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恋人No.v108.你知不知道,更危险的动作是什么?

    天价恋人No.v108.你知不知道,更危险的动作是什么?

    丰景默喜欢她那么久,卫蔓之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他都研究过很多次,面前的人眉头微皱着,明明白白的写着一份无奈,他有些不忍心,故作轻松的开口,“你想说什么都可以,不用觉得为难或者不安,不然你先说说,或许我会拒绝呢?”

    那么轻松的表情,丰景默已经轻车熟路,顿了顿,她才继续开口道,“我希望,你可以不要参加我的婚礼。”

    话落,他的神情已经不能用痛苦来形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失望,是的,他很失望。

    男人眼中的温情慢慢消退,像潮水一般,慢慢褪去,他明明已经退了很大步,很多步了,可她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

    他可以不是新郎,他可以为她的婚礼鞍前马后,可为什么,她连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都不肯给他?

    “景默,别这样看着我。”女人声音凉凉,这样的目光让她觉得不安,像是她做错了一件事,很严重的事情一般,“你参加我的婚礼,只会让你自己更加痛苦,何必呢?景默,你现在爱着我,所以你肯为我做很多事,可将来有一天,你对我的感觉不在了,那你会觉得你现在的这种做法很愚蠢。过去你为我付出的,已经足够了。作为朋友,你在我心里始终都占着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可是作为爱人,我的心里容不下你的位置。”

    这一辈子,站在她身边的人只有厉翰宗。

    卫蔓之满怀歉意的看着他,“抱歉...”

    一阵死寂过后,丰景默才扯着沙哑的嗓音开口,“抱歉什么?我爱你又不是你逼我爱的?我自己愿意,你管不着。”

    这是第一次,丰景默先离开,身后照旧跟着一大群的保镖,可卫蔓之却从未觉得他的背影有这么的孤单,爱情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容不得外人。

    **

    婚期定在半年后,卫蔓之这半年却没有想象中的忙碌,婚礼的事情不需要她操心,按厉翰宗的话来讲,他希望她成为最不懂流程的新娘。

    婚礼的琐碎事情,都由厉家姐姐和厉翰宗接手来办,厉颖姿的眼光,她是认可的,只是她的婚礼,当事人却变成了最闲的一个人了。

    厉翰宗有公司的事情要忙,也要准备婚礼,她已经有三四天没有见到他了。

    周末晚上,厉翰宗照旧没有回来,最近他总是回来的很晚,卫蔓之先睡了,午夜12点半的时候,却被门发出的声音给惊醒。

    黑色的丝质被套内,女人雪白的皮肤格外显眼,明明听到门口有声音,可为什么会没人进来?

    卫蔓之提高了些声音,喊道,“翰宗?你回来了?是你吗?”

    客厅里一阵砰砰的声音,有脚步声很缓慢的朝卧室走来,不一会儿便有人推开了房门,厉翰宗站在门口,问,“吵醒你了?”

    “没有。”卫蔓之低声道,话音间一个哈欠便打了出去,满脸的倦容,她不喜欢在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可如果吵醒她的人是厉翰宗,那么她应该不会介意。

    厉翰宗身上沾着酒味儿,所以只是走过来在她的肩膀上吻了吻,便低声道,“你先睡,我去洗澡,一身酒味儿我怕熏着你。”

    卫蔓之困极了,也没多说话,便重新陷入了温暖的深窝里,思绪像倦怠了一般,厉翰宗什么时间躺在她身边的,卫蔓之并不清楚,只是一沾到那熟悉的味道时,她的身体像是有反应一般,自动钻了进去。

    清晨7点,卫蔓之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被身旁的男人抱在怀里,女人美滋滋的笑,纤长的手指在他健硕的上半身上画着圈,狡黠的余光细细的观察着身旁男人的每一丝表情。

    可是...画了那么久都没有反应,大约是真的在睡觉吧,卫蔓之撇了撇嘴,小脑袋随之躺在了他的胸口处,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强有力的心跳声。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幸福么,每天可以在心爱的男人怀里睡醒,不用担心他每天晚上会不会回家住。

    她没有察觉到,在她把他当枕头靠着的时候,厉翰宗就已经醒了,还以为她会有点耐性,谁知道他的小女孩做事情只喜欢做一半。

    “蔓蔓。”厉翰宗浅浅的开口,低沉的男声让她着迷,“画圈圈没用,改用挠痒痒了?”

    厉翰宗抬手把她圈在了自己的怀抱里,卫蔓之的骨架小,人也瘦,抱在怀里都感觉不到重量。

    怀里的女人睡眼朦胧的仰着小脑袋,嘴角勾了勾,问道,“什么时候醒的?”

    “在你放弃画圈圈,改用你的挠痒痒战术的时候。”

    “谁让你怎么都弄不醒。”清澈的目光伴着撒娇的语气,嘟囔道,“昨天喝酒了?”

    “嗯,公事。”

    他这样说,卫蔓之也不多问,不追根究底也算她的优点之一吧,厉翰宗的手不规矩的伸到了女人背后,所接触过的地方像是会自动发热一般,很烫。

    “厉翰宗,抱着也这么不规矩?”卫蔓之抿唇道。

    英俊的脸上笑意盛浓,“你知不知道,有研究表明,早晨的时候千万不要做一些很危险的动作,比如...在一个男人的胸肌上画圈圈。”

    这样的刺激只会让他苏醒的更加迅速。

    可是很明显,她并不晓得这个事情。

    “是么。”卫蔓之笑的有些神秘,翻了个身,便露出了大片的后背,她往上趴了趴,凑到了男人的耳边,温热的气息传来,“那你知不知道更危险的动作是什么?”

    厉翰宗一怔,“什么?”

    “在画过圈圈,那个以后,就见好就收,就像这样。”话音落,女人的吻便落在了他的唇角边,只探入了一部分,却见好就收,卫蔓之坐了起来,回头冲他笑,“就像这样。”

    “......”

    厉翰宗看着她穿着件衬衣在他眼前晃悠,咬了咬牙,开口道,“不给我吃还一直让我看?欠收拾。”

    女人笑的开心,就是要这样。

    听唐淼淼说,很多情侣之间一旦面临结婚的问题便会变得针锋相对,甚至连对房事都没了兴致,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之间并不存在这种问题,她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欲.望,而这欲.望,让她很是开心。

    **

    早餐是厉翰宗准备的,面包吐司和煎蛋,卫蔓之吃的时候,他还在帮她煮咖啡,最近她的嘴越来越叼,快吃完的时候,厉翰宗才开口让她把晚上的时间都空了出来。

    这阵子都没有回厉家,厉老爷子指明要她回来陪他吃顿饭,婚礼在即,厉家上下也忙的很,见厉翰宗和她一起回来,家里也多了点儿高兴的气氛。

    晚餐是由厉老爷子点菜的,都是俩人爱吃的,这让厉颖姿倒有点儿酸酸的味道,吃过晚餐后,厉颖姿便和她神神秘秘的回了房间,卫蔓之有些不好意思,厉家长辈还在楼下坐着,她们俩钻到房间里说悄悄话,不太好吧。

    “二姐,我们下去吧。爸还在楼下等着我们呢。”卫蔓之摇着她的手臂轻声说道。

    “呀呀呀。这么快就改口了。”厉颖姿拉着她的手臂不准她离开这房间,她要说的正事可还一个字都没说呢,她走了,这事可比陪长辈下棋聊天来的重要。

    厉颖姿扯着卫蔓之的胳膊来到她的衣柜面前,故作生气道,“你站好,就站这,你再动,我可要生气了啊。”

    “哦...”卫蔓之小声的应着,只希望她这二姐可以动作快一点,她到底要说什么?

    衣柜打开,厉颖姿从里边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白色丝绸缎带,一把塞到她手里,眉开眼笑的,“这个送你,不用谢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别老说谢谢。”

    卫蔓之有些蒙,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被厉颖姿搞得糊里糊涂的,手里的白色丝绸缎带里好像装着东西,她用手捏了捏,怎么还有硬硬的东西?

    这不会是...

    小女人脸上一阵莫名的滚烫发红,他二姐怎么这个样子,作风还真是辛辣豪放,送这东西给她。

    卫蔓之忙摆了摆手,道,“二姐,这些东西我都有,你真的不用这么客气的。”

    客气到竟然会注意到这么私密的问题,让她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旋即,厉颖姿甩了甩卷发,道,“你拿出来看看再说要不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