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三个蹩脚的杀手

    就在唐越内心煎熬挣扎的时候,二楼阳台上突然出现了三道穿着黑衣的身影,猫着腰的样子一看就是要干好事。

    那边,王梦莹站在浴室中,正享受着热水带给自己的舒适,释放着一天的工作压力,透过弥漫的水汽,欣赏着落地镜子中的自己,双峰傲然挺立,迎着水线冲刷,平坦的小腹,盈盈一握的腰肢,光滑细嫩如婴儿般的肌肤,近一米六五的身高,这身材放在哪个女人身上都会心生骄傲的吧?

    王梦莹一边抹着泡沫,一边看着镜子,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唐越的样子,顿时眉头一皱,难道自己这还未经人开发的完美胴体,真的要交给那样一个男人?

    胡思乱想中,王梦莹甩了甩沾满水的头发,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

    刚刚打开门,一道银光劈来,却是一柄雪亮的砍刀,如噬人的蛇信吞吐着信号,转眼即至!

    “难道就这样死了吗?”王梦莹无助地想道。

    近乎本能的向后缩去,按在门框上的手用力向前一推,咣铛一声,砍刀深深地砍进了木质门框中,接着,王梦莹就爆发了。

    啊---

    就在这时,唐越已经直接窜上了二楼的平台,从窗户里跳了进来。

    领头的大汉一刀没有砍中,接着就被王梦莹竭斯底里的叫喊声弄愣一秒钟,身后的两人连忙补上,可惜不等他们靠近王梦莹,一个男人已经站在了眼前。

    二话不说,两柄散发着寒芒的砍刀一左一右劈向了唐越。

    错步,侧身,唐越堪堪避开,飞起一脚踢中左边大汉的手腕,咣铛一声,砍刀应声落地。

    接着,唐越向前一冲,双手摁住右边大汉的手臂,转身,弓腰,猛然发力,直接将这大汉过肩摔倒在地,顺势将他手中的砍刀夺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五秒钟,等到领头的大汉反应过来,身边的两个帮手已经是一个倒地,一个冷汗涔涔,痛苦地抱着自己的手腕,显然失去了战斗力。

    “走!”领头大汉低喝一声,也不纠缠,率先逃了,剩下的两人愣了一秒钟,连忙跟着跑开了。

    唐越关心着王梦莹,也没有跟着追去,转身看向她问道:“怎么样?伤着没有?”

    “啊?哦……没有,谢谢你。”王梦莹樱桃小口半张,灵动漆黑的大眼睛傻愣愣地盯着唐越,像是没反应过来一般。

    “你要是没事,我就去追人了。”唐越道,便要转身离开,目光却陡然停在了王梦莹的胸前位置。

    原来,刚才动作过猛,一番惊吓之下,原本裹得紧紧的浴巾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胸前大半个圆球都露了出来,隐约可见两点浅褐色的光晕……

    顺着唐越的视线,王梦莹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尴尬,连忙双手捂胸,将浴巾紧紧地勒在手里:“流氓!你在看什么!”

    被王梦莹一喝,唐越才悻悻地收回目光,风景无限好,只是--不是时候欣赏啊!

    既然这妞还有心情骂自己流氓,那自然就是没事了,唐越转身朝着三个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出去。

    “这家伙竟然这么能打?”留下一个人的王梦莹喃喃自语道,刚才那几秒钟,简直比动作电影还要精彩好看啊!

    唐越前脚刚走,管家刘伯就带着几个保镖赶到了二楼,眼见王梦莹没事集体松了一口气。

    刘伯安慰了一番受惊的王梦莹,几分钟后,王梦莹才突然想起来某个家伙,一指窗外:“刘伯,唐越他一个人去追那三个人了,你还是快叫人帮忙啊。”

    看着突然醒悟过来似的王梦莹,刘伯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我的大小姐啊,几分钟时间够人家跑出几条街道了,你才想起来帮唐越叫救兵呢?

    “是唐越去追啊,那我就放心了,没事了,大家还是下去加强警备吧。”刘伯笑着挥了挥手,将几个黑衣保镖解散了。

    “刘伯,你?”王梦莹顿时无语,那可是一比三啊,这刘伯不会是小学没毕业吧?

    “放心吧,唐越可不是一般人,三个小毛贼而已,用不着我们去帮倒忙的。”刘伯嘻皮笑脸道,疼爱地安抚着王梦莹,一边劝说着:“小姐啊,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呀,还是早点和唐越结婚吧,要不然他跑了可就损失大了。”

    “刘伯,你瞎说什么呢!”王梦莹扭捏着嗔怪道,心中对那个唐越却是更加好奇了,为什么这么一个长相普通的小男人,会让自己的亲人如此放心?

    ……

    这是一片别墅群,道路两边除了花花草草就是假山流水,没有任何的小摊小贩,到了夜晚自然是清静无比,只有两边的路灯,尽职地散发着白光。

    唐越一路顺着三人的痕迹追了过来,加上偶尔用一下透视眼,三个人虽然跑的速度很快,却并没有将他甩掉。

    相距两百多米,唐越看了下三人逃跑的路线,略一思索,便转身吵了一条近道。

    一分钟后,唐越猛然从路边的绿化植物中跳了出来,挡在了三个黑衣杀手面前。

    三人微微一愣,相互看了一眼,接着就呈三角形向唐越包抄了过来。

    形势再次的一边倒,几记拳拳到肉的攻击后,两名杀手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只有紧咬牙关闷哼的份儿。

    剩下的领头杀手猛然停手,做了一个太极的起手势,动作缓而有型,眼神犀利地盯着唐越。

    “哦?练家子?这还有点意思。”唐越也不急着动手,看这杀手沉稳的气势,凝练的眼神,一时技痒,撸了撸袖子,准备好好切磋一下。

    唰!

    下一秒,刚刚稳如泰山、气势逼人的领头杀手,撒开脚丫子跑了!速度之快,如一道黑影瞬间划过眼前。

    “靠!浪费我表情!”唐越愤愤地骂了一句,看了看地上动弹不得的两人,向着逃跑的领头杀手追去。

    十几分钟后,唐越已经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公园,虽然那个领头杀手功夫不咋滴,逃跑却是个行家!曲曲折折不走寻常路,他竟是一时间没追上。

    正要聚精会神使用透视眼,唐越突然听到了几声细微的低语声。

    “嘿嘿,这个妞可正点了,据说还是个处呢。”

    “管她处不处呢,赶紧的吧……”

    “你个野蛮人,懂不懂情调?这好不容易把这丫头灌醉了,那药效时间长着呢,今晚咱们兄弟要好好品尝。那样才叫一个爽呢!”

    唐越顺着声音,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一处假山后面,终于发现了两个男人抬着一个女孩。

    “靠,人渣!”唐越低骂一句,原来是两个想用卑鄙手段玩弄良家妇女的家伙,顿时冲了出去。

    “谁?赶紧滚!”两个男人中的一个小个子朝唐越喝道,不过声音有些胆怯,显得底气不足,另一个高个子也好不到哪去,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坏人之所以嚣张,大多是敢管闲事的人太少了!

    如今这两个偷偷摸摸的家伙一看唐越昂首挺胸走过来,顿时气场上弱了。

    唐越没把这两个家伙放在眼里,略一思索,眼下重要的是把女孩救下来,他还要追赶那个领头的杀手呢,当下一脚踹向旁边的一棵大树。

    轰的一声巨响,碗口粗的大树晃了起来,很快一片片叶子洒了下来。

    “还要我教你们怎么做吗?”唐越不急不缓地说道。

    两个家伙相互看了眼,接着就兔子一般窜进了林子里消失了。唐越走进躺在地上的女孩,这才发现女孩是昏迷的,圆润的脸蛋红扑扑的,呼吸急燥。

    检查了一番,唐越便明白了,女孩身体并无大碍,不过被人下了药暂时昏迷过去,思量一番,还是决定将女孩先安置好,这般昏迷在黑暗的公园里实在太危险了。

    将女孩抱了起来用力摇了摇,女孩终于睁开了迷蒙的双眼,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琼鼻圆脸双眼皮,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吊带,唐越下意识瞥了眼女孩胸部,不由倒吸凉气,为什么如此清纯可爱的脸蛋下,双峰却是这般汹涌伟岸令人心惊肉跳?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家。”唐越摇晃着女孩大声问道。

    “呜……我……叫洛灵儿。”女孩呢喃着,一双手臂却像水蛇一般攀上了唐越的脖颈,丰满滑腻的身体胡乱地在唐越的怀中扭动着。

    这样一来,唐越只能更加用力抱着女孩了,要不然马上就溜到地上去,越是用力,肌肤接触就更紧密了,年轻女孩身体的细腻滑嫩,简直要了唐越的老命,而且女孩现在只穿着吊带和小热裤,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和唐越亲密抵触着……

    小腹的邪火越来越盛,唐越只觉得怀中的软玉越来越沉,最后迫不得已轻轻地将女孩敲晕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唐越才在路边找到了一家快捷酒店,在客服小妹异样的眼光中,他就像是刚刚做了坏事的小偷一样,将洛灵儿抱进了客房。

    等到唐越站在宽大的席梦思床前,准备将洛灵儿扔到床上时,这妞竟然醒了过来,接着就像章鱼一般手脚并用抱着唐越,死命地就是不肯撒手。

    直觉得喉咙口干舌燥,唐越脑门汗水直冒,我滴个姑奶奶啊,还真的欺负我是个老实男人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