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为了什么

    当冯康冲入雅阁之中时,“母亲”这两个字还没有喊出来,他就愣在了当场。

    因为他听到,在雅阁内的屏风后面,一阵阵消~魂~嗜~骨的美妙娇~喘声正在不断的发出来,那种声音代表着的信息,冯康这种公子哥再清楚不过了。

    然后,他看到屏风周边的地上,那一件淡雅的轻纱正散乱的铺在地上。顿时,哪怕他没有亲眼看到屏风后面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也已经知道里面正在做什么。

    自己的那美若天仙的母亲,竟然与自己心中最痛恨的人,正在那软榻之上巫山云雨!这种打击,如何让冯康这个自尊心强烈的人承受得了?

    那是谢夜雨啊,抢了自己心上人的谢夜雨,如今竟然还与自己的母亲……

    “不!”冯康顿时在雅阁内发出了一声不能接受的巨大悲鸣,然后整个人冲了出来。

    暮春连忙关上了雅阁的门,然后无奈的看着小公子就这样失魂落魄又面容疯狂的冲了出去,心中也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雅阁内,骑在谢夜雨身上的柳如烟听到儿子冯康的这声悲鸣,顿时知道不好,自己的丑事被发自己最亲的人发现了,于是,她的理智与内心中视谢夜雨为主的潜意识进行了身体控制权的争夺战。

    “我要去追康儿!”“不,我要服侍主人!”“康儿是我的一切!”“不,主人才是我的一切!”“康儿!听娘解释!”“主人,好舒服……”

    两个音声,不断地在柳如烟的心中闪现。

    谢夜雨只到冯康的声音,也是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这冯康竟然如此大胆,冲入了这个房间之内。不过,随后谢夜雨便心中释怀了:“也罢,知道就知道了吧,这事终究是瞒不住的。知道了也好。”

    但是,谢夜雨马上发现了骑在自己身上的柳如烟动作的疆化。然后那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挣扎,全身不停的颤抖,都在告诉谢夜雨,柳如烟因为她儿子的刺激,正在努力挣脱他的控制。

    顿时谢夜雨直接伸手一推,将柳如烟推倒在床上,化被动为主动。并右手中再次取出了一碗曼陀罗散,喂柳如烟喝了下去,然后开始了全力的冲刺。

    再次用同样的方法,逼迫柳如烟放开心神,从而再次施展诱惑之光,加强了诱惑之光的控制效果之后,谢夜雨这才松了一口气。

    柳如烟也好像忘了刚刚儿子的悲鸣一般,全心全意的服侍起谢夜雨来。

    等谢夜雨离开之后,柳如烟这才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情。顿时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泪水止不住的从她的双眼中流了出来。但是没有办法,她没有办法不听从谢夜雨的命令。她的身心已经完完全全无法挣脱谢夜雨的控制了,甚至连去找儿子回来的行动。也被谢夜雨禁止了。

    没有办法,柳如烟只能让侍女们出去找冯康回来。

    当天夜里,雅院的侍女终于在一个垃圾堆的旁边,发现了已经喝的烂醉如泥的冯康,将他扶了回来。

    看着全身沾染了垃圾而发臭,衣服上全是泥印,头发早就乱成了一团,还插着很多的稻草,并全身酒气冲天的冯康。柳如烟心在滴血,明明是她自己的错。却害得自己这天赋杰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儿子竟然成了如今这幅乞丐一般的模样。

    柳如烟不嫌脏的将冯康扶上了自己的床,然后一脸关心地看着他,不停的用手巾擦拭着他脸上的泥尘,同时问站在身边的暮春道:“公子出去之后,封魔谷里的人知道我与主人的事情了吗?”

    “小姐,封魔谷内,并没有任何人知道小姐与谢会……与主人的事情,想来小公子也不可能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暮春轻轻地回复道。

    “好,记住,此事绝对不可以有外人知道!”柳如烟严厉地对暮春道,随后脸色又柔和了下来,看着暮春,无奈的说道:“我已经失去了初夏,我不想再失去你们姐妹中的一人,你们从小跟着我长大,我早已经把你们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姐!”暮春这才知道初夏为什么会消失,顿时心中一颤,连忙表忠心地说道。

    “嗯,你去睡吧!”柳如烟朝着暮春招了招手,让她去休息,自己一个人照顾着这个儿子。

    暮春走后,柳如烟看着躺上床上醉熏熏的冯康,叹了一口气,伸手解开了他的衣裳,准备帮他换下这身已经不能再穿的长衫。

    然而,正在这时,冯康突然抓住了柳如烟的双手,然后坐了起来,看着柳如烟,睁开了眼睛,质问道:“冰璇,你为什么要与他在一起,你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你真心真意,什么好东西都让给你了,你为什么要与那个谢夜雨在一起?为什么?”

    听到冯康的醉语,柳如烟这才明白儿子为什么要与谢夜雨起挣扎,不由得心中一叹,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计划,竟然败在了儿子的争风吃醋上。她太小看儿子心中对“谢夜雨与柳冰璇”两人之间的感觉了,如果早点发现这一点,也许自己就可以早做预防,可是如今都迟了。

    随着冯康的质问,他抓着柳如烟的双手,劲用的越来越大了。

    “康儿,放手,我是你娘!”柳如烟感觉自己双手吃痛,顿时厉声道。

    “既然我得不到你的心,那我就得到你的人,得到你的身体!”可是,没想到,冯康却依然醉眼朦胧,把柳如烟当成了柳冰璇,双手紧紧地搂着柳如烟,上下其手,乱摸了起来,然后将自己充满了酒气的嘴巴,朝着柳如烟的诱人红唇就贴了过去。

    这下,柳如烟顿时急了,用力一挣脱,在冯康的嘴巴亲过来之前,右手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冯康的脸上,打得冯康顿时醒清了过来。并大声指责道:“我是你娘,你喝糊涂了!你给我清醒一点!”

    冯康被这一巴掌狠狠地打醒了过来。然后他整个人懵了,坐在柳如烟的软榻上,他左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红辣辣的左脸,然后回过了神,震惊地看着柳如烟,看着这位自己心中至高无上的母亲,看着这位从来没有打过自己的母亲。他的心中,生平第一次对这位伟大的母亲产生了怒火。

    “你打我?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有打过我,今天你打我?好,很好,非常好!早上那个姓谢的打我,现在轮到你来打我,真不愧是奸~夫~淫~妇!”冯康看着柳如烟,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的疯狂。恨恨地说道。

    柳如烟没想到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冯康竟然会说出“奸~夫~淫~妇”这种字眼,而且是对身为母亲的自己讲这些字眼,顿时柳如烟也火了。她再次扬起右手,狠狠的打了冯康一巴掌。冷冰冰地说道:“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你怎么可以如此说我?我是你的母亲啊!”

    随着这个动作,柳如烟刚刚被冯康上下其手,弄乱了的衣裳,顿时更加的凌乱了,她胸前那对巨型玉兔,在这凌乱的衣裳之中,从胸前的那一道风景线中。跳出了大量晶莹剔透的“美玉”出来,那洁白酥软的肌肤。顿时就展露在了冯康的眼前。

    第一次看到母亲胸前的这美妙风景,冯康顿时心中一颤,他抬起了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柳如烟。

    这眼神,让柳如烟心中顿时一颤,因为这种眼神,她这一生看得太多太多了。

    这是冯康这一辈子,第一次用一个男人的眼光在看自己的母亲,然后,一个疯狂的念头在他的心中产生,他的脸色顿时一变,好像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右手伸手一抓,紧紧的抓住了柳如烟的左手,然后用一种十分陌生的语气道:“母亲?哈哈哈,你还知道你是我的母亲?既然你是我的母亲,那为何要与那姓谢的做这苟且之事?什么守身如玉十九年,我呸,少装纯了,下午我不是听你喊的还挺欢的嘛!看来那姓谢的功夫不错啊!”

    听到冯康的这段冷冰冰地话,再看到冯康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柳如烟顿时就愣住了。她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给他造成如此巨大的打击,让他的心智,在一瞬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了一般。

    紧接着,冯康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内心一颤,好像世界末日了一般,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只见冯康抓着柳如烟的左手,朝自己这边一拉,然后看着柳如烟,这位美若天仙的母亲,口中舌头一添自己的嘴唇,双眼盯着柳如烟那完美的脸蛋与精美绝伦的身体,突然开口道:“既然那姓谢的都可以,也不缺我一个啊!”

    “你……”柳如烟语气一抖,看着冯康那盯着自己冒出青光的眼神,她不敢相信冯康竟然说出这等荒诞之言,他竟然想……

    “让我也享受一下玛法大陆第一美人的滋味吧!”冯康说着,整个人就扑了上来。

    “你这个畜生!我是你的母亲啊!”柳如烟眼神一利,她看到冯康竟然真的如此疯狂,顿时还空着的右手上魔气一运,储物空间中,一把白骨之杖握在了手中,正是骨玉权杖,随后柳如烟的身上,火光一起,一个环形火焰,把冯康从床上给弹飞了出去。

    冯康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地,然后一眼愤怒地看着柳如烟,脸上露出了疯狂的情情嘲着她吼道:“怎么,那姓谢的碰得,我就碰不得?”

    “滚,你给我滚!滚出去!”柳如烟这个时候,对冯康是彻彻底底的失望了,她的儿子,已经疯了,疯了!

    “好,我滚!你与那个姓谢的给我等着!”冯康听到柳如烟的话,还有她手上的骨玉权杖,恨恨地说道,随后便摔门而出,朝着柳追风的住处,疯狂的奔去。

    雅阁之内,唯有柳如烟一个人呆呆在坐在床上,面容悲哀的坐在床上,良久良久!最后,她才失魂落魄地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我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啊……”(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