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庸医害人

    一路走过来,巩旭也尽量地避免和走廊里的乘客接触,几乎是踮着脚、侧着身体一步步挪过来的,速度很慢,不过在这个时候,围观的众人都眼巴巴地望着他,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过来之后,巩旭就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这老头穿的也太破烂了点吧?翻出来的衣领都已经黑了,而且此时正处在发病时,满是皱纹的嘴角,还有着口水一路涎下来……

    按步骤地查看下老人的情况,又翻了翻眼皮,巩旭做完这些学校里学习的基本方法后,就不知道还能干些什么,毕竟这里是火车,他身上什么工具都没带。

    正想说几句‘老人情况很严重,得赶紧送到医院急救’之类的场面话,目光却迎上了一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年轻女医生,正是乘警带过来的那名女医生,一直安慰着小姑娘。

    “专家,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我今年刚毕业的,没什么经验,不过给你打下手还是可以的。”女医生急切地问道。

    和女医生一样的,还有围在周围的十几双大眼睛,都眼巴巴地看着巩旭,这个唯一的希望。显然,小女孩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已经唤起了这个车厢里所有乘客的同情心。

    “咳……咳……那个,这老人是急性心脏病,你们帮我抬到前面宽敞的地方去,再不急救就会出人命了。”许多犹豫了一下说道,顿时几个早就想帮忙的年轻小伙子凑了过来,便要将老人抬起来。

    女医生则将死活不肯放手的小女孩拉了开来,自己也让出了位置,好让老人抬出来。

    就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几人就要动手之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都别动!除非你们想要了这老人的命!”

    掷地有声!中气十足!像是晴天突然劈了一个响雷,将几个就要动手抬的年轻人吓愣住了,纷纷转头看了过来。

    接着,唐越拨开人群,挤到了跟前,赵非燕则紧跟其后。

    “你谁啊?小小年纪不懂就不要乱说,出了人命你负责啊?”巩旭突然怒了,脸色涨得通红,指着唐越喝道。

    “这老人根本就不是急性心脏病!你们乱动才会真的要了他的命。”唐越毫不示弱,盯着巩旭的眼睛,一字一句反击道。

    围观的人都自觉地屏气噤声,毕竟这是涉及医学方面的事,普通人哪里有发言权?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中心位置的唐越和巩旭两人。

    “哈哈……哈哈,我说你这毛头上伙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不是急性心脏病,那你说是什么病!”巩旭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般,眼睛中的怒意十分明显,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也敢过来质疑自己的判定结果!前面半句是赤裸裸的嘲讽挑衅,后面半句就是喝斥了,要不是眼前这年轻人长得还算结实,他都恨不得直接动手揍人了。

    “这是癫痫病单纯部分性发作,又称为杰克森发作,发作历时时间短,肢体僵硬,意识清醒。”唐越快速说道,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这些,一方面归结于之前他一直用透视眼观察着,另一方面也是他在部队里大量的学习,五花八门,虽然精通的不多。

    “你……你……”巩旭指了又指唐越,却是一时间找不到话反驳。然而唐越却急着救人,哪里还有心思理睬他,转眼间已经凑到了发病的老人身边。

    快速脱掉老人的上衣,唐越变戏法似的掏出了几根粗细不一的银针,快速在老人的几处穴道扎了下去,接着又是一番手势复杂的推拿。

    “啊……”突然,老人干咳了一声,眼睛也睁了开来,周围的人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这小伙子真神了啊,这么快就治好了,真是太厉害了。”

    “是啊,有本事,还有担当敢站出来,真是神医啊。”

    唐越救好了老人,顿时一颗绷紧的心思也松了下来,听到耳边一边欢呼,脸色微不可察地一红,连忙别过头去掩饰着。

    “小伙子,真是谢谢你了,我这是老毛病了,隔一段时间就会抽搐一次,没想到今天……哎,幸亏你了啊。”老人醒来后,先是安慰了一番自己的孙女,接着就紧紧握着唐越的手不松开了。

    唐越有些尴尬地承受着老人的感谢,有些不适应这种情景。

    接着,老人又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掏出来一串佛珠,死命地塞到了唐越手中,一番推迟后,唐越无奈地接受了老人的心意。

    告别老人,唐越转身便迎上了一直被冷落在边上的巩旭,脸色有些病态白净的巩旭,正微眯着双眼,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紧咬着牙关,显然对刚才唐越否定自己判断的事还耿耿于怀。

    两人就这样在走廊上对峙着,唐越也不示弱,他对眼前这个自称为医生的中年人同样没有一丁点好感。

    “小子,我记住你了,最好不要让我再遇见你!”最终,巩旭怨恨地瞪了一眼唐越,抛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开了。

    回到座位,赵非燕立马从自己的位置上换到了唐越旁边,扬着下巴问道:“你学医的?”

    “呃……算是吧。”唐越道:“学过一点点,我是当兵的。”

    “真厉害。”赵非燕突然朝着唐越竖起了大拇指,好像坐在她面前的唐越是个幼儿园的小弟弟似的,只是脸上的崇拜之意尽显,配上青春洋溢的脸蛋,一笑嘴角露出的浅浅酒窝,别有一番风情。

    接着两人又就着刚才的事情聊了一会儿,唐越努力应承着赵非燕的夸奖和赞美,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又有些尴尬,感觉自己像是上台领讲的学生一样,而赵非燕正是那个毫不吝啬夸奖着自己的美女老师。

    话题很自然的就聊到了赵非燕身上,原来她这次去宁海,是为了帮朋友参加一个鉴宝大会。

    唐越突然心中一动,自己现在能把车上的东西都看穿,这样的话,其它的东西是不是也可以,比如古文物?

    而且,自己的透视异能正是来源于那个古文物手镯,那么这个异能是不是和所有的古文物都有关系?

    想到这,唐越便打定主意去一趟赵非燕口中的鉴宝大会,只是,到底是自己好奇异能的来源,还是仅仅舍不得和眼前的大美女分别,却是谁也不清楚了。

    “你到宁海了,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那个鉴宝大会?我想长长见识,到时候就能分辨真品赝品了。”唐越装作突然想起来似的,向赵非燕询问道。

    微微愣了下,热心善良正义感爆棚的赵非燕便答应了下来,想到唐越之前花了五千块,结果却买了一个破石头,顿时又是一顿捧腹大笑,一边的唐越只得悻悻地陪着傻笑。

    “呃……问你个比较秘密的问题,你可别多想啊,你是不是有肩周炎颈椎病?”唐越等到赵非燕自己笑够了,终于慢吞吞地问道,只是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倒有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谁让他是通过透视得知的呢?

    愣了一下,赵非燕便在一脸的惊讶中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的?你还会治这个?”

    “唔,我都还没看,哪能确定啊。”唐越道。

    “你知道吗,这个问题困挠我很久了,找了很多家医院,一直没有办法根治,你要是能治好,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看着一脸希冀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灵动大眼睛、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赵非燕,唐越突然嘿嘿一笑,双手在空气中做了几下伸抓的动作。

    “家传按摩技术,包准治好,你要不要试试?”

    赵非燕嫣然一笑,低啐了一句“坏蛋,不准占我便宜”接着就放心地转过身去,将后背交给了唐越。

    唐越挪了挪屁股,向赵非燕凑近了些,顿时一股好闻的女人体香扑鼻而来,圆领的T恤开口很大,两肩白嫩的香肩露出大半,肌肤细腻白嫩如婴儿一般。

    此时两人凑得很近,唐越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赵非燕香肩上的每一个细小的毛孔,半天咕咚一声咽下口水,双手停滞在赵非燕肩膀上,却是忘记了放下去。

    “你在干什么呢?不是说要按摩吗。”赵非燕道,接着又叮咛一句:“不准借按摩机会欺负我。”

    唐越讪讪笑着说哪里哪里,终于轻轻按在赵非燕肩膀上,鬼使神差地,五指拿捏的地方,正是赵非燕紧身T恤露出来的部分。

    触手温凉,细腻光滑,唐越只觉得一道细微的电流,瞬间通过五指传遍全身。

    赵非燕有些尴尬地扭捏下身体,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好一会儿,唐越才收起心神,用起了以前在部队里学习过的治疗按摩法,揉捏敲打,一幅非常专业的手势,倒是让赵非燕挺享受的,不时地嗯嗯呵呵几声,那种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轻哼声,却是别有一番销魂滋味,让身后的唐越几次体内的邪火乱窜。

    女人是妖精!师父说的果然没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