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恋人No.v107 戒指,怎么能随便戴。

    天价恋人No.v107 戒指,怎么能随便戴。

    厉翰宗话音凉凉的,像一股凉风一般吹在了卫蔓之洁白姣好的脖颈处,她低头站在他面前,只到他肩膀的位置,厉翰宗一低头便可以看到她的后背,似有似无的。

    面前的人儿始终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卫蔓之僵在那儿,手塞在他的外套口袋里,拿出来也不行,把东西掏出来也不行。

    “嗯?还不拿?”厉翰宗低头,亲了下她的头发旋即开口说道。

    女人低低的应了声,厉翰宗这么着急让她把东西拿出来,难不成真是戒指,可万一不是。。她岂不是又自作多情了?

    卫蔓之的小手在口袋里揉动了半天,才摸摸索索的把一个盒子拿了出来,藏青色的外壳握在她手心里,显得格外的大。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才颤抖的小手把盒子打开,可却...有些失望。

    盒子的份量很重,可打开后,除了白色的绸缎底部却什么都没有。

    “什么嘛,连一根头发都没有。”卫蔓之低低的说着,带着股浓浓的失望感。

    女人说笑着把盒子往厉翰宗怀里一塞,转身就走,轻浅的女声从远处传来,“盒子挺好看的。”

    她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拐角处,驻足在玄关处的厉翰宗低声不语,温柔的朝她消失的方向望去。

    **

    厉翰宗换了鞋,便听到从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音,卫蔓之出来时便看到厉翰宗交叠着双腿半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本书,她瞟了一眼后,轻飘飘的开口道,“你在看书?”

    男人目不斜视的回答她,“这么明显的事情,你看不出来?”

    “噢...”卫蔓之低笑着笑了半天,头发上的水滴顺着白色的毛巾滴在了地毯上,她光着脚走至他身旁,伸手把他手里的书翻了一个方向,淡淡说道,“我知道你在看书,可你拿反了呢。”

    “...”

    厉翰宗一抬眼便看到了那小女人得意洋洋的样子,弯着腰在擦头发,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

    厉翰宗只觉得“蹭”的一下,眼前就出现了一片白晃晃的耀眼,他还来不及准备好,就这样突兀的映入了眼帘。

    卫蔓之坐在地毯上吹头发,乌拉乌拉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厉翰宗目光晦暗看了过去,十几分钟后,卫蔓之吹好头发躺回了床上,也许是太累,也许是因为别的,那女人一句话都没说,便陷入了睡眠中。

    厉翰宗一脸的苦笑,她这是在给他使脸色?

    胆大了。

    几分钟后,便听到了卫蔓之平稳的呼吸声,男人叹了口气,人才往浴室里走去。

    厉翰宗没有看到缩在被子里的那个人,嘴角勾出的那一抹细微的弧度。

    翌日清晨,卫蔓之的这一觉睡的又深又沉,睁眼时厉翰宗就在她身侧,乌黑的被子在那人身上,越发的显得他皮肤白,卫蔓之偷偷的趴在他一侧注视着他,男人英俊的侧颜在她眼睛里,是一幅很美的风景。

    厉翰宗一翻身,长胳膊便重重的压在了卫蔓之的身上,小女人忍不住低声叫,几分钟后,便听到身边人带着睡意的腔调开口道,“一大早就起来盯着我看,是不是忽然发现,我长得其实特别好看了?”

    他的话惹得卫蔓之低低的笑,抬手便推了推他,“你是好看,你全身上下都好看。”

    厉翰宗来了兴致,“蔓蔓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偷偷检查过了?”

    “要不要脸,你脸呢?我看是彻底不要了。”卫蔓之被他逗的害了羞,转过身子不去理他,两只小白手习惯性的缩着放在嘴边,倏然惊诧道,“呀——”

    “呀呀呀。”

    软软糯糯的声音不停的呀呀呀,惹的身旁男人侧目看了一眼,却没有出声。

    卫蔓之抬起左手,近看一看,远看一看,套在无名指上的那颗玻璃珠子怎么那么亮呢?

    下一秒,一个软软的小身子扑到了厉翰宗的怀里,嗓音甜甜,“什么时候戴上的?也不问我同不同意。”

    厉翰宗眸色深沉,反手把她抱在怀里,小脑袋按在了他的怀里,温柔出声,“我可是问过你的,你不回答,就是同意了,我可问了你三次,你每一次都没回答,你怎么能返回呢?”

    小女人浅笑,她都睡着了还怎么回答他?这人,就会使坏,不好好问。

    她默不作声的趴在他胸前,一句话都不说。

    “那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做厉太太?”她不说话,厉翰宗以为这小女人又在闹脾气了,便出声认真问道。

    卫蔓之叹了口气,他到底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如果她不愿意,又怎么会把一颗心都挂在她的身上,卫蔓之的小脑袋在他身上扫了扫,道,“我愿意。”

    柔柔的目光落在手指尖那一颗闪亮亮的东西上,带着一点儿小兴奋。

    厉太太...这个称呼还挺不错的。

    **

    下午时分,来到厉家的人除了季耀凌还有唐淼淼,他们两个人一进门,季耀凌从一进门就不停的在对唐淼淼献着殷勤,惹得厉翰宗都看不下去了,出声讽刺道,“不过就是明天领证,至于这么得瑟?”

    “你明天领证?”闻言,卫蔓之的眉头皱了皱,坐在唐淼淼身侧出声问道。

    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有点儿太突然了,甚至有些快了。

    他俩一会儿要分开,一会儿又要在一起,分分合合都不知道多少次了,现在要结婚,谁知道是不是一冲动就去做了?

    “你想好了么?”卫蔓之的目光落在好友的脸上,轻声询问着。

    谁料她的头点的倒快,一点儿矜持都没有,唐淼淼说,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甚至喜欢到可以为了他进入婚姻。

    这次,她是认真的。

    唐淼淼的态度坚决,卫蔓之也不便再多说些什么,只能给予祝福了。

    **

    接到丰景默的电话,是在一周后。

    卫蔓之赴了他的约,许久不见,丰景默瘦了许多,一身黑衣包裹在他身上,紧绷绷的贴着,卫蔓之瞧了瞧他的装扮疑惑道,“穿这么正式,难不成你开始管你家的那些事了?”

    窗外的阳光明媚,卫蔓之绕着周围看了一圈,脸上无奈的很,开口道,“喝咖啡也包地方,太奢侈了。”

    丰景默接过远处人递来的咖啡,嗓音温柔,“我只是想跟你独处一会儿,没有人打扰。”

    男人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了她的手指间,那么一大颗闪闪亮亮的东西套在她的手上,扎眼的很,旋即他的目光里浮现出一丝受伤的情绪,心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他说不出话来。

    许久,才出声问道,“你要结婚了?”

    小女人一愣,淡漠的目光才从窗外收回,和他对视而望,“嗯,要结婚了。”

    “你...你不会哭吧。”丰景默偏着头不说话。

    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有一天她会嫁入,会成为厉太太,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完完全全的心理准备,可是为什么当她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呢?

    他的整个脑子里都空了,空落落的,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说祝福,太假了,说自己生气,恐怕和她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他像跌入了一个冰水池中,很冷,几分钟后,男人的手背上传来一阵温柔的触感,那触感温柔且带着暖意,丰景默抬头便对上了卫蔓之漂亮的瞳孔。

    “你别这样,景默。”卫蔓之的脸上带着笑意,温柔的看着他。

    记忆里,她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他,次数少的他都可以说出来,他知道,他们已经有了共识。

    丰景默脸上扯出了一抹笑容,牵强道,“日子定了么?你结婚的日子可得好好选选,到时候我一定提前到,帮你打点好一切。”

    对面的女人摇了摇头,他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越觉得不安,“你不用再帮我做什么了,婚礼的事情翰宗都会办好的。”

    卫蔓之把手抽回,这才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起来,她不想去看丰景默的眼睛,那双眼睛满是受伤的感觉,他一点儿都没有隐藏起来。

    气氛有些尴尬,连站在不远处的黑衣保镖都觉得有些不忍再看下去了,唉,丰少作为老板,对他们还是厚待的,他对卫蔓之的感情,他们几个也是心里清楚。

    “丰景默。”倏然,卫蔓之轻声唤他的名字。

    “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