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初一篇:这个宝宝不能要

    534 初一篇:这个宝宝不能要    现在终于听到了好消息,陆老爷子还不激动啊。

    只不过,完全没料到会是这种状况的初一,额头冒出了三条黑线,初一扭头看向旁边也同样呆滞的陆温彦。

    “老头子,你一天就吓唬人。”这时,雍容华贵的妇女走了过来。

    狠狠瞪了陆焕一眼,她眉眼带笑,“我是温彦的母亲。你可别被这老头子给吓着呢!他就这么一副德行。”

    说着,徐丽把初一给拉了进来。

    一路走,一路交谈,中间没给陆温彦任何眼神或是手势。

    陆温彦气急,大吼,“妈,你这是有了媳妇儿,就不要儿子了啊。”

    徐丽白他一眼,朝外挥手,“去去去,愿意去哪待着哪待着去,别打扰我跟我儿媳妇聊天。”

    初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氛围果真很好。

    见她笑出了声,徐丽拉她在沙发上坐下,开始数陆温彦的十大恶性。

    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拘谨,越听徐丽说,她脸上笑容就越加灿烂。

    怎么会有那么逗的一家人?逗得她心都化了。

    陆温彦认命地将行李拖进卧室,后初一对面沙发落坐,用幽怨地眼神看着初一。

    徐丽见状,立刻拿了扫把过来开始赶陆温彦出门。

    “你说你,这几年回来了几次,这次回来就说自己要结婚了,你有没有把我们老两口子放在眼里,给我滚出去,等我跟儿媳妇说会儿体己话了,你再进来。”

    陆温彦欲哭无泪。面对徐丽的控诉,他还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可又不想被撵出去。

    徐丽越看初一,就越喜欢。

    清丽温柔,一汪如水的眸子澄澈幽怨,气质娴静悠远,非常的不错。

    听说,他们是姐弟恋,儿子追着她跑了很多年?

    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初一的身世上。

    初一先是一愣,后是无奈苦笑,“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在孤儿院里,孤儿院里的院长妈妈对我很不好,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拿来做实验,用各种毒药泡澡。”

    初一觉得既然要和陆温彦结婚,那么这些事情就不能瞒着长辈。

    听到这里,徐丽睁大双眸,赶紧捂住了嘴巴。

    这么说来她身子是不是有些不好?

    顿了顿,初一苦涩地说道:“这导致我身体从小就不好,命悬一线的时候遇到了我师傅,是我师傅救了我,我才能够活到今天的。”

    徐丽理解一笑,试探着问,“那你身子正常吗?”被药水泡过的身子怎么说都会落下病根儿。

    初一点头,深呼吸压下心中忐忑,对上徐丽的眸,“是的,我是个毒身,毒在我身上潜伏了那么多年,已经不可能治愈了。”

    她仔细注视着徐丽眸中变化,见她闪过震惊,又闪过犹豫,最后化为深深无奈。

    见此,她就知道他们没那么顺利。

    低了眼帘,她站起来,对着徐丽和陆焕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身体不太好,但我是真心爱温彦的,希望你们给我个机会。”

    “爸爸妈妈,我追了初一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走到如今,我不会放弃。”不论能不能拥有个幸福完整的家庭,他都要和初一在一起,履行当初的承诺。

    徐丽低笑,摇摇头,起身把初一的手放在陆温彦手中,眼神分外真挚。

    “我没有不让你们在一起的意思,只是感叹命运的不公。为何你要经历那么多。好在如今温彦在你身边,希望他能给你温暖。”

    闻言,初一被怔住,就这么答应了。

    她还准备面对风雨来着。

    陆温彦紧了紧初一的手,向徐丽陆焕深深鞠一躬,黑亮的眸中溢出温暖,他感动地说道:“爸爸妈妈,谢谢你们。”

    “说什么谢谢啊。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陆焕插口,把徐丽拉到自己怀中。

    几人相视一笑。

    在z国住了半个月后,两人因为工作上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于是只得不舍的离开家,返航回m国。

    自从陆温彦带初一回陆家见过陆老爷子后,家里两位老人会开始着手准备这对新人的婚礼。

    因为初一和陆温彦近些年的工作重心都是m国,所以决定婚礼也是m国举行。

    这几日,因为婚礼事务繁多,所以初一住到了陆温彦家里。

    研究室也不去了,陆温彦在家专心弄着婚礼。

    这天,初一在做菜的时候被陆温彦给叫到书房去了。

    她刚走过去,就被陆温彦给圈到了怀中。

    随即,电脑上翻开新一页,他问:“婚礼请柬哪一种好。”

    初一顺着鼠标移动,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请柬。

    她知道这是他亲手设计的,满满的都是对他的爱。

    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屏幕最中间的那张。

    红红的囍字周围满满都是玫瑰花,再配以金色的辅料,整个页面大气奢华又上档次,点睛之笔则在请帖的下方,有两行字。

    你若离去,我定不会独活。

    及其简单的一句话,瞬间就把她感动了,初一捂唇,泪水掉落下来。

    陆温彦也是无奈,自从和他在一起了以后,初一就变得爱哭了起来,经常都见她在掉眼泪。

    滴滴泪水,滴滴在心头。他知她感动的泪水,却也觉得没必要。

    “彦,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好到即便没孩子她也愿意陪着他,好到爱情战胜了内疚,让她无怨无悔。

    泪水不断流淌,越来越凶猛。陆温彦低头失笑,翻转她身子,一点点将她泪水吻尽。

    初一用力回抱,不断挑逗着他的身子,渐渐地,火热难耐。

    晶亮的眸死死盯住身下的人儿,喉咙上下间尽是说不出的魅惑,陆温彦轻喊她,“初一,你愿意吗?”

    脸好红。初一别了眼,看向别的地方,红唇朝他嘴里凑。

    她是愿意的,愿意和他融为一体,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感觉到她的主动,陆温彦吻越来越用力,最后推开书桌上的文件,把她放在沙发上。

    黑得透亮的眸有无比的吸引力,初一融化在一汪深情中,沉沦,沉沦,不断沉沦。

    春风四溢,光彩照人……

    婚礼在下个礼拜一,初一在陆温彦的陪同下,去试婚纱。同来的还有裴寒轩和温晴。

    对于做伴娘这件事本来温晴是很乐意的,但是当她知道伴郎是裴寒轩的时候,她立即决定不去了。

    温晴这人对爱情极其认真,最讨厌的就是像裴寒轩这种花花公子。

    不过最后还是看在初一的面子上答应了,看到初一幸福的模样,温晴由衷的替她开心。

    当然,她其实也很幸福,自从上次厉枫殇把她带回寒鹰岛后,他对她似乎更在乎了,在她面前他没有了秘密。

    想起初一的爱情路也不比她顺多少,现在终于等到了风雨后的彩虹,抽了抽鼻子,轻轻锤了初一一拳。

    初一笑着应承下,摸了摸她的头,姐妹俩一起幸福这是最好的结果。

    “走吧,大家去试礼服。”

    初一的礼服是陆温彦命人定制的。

    上好蕾丝搭配蚕丝绸缎,抹胸设计,左胸前一大朵红色玫瑰,齐脚踝的裙摆恰好将她莹莹小脚露出来,不高的水晶鞋,突出她气质的同时,也不会累着她。

    镜子里的人儿雪缎肌肤,未施粉黛笑脸之上洋溢着青春和幸福,即便已经三十了,看起来仍像是十八岁的清纯少女,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初一扬了扬笑容,深呼吸,拉开了帘子。

    在拉开帘子的那瞬间,陆温彦呆住了。

    温润如水的眸子里隐隐全是爱意,她淡淡笑着,宛若天使一般。

    深呼吸,他走上前,弯腰伸手在她面前。

    “美丽的公主,我能邀请你跟我共舞一支吗?”温润磁性地声音回荡在初一脑海。

    初一低了眼帘,藏住羞红的脸,咬唇。

    在一旁的温晴睁着一双眸子,手捏成拳。

    暗叫,答应,快答应啊。

    在她暗叫中,初一伸出了手。

    感受他手心的温润,她知道他是能给她幸福一生的人。

    婚纱试好了以后,他们就去拍婚纱照了。

    阳光暖暖,两队新人在蓝天白云下飞舞着,快乐着。

    很快,就到了他们婚礼的那一天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陆温彦又一次许下了一生的承诺,拥吻了初一。

    参加过婚礼的人都记住了这场豪华盛宴。

    男人用心一点一滴砌成墙,包裹了自己的同时也包裹了别人,到最后只能装下彼此。

    陆温彦用他的真情感化了初一,在未来他们必定会有更精彩的日子的。

    其中最让人瞩目的环节是扔捧花。

    单身的女子在初一身后聚集,拥挤着,期待着捧花能落到他们的头上。

    婚礼浪漫,缘分靠自己。

    温晴才不相信什么捧花会带来幸运,反正她现在已经有厉枫殇,结婚肯定是迟早的事,所以她早早就跑到了旁边去。

    命运是最神奇的交响曲,越是你不想发生的事情就越要发生。

    就在初一准备扔捧花的时候,不知谁推了她一下。踉跄两步后,终是控制不住直直往前面栽过去。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堵肉墙抵在了她前面,她趴在那人上面,捧花也掉了下来,落在她身上。

    温晴惊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恭喜你,温晴,下一个得到幸福的人就是你了。”

    这时候,原本说过不会参加的厉枫殇居然朝温晴走了过去,初一看了一眼,微微笑着。

    “岁月漫长,蹉跎了就只剩下后悔,能在一起的人还是早些在一起吧。”

    初一淡淡出声,美丽娇笑脸庞上洋溢着浓浓的幸福。守得云开见月明,就像她和陆温彦,兜兜转转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

    陆温彦揽了揽初一的肩膀,啄了她的唇一下,静静看打闹的人。

    幸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发现爱,找寻爱,宽容爱,必定会幸福一生。

    这场婚礼足足持续二十四个小时。

    白天就只有一个婚礼,晚上才是重中之重。

    初一换上了红色旗袍,涂上浓厚玫瑰色,一头柔润的头发挽在头上,用一根木簪插着,温婉可人。

    首先是敬酒。

    今天开心,所有人都冒着折腾死新郎的想法,不断给他灌酒,没多长的时间,陆温彦就已经微醺了。

    站在他身边的初一很是担心,不断扯他的衣服,让他少喝一点,但是某人就是不听。对此,初一有些生气了。

    哼,等晚上回家了,看她怎么收拾他。

    敬酒一轮下来,陆温彦是彻底醉了。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不知谁人递了话筒过来,陆温彦拿起就开唱。

    五年,说过的甜言蜜语有很多,五年,做过的事情有很多,他们两人经历风雨走到今天这地步,他却连一首歌都没有唱给她听。

    浓厚的嗓音传递温婉柔情,初一呆滞看着他,随着他身影走动而移动。

    一曲情歌完毕,他透过人群对上初一的眸。“初一,即便是说一万句,一亿句我爱你,都不能将我对你的情谊诉说干净。我对你的爱,没有终点,只有起点。”

    如今他每一句告白都会让初一有种置身于仙境的感觉。他没一句话都能够温暖她,带给她无尽的满足。

    曾以为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她现在已经变了。

    只要身边有陆温彦,就不会再害怕了。

    一颗心是暖暖的,她扬笑朝他扑了过去,抢过他的话筒,大声说爱,“陆-温-彦,我爱你,我爱你,就如同你爱我那般爱你。”

    得到这句话的陆温彦直接压住初一来了个热烈的吻。

    在一起的这段日子经常都被吻,初一已经被吻成习惯了。轻轻开启粉唇,翻云覆雨好热情。

    良久,这对新婚夫妇才结束了这个缠绵悱恻的世纪之吻。

    温晴深呼吸走上前,先看了初一一眼,又看了陆温彦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陆温彦身上。

    “你一定要对初一好,今生今世。”

    陆温彦郑重点头,“我保证,即便是失去生命,我仍旧会护她周全。”

    甜言蜜语听了无数遍了,可还是有那样的效果,让她暖在心里起鸡皮疙瘩。

    弯起嘴角弧度柔美,初一拥抱了温晴。悄悄对她说,“你也一定要幸福。”

    她有幸福了,迫切希望她也能和自己一样。

    不蹉跎岁月的话,她的好事也要近了。

    敬酒完毕后,陆温彦带她去看烟花。

    美丽的花朵簇簇绽放在天空中,绚烂无比,初一盯着,嘴角持久柔柔的弯着。

    天空中每绽放一朵烟花,就会显现一句——陆温彦爱初一,此生不变。

    她何其有幸才能遇上这么陆温彦,得到他永远的庇护。

    “初一,不论我做再多,都无法完全表达我对你的爱。”在绚烂的烟花中,陆温彦如是说道。

    她的何其有幸亦是他的何其有幸。

    时光徐徐,很快半年就过去了。

    这日,初一在家里的看电视的时候,突然胃里一阵不舒服,随即她就往洗手间冲了过去。

    彼时,陆温彦正在厨房做饭。

    听到如此的声音,他立刻放下手中菜刀,赶过去看了。

    敲门,他关切地问道:“初一,怎么了?胃不舒服吗?”

    初一吐了下后觉得舒服了不少。清理了下,走出来,脸色苍白了不少,不复当初红润,陆温彦瞅着她容颜半晌。

    初一也就被堵在洗手间门口半天时间了。

    他究竟是在看什么?看了半年他哪里没看过呢?非要把她堵在厕所看。

    摇摇头,她推了陆温彦一下,娇嗔道:“都是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好看的,都变黄脸婆啦。”

    婚后半年,她一直待在家里,大事小事都被陆温彦包办了,她闲的无事,也只好待在家中什么都不做啦。

    陆温彦将她拥住,头抵在她肩膀,“我们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初一不解,皱眉,“就是吃坏肚子了,没什么好检查的。”

    陆温彦暗叹初一对自己不关注,她这个月的月事都迟了半个月了,她居然不知道。

    淡淡欣喜在心中荡漾,他知道他很快就要当爸爸了。

    幸福原来是如此简单的事情。

    不知不觉,他把视线投到远方,“我们可能要有孩子了。”

    他们欢爱的时候,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孩子是迟早要来临的。

    而初一对什么事情都不关注,安心待在他身边,什么都不想,任由着他操控着她的生活。

    她有孩子呢?

    初一呆愣,随即变了脸,走进卧室。

    这个孩子千万不能留下,虽然孩子很可爱,拥有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也很重要,但她的身体注定她不能拥有正常的孩子。所以她绝对不能让孩子留下来。

    她自己就是医生,自己的毒怎么会不清楚,只是啊,有些时候知道还不如不知道得好。

    见她动作,陆温彦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这个孩子可不可以留下。

    陆温彦拉住她,看着她的眼欲言又止,“能不能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初一这半年来因为完全没机会接触刀啊什么的,一次都没有因外伤流过血,也许是故意的逃避问题,这半年他们也没有做过体检之类的。

    初一摇头,“不,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下。”

    她生孩子耗费的精力比常人大,死胎几率也会别人大很多,她万万不能拿自己和孩子的生命开玩笑。

    陆温彦扶额,“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身子吧,或许没你想得那么糟糕。”

    初一仍旧是摇头,“不了,直接把孩子打掉吧。”

    说完,初一绕过他,往门外走。

    其实她也很舍不得,但她必须要这么做,她必须要为他们两人的幸福保驾护航。

    医院。

    护着肚子,她一遍又一遍说着,对不起。

    孩子,你的到来会是家庭的悲哀,所以她万万不能把你留下。

    陆温彦顿了会儿后,直接冲去了医院。

    打胎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啊。

    “初一,你不能把孩子打掉,那是我们相爱的结晶,打掉了你也会难过的。”他在走廊的尽头拉住了往那边走过去的初一。

    她才是最难过的那个人,孩子是她的骨血,把未成形的骨血从身体里面剔除,想想都很难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