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山海不远,咫尺远

    第六百八十八章 山海不远,咫尺远

    黄亚明终于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许庭生的电话。

    项凝还在医院,也许因为太过紧张,杜锦当时那一下,下手有点重。黄亚明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让许庭生不用担心。

    最后淡淡的一句:“这边一切都好,等你回来。”

    话是淡的,连激动和兴奋的语气都一点也没有,但这里头,多少兄弟之间的情义,不论是前世平凡,还是今生浪涌,从未变过。

    许庭生归心似箭。

    …………

    回程的飞机上,窗外云海翻腾,许庭生心似云海。

    岑祁山就坐在他旁边的位置。

    “回去以后,请不要再接近我的女儿。”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一直沉默的岑祁山到最后临近降落,才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许庭生有些茫然的扭头看他。

    “我大概猜到了一点什么,你和她,是同一种人。”

    岑祁山其实是今天的另一个归人,许庭生一年,他,十几年……但是这一刻,两人的心境全然不同。许庭生在期待,而岑祁山的期待里,有更多不安。

    “说起来有点荒谬,但我确信,你和她就是同一种人,你们……大概和魔鬼做了交易,得到了某些特别的能力。所以,不要再接近我的女儿”,岑祁山扭头不看许庭生,“我不能让她变成另一个悲剧。这个请求,你可以当作是我这次帮你,索取的回报,也可以认为,我其实在威胁你……如果你不听,我会把你的秘密公之于众,不管有几个人会信。”

    前世今生都算上,岑祁山也不能被定义为一个“好人”,但是就如他前世可以为了妻女那么决然的伤害周远黛一样,今生,他也有为了女儿跟许庭生两败俱伤的勇气,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对此,许庭生只能沉默,而岑祁山,其实也没试图得到答案。

    飞机滑行,平稳落地。

    “溪雨现在有自己的事业。我的话,这些年也有一些个人投资保留下来,比如facebook的股份……作为父亲,我能照顾自己的女儿,不劳你费心。”

    停机坪上,岑祁山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带着两名随行的保镖,像是要避开魔鬼一样,匆忙先行离开。

    他见过两个周远黛,不知是两个人,却以为是她经历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可怕改变。在他眼中,许庭生就是下一个周远黛。

    “所以,走出这个门,apple应该不在外面了吧?”至于以后,许庭生想了想,还是看apple自己吧。

    连一件行李都没有,在步出旅客通道之前,许庭生站下来,做了几次深呼吸,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终于要回家面对父母。

    通道外站着很多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许庭生嗓子眼堵着,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努力露出笑容,上前抱了抱泪眼婆娑的妈妈、妹妹,又和宋妮、吴月薇、方余庆、余晴、叶青、方老师她们都打了招呼。

    然后才慢慢走到父亲面前,定定的,看着他满头的银发……

    “爸,我回来了。”

    许庭生开口,短短几个字却有一大半哽咽到全然听不清楚。

    许爸老了,头发白了,背也弯了,眼神里少了光芒,额前鬓角添了皱纹。只不过一年而已,但这一年多时间里,没有人比他承担了更多的痛苦和压力。

    每个人都在面对同一件事,可是许爸跟其他人,不同,他既要承担自己的那一份,还要做几乎所有人的精神支柱。

    “回来就好。”

    许爸伸手揉了揉许庭生的头发,双手扶住他的肩膀,看了一会儿,然后,张开双臂用力的抱了抱他的儿子。曾经,许庭生重生的那一天,再见前世早早离去的父亲,激动之下,想给他一个拥抱。许爸没让,说不习惯。

    这个愿望到如今终于实现。

    只一下,许爸松开手,笑着说:“比爸高了。以后,别再让家人担心。”

    许庭生把眼泪忍回去,用力的说:“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看起来就像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孩子,许爸笑着点了点头,手上轻轻用力,把儿子推向身边的人。

    似乎女人们总是更需要安慰,也有更多话要说,许庭生一圈聊下来,一个个哄着……最后,才轮到安静站在圈外的付诚和黄亚明。

    付诚眼眶发红。

    而黄亚明,浅浅的笑着。“也抱下我吧。”他笑着说。

    许庭生上前,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有很多事,比如关于杜锦,整个详细的过程其实只有他们俩知道……在许庭生的朋友和伙伴里,黄亚明是真正在为他分担的那一个。

    “还好吗?”杜锦的事,之前已经在电话里听了一遍,许庭生低声问道。

    “当然”,黄亚明平静说,“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两句话吗?哪个好女人真的喜欢上我,注定痛苦终生。还有,上天叫我去浪荡。不管信还是不信……一次,又一次……我已经很清楚了,这就是我的命。”

    “没准我前世是条船,所以注定江河湖海,四处漂泊。有桩子能系我一时,没绳子能绑我一世。”

    黄亚明最后说了个明明不好笑的笑话。

    许庭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其实真的没什么不好。其实,并不是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像你和付诚,没有深情,就不能好好活了。我是走在另一条路上的人,但这不意味着我会过得不好。”黄亚明宽慰了几句,最后用力抱了一下许庭生,笑着说:“好了,两个大男人抱这么久,不好看。你家那个小姑娘身体没事了,只是耽误了点时间,没跟上我们,现在估计正在家里等你呢,快点回去吧。”

    “对,以后有的是时间聊。”付诚在旁也说了一句。

    一行人去停车场的路上,许庭生意外看到了站在远处的张兴科。

    没带任何人,他独自走过去。

    “欢迎回来。”张兴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带着几分不自然说道。

    “看你尴尬,还真难得。”许庭生笑着说。

    张兴科苦笑一下,“毕竟当时把你出卖得那么干脆。”

    “你没有出卖我……你只是做了你本身会做的事”,许庭生平静说,“金融公司继续做下去吧,那个关于福布斯的承诺,依然有效。不过资金方面可能要过一阵子才能到位。正好现在形势差,你趁这时间,先上黄亚明那个节目把亲相了吧。我今天赶着回家,咱们回头联系。”

    许庭生挥手后转身离开。

    张兴科茫然了一下,紧赶几步,“我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一点什么……我的做法,其实都在你意料之中?”

    “算是吧。”许庭生干脆道。

    “所以,你根本没信任过我,也从没认为,我会把你当朋友?”张兴科问。

    许庭生摇头,“正好相反。我猜,在你心里,我可能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

    张兴科点了点头,“那……”

    “我拿杯子装水来举个例子吧”,许庭生说,“人与人相交,从待人的角度,有些人的最好,是满杯的水,掏心掏肺,甚至性命都不顾……而有的人,对人到最真最好,可能也就八分满……甚至六分。这里没有对错。对错只在于,你不能让至多八分满的人,去做满杯才能做到的事。而有的事,其实让至多六分那个去做,会最合适。”

    张兴科是聪明人,许庭生这么一说,他就听懂了。在他而言,许庭生确实已经是他心里感觉最好的朋友,但是他的本性决定了,他待人最好最真,也不过就是六分满的水杯。

    所以,许庭生当时没交代他任何真实的背景和目的,就安排他,而不是黄亚明付诚之类更可信的人去做那件事……看起来莽撞,看起来确实被背叛,但其实,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也正是因此,一切都是真实反应的张兴科,才能在周远黛面前不露半分破绽。

    因为,一切本就都是真实的——世界上最杀人的谎言,就是真话。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作为对手和朋友,张兴科都觉得,许庭生除了天才的创意,其他方面并不突出,甚至不如自己。但这一刻张兴科明白了,面前这个人有一样修行其实高到可怕,他对人性的把握,透彻到足以让他无往不胜。

    张兴科也许是第一个想通这个问题的人。

    许庭生确实犯过很多错,但有一件事他几乎没错过,那就是,他对人性的把握,信任或者防备,他没错过。所以,他其实从来不曾被真的背叛过,不管是陆芷欣,还是张兴科。

    而真正帮他扳倒周远黛的,其实也不止经济危机,更关键的,还有她对周远黛整个性格和精神状态的分析和把握。

    “那黄亚明和付诚呢,都是满杯?”张兴科最后问道。

    “都是,不过也有区别”,许庭生说,“黄亚明是满杯的烈酒,而付诚,是满杯的清水。所以,有些事,黄亚明能做,而付诚不能做……那家伙甚至不能给他太多,否则他反而会不自在,我们反而会变疏远。”

    许庭生告辞离开了。

    张兴科想了一会儿,笑起来,对着许庭生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说:“谢谢。跟你做朋友,可能是世界上最让人愉快的事。”

    朋友,也许确实是,但女人,就未必了。

    这一刻,站在咫尺之遥,默默看着那个人,把这一年多时间里所有的悲伤和担心都掩住,吴月薇其实是那么想,抱一抱她的学长……如果可以的话。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两辈子了,她两辈子满杯的温柔,又该怎么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