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暗藏玄机的佛像

    店面挺大,有一百多个平方,和周围那些十几个平方的小店铺相比,俨然一幅大商场的感觉。四周都是玻璃架子,里面摆着各种千奇百怪的玩物,门口两边摆着佛教的四大金刚木雕,不过看样子很古老,上面洒满了灰尘。

    四大金刚的木雕后,是一些造型奇特的根雕,再后面是长长的柜台,透过玻璃看去,是一些小型的古文物,摆在金黄色的绸布上。

    唐越看了看,知道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店铺,这里面东西的价值,恐怕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难怪周涛涛这小丫头都开着保时捷。

    不过唐越此行却不是淘什么古文物,主要是想找找看有没有像那手镯一般,藏着某种能量的文物!毕竟自己的透视来的突然,唯一的线索就是古文物。

    想到这,唐越便借着观赏店里物品的时机,暗暗使用起了透视,一一扫过架子上的文物。

    几乎将店里的东西扫遍了,最后时刻,唐越从一角落处的佛像那里感觉到了不同!

    这是一尊巴掌大小的佛像,大肚皮,咧嘴大笑着,手里拿着佛珠,即使是唐越对佛教没什么概念,也知道这是一尊弥勒佛。

    只见那佛像的表面,一层淡淡的金光如光晕缭绕着,像是电视剧里的佛祖降临时的特效,顿时心中大奇,果然,透视眼时间一过,那层金光就消失了。

    看来这金光只有自己的透视眼才能看到!休息了一会儿,唐越再次聚精会神地用透视眼盯着这佛像,时间一点点过去……

    差不多透视的十秒时间快到了,唐越猛然一震,接着耳边轰然大响,如众佛吟诵,经文四起,梵音缭绕,整个人仿佛置身一片虚无,天地间只剩下梵音灌耳。

    “喂,你这男朋友是不是傻了?”

    一身杀马特造型的周涛涛呶嘴道。赵非燕顺势看去,只见唐越如木桩般钉在那里,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

    梵音绝唱如潮水般退去,唐越猛的一震,便看到一脸疑惑盯着自己的赵非燕。

    “你怎么了?”赵非燕道。

    “没事。”唐越心中震撼,转头向周涛涛小心翼翼问道:“这个古董……可以卖给我吗?”

    周涛涛瞥了眼佛像,哼道:“你会识别这玩意吗?这东西都放在我店里几年了,你真的想要直接送你了。”

    唐越无语地耸耸肩,自己的眼光真那么差吗?这不,一见面就冷淡的美女更鄙视自己了。赵非燕顺手将佛像接过来,仔细看了一下。

    “这个应该是明朝的仿制品,有点价值,算不得古董,能值几万块吧。”

    唐越暗暗心惊,敢情这么一个古代人的造假品都值几万块,自己那个抠门的师父,让自己过来相亲却不给钱,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收下这个几万块钱的佛像时,赵非燕已经将佛像递了过来:“收下吧。涛涛可是个小富婆,有机会不宰白宰。”

    “哼,都说女生向外,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坑闺蜜了?”周涛涛调笑道。

    “去你的,小八婆。”赵非燕脸色一红,低啐道。偷偷瞄了眼唐越,心中一丝淡淡的甜蜜如溪水流过。两女笑闹了一会儿,周涛涛便走向了里间。

    赵非燕来到唐越身边,才发现这个家伙两眼盯着前方,一幅老僧入定的样子,顺势看了过去,只见周涛涛扭着被紧身裤包裹着的圆润****,姿态妖娆。顿时一股无名怒火升起。

    好你个唐越啊!平时看你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原来是喜欢看女生的那里!

    “看够了没有?口水要流下来了!”

    唐越收回目光,便看到了俏脸蕴红的赵非燕,摸了摸鼻子讪讪道:“你朋友有男朋友吗?”

    赵非燕愣了,这家伙和自己一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不像是那种四处招惹风流债的人啊!怎么才见到自己的闺蜜,就迫不及待地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难道是说自己的女人魅力不够?

    都说不能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奖别的女人漂亮。更遑论追求别的女人了!

    这会儿,赵非燕终于怒了:“管你屁事!”

    唐越也愣了,这母老虎怎么突然就怒了?下一秒终于懂了一点女人的心思,心中流淌过一丝小小的骄傲,看来我还是有点魅力的嘛。

    “你误会了,我真不是那个意思,这么说吧,你这朋友是不是长这么大都没有交过男朋友?”

    “干什么?我告诉你啊,你别想打涛涛的主意,她可是我最好的闺蜜。”赵非燕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好闺蜜,接着疑惑道:“经你这么一说,好像是的啊,以前她好像谈过一个,最后莫名其妙分手了,再以后,就没谈过了。”

    “她有病!”

    “你才有病!”

    “我也是刚刚观察得出来的,这一路上,她都不看我一眼,更重要的是,偶尔看我一眼,目光中的警惕意味十足,就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唐越摸着下巴,分析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赵非燕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想,突然一脸八卦叫道:“你是说她受过情伤?所以……”

    话说一半,又一手捂住了嘴巴,小声道:“所以看到男人就害怕厌恶?”

    唐越看着大惊小怪的赵非燕很是无语,女人的八卦欲果然非同一般!开口道:“差不多是这意思,你想啊,我和她素未谋面,而且又是你介绍来的朋友,按照待客之道,她也不应该如此对我啊……”

    我们的唐越同学对自已的脸蛋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会儿已是一脸委屈样。

    “嗯,分析的有道理,我就说嘛,这丫头平时疯疯颠颠的,整天把自己装扮的非主流样,应该非常招蜂引蝶的才对啊!怎么就能没有男人扑上来呢?”赵非燕眯着双眼,嘴角挂着坏坏的笑。看来得好好审一审自己的闺蜜了,说不定还能听到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呢!

    在赵非燕的幻想里,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原来生活无忧乐观开朗的小公主,终于,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心仪的男人,两人相亲相爱。可是好景不长,负心的男人另觅新欢,抛弃了公主。痴情的公主从此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男人,一个人孤零零地伪装着自己……

    对!一定是这样的!赵非燕左手握成拳头,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

    天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喂,有你这么对自己好姐妹的吗?”唐越不知道赵非燕的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只是,怎么看也不想是为闺蜜担心的样子啊。“我也只是猜测,或许她仅仅是厌恶我而已……”

    “嗯。没你事了,你就先呆在这吧,我去找她好好谈谈。”说完,赵非燕就冲向了店铺后面。

    看着赵非燕一溜烟地消失了,唐越无语地摇了摇头,自己不过是猜测而已,这女人的好奇心当真伤不起。

    没想到在火车上义愤填膺地教育自己不能助涨骗子气焰、正义感爆棚的女人,竟然也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嗯,好像也不错嘛……

    再次见到两女,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也不知道两女在后面半天都嘀咕了些什么,出来时手拉着手,比之前更亲密了。

    这一次的鉴宝大会,是宁海市的一些收藏家发起的,算是圈子内的一个小型拍卖会。唐越跟过来除了想见识一下,更是想了解自己眼睛的变异,是不是和这些古董有关系。三人很快驾车来到一家古色古香的宅子,这里便是此次鉴宝大会的地点。

    宅子外面的街道上,停满了各色豪车,周涛涛的车都算是垫底了。两女在前,唐越跟在后面,三人走进鉴宝大会现场,四周搭建了柜台,都是一些收藏家展示自己藏品用的,一条红毯铺到尽头,连接着主席台。

    又等了十几分钟,大会终于开始了,一个年轻的主持人走上台,一段开场白后便进入到了拍卖环节。

    唐越和两女坐在后面,听着主持人激情澎湃的解读,连他这个对古董行业一窍不通的家伙都有了购买欲,无奈囊中羞涩,总不能让两个女人为自己买单吧?半个小时下来,周涛涛在赵非燕的建议下,拍下了一件青铜器,一个青花瓷。

    随着拍卖环节结束,便到了自由买卖的环节。大厅里展示数百件各色文物,唐越暗暗集中精神打开了透视眼,这才是他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

    几次透视之后,唐越却是大失所望,只在角落里看到了一只挂坠,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这个什么价?”唐越走到挂坠的展柜前,装作随意地问道。

    “一千!”胖乎乎的老板懒洋洋地竖起一根手指。

    唐越心中大喜,原本以为放到这里来的东西都是天价,不过囊中羞涩的他还是开口还价道:“能不能再便宜点?”

    老板瞥了眼唐越,不等开口,身后响起了另一道声音。

    “不管你花多少钱,我都出双倍的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