,有些事情可不仅仅是花钱就可以万事大吉的!

    “医缘?那是什么意思啊?”洛明潮疑惑地问道,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并没有理解出这个词什么意思。

    “所谓医缘,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但是事实证明它却是真实存在的,古有子女孝心感动天地,最后瞎眼老母亲睁开双眼,就是很好的例子,你懂了吗?”

    虽然洛明潮听得依旧是一头雾水,却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唐越都这样问了,自己难道摇头说不明白?

    “现在放你身上呢,所谓医缘就是得你自己亲自动手,整个过程中你都要带着一颗孝心,这样到时候你母亲的康复希望自然会大很多。”唐越说道。

    “哦……这样啊。”

    这下洛明潮是真的听明白了,敢情唐越是叫自己动手将童子尿混合到药材里面去。

    洛明潮无奈地揭开了矿泉水瓶盖,顿时一股尿骚味刺鼻,快速地用另一只手捏住了鼻子,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何时做过这等下事?

    唐越将手中的中药包递到洛明潮手上,便抱起了双手,退到了一边,静待他完工。

    洛明潮又为难的转头看了眼唐越,却只见唐越投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那天文数字的财富,我洛明潮今天就豁出去了!洛明潮心中暗道。这次母亲突然病情严重,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天赐良机,因为他还有一个哥哥,这庞大的洛氏家业最后落到谁手里,可全是他母亲的一份遗嘱来决定的。

    洛明潮狠了狠心,终于将矿泉水里面的童子尿倒进了碟子里,开始了捣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