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7.第1697章 真正的战场才拉开帷幕

    滚滚长江绵延千里,悠悠江涛涤尽万古铅华。

    万里江山,英雄无数,一卷江流,荡清千古悲歌!

    澎湃的长江奔涌东流,犹如在唱着一曲猛士长谣,汉家英豪千古流芳,却不过是江流中的一抹浮影!

    按着长剑,刘辩屹立江边,凝望着奔流的浪涛,聆听着长江的吟唱。

    无名、王榛一左一右簇拥在他的身旁,目光悠远,眺望着一望无际的江流。

    “启禀陛下!”众人无言,一名卫士却打破了宁静,飞跑到刘辩身后,抱拳说道:“方才得到消息,陛下离开洛阳不久,王皇妃就为陛下诞下皇子!”

    “母子可否安康?”得知王柳生下皇子,刘辩猛然转身,满脸关切。

    “陛下放心!”卫士抱着拳,对他说道:“来人告知母子安康!”

    一直担心着王柳的身子骨承受不住生育皇子,得知母子安康,刘辩终于放下心来。

    长长的吁了口气,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派轻松,转身面朝着长江,嘴角也浮起了一抹薄薄的笑容。

    王榛、无名听说王柳顺利生下皇子,也是深吸了口气。

    刘辩过往的皇妃,也是为他生育过几个皇子、皇女,却从没有哪个皇妃临盆,让人如此挂念。

    王柳剑术超绝,然而天生身子骨弱,为刘辩生育皇子,整个大汉朝廷,都在为她揪着心!

    凝望长江,刘辩嘴角始终浮着浅笑。

    如此笑容他并不是从未流露,只是从未像此刻这么轻松。

    江东平定,天下大安!

    北方豪雄纷纷臣服,即便是匈奴、乌桓,也都被迫与汉人通婚,用不多少年头,这两个北方的游牧人种,便会彻底被汉化。

    朝廷若无变故,中原一地可保数十年长治久安!

    “二位将军,可否听过一句话!”不知过了多久,刘辩终于不紧不慢的向王榛和无名问了一句看似不疼不痒的话来。

    被他一问,二人都是一愣,先相互看了一眼,随后王榛才抱拳说道:“不知陛下所说是何惊世之言!”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凝望着长江,刘辩嘴角挂着那抹经久不去的浅笑,对王榛和无名说道:“十数年来,朕南征北战,即便是登基之后,也是心系天下。如今朕终究匡复了大汉,使得天下一统。二位将军,可晓得朕更乐什么?”

    被他一问,王榛和无名更是一脸茫然,王榛试探性的说道:“所谓仁者,乃是心怀天下之士,陛下心怀百姓社稷,当是乐山。然而陛下又深谋远虑,往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也应是乐水……”

    “王榛!”没等她说完,刘辩就打算了她,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马屁莫要再拍,自你追随朕,也是有些年头,每每朕听你说话,也是晓得有些溜须之意!”

    被刘辩戳穿,王榛脸颊一红,抱拳低头,口中连着称了几个“是”!

    并没有向无名询问,刘辩的目光再度落到长江上,悠悠的说道:“朕爱山,也是爱水,然而朕更爱的,却是朗朗乾坤、黎民万生!”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然无土无臣,又何来王者天下?”抬起手臂,在胸前虚划了个圈,刘辩接着说道:“连年来,朕北征匈奴,东讨乌桓,平定中原,饮马江南!就连那南蛮之地,也是拜服在我大汉威仪之下!”

    刘辩的一番感慨,让王榛、无名以及跟随他们来到长江岸边的卫士们,胸中升起一片豪情。

    “江山万里,试问多少豪雄问鼎天下!”嘴角笑意更盛,刘辩语气低沉,接着说道:“当年朕狼狈逃出洛阳,董卓贼子死心不改,一路追杀。公孙瓒意图挟持,挟天子以令诸侯。曹操扶持刘协,与朕抗衡!至于刘备,也是不敢草根,意图成为参天之木!朕也是不曾想到,黄巾贼人、无主之士,竟会在朕振臂一呼下纷纷投效!到如今大汉铁骑所过之处,片甲不存!大汉猛士所经之地,豪雄咸服!然而朕并不满足!”

    最有一句话出口,刘辩的语气更加低沉。

    他脑海中盘旋起许多来到这个时代之前的认知。

    身为穿越者,身为一个逆转了历史走向的穿越者,许多将来会发生的事情,他不希望发生。

    百千年后,他已是化作冢中枯骨,然而无论何时,他终究是流淌着大汉的血液,终究是个汉家子弟!

    仰望碧蓝的苍天,聆听着江涛的轰鸣,刘辩敛起了笑容,沉默许久没再言语。

    他的一番言论,让无名等人想到了这些年的征战,想到了战死沙场的将士们,想到了滚滚红尘中,杀出的那一骑骑重甲骑兵!

    胸中热血澎湃,然而无名等人却不晓得,平定了天下,刘辩将来还会与谁征战?

    “中原不过一隅之地!”眼睛微微眯了眯,刘辩的语气突然变得阴冷了起来,望着长江,对站在身后的无名和王榛说道:“东海之滨,尚有倭家之奴!南海之畔,与我大汉异心者也是虎视眈眈!或许他们如今不敢动我大汉,然而一旦有了实力,他们必定不会甘于臣服!身为汉家将士,当为后代着想!”

    并不晓得两千年后会发生一场持续多年,让无数华夏子孙饱受欺凌战争的无名和王榛,都不晓得刘辩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些。

    东海之畔确实时常有海岛上的来客,那些人不过是从青州一带货买一些中原物品,从未对大汉有过半点觊觎。

    刘辩却突然提起了他们,而且还给他们取了个王榛与无名想都没想过的名字。

    满脸茫然,俩人嘴巴微微张着,目光虽是落在刘辩的脸上,却并没有问出任何话。

    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刘辩脸色阴沉了下来,对他们说道:“二位将军,天下大定,大汉江山也是已然稳固。然而朕却是有个想法!”

    终于说出了他有个想法,王榛和无名都在等待着,等待刘辩把他的想法最终给说出口。

    “朕要兴建海军,操练汉家将士,出海讨夷,要他万年臣服!”眼睛微微眯了眯,刘辩一字一句的说道:“大汉兴盛,要的是有支强力的大军!倘若无有大军庇护,天下百姓不过是他人砧板上的鱼肉。夷人亡我大汉之心不死,我便要让他们晓得丧国之痛!”

    从没和东海的夷人有过任何接触,王榛扭头看着无名。

    无名同样是满脸的茫然。

    东海夷人,向来老实本分,到了青州一带,也是不敢深入太多,时常是货买了他们所需的货物,就乘船离开。

    刘辩说的这些,他们实在是理解不来。

    心中也是明白,王榛、无名等人根本不可能理解他所说的话,毕竟他们对两千年后那场战争并没有任何的印象。

    按着剑柄,挺胸立于长江岸边,刘辩也是没再做声。

    长江奔流,带走的不只是岁月印痕,还带走了无数英雄的豪情壮志!

    刘辩并不知道,在他有生之年能不能训练出一支强势的海军,让大汉的海军出海远征,将他心中认为对中原、对大汉有着任何威胁的敌人彻底荡清。

    然而他会那么做!

    穿越一场,逆转了历史的走向,他相信,后世的历史将会彻底改变!

    扭转了大汉灭亡的命运,不知道他能不能扭转将来,让那场战争永远不会爆发,让两千年后的华夏儿女,不用在入侵者的铁蹄下残喘!

    在长江边已是站了许久,凉丝丝的江风吹拂着刘辩的鬓角,给他带来了几分清明。

    然而胸中那股豪情,却是经久未减,伴着凉风的吹拂,甚至越发澎湃!

    建邺城中,传来了阵阵号角,入城的汉军,已是接管了江东军的属地。

    再过一天,刘辩就要离开江东,返回他曾经逃离,后来又被作为根基的洛阳!

    败也洛阳,成也洛阳!

    当着无名和王榛的面,说了这许多话,刘辩只觉着胸中热血沸腾,一股豪情,让他对将来充满了向往。

    皇妃们为他生养了数个儿女,其中必定有个儿子会成为他百年后的继承者。

    平定了天下,兴建海军的同时,还有一件事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那就是管理好后宫,从他的儿子中选拔合适的继承人!

    当年袁绍就是因不喜欢袁谭,而选择了袁尚,导致河北袁氏在官渡之战失败后最终分崩离析。

    刘辩不想步袁绍的后尘,然而他更不想不经选择,直接把江山传承给长子!

    江山社稷贤者得!

    万一将来再出两个如同桓灵二帝的昏庸之君,不仅汉室江山要拱手让人,就连天下百姓,也是必定会遭受牵连!

    刘辩输不起,天下百姓更加输不起!

    然而传长不传幼的理念自古传承,想要改变这些,会面临怎样的困难,刘辩也是晓得!

    战争虽然结束,他却很清楚,真正的战争才刚刚拉开帷幕,等待他的将会比以往他所经历的更加凶险!

    没有征尘的战场,才是最容易让人万劫不复的修罗场!

    路漫漫其修远,身为一朝之君,刘辩尚须上下求索……

    (全书完)

    以下字数免费

    《三国之特工皇帝》历经两年终于完本了!

    完本的这一刻,我松了口气,许多读者恐怕也是松了口气。

    曾经有朋友问我,岩哥,你这本书究竟什么时候完本,那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故事没有完结,我也不清楚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写完。

    五百多万字,回头看看,顿时一身冷汗!

    我是怎么写到这么多的啊?

    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明白。

    还记得这本书刚上传的时候,书名叫做《汉末狼烟》,当时的想法就是写一本热血澎湃的三国,征伐天下、睥睨群雄!论天下英雄,舍我其谁!

    后来改名《三国之特工皇帝》,改名之后许多读者依然陪着我走过了这两年的风风雨雨,如果没有读者的支持,我肯定没有信念支撑到如今!

    前段时间在省网络作协开会的时候,我曾说过一句话,读者是什么,读者是写手的衣食父母,读者的订阅是支撑我们生活的根本,没有读者,我们什么都不是!

    这句话确实是发自肺腑,不瞒大家说,写这本书之前,我的写作经验还是很匮乏的,并不懂什么叫做爽点,什么叫做能让人看到热血澎湃的桥段。

    我设定的貂蝉和主角是有一定的互动,然而主角并不喜欢她。

    吕布戏貂蝉,是三国演义里极其经典的桥段,当初写貂蝉,我也是想着不能破坏了这段旷古绝今的凄美爱情,在主角和貂蝉的命运安排上,可以让他俩保持着距离,根本没有培养出感情的可能!

    然而我错了!

    貂蝉跟了她本应跟的人,也是许多读者朋友难以接受的,于是我最近一直在考虑,将来的书假如出现了历史上的美女,该怎么去处理?

    终于让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下本书将会给予验证,不喜欢貂蝉桥段的读者,你们可以松口气了,喜欢貂蝉桥段的读者,你们同样也不会失望!

    至于我会用怎样的笔法,敬请关注下本书中的甄宓和孙尚香!

    对了,还有一件事,因为女性角色,我被一个关系很好的读者直接说过。

    他是这么说的,岩哥,战场和英雄以及其他说不出什么,为什么你写的女性角色一出场,我就觉得像坨屎呢?

    像……坨……屎……

    好吧,表示我很受伤,于是特意研究了女性描写的方法,毕竟一本好的小说,不能之有热血澎湃和豪情万丈,也需要有一些儿女情长,侠骨柔情才是根本所在!

    下本书开篇正在准备中,所有设定基本上已经完备,差的就是一个合适的切入点,喜欢特工皇帝的朋友,敬请关注。

    有人会问,下本书要写什么?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很纠结的人,虽然不是处女座,也不是AB型血,然而却非常非常非常的强迫症,总觉得一个时代我没写好,没写出彩,这就是个遗憾!

    所以下本书还是三国,然而不是和这本一样的三国,我不会允许自己让读者看雷同的小说,哪怕都是我写的,也绝对不行!

    上传后,一定会让大家有种新鲜感,虽然还是出自我的手,然而不会有特工皇帝的影子,只会比这本更好一些,绝不会连它还不如。

    有人建议下本主角可以从苦逼的小角色开始,然后慢慢成长。

    我不!

    下本书的主角虽然是个并不高大上的人物,但他绝对不会是个苦逼的小角色。

    我写的主角,开篇就要牛逼!

    让我的读者爽起来!

    主角仗剑向天:“就是牛逼就是**,谁不服气谁来咬!”

    本书最后写到刘辩,感慨以后的路还很长,面临的磨难还很多,其实作为一个作者,等待我的也是。

    写作道路上还需要摸索成长,虽然写了几年书,然而我并不成熟,我始终相信能写的更好!

    如果问我,对三国之特工皇帝满意不满意,我会回答,不!他并不是最好的!因为下本会比它更好!

    有人说历史类小说是出力不讨好,然而我会坚持下去,因为我有许多指引我的引路人!

    我的读者,你们就是我最好的历史老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