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1.第1章 请你自重

    楚云很想睁开自己的眼睛,却感觉到眼皮无比的沉重。

    脑中也是一片混乱,无数熟悉的、陌生的记忆纷纷涌上来,让他有种脑袋要被撑爆的感觉。

    这时,楚云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手覆盖在自己的额头,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很轻,很温柔,让他感受到对方的怜惜珍爱之情。

    朦胧中听到一阵断断续续,似有还无的呜咽声,让楚云莫名地心头一颤。突然他感觉似有水滴打在了脸上,随后后滑过嘴角……

    咸中带苦,冰凉,却湿润了楚云苍白的嘴唇。

    楚云此刻虽然意识清醒,但是强烈的记忆融合过程,使得他还不能完全掌控身躯。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融合了脑中全部的记忆,那种痛苦的感觉也渐渐消失。

    黑暗中,楚云心中茫然,混乱的思绪让他明白,如今的他已经身处陌生而又熟悉的宋朝。

    而楚云背后的家世,却是有些复杂,因为母亲柳月娥是这南平府柳家之女。

    柳家在南平府可谓是富甲一方,柳氏子弟不乏有在朝为官之流,因此称柳家是南平府的望族也不为过。

    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就是父亲楚原曾以一介书生入赘到了柳家。后来科举中了进士外任为官,却不曾想在任职途中病逝。

    原本柳家众人就不待见楚原,又因为楚原后来强行将儿子改回楚姓,这就更触犯了当年入赘柳家的底线。

    在楚原病逝之后,因为柳月娥尊重丈夫的决定,坚持儿子跟父亲姓楚,结果她与儿子就被无情地赶出了柳家。

    那一年,楚云才五岁,如今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

    “岳先生,求你救救他,只要能把他治好,妾身,妾身一定重谢!”

    此时楚云对外界的感知,也一点点的恢复了正常,突然耳中传来一个有些清冷,但却带着几分哀求声音。

    “重谢?楚夫人,如今的你,又能拿什么来重谢岳某?你可知道,你儿子现在,完全就凭着贵重药物吊着一口气,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

    楚云听到这个尖细的声音,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脑中充满悲愤的记忆告诉他,自己很反感这个声音的主人。

    以前的楚云,乖戾难驯嗜赌成性,因此使得贫穷家境雪上加霜。大伤小伤更是没有断过,这次就因为与大兴赌坊的人有了纷争,而被几个打手殴打成了重伤。

    也正因为家境拮据的原因,在这南平府城中,母亲柳氏请不起有名的郎中给儿子诊治,只能去请这个近处济世堂的郎中岳宏。

    而这个岳宏,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总是借着给楚云看病的机会,用那双猥琐的眼睛瞄着柳氏。

    一直以来,楚云对这岳宏是恨之入骨,若不是他的母亲平日里拦着,恐怕不知发生多少次冲突了!

    岳宏偷眼看了一下柳氏,那张绝美的脸上挂满泪水,早失去往日的高贵和从容,眼神中的绝望让他忽然间有种冲动:“若是能抚摸一下她的手,要是能将其……此生也是无憾……”

    “岳先生,求您了,将来,将来……妾身一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妾身……妾身给你跪下了!”

    柳月娥挣扎了片刻,终于还是弯身跪在了岳宏的面前乞求。

    岳宏的脸上带着一丝惊愕,内心随即便充满狂喜,看着这个曾经他需要仰视的女人,在他面前缓缓的……屈膝。

    虽然他明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南平府柳家的人,但是这些年来柳家弃之如敝履,早已经忽略了这个女人的存在。

    况且如今他仗着医治楚云的优势,也就滋长了那份有恃无恐的色心。

    岳宏贪婪的眼神盯在柳月娥的脸上,微颤的伸出手去,想要去触摸柳月娥的脸。

    “吴先生,请你自重!”柳月娥触电般的闪躲,语气中带着七分羞怒与三分隐忍。

    岳宏没想到眼前妇人如此敏锐,他无趣的收回了手,接着用带着威胁的语气问:“楚夫人,你不想要你儿子的命了?”

    “我……”

    柳月娥挣扎的同时,躺在床上的楚云只觉得胸膛快要气炸了。无论他心里愿不愿意接受,耳边这位可怜妇人是他如今的母亲。

    就算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听到这些也会心生怒火,如今受辱地更何况是自己的母亲。

    楚云只感觉一股积郁之火忽然压在胸口,随之双眼霍地睁开,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你找死!”

    楚云双眼射出两道冰冷的寒光,从床上一跃而下,抡起拳头呼啸着砸在岳宏那张猥琐的脸上。

    紧接着又飞起一脚,狠狠踹在将岳宏从房间里踹出门外。那扇本就老化了的木门,当下便被岳宏的身子直接撞裂。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任何人都反应不过来。

    “噗!”楚云用力过猛,紧接着就是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柳母发出一声惊呼,急忙扶住摇摇欲坠的楚云,手忙脚乱的给楚云擦着嘴边的鲜血,颤声着问急问:“云儿,你,你这是怎么了,你千万不要吓唬娘!”

    “……娘,我……我没事的……”

    尽管他已经不是那个楚云,而且眼前妇人与自己心理年龄差不多,但灵魂记忆的完美传承,让原本骨子里渴望亲情的他,不由得轻唤了一声娘。

    门外呻吟的岳宏,好半天才趔趄的爬起来,楚云这突如其来的一脚,差一点让他背过气去。

    他是个郎中,胸口的阵阵剧痛已然说明,自己的肋骨已经断了。

    “小畜生,你……敢打我,咳咳,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门外被踹成重伤的岳宏这一张口,就是已经开始歇斯底里了。

    “柳月娥……你还当自己是柳家的大小姐?哈哈,这十年来,老子就不信你没有偷过汉子!?……”

    “如今都沦落这步田地了,还装什么三贞九烈,老子这些年帮衬于你,那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好啊,早晚有一日,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哀求!”

    柳月娥听着这些难以入耳地话,眼中早已经是浓浓怒火,但最后却用力的抿着嘴唇,噙着泪委屈的一言不发。

    虽然气得直哆嗦,不过她更在意的是自己孩子的伤势,她紧紧的抱着楚云,像是害怕一松手,儿子就会消失不见。

    “松开,我要杀了他!”楚云咬牙切齿,十指紧握,苍白的脸上已是怒如火烧。

    “云儿,不要……”

    楚云的气得是青筋暴起,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望着院落外谩骂离去的岳宏,一抬脚就要追赶上去。

    但是柳月娥紧抱的双手,以及那冰凉的泪水低落手面,楚云才意识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亲人。

    随即愣了片刻,他轻轻一笑平静下来:“好吧,娘说不杀,那就不杀!”

    话虽如此,但楚云眼中却闪过一抹森冷的光芒。

    柳月娥见儿子身子渐渐放松,于是便松开手臂,一脸关切的凝视自己的儿子,她有种感觉,经历这次大病之后,儿子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要比以前更加懂事了。

    “要是真的打伤了那岳宏,那可是要坐牢的,小小年纪以后不许再乱说什么打打杀杀,听到没有?”

    “嗯,知道了……”

    柳月娥以为儿子只是愤怒时的一句气话,但是殊不知楚云刚才真的动了杀意,因为对于他这个曾经混迹于黑白两道的人而言,杀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楚云打量着自己的母亲,柳月娥如今也不过三十有余,虽然粗衣陋服,但仍是不掩国色,楚云不由看得有些发呆。

    柳月娥倒是被他这么盯着,又吓了一跳,“云儿,怎么这么看着你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楚云轻轻笑了笑,“我只是突然发现,娘居然这么美……”

    “啐!”柳月娥脸上微微一红,敲了敲他的脑袋,“油嘴滑舌,连你娘都调笑……”

    楚云的话有些轻浮,但是柳月娥却没有责怪儿子的意思,在外人面前永远优雅淡漠的柳月娥,只有在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一个和蔼慈母的模样来。

    自己的儿子一直就是个闷葫芦,性格乖戾几乎从不与她交流,没想到这次竟然因祸得福,儿子像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柳月娥一边絮叨着神仙保佑之类的话,一边把楚云扶到床边躺下,伸手拉过毯子盖在楚云的身上:“云儿,等煮好粥食,为娘再去给你请郎中……”

    “娘,不必了。”看着眼前妇人一脸忧心的样子,楚云急忙打断她的话,“你莫要听那岳宏那些唬人的话,孩儿这一口淤血吐了出来,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呢!”

    “真的?”

    柳月娥面露质疑,因为刚才那一口血可是将她吓坏了。

    “当然了,在孩儿昏迷混沌之时,有神仙跟孩儿说话呢!”见母亲不相信自己的话,楚云只得开始神侃了,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自己母亲对神灵之说很是信奉。

    其实了解了这个时代之后,楚云深知不仅自己的母亲深信神灵,就是当今的徽宗皇帝也是自封道君,因此道家的神仙之说,自然是影响甚广。

    “神仙?云儿你真的……”

    “是啊,那白胡子神仙自称太上老君,说孩儿生性恶劣不行孝道,让母亲受尽人间苦难。若是孩儿就此离去,母亲将无依无靠。”

    听着楚云这几句贴心的话,多年酸楚顷刻涌上心头,柳月娥哽咽泪流,泣声道:“云儿,为娘……为娘不苦……”

    “那神仙告诫孩儿,让孩儿改过自新做个孝子,以弥补这些年对娘亲的亏欠。”看着眼前已经是泪眼婆娑的柳氏,楚云也是心头一酸,抬起右手替母亲搽拭泪痕,“娘,孩儿真的没事了。”

    柳月娥泪中含笑,紧紧抓住楚云的手,强忍自己此刻的激动情绪,哽咽道:“为娘信,为娘信了,因为云儿懂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