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65.第65章 三家获利

    夜近五更,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城西迎春园,天字厢房里香烟袅袅,洁净的软榻上摆放着一片残棋。

    而执子对弈的两人,正是楚云与高月红。

    楚云的心态极为平静,反倒是对面的高月红却是心绪有些不宁。虽然仍旧是执子对弈,但却时不时的暗自偷瞥楚云。

    “高姑娘这样偷窥,莫非楚某面部生花了?”楚云垂目轻轻一笑,随即一颗黑子落入棋盘中。

    高月红一脸的恬静,纤纤玉指执白子落下:“若非早与你相识,月红真不敢相信你还是原来的你。”

    “哦?曾经的楚云,与当下你面前的楚云,究竟又有何区别?”楚云轻轻放下棋子,将目光投向高月红。

    高月红摇了摇头:“若是要作区别,却也难以明细,或许……这才是你的本来心性!”

    “一个人有很多面孔,这也不足为奇。”楚云含糊其辞的说着,随后站起了身行至窗前,“如今你既已赎身,也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至于孙堂那里我会解释。”

    “谢谢你!”

    “你我之间就无需言谢了,相识便是有缘,此去一路珍重!”

    高月红没有再说什么,缓缓起身离开厢房,不过在离开的那一刻,高月红却是稍作停伫望了楚云一眼。

    “该走的人走了,该完事情也应该结束了……”楚云静静地看着天际亮光,静静地等待着黎明旭光的到来。

    砰!

    就在这时,房门被直接推开,紧接着就传来洪涛的声音:“哈哈哈,真他娘的痛快,此刻可真是大获全胜啊!”

    话音刚落,洪涛大摇大摆的冲了进来,紧随其后的则是周鸿。

    “洪爷,看来你是斩获颇丰,可喜可贺!”楚云面带笑意,向洪涛直接道喜。

    “哈哈哈,你小子还真是有两下子!”洪涛心情大悦,重重地拍着楚云的肩膀,“借着五月初五赌行众人齐聚的机会,让官府以私自集结赌博聚众为由,将罗黑虎与刘拐子的得力干将全部滞留,而洪爷我与周鸿二人借着短暂时机,分别袭击黑虎堂与金钱帮的据点老巢,这一仗打得真是痛快!”

    一旁的周鸿赞许道:“此次赌行集会为了钳制打压沐家,罗黑虎与刘拐子将所有精锐干将集结于敬仲斋,如此我们才有机会顺利端掉他们的老巢!”

    “哈哈哈,何止如此?这帮狗东西摆脱官府纠缠后,我们早已经在他们老巢等候多时了,然后又是一招关门打狗,简直就是落花流水!”

    听着二人讲述他们事先拟定的计划,楚云却并不是那么激动:“经此一役后,如今罗黑虎与刘拐子一蹶不振,将来这南平城可就是你洪爷说了算!”

    “此次楚老弟你功不可没,你这个兄弟我老洪是认定了!”

    楚云稚嫩的脸上,露出常人不曾有过的沉静,“洪爷这话可就见外了,你我不早就是兄弟了吗?”

    “呃哈哈哈,是老洪我这个做哥哥的混账了!”洪涛尴尬的拍了拍的脑门,然后端起酒杯,“我自罚三杯,向楚老弟你赔罪了!”

    说着,连续灌下三杯酒:“不如你索性加入青衣社,老洪让你坐副社长如何?”

    楚云闻听这话,却是摆了摆手:“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楚某只希望洪爷记住当初承诺即可!”

    洪涛点点头:“承诺你的两件事,老洪当然我记得!只要是你楚云提出之事,老洪我一定答应你!”

    “如此,就足够了!”

    “楚兄弟,方才的老洪我的建议,你当真不考虑一下?”

    楚云摆了摆手:“楚某其志不在于此,洪爷的美意楚某心领了。”

    “你啊你,真是难以琢磨,一手精湛赌术杀得敬仲斋那帮人片甲不留,一笔好字与文采更是成了近期南平盛行之风,一套狠辣辣手段却是让人防不胜防……”洪涛说到此处,却是几多感慨,“看来我这小小青衣社,终究是留不住你啊!”

    “洪爷过誉了,此间事情既已结束,那楚某告辞了!”楚云一拱手,随即离开了迎春园。

    回去的途中,周鸿一直沉默不语,但像似有话要说。

    “有话不妨直说!”楚云蓦然停驻,等待周鸿向他坦言。

    “洪涛承诺公子两件事,究竟是?”

    “你很想知道?”

    “呃……”

    见周鸿欲言又止,楚云轻轻一笑:“其实我也没有想好,就当是为自己留下后手,再说洪涛这样的人,只要与之保持相对距离,彼此有交情也绝非坏事。”

    “话虽如此,然洪涛此人生性凶残,并非表面上那般亲善,如今他在你的帮助下独占南平城,将来恐怕会遗祸无穷!”

    “周兄说的确实没错,我虽与此人相处时日尚短,但能看得出他并非善类!”楚云点了点头,“不过我既有法子让他独霸南平城,将来也就有能力让他一夕坠落九幽,前提是他别触及我的底线!”

    “看来是我多虑了。”

    若是换成其他人说这种话,周鸿定会嗤之以鼻。

    但如今楚云说出这种话,他却莫名的十分笃信,笃信眼前这个少年能够做到这一点。

    “经此一事后,没了罗黑虎与刘拐子这些帮派势力,钱万通、刘煌那些人已经名存实亡,又加上那十二家代表欠下巨额债务,沐家赌坊生意独大已经水到渠成!”

    周鸿点了点头:“如此借力打力实在精彩,周鸿替沐家多谢公子了!”

    周鸿在感激的同时,更是不由得暗自心惊。

    楚云与洪涛谈合作,看似在帮助沐家釜底抽薪,断绝钱万通、刘煌两家的暗中势力,同时也无疑是卖了天大人情给洪涛。

    从此,两人关系是可想而知。

    答应沐家参与此次赌局,看似偿还沐家人情并且索要分红,却也同时先乘机获得了一百二十万贯巨资。

    这既体现了对沐家的不信任,也彰显了楚云玩弄众人的诡谲手段!

    即便沐家事后卸磨杀驴不承认当初的协议,有一百二十万贯巨资债务,楚云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一场赌局,三家获利!

    而从始至终,楚云只是空手套白狼。

    “周兄客气了,不过是互相得利罢了!”楚云摆了摆手,叹了口气,“如果非要感激的话,就去劝说你家主人锐减赌业!”

    “这……”

    周鸿顿时不解,如今可正是沐家赌业大展拳脚的好时机。

    楚云拍了拍周鸿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赌字祸害了多少人,又隐含了多少辛酸泪?虽说人性善赌劣根难除,但若有一个良好的生存氛围,又何尝不是功德一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