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39.第39章 做个吃货

    溪源诗会,对于楚云而言有些陌生。

    但当身边的丫头听到这四个字后,小嘴微张的露出惊讶之色。

    楚云瞥眼正好看到这一幕,于是疑惑的问:“丫头,你怎么了?”

    “你……,不知道溪源诗会?”

    “溪源八景,乃是南平府的风景名胜,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些,至于这什么玩意溪源诗会,我又没有参加过,又岂会知道?”

    楚云端着那份请帖,甚是平淡的打趣道:“不过看这其中‘诗会’二字,料想也是一群酸腐文人吹牛唠嗑的聚会而已!”

    “呃……”

    徐初夏被楚云这句话噎的直翻白眼,她一直所崇拜的风流才子们,竟然被楚云一杆子全部撂倒了。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哼,跟你说话真无趣,不理你了,我自个想静静……”小丫头冲着楚云没好气的娇哼了一声,便扭过头去不再理会楚云。

    “静静?静静是谁?竟能让我们可爱丫头如此惦记?”

    “惦记静静?静静是谁呀?”徐初夏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竟仰起头茫然地望着楚云。

    然而见楚云在灯光下狡黠一笑,小丫头这才猛然反应过来,立刻羞怒的用粉拳捶打楚云:“好啊你个臭蛋,竟然调侃我!”

    “好了好了,别打了,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面对小丫头狂风暴雨的粉拳,楚云释然一笑之余,也不忘佯装病态的样子。

    “吭,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楚云瞥了撇嘴,有些尴尬地说:“说了不提绰号,你怎么又提了,这要是传出去多不好啊。”

    “是你先欺负我的,信不信以后都喊你臭蛋!?”

    “呃……”面对徐初夏那母老虎的样子,楚云立刻闭上了嘴不再辩解。

    臭蛋,这个专有名词,很不幸的成了他楚云的绰号。

    二人自幼一块儿长大,小时候的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小丫头自然是记得十分清楚。

    “溪源诗会,是每三年一次,都是赶在科举大考的前一年举行,听说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没资格呢!既然人家给你发了请帖,你应该把握机会去看看!”

    “哦,这么隆重?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丫头,你倒是比我清楚啊!”

    徐初夏轻哼了一声,用颇有鄙视的口吻道:“这城里人有谁不知道?你不知道这盛会,是因为你整日里都想着赌博逛妓院呢!”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莫要再提了。”楚云颇为心虚地摆了摆手,随之直接转移话题,“瞧你这猴急地样子,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想去看看那个什么什么溪源诗会?”

    “当然喽,听说每逢诗会,都会聚集咱们南平府才子们呢,而且还有不少官宦名人……”小丫头初夏如数家珍的娓娓道来,虽然很多都是浅显地道听途说,但楚云在一旁认真地听着,能明显地感受到初夏的无限向往。

    而且小丫头在言语之中,更是极力推崇羡慕那些文人才子!

    兴致颇高地初夏说了很多很多,但是见楚云一直沉默不语,不由暗自流露一丝窃喜,遂即她稍显故意地低声轻问:“喂,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那倒没有,只是觉得这种诗会很无聊罢了!”楚云自语地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随之反问徐初夏,“嗯?我为什么要生气?”

    徐初夏见楚云目露茫然,顿时琼鼻微皱露出些许愠怒,遂即又问:“你就不担心我会……”

    “担心你会什么?”

    “会……会……哼,你就是个大臭蛋,死猪头!”有些话终究还是难以说出口,最后徐初夏只得选择中断。

    “呃……”

    楚云此刻顿时无语,心说这可正是旧绰号没去,新绰号又再次叠加啊。

    其实作为两世为人的楚云,又岂能不懂眼前少女的心思,只不过有时候还是应该装糊涂为好。

    旋即轻轻一笑转移了话题,口中故意拉长了声音:“究竟去不去呢?”

    “当然要去,虽说……虽说你肚子里墨水不多,但上次你写的那首歌谣还蛮有文采的,就当是去学习一下也不错呀!听说那里除了不少才子文人之外,还有很多美味佳肴呢!”

    “呃……哈哈哈!”楚云闻言爽朗一笑,随之轻轻地刮了丫头翘鼻笑道,“还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小馋猫啊!既然你想去,那边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动身参加那个什么诗会!”

    “真的!?”

    “当然,不过你以后可不准再唤我臭蛋,这个绰号太难听了!”

    “好!一言为定!”小丫头满怀喜悦的爽快答应,不过眼中却流露一抹狡黠之色。

    “带上这份请帖,我们这就前去当个吃货!”

    “好咧!吃货?……吃货好!”小丫头听闻这个新名词初是一愣,随后便心领神会地抿嘴一笑,匆匆的拉着楚云就离开了家门。

    其实每逢佳节之刻,但凡颇通文墨的男女,一般都去赴会的不在少数,如灯会、酒会、诗会,各种各样。

    若是赶上中秋、元宵这样的隆重节日,普通人家也会离开家门,出去逛集市看舞龙舞狮猜灯谜才显得热闹。

    诗会,自从有了诗的存在,便有了这么一种文人集会。

    或许这种集会的举办初衷,是为了文人之间的学术交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变迁,渐渐地这种所谓的高雅集会,变成了文人角逐争名的战场。

    宋朝的文人最为高贵,这种所谓的各种诗会,就更是再普遍不过了,每逢佳节都会有大大小小的诗会遍布城中,如星罗密布般的点缀着文华都市。

    甚至一个偏僻小镇,几个臭味相投的文人凑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胡侃一通,也可以说是一场高雅的诗会。

    自古文人相轻,已经是个亘古不变的定律,试问心怀坦荡的君子胸怀,自古以来又能有几人?

    楚云在接到这份请帖,本意就不愿参加溪源诗会。

    尚且不说这种互相倾轧的诗会有多么无聊,单是这份毫无缘由的请帖,就足以让他楚云暗中揣测良久。

    此前他并没有参加过这种集体诗会,更没有在文人领域有半点名声,所以这份突来的请帖就很耐人寻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