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43.第43章 初夏不服

    萧越本是一番好意,却没想到楚云如此的不知进退。

    “既然是诗会,那必然要吟诗词作歌赋。”

    楚云闻听旁边一人这般说话,于是反问对方:“这个什么诗会,有没有限定身处画舫,必须是作诗词的才子?”

    “呃……那倒没有。”

    “既然没有,那还请诸位请便,楚某只是过来凑个热闹罢了。”

    “呃……”

    楚云的这个回答,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而楚云还拉着徐初夏缓缓的坐了下来,一副‘老子就是不接招’的模样,让李彬看了心中十分的不悦。

    作为唯恐天下不乱的李彬而言,楚云的不愿离开,正是他一直所期望的,可是眼前这小子就是不接招,倒是让他颇生无奈了。

    李彬稍作停顿,随后冷笑道:“李某邀请楚兄参加诗会,本来想借此机会向楚兄讨教一番,如今看来倒是李某期望过高了!”

    “原来是李兄邀请了此人,李兄你可真是有心哪!”柳明冷冷一哼,言语之中隐隐有了对李彬不满之意,毕竟今日若不是楚云在此,他兄妹二人也不会成为众人笑柄。

    “呵呵,柳兄莫要误会,小弟原以为这楚云有几分才学,不曾想竟是个酒囊饭袋。他来不来都是一样,不过多添几分酒食罢了,来啊,再给这桌添些酒食!”

    李彬这话说的十分刻薄,已经撕下来最初的那份伪装,甚至最后连尊称也懒得提及,直接以厌恶的口吻冷奚落楚云。

    众人觉得此时此刻,蒙受这份讥讽,即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想来此刻作为受辱对象的楚云,定然会是拍案而起冷眉以对。

    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失望了,楚云仍旧一如既往,谈不上平静如水,也说不上怒火中烧。

    这种让人大跌眼镜的情况,让在场的众位‘才子佳人’心中,升起一个共同念头:真是一个没有脾气的窝囊废,方才那股子锋利言辞去哪儿了?

    楚云能够泰然处之,可身旁的徐初夏受不了,她虽然面对众人的目光很是胆怯,但还是气恼的站了起来:“你们别胡说,他会写词!”

    小丫头这话刚一说出口,对面的李彬与众人都愣了愣,过得片刻,换来的却是一片哄堂大笑。

    李彬笑着绕过小丫头初夏,盯着楚云讥笑道:“哦,看来楚兄也是妙人,定然也有大作呈现喽?太好了,正好拿出来与大家观摩一番!”

    他流露惊喜坦荡的样子,实际上心中早已笑开。楚云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这些日子也是暗中打听过了,不像是个肚子里有墨水的人。

    当日在拂尘书肆楚云暂得上风,在他看来不过是逞了口舌之快罢了。

    即便能写诗词又怎样,试想一个能让黄毛丫头称赞的诗词,又算得什么好作品?

    况且他的诗词妙句,那可是自己老爹从名家那里私下购来,又岂是几首乡野之作能够相比的?

    周围簇拥的众人纷纷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跟着后面不停地起哄,而萧越虽有帮助楚云之心,但同时也油生一丝期待之意。

    毕竟当日在拂尘书肆,楚云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

    “你们!……别门缝里看人!”

    “丫头,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哼!你别拦我,这个时候可不能让人看不起!”小丫头气鼓鼓的哼着鼻音,一把甩开楚云的手,口中嘀嘀咕咕甚是不满。

    虽然徐初夏一直跟着楚云,默默地在角落当着吃货。但是身处场内岂能不闻其声,因此很多文人雅士所吟诵的诗词,小丫头多少听了不少。

    她觉得这些自命风雅的文人,所吟诵的诗词还没有楚云教她的好听!

    哟呵!……

    一个来当吃货的,口气还不小!

    这时原本喧闹的画舫里,瞬间开始安静了下来。

    就连隐于屏风之后,一直静听众位才子诗词的赵旖旎,也微微坐直了身子,想听听搅乱诗会秩序之人的作品。

    小丫头在众人的催促下,涨红着小脸蛋开始背诵了起来:“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醉魂应逐凌波梦,分付西风此夜凉……”

    稚嫩的女调,在画舫里娓娓朗诵,虽然期间由于紧张而有所中断,但是整首词的委婉意境,让众人心扉为之一怔!

    嘶!

    响尾蛇般的倒吸凉气声不绝于耳,伫立近处的李彬,惊愕地已然忘却了手中酒盏洒落。

    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会念出这等惊叹之作。

    这,真的是楚云所作?

    他李彬虽算不上大才子,但是能够让他老爹舍得买功名,就足以说明他本身就有半肚子墨水,所以一首词的优劣他还是分得清的。

    “好!好一句‘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静默,众人纷纷转身循声望去,却见一名年过六旬的儒士缓缓而来。

    “夫子!”

    众人纷纷施礼,均是极为恭敬,即便是狂傲不羁的柳明与李彬,也不得不躬身见礼。

    楚云见众人纷纷施礼,他虽不知此人具体身份,但也看得出此人就是方才萧越口中的黄夫子,于是也顺势施礼:“粗鄙陋作,让夫子见笑了……”

    “若是楚兄此词是粗鄙陋作,那么我等在场众人此前之作,岂不是那臭水沟里的石头?”未等黄夫子作出回应,萧越便直接开口赞许道。

    “呃……”

    萧越这句话用意颇深,直接将众人说的是面红耳赤,不过萧越有这个资格说,因为他在年轻同辈之中有这个名望。

    再者而言,这首词的水准远非他们所能比肩,对比之下的这番形容,也并无不妥之处。

    “呵呵,不错,萧贤侄所言正合老朽之意,这阙《鹧鸪天》所填之词乃是咏荷,但通篇却不见荷字,如此含而不露意蕴绵长之作,当真是为数不多的佳作……”

    这位黄老夫子赞叹之余,便开始对这首词展开了评论与剖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