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14.第14章 梅花光影

    偷窃,对于楚云而言,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但这并不影响他入室作案。

    潜入居室的楚云,顺手将房门带上,然后就凭着直觉辨别方向,即便房中能寻到引火之物,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点灯照明。

    这也就使他在寻找衣物蔽体的过程中,直接或间接吃了不少苦头,几次被房中家具磕磕碰碰,痛得他是龇牙咧嘴无奈至极。

    最后在衣橱里,随意找了两件衣裤,他也顾不上许多就直接上身试穿。

    明亮的月光透过窗台,透射着一缕缕皎洁的月色,楚云借着这微弱的光亮,看清了自己身着一袭男式锦袍,大小合适宛若裁量一般得体。

    这也让楚云悬着的心,稍稍得以放缓了一些,房中衣橱里都是男子服饰,至少证明此房主人应该是名男子。

    否则要是女子的闺房,恐怕这件事情的性质,也就变得严重起来。

    穿好衣衫,楚云随即抬步就要离开,可行至门前,却又突然驻足犹豫起来:“若就此悄然离去,那我岂不是真的成了窃贼?”

    “不行,盗亦有道,何况我楚云又不是盗贼,应该留下些东西!”

    楚云心中思忖着自己的行径,随后暗自打定主意,便又转身折返了回来,缓步来到窗台下的书桌前:“留下个字条,也算我楚云跟房主打了招呼!”

    楚云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手中执笔已然蘸足了墨水,刷刷点点写了二十四个字:路遇不测,借衣蔽体,万般无奈,望请见谅,奉钱十贯,物我两清!

    十贯钱,让楚云多少有些肉疼,要知道平日里买几十套衣衫,也用不了这么多钱!但毕竟是自己私下索取在先,此举也权当是给房主赔偿道歉了。

    将纸条与十贯钱纸钞放在一起,并用桌上的镇纸压着。

    楚云担心待久了会生变故,待一切完毕,轻舒了一口气,便走向房门准备抽身离去。

    可就在这时,突听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这脚步声由远及近,似乎正向着这间居室而来。

    楚云心头不免一沉,急忙将欲要打开房门的手收回,立刻转身环顾黑暗中的房间。最后他锁定到了内室那一处床榻,随之心思一定,便毫不犹豫地快步走了过去。

    他刚慌忙躲进床下,下一刻就听见房门被直接打开了。

    先是一人进入房间,点燃了房中的几处烛台纱灯,然后就听一个女子声音,轻唤命令房外的几人:“快将热水注入浴桶,主子片刻就要回来了,你们几个手脚麻利点!”

    女子说话间,楚云透过床榻下的一线视角,看到几双腿脚陆续走进了房中,随后便传来此起彼伏的水流倾倒之声。

    “好了好了,出去吧!”不多时,那女子声音又起。

    等凌乱急促地脚步声纷纷远离,房中的那名女子却没有随之离开,而是在房中静候着什么。

    楚云在床榻下面不敢乱动,只希望这房中之人快些离开,因为躺在冰凉的地面上,感觉实在是很不舒服。

    不一会儿,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引起了楚云的格外注意。

    楚云自重生以来,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除了身体素质不强反弱之外,其他诸如记忆力、听力、眼力都是越来越异于常人。

    房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轻盈中略带刻意地稳重,步伐虽然缓急有序,却听得出重心不前,略有失衡之势。

    “此人步伐倒是颇为怪异,竟然难以分辨……”

    楚云历来对人的脚步声颇有研究,因为这也是一门独特的学问。

    正如同经验丰富的侦探,根据罪犯的微表情、微动作,就可以判断出对方心理反应一样。

    每个人的指纹各有不同,同样每个人的脚步声也是不同,这其中除了自身体重以及年龄性别之外,还与每个人的心情、性格有着一定关系。

    甚至有的判声高手,可以根据对方的脚步声,就能判断这个人的身体状况。

    “沐浴所需之物已经准备妥当,请主子沐浴……”就在楚云揣摩之时,房中女子突然恭声开了口。

    话音甫落,楚云便看到一双白鹿皮靴踏进了房门,皮靴的主人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后吩咐道:“好了春梅,你先下去吧!”

    声音粗沉,显然是个男子。

    “是,奴婢告退。”

    被唤作春梅的女子,恭敬地应了一声,便轻移碎步退了出去,并默默地关上房门。

    房间里,又恢复了宁静,可躺在床榻下的楚云,此刻心里却丝毫不见平静。

    因为老在床下窝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安静地夜,不安静的房中,楚云听到了一阵稀疏沙沙的宽衣解带之声。紧接着便是撩动水花的声音,传入到了他的耳中。

    楚云知道,这是房主要沐浴了,可他此刻不知为什么,竟突然萌生了想要窥探的荒唐念头。

    这个念头一经萌生,楚云顿时打了一个冷战,随后立刻将这个荒诞的火苗掐灭。

    要不是担心被发现,他都想当即抽自己两嘴巴子,自己堂堂一个性取向正确的直男,怎么能萌生偷窥同性沐浴的这种扭曲念头。

    “嗯?这花香……是梅花?”楚云正在纠结之际,一缕淡淡的梅花清香,正渐渐弥漫整个房间。

    这个时节,早已没了梅花,此时此刻能轻嗅梅花淡香,着实是让楚云感到意外。

    一个堂堂男子沐浴,竟然以花瓣作为香料,这让楚云心中不免油生鄙夷之感。他决定趁着对方沐浴的时候,悄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小心翼翼地从床榻下爬了出来,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那道屏风。

    因为屏风的另一侧,就是搁置浴桶的沐浴之处。

    可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直接将楚云彻底定格在了原处。

    因为在轻纱缭绕的屏风上,除了浴桶蒸腾的弥漫烟雾,映入他眼帘的竟然是一道婀娜曲线身影!

    光影映照的屏风上,婀娜身影缓缓的解下衣衫,纤细手臂在胸前摒去一圈圈缠布。

    随后那光影一阵波动,致使在旁观瞧的楚云不免心神一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