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周涛涛的奇怪病症

    唐越很困,昨天晚上洛灵儿和王梦莹睡觉后,他就一个人钻进房间,开始研究起了刚到手的大肚佛像和鉴宝大会上得到的玉坠。

    两件文物看上去确实普普通通,既不是真迹也不是年代久远的绝品,可是当他聚精会神打开透视之眼后,却是异象丛生,只是研究了一个晚上,直把自己累得要死要活,却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

    脑海中回想起赵非燕甜美的笑容,唐越最终决定赴约,没办法,闺蜜伤不起啊。

    就在唐越一个人从王家别墅出来时,外面一辆车子里,几双眼睛远远盯着王家大门,其中一人正是那天晚上袭击王梦莹的杀手老大。

    “你确定这就是那天坏了你好事的小子?”说话的是一个花格子中年人,脸色阴晴不定,辛苦逃出来的杀手又盯着唐越看了会儿,连忙点头,看样子十分怕这个中年人。

    “哼,没用的废物,不过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伙子,三个人竟然被一个人追,等着回到组织接受处罚吧。”中年人冷哼一声,与此同时,另一名手下,已经用远程相机咔嚓不停将唐越拍了下来。

    “走,回去先研究研究,王家的这单生意,是我们到宁海的第一笔生意,上头指示不完成谁也别想活着回去。”

    唐越自然不清楚,自己刚到宁海市,就已经被神秘的杀手组织给盯上了,刚刚走出王家大门,前路就被一个女人给挡住了。

    浅绿色小热裤,白嫩圆润的一双大长腿,笔直修长,白色小吊带,露出一截平坦的小腹,再往上看,一对鼓涨的双峰波涛汹涌,撑得小小的吊带要爆炸开来般,更要人老命的是,这样一幅魔鬼般的诱人身材,却搭配着一张清纯甜美的娃娃脸,正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姐夫,这么早你怎么就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了?”洛灵儿歪着无辜的小脑袋问道。

    不等唐越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小姑娘就猛地一下跳了起来:“姐夫,你一个人偷着出来,不会是去约会你的小情人去吧?”

    唐越顿时一脸黑线,这丫头的脑袋里怎么比自己要浪?我再怎么有魅力,也才来宁海市两天啊,哪来的小情人?

    眼看唐越没有出言反驳,洛灵儿顿时八卦之火燃烧起来,凑到了他耳朵边:“放心吧,我姐她还没有起床呢,只要我不告诉她,她就不会知道的。”

    唐越想到那个周涛涛命令自己十分钟赶到,也懒的和这无脑的未来小姨子一般见识了,甩掉她后终于赶到了唐朝咖啡厅。

    “哎呀……”

    急匆匆赶路的唐越,猛然撞到了一团柔软上,接着耳边一声尖呼,唐越面前已经坐着一个妙龄女郎了。

    女人穿着短裙,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正揉着自己的膝盖。

    只见女人长发飘飘,气质不俗,不远处还洒落着几本书,形象有些狼狈,唐越很尴尬,便蹲在了女人面前,伸出一只手准备扶她起来。

    幸好,没遇到不讲理的,至少对方到现在还没有开骂。唐越暗自庆幸,两边人来人往的,他可是脸皮薄的男人。

    女人抬眼,幽怨地看了眼唐越,却没有理睬他伸过来的手,根本没有起来的打算,继续揉着自己破了皮的膝盖。

    “咳咳……那个……”唐越想着怎么措辞道歉,一双眼睛就瞄到了女人的大长腿上,肉色丝袜包裹的双腿,珠圆玉润,修长到惊人,短裙很短很短,几乎到了大腿的根部。

    咕咚一声,唐越面色渐渐红了起来,加上这女人一边揉着,一边嘤嘤咛咛地哼着,如同魔音,酥软勾魂。

    目光一点点上移,掠过膝盖,掠过大腿,渐渐就到了短裙的边缘。

    突然,唐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如被噬血受伤的野兽盯住了一般。

    可惜,不等唐越抬眼看去,女人猛然张开了双腿,接着,他就看到了短裙里面不该看到的内容。妈的,黑色蕾丝,还是半透明的。这不正是老子最喜欢的吗!

    “好看吗!”娇喝声响起,猛然张开的双腿瞬间合并了,唐越眼前的风光也消失了。

    唐越心中那个委屈啊,城里的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啊?这不是欺负我一个乡下人吗?明明是你主动张开双腿的好不好?

    顿时,唐越那张年轻好看的脸,就涨得通红。像是刚刚被坏人调戏了的良家妇女一样,一抹羞色闪过。整个人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两人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一个很不雅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半蹲在那里。路过的人不时侧头看过来。

    哪来的不懂事的小伙子,这么漂亮的女人摔倒了,还不赶紧的把握机会!好几个男人路过,心中愤愤不平地想道。

    或许是唐越的那张人畜无害如邻家大哥哥般的脸蛋,或者是唐越形象还算不错,看上去干净爽朗,朝气蓬勃,至少不像是个坏人。

    当然,也可能是这个女人是个花痴。

    所以,在这个女人看着唐越的脸蛋由白变红,呼吸渐渐不畅时,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一笑,顿时如春天的花开,让唐越紧张的心情一松。

    “好你个愣头小子,敢占姐姐的便宜。”女人娇嗔着道:“现在你想怎么赔偿我?”

    唐越心有歉意,又仔细看了下女人的伤口,并不严重,但是却有留下疤痕的可能。顿时想到了自己从部队里带回来的药粉,那可是有价无市的。

    “你把电话给我,我是一名医生,你放心我会负责任的。”唐越认真说道。

    接过唐越收拾好的几本书,女人终于肯让他扶起来了,接着,在他手中写下了一串号码。

    临走时,女人还回头叮嘱了一句:“小帅哥,你说过你会负责任的哦,我等你!”

    望着女人一瘸一拐的离开,唐越真心觉得以前自己太相信新闻了,都说这年头扶摔倒的人很危险,可是这个女人,不仅没敲诈自己,还对自己笑了。

    只是——最后那句话,怎么听着都有些不对劲呢?

    戚薇转过街角进了一辆轿车中,车内三个男人等待着。

    接着,戚薇那张妖娆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真是个有意思的男人,这么有本事的男人,竟然还这么害羞,这年头竟然还有这样的绝种男人。”

    “队长,要不要对这个男人下手?”车内一名男人问道,这是一辆特殊的改装车,后排窗户全部封死,四台电脑架设两边,座位也改成了侧向,另外两个技术人员正在查看着电脑资料。

    “急什!这个男人突然冒出来,以我们的技术都获取不到他的真正身份,不如先让那些蠢货去试探着。”戚薇冷声喝道,接着又补充道:“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要去动这个男人,我自有计划。”

    三个男人顿时齐声答应,看样子对戚薇很是敬畏。

    唐越目送着女人的离开,最后才恋恋不舍地回过头来。这年头,美女比比皆是,但是人美心更美的,简直比熊猫还要珍稀。

    原本因为周涛涛大清早把自己吵醒而闷闷不乐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要不然怎么能有这么一段桃花运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哼着小调,唐越走进了唐朝咖啡厅,很快就看到了周涛涛的身影。

    “出去谈!”

    周涛涛见到唐越的第一眼,就从位置上弹了起来,一手拉过小坤包,接着率先走了。

    靠!什么情况?唐越愣了一下,还是乖乖跟着出来了。很快,两人就站在了大马路上。

    很吵,很乱,很适合吵架。唐越心中想道。

    “你凭什么说我有病!”周涛涛开门见山,气势很凶,火红的头发,一身衣服还包不住身体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大片大片雪白的肉露在外面。耳朵上挂着的大耳环,一甩一甩的非常吸引人。

    因为你总会担心,这会不会甩掉下来?

    总之,今天的周涛涛比昨天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形象更加的符合了夜场小太妹的形象,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一个坏女孩。

    当然,这样的女人吵起架来一定非常厉害。唐越如是想道,大脑顿时疑惑了起来,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就和赵非燕这样的女人成了闺蜜?

    一个放荡泼辣,一个清纯甜美,难道说她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说,这是一对百合?唐越面对着周涛涛,脑中思绪急速转过。

    周涛涛喝问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唐越的回应,顿时更加生气了,胸前的一对双峰都气得上跳下窜。

    “老娘昨天是看在非燕的面子上,才帮你忙的,你自己都干了什么事?凭什么说我有病?”

    唐越很想说,其实我师父是个老中医,然后我从小跟在师父后面学艺了几十年,可惜,面对一个生气中的女人,解释是没有道理的。

    这边周涛涛大声责问着,那边唐越一声不吭,任她数落着。这样的画面很快就吸引了一群无聊的看客,围观了一会儿就开始指指点点。

    “哎……又是一个被负心汉抛弃了的故事。”

    “看这男人,多老实的样子啊,我看肯定是这个女人有问题,看她穿的那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