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黎米:我不是天使54(迟来的告白)

    第332章 黎米:我不是天使54(迟来的告白)

    他站起身来,看着黎米,向她伸出手去。

    黎米却在惊骇中,不由自主的缩了回去,她静静的看着他,“你……你不是又喝醉了吧?”

    他摇头,“不,我没喝醉……这是我这辈子最清醒的一次,黎米,从前我一直以为,陷入泥沼中的那个是你,是你在那垂死挣扎,自己要起了,却还不忘记拉上我跟你一起痛苦,拉上我跟你一起死,现在我才忽然明白,原来一直以来,陷入泥沼中的那一个是我,垂死挣扎的那个是我,痛苦的要死,却还不想放开你的那一个,也是我……”

    黎米却向后退去,她抚着自己的头上有些纷乱的头发,低着头,阳光垂在她的发上,他看不见她的表情。

    她说,“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陈囿覃说,“你不知道吗?那是因为,我想挽回你,我希望现在还不晚,黎米,如果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黎米抬起头,看着陈囿覃,“我……我还是不知道……”

    陈囿覃看着她迷离的目光,他站在那里,说,“我只是来告诉你……如果你同意……明天我要起程去美国,我们要在那里办分部,估计我要在那里待两年,我希望在这之前,能得到你的答案,黎米,我等你给我答案,等了快十年的答案。”

    他说完,笑着看了看她,然后向外走去。

    陈囿覃走了,她坐在沙发上,忽然觉得全身好像都没有力气了一样。

    那是她青春的记忆,是她过去的梦寐以求,今天,它就好像梦一样,展现在她面前,却又真实的扎人。

    她坐在那里,双肘撑在膝盖上,捂着自己的面颊,头发垂在了四面,让她封闭在这个世界里,她不知道她纷乱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里面发出什么动静,她愣了愣,回过身,才想起来,顾泯宇还在她家里。

    她忙站起来,没等她沉静下自己的心思,就看见门被推开,顾泯宇出来,他已经穿好了衣服,打扮的很干净整洁,好像往日每天在电视新闻才会出现的王子一样。

    这样的他,忽然又离她远了很多的感觉,不再是切实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跟她一起步入那醉生梦死的世界黎的真实男人,却好像,过去的几天,她只是做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一样。

    他听到了陈囿覃跟她的告白是吗?

    她向前走了两步,“哎,泯宇……”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向外走去,低垂着头,侧脸映着满满的冷漠,她的手一时间滞在半空中。

    她说,“我不知道他会来……”

    他来到门边,拉开了门,他说,“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他放手离去,那动作潇洒的让人心酸。

    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吗?是啊,这其实一直是她想要的,想了这么多年,拼了那么多回,走了那么多歪路,他终于要来到她身边。

    她看着顾泯宇离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直发呆到晚上。

    那天,她在节目里又出错了,因为错把歌手夏落的专辑说成了别人的专辑,那个歌手一直在节目里跟她翻白眼。

    下了节目,宋衍说,她一直在背后说,黎米是要了别人的好处,所以在节目里故意做效果,借着帮她宣传新专辑的机会,帮别人宣传。

    黎米听了险些笑出来,她擦着腮红,在那嘟囔,“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加上点***可以去冲击诺贝尔文学奖了。”

    宋衍说,“但是你今天是有些心不在焉。”

    黎米说,“老大,我现在是大牌了,大牌偶尔心不在焉一下不行吗?”

    宋衍说,“所以你现在是大牌了,大牌偶尔被人黑一下,不行吗?谁让你那么显眼。”

    这个说法很讨人喜欢,黎米美滋滋的听着,哼着歌给自己擦腮红。

    然而等她走出化妆间的时候,就被人害了一下,她出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忽然就觉得就脚下一滑,她马上摔了个跟头,摔的她屁.股好像断了一样的疼,她狼狈的爬起来,心里咒骂着,摸了一把湿滑的地面,擦,是谁把擦头发的焗油膏抹在了地上,可真是会就地取材给她好看啊。

    她起来,屁.股感觉好点后,她也就没管别的,以为也就是摔一下而已。

    出去的时候,照例有记者等在外面看有什么新闻可以采。

    黎米也没管他们,就往录影棚里走去,然而刚一转身,就听后面记者说,“哎,黎米,你来大姨妈啦。”

    黎米愣了愣,回过头,就看见那个记者……竟然往她屁股上照去……

    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衍从后面奔出来,赶紧挡住了黎米,赶走了围过来的记者,然后推着黎米进了里面。

    黎米说,“怎么回事。”

    宋衍将她推到了镜子面前,“你看看,你裙子上怎么红了一片。”

    黎米愣了愣,瞬间又想到了刚刚摔的那一下,她说,“我大姨妈刚走,怎么可能提前造访,擦,谁陷害我!这么幼稚的手段也能想的出来。”

    宋衍说,“但是刚刚被记者拍去了。”

    黎米真想发火,她说,“好好好,不就是大姨妈吗,有什么关系。”

    不出意外,晚上的娱乐新闻里,她就又成了笑柄,播报说,黎米近来真是红翻了天,就连裙子都跟着眼红起来,开始夺人眼球。

    照片里虽然她的红点打了马赛克,但是还是能明显看出那是什么意思。

    伴随着电视里哈哈哈的配音,黎米气的要砸电视。

    宋衍窝在沙发里,“算啦,又不是什么大事,还帮你增加一点曝光率呢。”

    黎米说,“真是恶趣味,就算是大姨妈又有什么好笑的,谁敢笑我,男的我诅咒他马上来大姨妈,女的我诅咒她一辈子不来大姨妈!”

    宋衍跟着哈哈笑起来。

    黎米却坐在那里,她想着,她其实弄出过很多次这种花边新闻,从前,顾泯宇帮了她很多次。

    其实他没必要把自己拉进她的混水里,但是他偏偏那么做了。

    她抱着怀里的小熊玩具,微微笑起来。

    第二天她一早就醒来了,虽然晚上睡的很晚,但是早上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的时候,她就自然而然的睁开了眼睛。

    她记得昨天陈囿覃说过,他今天要去美国了。

    她看看时间,才刚刚六点钟。

    她起床,穿好衣服,跟刘媛打电话,说她今天的行程暂时推掉,她有些自己的事情要办。然后她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向外走去。

    在车库里,她正要上车,就被记者先围住了,那记者问,“黎米,大姨妈走了吗?”

    黎米瞪他一眼,“跟大姨夫私奔了。”

    记者笑起来,说,“关于裙子露红的事,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黎米说,“没什么要说的。”

    其他的记者又围上来,“是在恶意炒作吗?”

    “是不是故意露红啊。”

    “有网友说你一直用丑闻炒作你怎么看啊。”

    黎米看时间即将要不够了,她想推开人,但是她只有一个,实在没力气推开这么多人。

    黎米忙着要去机场,真不想回答这些没意思的问题,她说,“没事,我最近刚刚为卫生巾代言,所以特意找的话题,谢谢你们的配合,希望你采访词上写上,用了XXX卫生巾,今天,我不侧漏了,记得写大一点,我的老板最喜欢这种宣传了。”

    那几个记者瞬间一脸黑线,她当即拉开车门赶紧钻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一路开车来到了机场,她看着时间,去往美国的芝加哥的飞机还有一个小时起飞,他现在应该在安检那里。

    她喘着气,一口气跑到了安检门口,果然看到那里在排队。

    她叫了声,“陈囿覃。”

    陈囿覃回过头来,他拉着箱子,微微的侧过头,看着黎米,看到她的瞬间,他眼睛动了动,随即,拉着箱子走过来,他说,“黎米,你来了。”

    黎米看着他,等气喘匀了,她慢慢走向他,“要走了是吗?”

    他点头。

    她低头想了一下,说,“我,我来,是想跟你说……”

    ——萌妃分割线——

    可能很快要完结了~很不舍得555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